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11章 多听

第211章多听

如蝶的死并不是安齐凌直接造成,而是被他逼死的。他并没有判死刑,只是流放边境三年。

流放边境其实就是做小兵,遇上战乱也许会赔上性命。老夫人多次要求侯爷找关系将安齐凌接回来,可侯爷都没有明确表示同意,就一直这样拖着。

而她和安慕锦说的这些话,大有将责任怪在了小夫人的身上的意思。在她看来,侯爷之所以会对安齐凌的事情不管不顾,都是因为小夫人从中作梗吧。

安慕锦不喜欢老夫人的这个态度,可想她年纪大了,安慕锦只将难受放在心里,并没有接她的话。

等了许久,安慕锦都没有说话,老夫人知道安慕锦是站在小夫人那边的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老夫人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:“我想休息一会儿,你回去吧。”

“恩!”安慕锦告退。

从沁香苑出来,安慕锦直接去了单院。一走进单院,就听到了一阵笑声,珍姐儿搂着咏哥儿笑道:“大嫂,咏哥儿长得真好看。”

没想到珍姐儿也在这里,安慕锦现在看到她根本就提不起半点喜欢。可她也没有对自己真正的做什么,安慕锦还真的不能像对安慕雪那样对她。

“锦儿来了。”张晓慧看到安慕锦站在门口,笑着招手让安慕锦快点过去。

安慕锦露出笑容,走了过去。珍姐儿搂着咏哥儿给安慕锦看:“姐姐,你看孩子粉嘟嘟的多可爱。”

“是很可爱。”安慕锦答。

珍姐儿又说道:“姐姐长得这么好看,以后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也十分的可爱。”

安慕锦一口茶堵在嘴里,喝不下去也吐不出来。嫁人?孩子?

这些她都没有想过,而且她忘不掉过去。她也曾经有过一个孩子,很可爱的孩子,可……

发现了安慕锦神色有些不对,张晓慧想到安慕锦现在成了小王爷的丫鬟,以后嫁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。珍姐儿说这话,一定是触动了安慕锦的伤心事了。她就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锦儿快来尝尝我做的桂花糕。”

安慕锦听话的拿起一块桂花糕,吃了一半才想起来张晓慧还在月子中呢,怎么能自己做这些呢。

“大嫂,要是让娘亲知道你亲自做了桂花糕,看娘亲怎么说你。我要和大哥说,让他管管你。”安慕锦看着张晓慧说道。

闻言,张晓慧呵呵笑了,揽着安慕锦的肩膀亲昵道:“还是锦儿疼我,这不算是我做的,是我看着丫鬟们做的。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又看到张晓慧和安慕锦的关系这么好,珍姐儿眼里有什么东西一闪即逝。

“只不过很可惜珍儿妹妹不喜欢吃桂花糕。这次时间太紧,等下次珍儿妹妹来,我再做其他的。”张晓慧又对珍姐儿说道。

珍姐儿回给张晓慧一个笑脸,道:“大嫂不用为我忙,下次我给大嫂带我做的点心。”

“那我就有口福了。”张晓慧笑呵呵的说道。

珍姐儿抱着咏哥儿,看到张晓慧和安慕锦亲热的说话,越看越扎眼。在她快要受不了时,她将咏哥儿交给安慕锦道:“大嫂,姐姐我想起我还有点事,我先走了。”

安慕锦抱着咏哥儿,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,一下就忘记珍姐儿给她的不舒服了。

接连三天,安慕锦都在单院碰到了珍姐儿,这让安慕锦不多想都难。

找到机会和珍姐儿一起离开单院,安慕锦问她:“你最近身体如何?”

“谢谢姐姐关系,身体比以前好多了。”珍姐儿笑的纯真,给安慕锦一种错觉她还是之前的那个珍姐儿。

“我记得你之前并不常来单院,为什么这几天都能看的到你?”安慕锦直接问出心中的疑问。

珍姐儿停住脚步,看着安慕锦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姐姐你是在怀疑我什么吗?是不是还在为上次遇到七皇子的事情责怪我?”

安慕锦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了她的话。

“姐姐我错了,我不该那个时候出现打扰了你和七皇子的好事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对不起你。我也希望姐姐和七皇子好好的,以后若是姐姐嫁给了七皇子,那他也是……”珍姐儿她年纪不小了,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?

安慕锦听了之后很生气,沉着脸打断她道:“珍儿你胡说什么,我和七皇子清清白白,什么事儿都没有。而且我也不想见他,在那里碰到他实属意外。”

“总之姐姐我对不起你,是我不该那个时候出现。”珍姐儿还对安慕锦弯腰道歉,安慕锦看她这样,心中更气,伸手想将她扶起来。

谁知珍姐儿尖叫一声,猛然推开安慕锦,楚楚可怜的看着她:“姐姐,珍儿自知做错了事,但是求姐姐不要掐我!”

“掐?”安慕锦退了两步,被欢语扶住,又听到珍姐儿说自己掐她。安慕锦简直恨的直咬牙,刚刚真应该狠狠的掐她一下。

“姐姐别再掐我了,我怕疼!”珍姐儿搓着两个肩膀,哭着大喊道,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。

安慕锦发出一声冷笑,认真的看着珍姐儿。从小到大,安慕锦何时打过她一下,都是安慕锦护着她,爱着她。

在她被安慕琴冤枉偷了夜明珠的时候,是安慕锦为她袒护。在她被自己亲姨娘暴打的时候,是安慕锦救下了她。安慕锦心疼她,爱护他,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和她分享。

过去,安慕锦对她真的太好太好了。和她同床共枕,无话不聊,从什么时候开始珍姐儿对她的态度渐渐发生了改变。安慕锦竟然对她好的连这些都没有察觉到。

安慕锦想起来了,林妈妈曾经提醒过她侯府的女人都不简单,让她小心一点。那时候林妈妈言外之意就是她不该珍姐儿太好了,可安慕锦不听,她觉得珍姐儿可怜。她对珍姐儿好,不求珍姐儿有什么回报,但绝不会想到珍姐儿有一天会这样对她。

“珍儿,你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?”安慕锦心里难受,但还是想问个明白。

珍姐儿不再哭了,睁着大眼睛,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。她还是和小时候差不多的容貌,可爱又漂亮。若是之前安慕锦看到她哭了,肯定会心疼的,然而现在只有可笑可悲。

“姐姐我也不想这样的,都是你逼我的。我只是奉娘亲之命多来陪陪大嫂而已,而你却怀疑我,我心里难受。而且我知道你和七皇子的关系不错,我又不小心打扰了你们,你心中对我又恨。可我向你道歉了,你没有原谅我。”珍姐儿扁着嘴巴说道,和小时候受了委屈的样子一模一样。

安慕锦摇摇头,觉得她该忘掉过去有关珍姐儿的好了。现在的珍姐儿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了,她不能信珍姐儿的这些话。

“姐姐你若是不相信,可以亲自去问娘亲。娘亲说粮行刚开业,大哥一个人忙不过来,她也要去看着。大嫂一个人在家带孩子不容易,让我没事来陪陪大嫂。”珍姐儿认真的说道。

安慕锦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,索性就选择沉默。

见安慕锦一直不说话,珍姐儿就一直看着她。

被看的久了,安慕锦才说:“我信你了。”

珍姐儿上前来拉安慕锦的手,安慕锦轻轻躲开了:“珍儿你不怕我掐你吗?”

“姐姐,那是珍儿和你开玩笑的,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。”珍姐儿换上笑脸。

珍姐儿可以将脸变的这么快,话一会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说,可安慕锦没有心情陪她装。

安慕锦走了,珍姐儿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,也慢慢的回了珍秀苑。

欢语不是侯府的人,她除了保护安慕锦的安危之外,其他的事情好像都不怎么关心。所以在如菊抱怨珍姐儿如何如何的时候,欢语是一句话都没有。

如菊自己气愤了半天,见没有人和她一起说,推了推欢语道:“欢语你也来说说,五小姐是不是很可恶?”

欢语看了如菊一眼,挪开一步,什么话都没有。

林妈妈看了看无精打采的安慕锦一眼,对如菊道:“快别说了,小姐才是最难受的那一个。”

“林妈妈说的对,小姐对五小姐的好我们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。若是凝烟和凝翠都在,她们肯定也都会……”

“如菊。”如菊许久不发牢骚,这一发就停不下来,林妈妈喊了她两遍,她才彻底闭嘴。

如菊一停下来,安慕锦笑道:“没事,如菊你继续说。让我多听听,我竟然不知道我以前那么傻。”

“小姐你也不是傻,当初五小姐被五姨娘暴打的时候,任谁看了都会心疼的。更何况小姐你还这么的善良,所以后来才会那么疼她,爱她。是她没有良心,今天竟然冤枉你掐她。哼,要是我,我就上去再将她狠狠的掐一顿。”如菊说到激动之处,伸出手做了一个狠狠掐人的动作。

安慕锦和林妈妈都被她给逗笑了,就是欢语也没有忍住,扯了一下嘴角。

如菊正说的兴奋,杏儿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:“二小姐快来看看是谁来了。”

安慕锦还没有走出去,凝烟和凝翠快速从外面跑进来:“小姐,我们回来了。”

“你们?”安慕锦指着她们,她们两个一身妇人打扮,身材都比过去丰腴许多。

“小姐,我们昨天才知道你回府了,今天就过来了。”凝翠成亲了,还是和以前一样,叽叽喳喳的。

“你们的相公对你们好吗?”安慕锦抓住重点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