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05章 去了

第205章去了

自从小王爷生了一次病之后,他就不再让安慕锦晚上守着他了。即使这样,安慕锦每晚都会来看一看小王爷,怕他睡的不好。

天还没有亮,安慕锦还在**睡着,如菊已经将自己收拾好,打好水往安慕锦这里来。

到了屋里,如菊看到桌子上放着几套衣服。她记得昨晚她走的时候,还没有这些衣服,是谁这么早将衣服放在了这里。

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如菊兴奋的将安慕锦喊醒了,安慕锦揉着眼睛,看了看外面,天还没有亮:“如菊,怎么了?”

“你看。”如菊将衣服捧到安慕锦的面前,那衣服的料子样式都是极好的,大小正合适安慕锦穿。

安慕锦看着这些衣服,也懵了,问如菊道:“这衣服你是从哪里拿来的?”

“我一来就看到它们放在桌子上,小姐你也不知道这衣服是谁拿来的吗?”如菊问,安慕锦摇摇头。

在王府里,除了小王爷会给她做衣服,谁还会给她做衣服呢。所以梳洗之后,安慕锦就去看小王爷醒了没有。

“衣服喜欢吗?”小王爷一看到安慕锦,就忍不住问道。

安慕锦笑着点头:“谢谢天成,那衣服我很喜欢。”

“喜欢为什么不穿呢?”小王爷问,他看安慕锦穿的衣服都挺素雅的,这次特意给安慕锦做了几身好看的衣服。

安慕锦被问住了,她看那衣服的样式太好了,穿出来怕别人说她不像个丫鬟。

“等会穿出来让我看看。”小王爷又道,安慕锦点头答应了。

安慕锦回去换衣服,每换一身,如菊都在旁边夸道:“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安慕锦叹息:“漂亮有什么用啊,我现在是个丫鬟。”

“小姐,我看小王爷对你挺好的,也许他并不将你当丫鬟看呢。”如菊旁敲侧击,希望能够给安慕锦点提示。

“那是因为我对他也好,所以他才对我好。”安慕锦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,觉得太好看了,不适合现在的自己。

早知道这衣服穿在身上是这个效果,她就不答应小王爷穿给他看看了。

听到安慕锦这话,如菊无言笑笑,推着安慕锦走到镜子前,按着她坐下:“小姐就选这一身吧,我重新给你梳个头。”

“如菊,我穿成这样会被别人说吧?”安慕锦还有些担心。

“小姐你怎么这么在乎那些人的感受?”如菊不解的问道,安慕锦笑道:“王府不比侯府,我若是太突出,难免会遭人口舌。在这里还是注意身份一些比较好。”

话是这样说,可如菊还是觉得安慕锦这样做太委屈她自己了。

“这是小王爷给你的,小姐你接受就好了。就像是你经常给我们一些好东西,我们也都会接受啊。”如菊开导安慕锦。

听了如菊的话,安慕锦觉得有那么一些道理。这些都是主子赏的,她这个丫鬟无从反抗啊。

重新梳了一个发式,如菊还给安慕锦上了点胭脂,整个人看上去比平时漂亮了不少,也精神了不少。

当安慕锦从屋里出来,正要去找小王爷时,欢语走过来道:“二小姐,主子进宫了,他让我告诉你不要担心他。”

“进宫?”安慕锦当时的反应就是太后出事了,“是不是太后怎么了?”

“这个奴婢不知!”欢语的话不多,说完就不再说了。

虽然欢语没有说,但是安慕锦还是觉得一定是太后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她又回房将衣服换下来,穿上了之前的衣服。

如菊见她如此,不解的问道:“小姐,你这是……”

“我只是觉得原来的衣服比较适合我罢了。”安慕锦随意找了个借口。

没有小王爷的王府,安慕锦觉得在这里的每一秒钟都是难熬的。她时刻期盼着能听到小王爷回府的消息,一直等到天黑,也没有听到。

问了欢语无数次,欢语都说不知道。见欢语这样,安慕锦有着深深的无力感,到底不是她的人,所以才不肯将消息告诉她。

在小王爷的房间守了一夜,次日一早醒来,安慕锦看着空空的床铺就知道小王爷昨晚没有回来。

如菊看安慕锦担心的茶饭不思,也跟着揪心,若是她能够进入皇宫为安慕锦打探到消息就好了。

就在主仆二人都十分忧愁的时候,欢言通报说外面有人要见安慕锦。

安慕锦一听就以为是小王爷派来的人,没有多想去见了那个人。当她看到是安云珊找她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呆掉了。

在她看来,安云珊实在是没有理由来找她。

安云珊看到安慕锦出来,笑着迎上来道:“锦儿,大姑母来看你了。”

“大姑母,你找锦儿有事吗?”安慕锦防备的问道。

安云珊听出了安慕锦话里的冷淡,但依旧保持着笑容:“锦儿有空吗,大姑母请你出去吃饭吧。”

“有什么事大姑母就直说吧,吃饭不吃饭的不重要。”安慕锦说道。

“锦儿。”安云珊看了如菊和欢言一眼,将安慕锦拉到一旁,小声道:“大姑母有事情要求你,你现在和小王爷关系好,能不能让他高抬贵手将我家的一批茶叶放行。”

说着安云珊拿出一叠银票,用力的往安慕锦的怀里塞。安慕锦一看那么多的钱,连忙往外推,冷笑道:“大姑母太看得起锦儿,锦儿只不过是王府的一名普通的丫鬟,这事恐怕帮不了你。”

“锦儿说的是哪里的话,只要你开口,小王爷一定会听的。那批茶叶对大姑母特别的重要,若是茶叶总是不放行的话,恐怕要烂在路上了,大姑母也将损失一大笔钱。所以锦儿……”安云珊还在往安慕锦怀里塞钱,都被安慕锦给挡回去了。

“大姑母你回去吧,这事我帮不了你。”安慕锦推开安云珊,扭头往王府去。

安云珊小跑两步追上安慕锦,拉住她的胳膊祈求道:“锦儿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,你不能见死不救啊。若是这批茶叶进不了京城,我以后吃什么喝什么啊。”

“对不起,我帮不了。”安慕锦还是那句话,安云珊的茶叶进不了京城,肯定也有她自己的原因。再说了这是小王爷决定的事情,她真的不能插手。

见安慕锦如此油盐不进,安云珊气的直骂:“安慕锦你真是好样的,才来王府多久就忘记侯府的恩了。你帮我就是在帮侯府,大姑母再问你最后一句,你帮还是不帮?”

“帮不了。”安慕锦态度不变,安云珊气的胸口狠狠的起伏几下,恨恨的甩开安慕锦的胳膊,扭头走了。

看到安云珊走了,安慕锦缓缓的舒了一口气,也转身进了王府。

头天安云珊刚来找安慕锦,第二天安云瑶也来找安慕锦。

“锦儿,姑母给你带好东西来了。”安云瑶比安云珊还会讨好人,先不说什么事,直接将礼物拿出来。

那些东西安慕锦见过,安云瑶曾经送给过她,最后又要走了。

“姑母你突然给我送这么多好东西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啊?”安慕锦笑问。

安云瑶笑着摸了摸头,委婉的说道:“你表哥最近从苏州运来一批小玩意儿,却不知道怎么的被人拦住不让进京城。这事打听之后才知道是小王爷拦着的,所以我就想请你帮忙问问,小王爷什么时候才能让这批货进城啊?”

“原来是这事啊。”安慕锦笑了,将东西收好还给了安云瑶:“这是小事,姑母不用给我这么大的礼。”

“这些本来就是给你的,上次找你要回来也是我的一时气话。锦儿,难道你还和姑母生气吗?”安云瑶拉着安慕锦的手笑着说道。

安慕锦当然不会和她生气了,因为她不值得自己生气。

安云瑶是什么人,安慕锦早就看清楚了,需要别人的时候能将别人捧上天去。不需要了,直接一脚踩到泥里,恨不得还拿刀子补两刀。

“姑母你要是非要这样,那这个忙锦儿就不帮了。”安慕锦将东西推到安云瑶的面前,安云瑶笑了两声还是将东西收了起来。

安云瑶刚从王府出来,就碰到来找安慕锦的安云珊。两姐妹见面都是冷冷一哼,谁也不理谁。

小王爷在宫里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,安云珊和安云瑶还都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,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?

安慕锦在王府急的不得了,安云珊和安云瑶再来时,她就谁也不见了。

第五天,小王爷才从宫里回来。几天不见,他人憔悴了许多,胡子也长出来了。

看到这样憔悴的小王爷,安慕锦很是心疼。心里有很多问题要问,却变成了一句:“你还好吗?”

小王爷轻轻的抓着安慕锦的手,将全身的力气都转移到了安慕锦的身上。安慕锦连忙扶住他,慢慢的朝着景园走去。

“锦绣,母后去了。”一个人坐了许久,小王爷才开口道。

即使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,可安慕锦还是忍不住的难受,不一会儿就红了眼睛。

让安慕锦说节哀顺变,安慕锦也说不出来。因为她自己也体验过亲人离世的痛苦,那次小夫人差点死掉,她都觉得整个人生瞬间迷茫起来,不知道未来能做什么。

她想小王爷也应该是如此的吧,只是小王爷太平静了,平静的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小王爷越是这样平静,安慕锦就越是担心。

亲人离世,这种痛苦不是说两句安慰的话就能减轻的,安慕锦能做的就是陪着小王爷。在他需要自己的时候,能够给予他帮助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