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07章 好人

第207章好人

张晓慧生产时特别的顺利,刚喊了一声疼,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生下了一个孩子。而且这期间都是只有安齐轩一个人在旁边照料,并没有其他人。

当小夫人知道这个事情后,将安齐轩骂了一顿,女人生孩子就跟在鬼门关走一趟似的,他怎么能这么大意呢。幸好张晓慧没有出现什么事,不然看她怎么教训安齐轩。

不是安齐轩大意,他在张晓慧叫了一声疼后就打发丫鬟去请接生婆。接生婆还没有来,张晓慧就生下了一个儿子。而且张晓慧说她身体没有什么问题,还可以下床给自己倒水喝。

当安慕锦看到生产后的张晓慧跟没事人似的,她也很惊讶。若是前世的她也和张晓慧这样,是不是说明她就不会死了。

唉,每次看到和前世相同的事情,安慕锦总是忍不住的哀伤。

侯府添了新人,这是一件大喜事。侯爷笑的合不拢嘴,和小夫人商量着给孩子起什么名字。

商量了半天,最后侯爷定了一个咏字。和辈分连在一起,正好是安善咏。

对于这个名字,张晓慧和安齐轩都很满意。就是咏哥儿也很满意,听到别人叫他的名字,他就咧嘴微笑。

抱着咏哥儿,安慕锦满心的温柔。前世她都没有好好抱过自己的儿子,这一世看到这个可爱的侄子,她简直是爱不释手了。

“锦儿累了吧,让他在**躺着吧。”张晓慧体贴的说道。

安慕锦摇头,微笑道:“不累。咏哥儿还小,我要多抱一会儿。等他长大了,我就抱不动了。”

听到安慕锦这话,张晓慧都被逗笑了:“咏哥儿也喜欢你,你来晚了,他都会伸着头往外看。一看到你来了,他就会高兴的直笑。”

“真的吗?那说明我和咏哥儿有缘。”安慕锦抱着咏哥儿,情不自禁的亲了一口。

看到安慕锦这么喜欢咏哥儿,张晓慧很是高兴。她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认识了安慕锦,接着是认识了安齐轩。

姑嫂二人正说着话呢,安慕雪挺着大肚子进来了。

“这真是男孩吗?”安慕雪一来就这样问,安慕锦和张晓慧的脸色当即就不好看了。

是男孩是女孩,和她有什么关系!

“你来做什么?”安慕锦不客气的问道,她看安慕雪看咏哥儿的古怪眼神就觉得讨厌。

安慕雪轻轻笑了两声,捂着肚子道:“大嫂,我也快生了。你帮我看看,我这一胎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

张晓慧也笑:“我也不是大夫,还真的看不出来。”

“大夫说我肚子的孩子也是个男孩,看到大嫂你生了,我都想要快点将孩子生出来。”安慕雪笑的很假。

安慕锦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看,总觉得有些奇怪。她的肚子可比张晓慧快生的时候还大,可她刚刚走来时却一点都不费力,跟没有怀孕似的。

想到之前安慕雪身中麝香,她不会是滑胎了吧。猜到这一点,安慕锦紧张的手心都出了汗。

她一直说要找自己拿催产药,该不会是为了等张晓慧生产时,她浑水摸鱼要换掉张晓慧的孩子吧。

可她没有想到的是,张晓慧生产时静悄悄的,谁都没有惊动孩子就生出来了。她的计划泡汤了,她会不会想其他更无耻的方法将咏哥儿偷走。

六姨娘曾经换过小夫人的孩子,让小夫人一直以为自己的孩子死了。现在安慕雪又想这样做,想要换掉张晓慧的孩子,她还真是敢想呢。

在安慕雪离开的时候,安慕锦特意追了出去,躲在门口看着她慢慢走远了。

安慕雪之前从来没有来看过张晓慧,就是见面了也不会叫张晓慧大嫂。今天她主动来了,还主动叫了大嫂,这其中一定有猫腻。

这件事只是安慕锦的一个猜测,她谁都没有告诉。不过她却特意提醒张晓慧好好照看咏哥儿,别让咏哥儿摔到了或者怎么的。

张晓慧很聪明,一听安慕锦这样说就明白了。可能有人要害她的孩子!

晚上回去,安慕锦很惊喜的接到了小五的传信。这是小王爷向安慕锦道喜的一封信,恭喜侯府得了一位公子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。

安慕锦看完了信,心绪难定。她想知道小王爷现在怎么样了,吃的好不好,睡的好不好……可信里他却一个字都没有提自己。

他应该还在难过中吧,而她却不能在他的身边陪着他,安慰他!

提笔写信,写了一张又一张,最后只写了一句话:你还好吗?

小五很快又回来了,信上只有两个字:还好。

看到这么简单的回信,安慕锦又气又笑,他就不能多写一点吗?

不过只要知道他还好,那就好了,安慕锦最后还是笑着睡着的。

次日一早,如菊打着哈欠走进锦绣苑。昨晚她在瑞雪苑守了一夜,总算是听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安慕雪的孩子早在半个月前就掉了,除了她的人知道以外,其他人并不知道。她每天都伪装成还怀着身孕的样子,有一天被李萍发现了端倪,就去问她情况,她一怒之下让曲妈妈将李萍给杀了。

即使安慕锦猜到李萍被杀是另有原因,可在知道真相之后,安慕锦的心还是很难受。李萍她何其无辜啊,就因为知道了安慕雪的秘密,就这样被杀了。

而且最可恨的是金云堂,在安慕雪杀了李萍母子,他竟然无动于衷,还这么的袒护安慕雪。若是让他知道这一切的真相,不知道他该如何想。

“小姐,金姑爷一大早就过来了。”如菊呵呵一笑,心里早有了对付安慕雪的主意。

安慕锦见她笑的这么高兴,就说道:“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吧。”

“大小姐的肚子是假的,只要找个人去撞她一下,将她的肚子拿下来就好了。”如菊阴险一笑,关于要去撞安慕雪的人她都想好了。

“记住,一定要当着金姑爷的面。”安慕锦加了一句,如菊应了一声,又走出了锦绣苑。

不管安慕雪打的是什么主意,安慕锦都不会让她如愿的。

等如菊安排好一切,安慕锦喊着安慕琴一起去瑞雪苑看戏。安慕琴一脸不乐意,去看安慕雪有什么意思啊。

安慕锦笑道: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刚走到瑞雪苑门口,就听到金云堂一声尖利的质问:“雪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安慕雪躺在地上,假肚子滚在一旁,显露出她原本的身材来。她双眼喷火的看着一旁走路不长眼的小丫鬟,心中恨的都想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。

“云堂,你听我解释。”安慕雪痛哭一声,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。

金云堂还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安慕雪,她的肚子一直都是假的吗?

“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金云堂痛呼,一下失去了两个孩子,这对一个即将要做父亲的人来说打击太大了。

曲妈妈失手杀人,他怎么会没有想到是安慕雪指使的。可他也不能怪安慕雪什么,毕竟有错在先的人是他,是他不该在娶了安慕雪,还娶了李萍。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安慕雪的肚子里还有他的骨肉,他是为了骨肉才选择原谅安慕雪的一切。

谁知道安慕雪的肚子竟然是假的,那他还对她容忍个什么!

看到金云堂要走,安慕雪连忙爬起来,楼主金云堂的双腿,祈求道:“云堂,我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啊。孩子没有了,我也很难过,很伤心。我的孩子就是李萍那个贱人害死的,她在我的房间放有麝香,才导致我们的孩子没有了。”

“人都死了,你说这些话让我去问谁去。”金云堂伸手拉开安慕雪,安慕雪急忙又搂住金云堂的胳膊:“云堂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李萍的丫鬟小寒,问问她是不是李萍让她在我的房间里放麝香的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金云堂气的眼睛都红了。

“母亲都不让你到我的房间来,我连你的面都见不到,又怎么能告诉你呢。而且李萍害死了我们的孩子,她还不罢休,还想来害我。若不是有曲妈妈在,说不定死的那个人就是我了。”安慕雪抽抽噎噎,不一会儿就哭个梨花带雨。

外面听话的两人,安慕锦倒还好,安慕琴简直是瞪大了眼睛。

“锦儿啊,我没有在做梦吧?”安慕琴拧了自己一把,疼的受不了她才放手。

“走吧,戏看完了。”安慕锦笑笑,转身往前走。

安慕琴从后面追上来,还是一脸的不相信:“既然她的孩子没有了,为什么她要装着有孩子呢?”

“也许她是想偷个孩子,只是孩子没有偷到,奸计就被识破了。”安慕锦笑着解释。

听到这个解释,安慕琴的嘴巴张的更大了。真是没有想到安慕雪的心思竟然这么的深,还想着以假乱真。

“锦儿,这一切都是你让人做的吧?”想了一会儿,安慕琴得出一个不太肯定的结论。

“你有没有觉得我这是在做好事?”安慕锦冲安慕琴柔和一笑。

明明是很温暖的笑容,可安慕琴却觉得那笑容很冷,还很阴险。

幸好她早日认清了局势,没有继续找安慕锦的麻烦,不然的话她的下场说不定比安慕雪的还要凄惨。

“锦儿,你真是个大好人!”安慕琴言不由衷的赞叹一句,安慕锦笑的更开心了。

不管她是好人也好,是坏人也罢,总之她不想看到安慕雪再祸害别人了。

这就是安慕锦,别人不犯她,她是不会犯人的。若是别人犯了她,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