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10章 宽待

第210章宽待

见七皇子生气了,珍姐儿也不害怕,笑脸相迎道:“七皇子,娘亲马上就出来了,你还是先走吧。若是娘亲看到你在这里,肯定会误会什么。”

说完珍姐儿还朝安慕锦看了一眼,安慕锦忍着心里的厌烦,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多谢妹妹告诉娘亲,为姐姐解难。”

安慕锦此话一出,七皇子怒目瞪着珍姐儿,冷哼一声,转身快速离去。

看着七皇子的背影,珍姐儿眼里的冷意慢慢聚集,都是安慕锦说了那句话,让七皇子误会她了。可她再转头看着安慕锦时,眼里的冷意瞬间消散,笑意盈盈道:“姐姐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你先回去吧,我在这里等娘亲。”安慕锦冷淡的说道,珍姐儿依然一脸笑意:“也好。”

安慕锦一走,珍姐儿朝着七皇子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七皇子等到珍姐儿走出巷子,拦住她道:“珍儿,你为何坏我的好事。难道你就不怕我不顾小夫人的面子,将安慕锦带走吗?”

“七皇子你误会了,我并没有将此事告诉娘亲。我感觉的出来,她对我开始冷淡,为了再次取得她的信任,所以我才那么说的。”珍姐儿连忙解释。

“哼!那你为何早不出来,晚不出来,偏偏那个时候出来?而且安慕锦出府也不是你的功劳吧?”七皇子脸色森冷,看着珍姐儿一点往日的情分都没有了。

珍姐儿心里有些害怕这样的七皇子,可却还是装作无所谓的说道:“你说的对,她出府的确不是我的功劳。只是我担心你会不知道她今天出府,所以我才想过来引她去见你,谁知道我出来的不是时候……如果七皇子不再信任我,以后我就不再多管闲事了,免得珍儿两面难做人。”

现在七皇子还是很需要珍姐儿的,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,他连忙又安慰道:“别。刚刚是我一时口快,话说的难听了。你别生气,我很信任你。”

看到珍姐儿脸上又露出一些笑容来,七皇子也笑了一下,捏着她的小脸道:“没想到珍儿变成大姑娘了,身材发育的这么好。”

“珍儿早就长大了,只是七皇子一直盯着别人看,没有注意到我。”珍姐儿像小时候一样撒娇,搂住了七皇子的胳膊。

感受到珍姐儿胸前的两块凸起,七皇子脸色微红,咳嗽一声,不着痕迹的推开了珍姐儿。

此时安慕锦已经从正门离开,正要朝着锦丰布庄而去,欢语却阻止道:“二小姐,还是先回侯府吧。”

“你是主子,还是我是主子?”安慕锦瞪她一眼,想到她的主子不是自己时又笑道:“对了,你的主子是小王爷,不是我。你先去问问他吧,说不定他也赞成我不回侯府呢。”

如菊知道安慕锦想见小王爷,又看欢语一直阻拦,就拉住她道:“欢语,这是小姐的事情,我们做丫鬟的管不到。”

一边拉住欢语,如菊一边朝安慕锦递眼色,让安慕锦快走。

欢语知道如菊的意思,伸手在如菊的腋下轻轻一点,如菊感觉浑身一麻,意识全无。等她恢复意识之后,看到安慕锦被欢语扛着送进了一辆马车。

那马车一看就知道是王府的,看到这一幕,如菊连忙要去阻止。欢语一扬马鞭,马车快速的朝着侯府去了。

“喂,欢语,你等等我啊。”如菊气的直骂,这个欢语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的。等回去了她一定要告诉小姐,让小姐好好治治这个臭丫鬟,简直太不听话了。

心中担心安慕锦的安危,如菊跑的特别快。一口气跑到锦绣苑,如菊看到安慕锦已经醒了,正在喝茶。

安慕锦看到如菊回来了,双眼立刻流露出欢喜之色,“如菊快过来。”

如菊气喘吁吁的走到安慕锦身边,朝着欢语瞪了一眼,就开始告状:“小姐,欢语太可恶了,她……”

只见如菊张着嘴,似乎说了许多话,而安慕锦她们并没有听见她说的是什么。

如菊说了一会儿,才意识到她失声了。

天啊,欢语太可怕了,将她变成哑巴了!

如菊指着欢语,大有一副想要和她拼命的架势。

见如菊不能发出声音了,安慕锦也惊到了,指着欢语道:“欢语你好大的胆子,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”

安慕锦就觉得奇怪呢,她是怎么回到侯府的,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不仅没有印象,而且连一直跟着她的如菊也没有一起回来。

“二小姐,欢语什么都没有做。”欢语很是平静的说道。

又是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语气,安慕锦受够了,指着门外道:“欢语,我知道你是小王爷的人,我不能将你怎样。但是我不想看到你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是主子让欢语留下来照顾二小姐的,二小姐在哪里,欢语就在哪里。”欢语说道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安慕锦第一次尝到被人欺负到不知道该如何还手的滋味,我了一会儿后指着如菊道:“那你快将她治好。”

欢语朝着如菊的后背点了一下,如菊又能说话了,冲着欢语一顿臭骂。

如菊骂的有些难听,可欢语面不改色,好像被骂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。

看到欢语这个样子,安慕锦很想现在就问问小王爷,他是怎么调教出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丫鬟的。

如菊骂够了,依然将欢语对她,以及对安慕锦做的事情说了出来。而做坏事的那个人脸色平静,仿佛她才是个听客一般。

安慕锦心中明白,欢语这样做都是受命于小王爷。小王爷之所以不让她出侯府,一定也是为了她好。

想到小王爷这样做是为了她,安慕锦也就不那么生气了,一会儿就消了气。不过在对待欢语时,安慕锦冷淡了不少,谁让她那样对自己的。

欢语也不介意,她就是不爱笑。安慕锦想当初就应该让欢言跟着她的,好歹欢言喜欢笑啊。

在安家忙着粮行的事情时,安慕雪哭天抢地的跑回了侯府,左脸都被人给打肿了。

“祖母求求你一定要为雪儿做主啊,金云堂他不是人。李萍才死几天,他就又娶了新人。”安慕雪哭哭啼啼的,老夫人都被她哭的烦死。

“男人有个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,你到我这里哭也没用用啊。”老夫人无奈的说道。

“呜呜……他明明说只爱我一个,一生一世只对我好,可他却还是娶了别人。呜呜……”安慕雪自个伤心着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老夫人说什么,安慕雪也不听,索性她就不说了。光看着安慕雪在这里哭,老夫人也挺心烦,就让鸳鸯将安慕锦喊来了。

安慕锦问鸳鸯老夫人找她做什么,鸳鸯欲言又止,说:“二小姐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当安慕锦来到沁香苑之后,她有些不明白了。安慕雪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干什么,老夫人又找她来做什么呢。

“祖母,锦儿给您问安。”安慕锦福身笑道。

老夫人招手让安慕锦过来:“锦儿,祖母肩膀酸,你帮我揉揉。”

安慕锦走过去为老夫人揉着肩膀,安慕雪抬头看着安慕锦,眼泪还挂在眼眶下,但是却不再哭了。

她现在这么狼狈,而安慕锦还好好的,安慕雪心中有恨啊!

感受到安慕雪那愤恨的目光,安慕锦坦然迎上去,笑着问道:“雪儿姐姐这次回来,是为了什么事呀?”

“安慕锦,那件事一定是你做的对不对?我的肚子是假的不错,可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找到一个婴孩来代替,你为什么要坏我的好事?不然金云堂他怎么会背弃我们的誓言,新娶小妾。”安慕雪愤怒起身,指着安慕锦说道。

安慕锦很是无辜的说道:“雪儿姐姐说什么,我听不懂!”

“你会听不懂?一定就是你,你这个混蛋,谁让你多管闲事的。那是我和云堂的事情,不用你来管。”见安慕锦这个态度,更加的激起了安慕雪心中的怒火。

安慕锦迎上她的目光,平淡的反问道:“想要找个婴孩代替可以啊,那你为什么要回侯府来呢?难道是说你惦记着大嫂的孩子?”

安慕雪的小计谋被识破了,她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冷静。

老夫人听她们说话,本来不想插话,但是听到安慕锦这样说,心中不免有些生气。安慕雪竟然惦记了咏哥儿,那可是侯府的骨肉,安慕雪怎么可以?

“雪儿,锦儿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老夫人沉着脸问道。

安慕雪看着老夫人,否认道:“祖母,雪儿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呢。安慕锦她这是诬陷我,你不要相信她。”

老夫人是看出来了,现在安慕雪变了,变的和六姨娘一样了。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,可以不折一切手段!

看老夫人不说话,安慕雪以为老夫人相信了她的话。她又气呼呼的坐会椅子上,想到金云堂要娶妾,又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若是六姨娘还在,若是她和大皇子好了,这一切的痛苦不就没有了吗?

越想安慕雪越悲伤,最后忍不住哭出声来。她又不想让安慕锦看笑话,自己一个人先回去了。

待安慕雪一走,老夫人又开口道:“玉书她没错,是我糊涂了。”

安慕锦没有接话,继续为老夫人揉着肩膀。老夫人摸着安慕锦的手,扭头看着她问道:“锦儿,你没有什么话要和祖母说吗?”

“一切都过去了,祖母就不要再想了。”安慕锦开口道,她听的出来老夫人对小夫人的心结还未完全打开。

果然,老夫人将手拿开之后,转过头叹息一声:“凌儿毕竟是侯府的骨肉,玉书应该宽待他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