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208章 一坏

208章 一坏

金云堂真是一个情种,即使知道安慕雪做的不对,还是选择原谅了她。听人说他们并没有回金府,只是在客栈里暂住着。

安慕锦知道这些的时候,很是想不通,不知道安慕雪到底给金云堂下了什么‘迷’魂‘药’了。她现在脸上有疤痕,走路还有点坡,怎么就能将金云堂‘迷’成这样了呢。

难怪金夫人会生气,就是她,她也会生气。

不过安慕雪从侯府离开,这对侯府来说是一件好事。小夫人也不用再担心她会在侯府发生什么意外了,尤其是在听到她的肚子是假的时候,小夫人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“唉,我现在也不为李萍觉得可怜,就是为金云堂觉得可怜。他被安慕雪‘迷’成这样,真是连是非好歹都分不清楚了。”小夫人和安慕锦感叹道。

安慕锦笑着接话:“也许他觉得‘挺’好的。”

“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。”小夫人也挪揄的笑了起来。

想到安慕锦回侯府也有一段日子了,这期间小王爷并没有派人来接安慕锦回去,小夫人起了点想法,就问安慕锦道:“锦儿,你是不是以后再也不用回王府了?”

安慕锦没想到小夫人会这样问,楞了一下道:“不是的。小王爷说等他的事情处理好了,他就会派人接我过去。”

“是吗?我真希望他将你赶出王府,这样你就可以回来了。”小夫人到现在还抱着这种幻想,安慕锦‘挺’无语的。

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却也没有和小夫人明说什么。其实小夫人心里也清楚,安慕锦成了小王爷的丫鬟,那是一辈子的事情,很难更改了。

“唉,娘亲不说这么伤感的话题了。只要你能回来看看娘亲,娘亲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小夫人自我安慰道。

“娘亲,有空的话我会常回来看你们的。”安慕锦撒娇的抱住小夫人,心中也是感慨颇多。

母‘女’俩正说着话,珍姐儿缓步走进了锦绣苑。

安慕锦都回来快十天了,珍姐儿一次都没有来看过,这还是头一次呢。

看到珍姐儿来了,小夫人就想到上次珍姐儿一直想要住进锦绣苑的事情,对她的态度很是冷淡。

“姐姐,珍儿最近身体不好,你回来了都没有来看你。今天身体才好一点,珍儿立刻想着过来了。”珍姐儿脸‘色’正常,但是嘴‘唇’却是无‘色’,还是因为上次失血过多,现在还没有补回来。

“姐姐不会怪你的

。”安慕锦拉着珍姐儿坐在一旁,珍姐儿一直拿眼睛看着小夫人,那意思就是想让小夫人回避一下。

小夫人坦然的坐着喝茶,和安慕锦聊天,这是她‘女’儿的地方,她凭什么要回避啊。

珍姐儿见小夫人一直不走,也就不藏着话了,直言道:“娘亲,我想让姐姐陪我出府一趟,不知道可以不可以?”

一听这话,小夫人当然不同意了。两个姑娘家,单独出府,这像什么话。

“珍儿,你身体不好就应该多休息。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说,我吩咐人去给你买。”小夫人含笑道。

珍姐儿低下头,拉着安慕锦的手,不再说话了。

安慕锦见她这样,心中仿佛被一根棍子给堵住了一样,呼吸困难。珍姐儿是不是认为她一定就会答应啊,所以每次都用这样的招数。

“娘亲说的对,外面很危险,珍儿还是不要出去了。”安慕锦也笑道。

珍姐儿抬头看着安慕锦,想说什么最后却变成了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在锦绣苑坐了一会儿,珍姐儿就回去了。

等她走了,小夫人朝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两眼,回头对安慕锦道:“锦儿,我总觉得这个丫头对你有什么预谋。”

“应该不会吧。”安慕锦也察觉到了,但是却不知道珍姐儿在预谋什么。

“算了,看在她还小的份儿上,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但是我要嘱咐你,不要答应和她出府。”小夫人叮嘱道。

“恩。”安慕锦应的很干脆。

到了晚上,欢语第一次主动和安慕锦说话了,“二小姐,主子‘交’待这段期间你哪里都不要去,就在侯府呆着。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一把抓住欢语的胳膊,期盼的问道:“欢语,你能和小王爷联系的对不对?告诉我,他现在怎样了?”

欢语低头看着安慕锦抓着自己的手,浅浅笑道:“二小姐想多了,这是离开王府之前主子吩咐的。现在主子的情况,欢语一概不知。”

又是这样的回答,安慕锦气的满心欢喜全部变成一团气,噎在了嗓子眼,难受的很。

安慕锦刚躺在‘床’上,就听到如菊在外面说:“五小姐,您来了。”

珍姐儿这时候还来找安慕锦,肯定是为了白天的事情。

欢语紧张的看着安慕锦,很担心她受不住珍姐儿的祈求,就答应出府了。

珍姐儿一来,甜甜的叫了一声姐姐,然后搂着安慕锦的胳膊亲昵道:“姐姐,你答应我吧。我在侯府快闷坏了,真想出府看一看。”

“珍儿,外面真的很危险,你出去不合适

。”安慕锦平静的说道。

“所以我想让姐姐陪着我,若是我一个人出去了,遇到危险,难道姐姐就不担心吗?”珍姐儿转着安慕锦的手指头,软声细语的撒着娇。

听珍姐儿的意思,她是要单独出府了,而且还将她遇到危险的责任推到安慕锦的身上。安慕锦挣开珍姐儿的手,‘摸’着她的头发笑道:“什么时候珍儿也变成了大姑娘了,说话也这般的凌厉了,姐姐都快招架不住了。”

安慕锦虽然在笑,但是那话却十分的冷淡。珍姐儿一听就知道安慕锦这是生气了,声音更软了:“姐姐,珍儿不是要‘逼’着你的意思。只是在这个侯府,珍儿除了和你亲近,和其他姐姐都不亲近。所以姐姐你是珍儿第一个想到可以依靠的人。”

若是之前的珍姐儿说这话,安慕锦或许还会相信。但是今天她说这话,安慕锦怎么也不会相信了。

也许安慕锦真的是她的依靠,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她才会想起自己来。

“既然这样,那你就更应该听姐姐的话了,别出府了。”安慕锦拍拍珍姐儿的头,面带笑容道:“天‘色’不早了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姐姐,珍儿想和你一起睡。”珍姐儿继续采取撒娇方式,安慕锦正要说话,林妈妈开口道:“五小姐还是回去睡觉吧。最近小姐的身体不好,两个人一起睡容易着凉。”

珍姐儿看了林妈妈一眼,眼里的怒‘色’一闪即逝,随即对安慕锦笑道:“那珍儿明天再来看姐姐。”

珍姐儿是笑着离开了,可安慕锦却笑不出来了,脸上的笑容瞬间垮下来。和珍姐儿说那些话,她觉得很累。

“小姐,你先歇着吧。”林妈妈催着让欢语离开,欢语就是不听,所以有些话林妈妈也不好当着她的面说,只好让安慕锦先歇着。

安慕锦看出林妈妈有话要对自己说,就对欢语道:“欢语你去歇着吧,有林妈妈在这里就好了。”

欢语看了看安慕锦,又看了看林妈妈,点头道:“二小姐有事可以叫我。”

安慕锦对她笑笑,若不是她总不告诉自己关于小王爷的消息,安慕锦还真的‘挺’喜欢她的。

欢语一走,林妈妈就坐在了安慕锦的‘床’边,将安慕锦不在时候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珍姐儿想住在锦绣苑是假,她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找什么东西。

凝烟和凝翠嫁人之后,锦绣苑就只有林妈妈一个人。有一次她没有注意,珍姐儿跑进了安慕锦的卧房,就开始翻找了起来。

被林妈妈发现之后,林妈妈问她找什么东西,她说找之前在这里丢的一颗珠子。林妈妈又问她是什么珠子,她说林妈妈多管闲事,她自己找就可以了

听完林妈妈的叙述,安慕锦气的不行,这屋里的东西大多都是安慕锦从小到大积累而得。每一件东西不说是值钱的,但对她来说都很珍贵,有着许多的回忆。

她真没想到珍姐儿住不进锦绣苑,却想到了这么一个烂方法。看来那件东西对珍姐儿很重要,所以她才会这么的迫不及待。

“现在五小姐对我的恨意可多了,有时候碰到了,她看我的眼神都是充满恨意的。”林妈妈苦笑道。

林妈妈是安慕锦最崇拜的人,却遭到珍姐儿这样的对待,她真是接受不了。

“枉我对她那么好,她求我什么我都会答应她。没想到她却反过来这样对我,真是让我寒心。”安慕锦捂着‘胸’口说道。

“小姐你也别太难过了,俗话说的好,十好抵不过一坏。你之前对她太好了,什么要求都答应她,在锦绣苑的事情上没有答应她,她就记恨你了。”林妈妈平静的说道。

安慕锦也知道这个道理,可事情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,她还是忍不住的难受。

看着屋里的一切,她又不常回侯府,这里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会被珍姐儿翻一个遍。想到这里,安慕锦就很难受,难受的她失眠到了三更天才渐渐睡着。

早上一醒来,安慕锦就看到珍姐儿笑着给她拿衣服。那脸上的笑容真的很纯洁,让人想象不到她此刻做的一切,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答应她的要求。

“姐姐,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?”珍姐儿捂着脸,对安慕锦眨了眨眼睛。

安慕锦笑着摇摇头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沉默了一会儿,珍姐儿主动道:“姐姐,是不是林妈妈和你说什么了。上次我偷溜到锦绣苑,就是为了找寻我们小时候的回忆,被林妈妈抓住了,我就和她撒谎说我在找珠子。林妈妈不相信我,还骂我是贱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