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09章 尊重

第209章尊重

看着珍姐儿说到最后竟然还哭了,安慕锦真想大笑两声。别说林妈妈昨晚已经和她说那些话了,就是没有说,她也不会相信珍姐儿的这些话的。

林妈妈是什么人,对人一向温和。林妈妈刚来锦绣苑的时候,凝翠没少给她脸子看,她都是笑眯眯的应对。对一个丫鬟尚且这样和善,更何况珍姐儿还是一个小姐呢,林妈妈又怎么会骂她,打她更是不可能的了。

“姐姐,我知道和你说这些不好。只是我觉得林妈妈她变了,你走之后,这锦绣苑就只有她一个人,她俨然将自己当成了是这里的主子。”珍姐儿抽噎完之后,又给林妈妈加了一条罪名。

安慕锦轻笑出声:“好了,快别哭了。回头我训训她,她不该这样对你。你是侯府的五小姐,想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听到安慕锦这样说,珍姐儿又问道:“那我想姐姐了,可以来锦绣苑住吗?”

安慕锦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摸了摸茶杯,茶凉了就对欢语道:“再倒两杯新茶来。”

珍姐儿一见安慕锦不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回复,她也明白这件事是不可能的。不过不住在这里也可以,她以后还会来的。

一上午珍姐儿都在锦绣苑,安慕锦也不好意思去哪里,就留着她在这里吃了午饭。吃过饭之后,珍姐儿才回去。

安慕锦担心珍姐儿下午还回来,等她走了,她就去了单院。一天不见,她都想咏哥儿了。

咏哥儿还小,睡觉的点和大人都不一样,这会儿刚睡醒,吃过奶水,正兴奋着。看到安慕锦来,高兴的咧着嘴。

“锦儿快来,咏哥儿力气越来越大了,我都快抱不住了。”张晓慧夸张的说道。

安慕锦接过咏哥儿,逗他笑了一会儿,对张晓慧道:“孩子的变化真大,就一天不见,就觉得他跟上次看的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是啊。他能吃的很,力气也一天比一天大。我看这不出一个月,我还真抱不住他了。”张晓慧说这话时眼里都是对咏哥儿的宠爱,安慕锦看了很是羡慕,心还有点疼。

张晓慧看的出来安慕锦是真心喜欢咏哥儿,可她眼里的哀伤还是能够让人看出来。张晓慧不明白安慕锦为何会如此,却也没有问她。

有安慕锦在这里,张晓慧就放心多了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小夫人给单院送了三四个奶娘,可咏哥儿挑的很,就认准了张晓慧。幸好张晓慧怀孕时,补的够多,这奶水也多。不然还真供不上咏哥儿这张嘴了。

咏哥儿不仅对奶娘挑,就是对抱他的人也挑。除了这亲人抱他他不哭,其他丫鬟们抱他,他立刻就不高兴了,使劲的哭。安齐轩平时又忙,这照顾咏哥儿都落在张晓慧的身上了。她还在坐月子呢,也挺累的。

所以安慕锦没事就来帮忙,一来是喜欢咏哥儿,二来是缓解张晓慧的疲累。

睡了一个时辰,张晓慧就醒了,一醒来就来看咏哥儿。

咏哥儿看到张晓慧醒了,伸着手要张晓慧抱。张晓慧一接过来,他就张着嘴要吃。

“看到没有?这孩子哪里是想让我抱,分明是要吃的。”张晓慧指着咏哥儿对安慕锦笑道。

安慕锦也笑,摸着咏哥儿的头,感觉张晓慧真幸福。

他吃了一会儿就睡着了,张晓慧将咏哥儿抱到床里面去睡,回头感慨一声:“今天真是我最清闲的时候,你大哥最近越来越忙了。”

“大哥最近都在忙什么呢?”安慕锦问,小夫人也挺忙的,她几次去云文苑都没有见到人。

“听说是要准备开一个粮行,最近在忙着找货源。生意上的事情我懂的不多,也不能帮他什么。昨晚他很晚回来,到了后半夜还能听到他叹气。问他怎么了,他又怕我担心,不告诉我。”张晓慧发愁的说道。

安慕锦安慰她道:“别担心,大哥会做好的。”

“恩。”张晓慧点点头,她也相信安齐轩会成功的。

想着安齐轩会忙到很晚,安慕锦就留在单院陪着张晓慧母子吃完饭,看着她们都睡好了,她才离去。

一回到锦绣苑,如菊就兴奋的告诉安慕锦:“小姐,小五来了。”

安慕锦快速进了屋子,将信取下来一看,心一半是暖的,一半是凉的。

小王爷写信是为了恭喜她安家粮行成功开业,下午她还听张晓慧说安齐轩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。晚上她就接到了小王爷的恭喜,说明安家粮行已经准备妥当了。

这是好事,安慕锦应该高兴,可她却高兴不起来。因为信里他没有提到自己任何一句话,更是连问问她好不好的话都没有。安慕锦捏着信,脸色有点阴晴不定。

“小姐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看安慕锦这样,大家都很担心。

“没事。”安慕锦抬头笑了,虽然他不关心自己吧,可她还是关心他的。

果然不出安慕锦所料,她问他在哪里,过的好吗,他就只回了最后一个问题,依然是两个字:还好。

纵然早就猜到小王爷会这样回复她,但是安慕锦这心里还是不好受,窝火!

入夜,安慕锦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。早上天还不亮,她就被小夫人给喊醒了。

“娘亲,怎么了?”安慕锦看到小夫人一直在对自己笑,不明所以的问。

“锦儿,娘亲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轩儿成功了,他靠着自己将粮行开起来了。”小夫人说的很激动,都快要喜极而泣了。

昨晚安慕锦就知道了这个消息,所以她没有小夫人那样的感慨。

“锦儿快起来吧,娘亲带你去看看粮行开幕。”小夫人拉着安慕锦起来。

欢语听到这话,连忙阻止道:“小夫人,主子交待,二小姐除了侯府,哪里都不能去。”

“啊?”小夫人愣了,看了看欢语,又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儿,真的是这样吗?”

想到小王爷这么长时间就给她两封信,还什么都不和她说,还要限制她的自由,安慕锦这心里就有些不舒服。

搂着小夫人的胳膊笑道:“娘亲别听她胡说,这里是侯府,轮不到他来管我。”

小夫人很想让安慕锦一起去看看,可一想到那是小王爷的吩咐,她觉得安慕锦还是不要反抗的好。毕竟安慕锦是给小王爷当丫鬟,若是得罪了他,他为难安慕锦怎么办。

“锦儿,还是听小王爷的吧。”小夫人劝道。

安慕锦掀开被子起身道:“娘亲别担心,等回去了我和他解释。这是侯府的大喜事,是大哥的大喜事,我一定要参加。”

欢语也劝了两次,安慕锦都没有听。见安慕锦这样坚持,欢语也不再劝了,为安慕锦拿了衣服,服侍她起来。

粮行开幕要等到天亮,但是这期间要有很多事情需要做,安慕锦也去帮了忙。

安家粮行并不是在最热闹的街市,在北街的最末,但是这里也是人流量比较多的地方。锦丰布庄在最热闹的南街,安慕锦想参加开幕的同时,还想着去锦丰布庄看看,小王爷在那里不。

到了吉时,安家粮行开门营业,外面的鞭炮响起来,安齐轩站在门口恭迎顾客临门。

安慕锦和小夫人站在三楼,看着第一天来了这么多人,心中都是很高兴。

越到后面人越多,小夫人看这一上午都不会闲下来了,怕安慕锦饿到就让她先回侯府。安慕锦也正等这个机会,她好单独去锦丰布庄。

从安家粮行的后门一出来,安慕锦就和七皇子撞上了。

他穿着素白衣服,脸色憔悴,看上去比之前瘦了许多。

“二小姐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?”七皇子笑了一声,伸手就要来拉安慕锦。

安慕锦防备的后退一步,远远的看着七皇子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安家粮行开业,这是京城人尽皆知的事情。正好我的府上也缺了粮食,正好到这里买一些。”七皇子笑的自然,快速上前,一把抓住了安慕锦的手,冷笑道:“安慕锦,你躲我干什么?”

“七皇子,请你放尊重一些。”安慕锦用力去推七皇子,可她的力气哪里敌得过七皇子,仍旧被他紧紧的抓在手里。

“安慕锦我何时对你不尊重了?”七皇子轻轻一用力,安慕锦就不由自主的朝着七皇子撞去。

安慕锦最不想被人这样控制,在即将撞到七皇子时,珍姐儿的声音响起:“姐姐,你怎么在这里,让我好找?”

听到珍姐儿的声音,七皇子立刻松开了安慕锦的手。没有了七皇子的牵力,安慕锦快速退到一旁。

珍姐儿看到七皇子也在,故作惊讶道:“七皇子好巧啊,你也在这里。”

“珍儿越来越漂亮了。”七皇子打量着珍姐儿,看的出来今天的她特意打扮了一番,而且身材似乎比安慕锦的还好。

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珍儿不过比淑言大两岁,怎么会发育的这么快?

“姐姐你真坏,珍儿一转眼你就走了。是不是知道七皇子在这里,想快点来和他见面呀?”珍姐儿天真无邪的问道。

听到珍姐儿的这话,安慕锦快要被气死了。她却装着一脸平静,笑道:“珍儿什么时候出府的,我竟然不知道?”

珍姐儿仿佛没有听到安慕锦的话似的,又道:“姐姐,娘亲让我们一起回去,走吧。”

安慕锦看着珍姐儿挽着自己的胳膊,她很想将她的手给扯下来。不过和珍姐儿回去,也比留在这里的好,她还是忍住了那种厌烦的冲动。

“珍儿你先回去吧,我和二小姐有事要说。”七皇子拧了眉,颇为不高兴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