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17章 奇梦

第217章奇梦

这一次出来的有些久,安慕锦催了几次,小王爷都不愿意回去。看小王爷玩的这么开心,安慕锦最后也不忍心再催他回去了。

两人一直玩到夜幕降临,小王爷才说要回去的话。

只是马车走了一会儿就到了,安慕锦觉得奇怪。掀开车帘一看,他们到的竟然是安府门口。

安慕锦惊喜的回头看着小王爷,心里高兴的很,很感激小王爷能带她回来看看。她还没有说话,小王爷已经先开口了。

“锦绣,我要进宫一趟。”小王爷刚这样说,安慕锦眼里的喜色慢慢的没有了。

她紧张的抓住小王爷的手,她不再是去年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安慕锦了。

虽然她对皇室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,可她知道太后没了,小王爷的处境非常的危险。这个时候进宫,恐怕比去年还要凶多吉少。她怕这一次,小王爷和她分离,她再也见不到小王爷了。

“别担心,这次不会有事。”小王爷拍拍安慕锦的手,安慕锦反而抓的更用力了,摇头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看到安慕锦这样关心自己,小王爷很开心。他也不想和安慕锦分开,只是他也不能带安慕锦进宫。

“快进去吧,别让他们等急了。”小王爷轻轻的拿开安慕锦的手,这时外面林妈妈已经说话了:“小姐,下车吧。”

安慕锦不舍的看着小王爷,细语道:“天成,你一定要快点回来。”

“长则十日,短则三日,我一定会回来的。”小王爷对安慕锦笑笑,拉着她起来,将她推了出去。

下了马车,安慕锦回头看。只能看到马车前的帘子,并不能看到小王爷。

虽然安慕锦看不到小王爷,可小王爷却能看到安慕锦。他心中也和安慕锦一样,十分的不舍,可他知道这也许就是他最后一次进宫呢。至于能不能平安从宫里走出来,那就要看皇上对他这个亲弟弟还有没有一点疼爱之心了。

马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,安慕锦站在门口怎么也不肯进去。

她真想跟着小王爷一起进宫,至少在小王爷遇到危险的时候,她能在一旁帮助小王爷。

虽然现在快到初夏,但是一到夜里,气温还是有些低。林妈妈将如菊取来的披风为安慕锦披上,平静的说道:“小姐,小心着凉。别等他回来了,你又倒下了。”

“林妈妈我们进去吧。”安慕锦收回目光,转身进了安府。

因为天色已晚,林妈妈她们并没有吵到安齐轩和张晓慧。

第二天一早,张晓慧看到安慕锦突然出现在安府,又是激动又是诧异。

“锦儿你什么时候来的,我竟然不知道?”张晓慧看着安慕锦直笑,抱着咏哥儿道:“咏哥儿,这是姑姑,还记得吗?”

咏哥儿记性挺好,几个月不见,他再看到安慕锦,依然伸长了胳膊,要安慕锦抱。

安慕锦看他这个乖巧的样子,暂时忘记了担心小王爷,搂着他欢欢喜喜的亲了好一会儿。

白天,安慕锦就去找张晓慧,逗逗咏哥儿,时间过的又快又轻松。到了晚上,安慕锦就一个人坐在床头发呆。

即使脑子里什么都不想,她依然是睡不着觉。三天已过,可小王爷还没有回来,她的担心一日比一日重。

别说是安慕锦担心了,就是林妈妈她们也都是担心的。

安慕锦问欢语小王爷这次进宫做什么,欢语这次并没有像之前一样选择不说,而是道:“十天前,皇上的圣旨就下来了。主子一直拖到现在才去,一定是避不开了才去的。”

欢语的这个回答并没有让安慕锦得到想要的答案,但也让她却知道了一点,那就是七皇子将小王爷的藏身之所说了出去。

真是可恶,七皇子太过分了!

他现在是有过河拆桥的能力了,是吗?那他怎么不想想当初,是谁在帮他。这样忘恩负义的人,安慕锦实在是喜欢不起来!

若是小王爷因为这件事儿被皇上怎么了,安慕锦是一辈子都会原谅七皇子的!绝不原谅!

在知道是皇上将圣旨下到宅子去了,安慕锦这心担的就更加厉害了。每天只睡一两个时辰,不做梦还好,一做梦就梦到七皇子对她阴森森的笑:“安慕锦我不是提醒过你,小王叔随时会死吗?为什么你还选择了他,不选择我?”

安慕锦在梦里并不害怕七皇子,可她一醒来就特别的害怕。七皇子他会不会对小王爷怎么样?

每一天的等待对安慕锦来说,就像有一年那么长一样。不对,是好多好多年。

她活了十多年,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等待的煎熬。那煎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蚂蚁在啃噬她的心脏,又麻又疼,好不难受!

好不容易坚持到了第七天,还有三天小王爷就回来了,安慕锦在这个时候生病了。

身为一个大夫,她只是觉得身体不舒服,却查不出哪里有问题。而老大夫此刻不在京城,其他大夫也看不出安慕锦有任何的毛病。

这样过了两天,安慕锦的脑袋越来越重,吃药也不管用。林妈妈她们都着急坏了,为了怕侯府的人担心,安慕锦不让林妈妈将她生病的事情告诉任何人。

到了晚上,安慕锦浑浑噩噩的躺在**,想着明天就能看到小王爷了。想着想着,她笑了起来。正笑着,突然她看到一个和她一样的人走了过来。

那人穿着她以前的衣服,说话轻轻柔柔的,还叫她姐姐。

她一惊,从**坐起来,使劲的揉着眼睛。她想一定是她看花眼了,不然怎么会看到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呢?

等她揉好了眼睛,那人也来到了她的面前,对她轻笑出声:“姐姐,你现在的样子真美啊。”

安慕锦很认真的看着来人,问: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和我有一样的容貌?”

“姐姐,我是珍儿啊。难道你连珍儿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?”安慕珍微微笑道。

听到这话,安慕锦心下一惊,将安慕珍看的更加认真了。从额头,眉毛,眼睛,鼻子,嘴巴,一直到下巴,那每一处都和她极其的相似。

安慕珍在自己的脸上做了什么,竟然变成了自己的样子。她想干什么?

好像是猜到了安慕锦心中所想,安慕珍低下头对安慕锦笑道:“姐姐,你能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。现在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。”

“你胡说!”安慕锦指着安慕珍大叫。

安慕珍直起身,仰头哈哈笑了三声,突然从后面拿出一面镜子,对着安慕锦一照,得意的笑道:“你以为你现在是谁?”

安慕锦朝着那镜子里的人一看,看到的是安慕珍的额头,安慕珍的眉毛,鼻子嘴巴和下巴。

“不!”安慕锦吓的往床里躲了躲,她不相信她看到的这一切。

她和安慕珍怎么会交换了容貌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

安慕锦觉得奇怪,她和安慕珍说了这么多话,为何没有见到林妈妈她们。这时安慕锦才发现屋里除了她们两个,并没有其他人了,她害怕的喊了起来。

“林妈妈,林妈妈……”

“小姐快醒醒,林妈妈在呢。”林妈妈抓着安慕锦的手,又叫了她几声,安慕锦才醒过来。

安慕锦睁眼看了看林妈妈等人,她们都在,唯独安慕珍不在。

那么说,刚刚她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!

一定是最近太过担心小王爷的事情,又加上身体不好,所以她才会做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梦。

静下心来,安慕锦让如菊拿了镜子过来。她仔细的照了照,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,并没有变成安慕珍的样子。

这段时间,安慕锦本来就睡眠不好,又因为白天睡多了,所以这会一点也不困。她靠着床头,睁眼看着窗外,等到天亮她就可以看到小王爷了。

看了一会儿,她突然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院子外面闪来闪去的。感觉不对劲,安慕锦立刻悄声起床,披上衣服。

刚走到门口,安慕锦看到欢语也在朝着她这里走来。

欢语来到安慕锦身边,压低声音道:“二小姐,有人想放火烧死我们。奴婢已经将此事告诉林妈妈和如菊了,她们很快就过来。奴婢先去将他们的酒精换成水,等会再回来。”

闻言,安慕锦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,抓着欢语的手问道:“你知道他们是谁吗?”

欢语摇摇头,安慕锦松开了她的手,笑道:“你不是侯府的人,即使见过也未必认识。”

欢语去了一会儿,林妈妈和如菊慌慌张张的跑过来,衣服都没有穿好。

“小姐,有人想烧死我们。”如菊紧张的说道,林妈妈也是一脸紧张。

安府只有安齐轩夫妇住在这里,他们是不会对安慕锦动手的。而现在有人要对安慕锦动手,只能说明一点,那就是安府有内奸。

“别担心,有欢语在我们是不会有事的。”安慕锦安慰道,其实她心里也是十分紧张的。到底是谁,居然混进安府要对她动手。

过了许久,欢语都没有回来。安慕锦很担心她会遇到什么意外,正要带人去找时,安齐轩连外衣都没有穿直接跑了进来,嘴里大喊着:“锦儿,锦儿……”

“大哥,我在这呢。”安慕锦不解的看着安齐轩。

在看到安慕锦好好的时候,安齐轩愣了:“锦儿,你怎么没事?”

安慕锦被他这句话问的还愣住了,问道:“大哥,我应该有什么事?”

“哎呀,你看这个。”安齐轩是一个粗人,跑的又急,话也不知道如何解释,直接将一张纸递给了安慕锦。

安慕锦低头一看,纸上写着:大哥救我,锦儿。

字迹是她的,可那字却不是她写的,她的大哥中计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