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18章 仔细

第218章仔细

和安齐轩说了这张纸条不是她写的之后,安齐轩的表情就呆了。安慕锦又说了这可能是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,安齐轩气愤之后,转身就往外回跑。

安慕锦也跟着他跑,两人还未跑出院子去,后面的火光就起来了。

欢语此时急忙跑过来道:“大家快走。”

小王爷特别嘱咐,一定要护住安慕锦的安危。欢语几乎抱着安慕锦在跑,安齐轩和如菊跑的还算快,只是林妈妈老了。长时间没有这么激动的跑过,这一跑很快就跟不上了。

看到林妈妈被落下了,安慕锦急的抓着欢语道:“你去救林妈妈,我自己能跑。”

欢语为难的说道:“奴婢只负责保护二小姐的安危。”

“欢语我命令你,你快去救林妈妈,否则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。”安慕锦说着拿出一把短匕首,欢语被吓到了,松开安慕锦,让她快走。

若只是回去救人,那也不会有什么困难。可在欢语转身去救林妈妈时,火箭突然劈天盖地的从天空中直飞而下。

看到那么多的火箭,欢语明白了,为何她找不到酒精。因为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想过用酒精,而是直接用火箭点燃那些干柴。

手上没有武器,欢语直接脱了外衣,将衣服快速拧成一个长条。灌输内力之下,这个衣服长条也能像刀剑一样使用。

“啪啪!”

“啪啪!”

随着欢语的每一次挥动,就有许多的火箭落下。欢语冲到林妈妈的身旁,伸手在她的后背拍了一掌,林妈妈只觉得全身变轻了许多,接着就朝着安慕锦飞过去。

安慕锦一边跑一边回头看,看到林妈妈向自己飞过来了,她也不敢停留。

“咻!”一道火箭破空而来,本来是冲着安慕锦去的,被林妈妈那么一挡,正好射中了林妈妈的后背。

“啊!”那火箭入体,又痛又烧,林妈妈当场疼的晕过去。

但是有欢语留在她体内的内力,她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前方飞去。

“林妈妈!”安慕锦大叫一声,快速跑向了林妈妈落下的地方。

林妈妈面部朝下,整张脸被摔的一片鲜血淋漓。身后的衣服也被烧没有了,隐隐约约还能闻到肉被烧糊的味道。

如菊伸手要去拔林妈妈身后的火箭,安慕锦立刻制止了:“不能抜。”

这一箭射的深,若是现在拔了,只会流血不止。

安慕锦和如菊将林妈妈扶起来,身后的火箭越来越多,欢语一个人快要顶不住了。

而此时安齐轩已经跑了回去,将张晓慧母子抱在怀里。本想回来喊安慕锦她们,可看到满天的火箭在空中飞来飞去,他吓的只能往后退。

林妈妈不是小王爷,安慕锦背了一会儿就背不动了。如菊更是背不动林妈妈,两人刚想到要抬着林妈妈走,这时火箭已经到了面前。

“二小姐你快走。”欢语的胳膊被火箭擦了一下,身上的衣服立刻着了火。

“小姐你快走。”如菊累的推着安慕锦,安慕锦咬牙看着满天的火箭,摇头:“我哪里都不去。”

“呀!”欢语大吼一声,手中的布条像是铁棍一样坚硬,在手上转成了一个大圈,将那些火箭都打了回去。

“二小姐无论如何你不能有事,你若是有事,主子也会有事。”欢语跑过来,正要来抓安慕锦。

感觉身后有异动,她猛然一转身,看到欢言来了。欢言对她微微一笑:“带她们先走。”

欢语笑了,安慕锦第一次看到她笑的这么开心。其实她笑起来也会有小酒窝,没有欢言的大,但是也挺好看的。

欢语将林妈妈背在背上,护着安慕锦和如菊快速出了安府。

安府门口,安齐轩和张晓慧看到安慕锦出来了,都是激动不已。张晓慧抱住安慕锦,差点哭出来:“锦儿你没事就好。”

“锦儿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突然有人要杀我们?”安齐轩看着安府里还是火光冲天,他就害怕。

他做生意一向和气生财,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。

“大哥对不起,他们是冲我来的。”安慕锦道歉道,安齐轩看着她道:“小妹你在说什么傻话,冲你来的就是冲我来的,不用说对不起。可恨我不懂武功,不然非将他们全部杀掉不可。”

“我们还是别站在这里说话了,先回侯府吧。”张晓慧提醒道。

欢语正要说话,安慕锦先摇头道:“不,我们要在这里等到天亮。”

“啊?”张晓慧有些惊讶,不过到底什么也没有问,只是看着安府上空的火光,似乎少了很多。

一个时辰之后,安府的上空恢复平静。只有安慕锦的院子被烧了一半,此时正往外冒烟。

欢言从安府走出来,请大家进去。

林妈妈脸上的伤已经得到处理,就是后背上的箭,安慕锦不敢动。

“二小姐我这里有主子给的特效疗伤药,你让我试一试。”欢言对安慕锦笑笑。

安慕锦知道欢言和欢语都是极其沉稳的人,没有九分把握,她们是不会说话的。

对欢言点了点头,她就开始拔箭。那箭一被拔出来,血立刻又流了出来。不过当欢言将疗伤药洒在林妈妈的伤口上时,血立刻就止住了,而林妈妈也在那一刻醒了过来。

“林妈妈,你觉得怎样了?”安慕锦紧张的抓着林妈妈的手问道。

“就是疼。”林妈妈皱着眉,好多年不受伤了,这一受伤,她都觉得快疼死了。

看到安慕锦哭了,林妈妈安慰道:“小姐,别哭。我没事,就是人老了,受不住疼。”

“林妈妈,都是我不好。”安慕锦伤心极了,林妈妈这一箭是为了自己挡的。若不是林妈妈,说不定这一箭就射中了她了。

“傻小姐,说这些干什么。”林妈妈虚弱一笑,又让如菊给她拿床被子,她总觉得身上冷。

一听林妈妈说冷,安慕锦伸手一摸她的额头,就知道林妈妈这时感染了。想到林妈妈为自己受了这样的苦,她不能再让林妈妈受罪了,立刻给林妈妈看病开药。

林妈妈吃了药,感觉好多了,不一会儿就闭眼休息了。

安慕锦守在林妈妈的床边,哪里都不肯去。张晓慧劝了两次,安慕锦也没有听进去。

“唉,没想到一夜之间安府就变了样子。昨天珍儿还说今天要来……”张晓慧的话还没有说完,安慕锦急忙打断道:“大嫂你说什么,昨天珍儿来过来了?”

感受到安慕锦如此用力的抓着她的胳膊,张晓慧猜到这件事莫非和珍儿有关系,连忙说道:“对啊,她是昨天下午来的。我和她说你也回来了,她还说来看你。我说你在休息,她就没有过来。锦儿,你是怀疑她吗?”

“我不是怀疑她,她还没有能力做这种事。”安慕锦摇摇头,她只是听到张晓慧说昨天安慕珍来了,她很奇怪而已。

她昨天不就是梦到了安慕珍了吗,安慕珍变成了她,她变成了安慕珍。

昨天觉得那真是一个奇怪的梦,今天安慕锦就有了不一样的想法。若她和安慕珍真的交换了身份,小王爷会分辨的出哪个是她,哪个是安慕珍吗?

正这样想着,安慕锦突然觉得脸上一疼,双手捂着脸,嘴巴咧着直喊疼。

“啊!”看到安慕锦的人都被她脸上的东西吓到了,那一个个红的黄的绿的小包,看着好吓人啊。

“我怎么了,我怎么了?”见大家都盯着她的脸看,安慕锦害怕的以为该不会是昨天的梦变成真的了吧。

“小姐,你的脸起了好多不同颜色的痘痘。”如菊指着安慕锦惊恐的说道,说完她又去拿了镜子给安慕锦。

安慕锦将镜子对着自己的脸,也被镜子里的那张脸吓到了。

如菊说是痘痘那是说的客气了,那一个个痘痘跟绿豆似的,简直就是小包。

除了刚刚疼了那么一下,现在这些小包出来之后,脸就不疼了。安慕锦伸手去戳那些小包,也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看着脸上的三色小包,安慕锦才知道她中了什么毒,这种毒在医书上有记载。这种毒来源于一个叫做三色豆的植物,三色豆有三个颜色,红黄绿。人一旦误食了这种三色豆,脸上就会起红黄绿三色小包。等脸上的小包全部溃烂,流出里面的汁液来,这种毒也就没有了。

听上去觉得这种三色豆的毒性并不大,不会害人性命。只是在小包溃烂之时,若是让里面的汁液沾染到好的皮肤,那被沾染的皮肤就会变黑,变烂。

轻者毁容,重者丧命!

“那小姐,若是你的脸不小心被……”如菊的话还没有说完,张晓慧连忙打断道:“如菊你胡说什么,我一定要让所有的丫鬟都守着锦儿。哪个破了,就用棉花将里面的汁液吸干净,绝对不让汁液碰到锦儿的皮肤。”

“大少奶奶我错了,我只是担心。而且这个小包它们什么时候才能溃烂啊?”如菊问道,张晓慧也有这样的疑问呢。

安慕锦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,哪里还有一点自己的样子。若是娘亲当面走过来,估计都认不出她来了吧。当真是毁容毁的连亲娘都不认识了。

“待到这些小包的颜色变白,就是溃烂之时。”安慕锦说道。

“那我们可得看仔细了。”张晓慧和如菊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盯着安慕锦的脸看。

小王爷来了,欢言和安慕锦已经先过去了。欢语是回来叫如菊的,她一进屋就看到一个和安慕锦穿着一样衣服的人,而且看她的背影也和安慕锦极像。

欢语想这人也许是安慕锦的姐妹,并没有多想,对如菊道:“如菊,主子来了,快和我回去吧。”

“小姐,小王爷回来了。”如菊兴奋的对安慕锦说道,安慕锦也很激动,转过头看着欢语:“欢语你说的是真的吗,小王爷回来了?”

“你?”欢语指着满脸是包,看不出容颜的安慕锦愣住了,“你是二小姐?”

那,那个和欢言一起出去的二小姐,又是怎么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