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19章 数数

第219章数数

当听欢语说还有一个安慕锦时,如菊急的跳起来,指着安慕锦道:“小姐一直和我们在一起,难道你们不知道吗?你们何时见过小姐单独一个人出去过,那个人一定是假的。”

相比较如菊的激动,安慕锦就淡定的多:“欢语,我是真的侯府二小姐。”

欢语听安慕锦的声音,看她的身材衣服发式,都相信她就是安慕锦。可刚刚走出去的那个,她也说她是安慕锦啊,声音身材样貌都很确定那人就是真的安慕锦。

“二小姐快和我来。”想到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假的安慕锦,欢语就担心小王爷别受到了什么危险。

安慕锦和如菊离开了,张晓慧依然守着林妈妈,可却也是心急如焚啊。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一个安慕锦,这真是够乱的。

到了门口,正看到假的安慕锦扶着小王爷要上马车,安慕锦急忙跑过去将那个假的拉开,对小王爷道:“小王爷,我才是真的安慕锦。”

小王爷听着声音像是安慕锦的,不过这样貌……

小王爷还在犹豫着,话都还没有说。那个假的一把将安慕锦拉开,瞪着安慕锦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假冒我?”

“小王爷,不管怎样我是真的安慕锦,她是假的。”安慕锦看着小王爷真诚的说道,没有理会假的那个的叫嚣。

小王爷看了看假的,又看了看安慕锦,一时也难以分辨这两人的真假。

这时大皇子和七皇子摇着扇子走了过来,看到了这么一幕,笑道:“小王叔,这是怎么了?”

看到大皇子和七皇子一起来了,安慕锦对七皇子可谓是更讨厌了一些。

小王爷和安慕锦说过七皇子的身世,他的母妃在还没有怀他的时候,就是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。那身份比现在的德妃还要尊贵许多倍,可就在皇贵妃生了七皇子之后,产后调养不当去世了。

其实产后调养不当只是一个借口,真正杀害她的人就是皇后,就是抚养七皇子长大了的人。七皇子应该很早就知道这件事,但他都藏在了心里,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直到他的羽翼渐渐丰满了,他才敢正视心中的仇恨,敢和大皇子争一切。两人本是势同水火,如今却一起走来,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他们已经狼狈为奸了。

是的,在安慕锦的心里,他们就是狼狈为奸。安慕锦才不会管他们究竟是谁在利用谁,是谁在玩谁呢。

“你们两个来了正好,快帮我分辨一下这两人哪个是侯府二小姐。”小王爷笑的平和,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假的那个看。

安慕锦有些着急了,平时挺聪明的小王爷啊,为何只从一个人的样貌辨别那人是谁呢。

“小王叔真是的,心中早有了主意却让我们两个猜。除了她,还能有谁是侯府二小姐呢。”七皇子指着假的安慕锦说道。

安慕锦站着一旁,咬着唇,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。小王爷是不小心犯糊涂了,但也用不着七皇子在这里火上浇油。

“七弟说的是,为兄也觉得她是侯府二小姐。”大皇子摇着扇子又撒了一勺油。

小王爷点点头,指着一旁的安慕锦道:“但这个人也说她是侯府二小姐,声音身材都很像,就是这身衣服也像极了。”

“就是这个丑陋不堪的女人?”七皇子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小王爷,视线很快移到安慕锦的脸上。

看了一会儿之后,七皇子突然笑起来:“这个女人太丑了,她绝对不会是安慕锦。”

“我是不是我,还用不着七皇子在这里指手画脚。”安慕锦不爽的说道。

太阳下,她脸上的包被晒的很难受。再多晒一会儿,恐怕脸上的小包就有要溃烂的了。到时候不小心流到脸上,毁容是小,丧命是大啊。

“哟!这姑娘性格还挺强,爷很喜欢。”七皇子并没有生气,而是向安慕锦走了两步,停下来道:“只是这张脸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,不然爷今天就收了你了。”

安慕锦瞪着他,眼神不算凶狠,但绝对是那种讨厌的眼神。七皇子看着这样的安慕锦,眉头轻皱,心道:“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明白到底是谁才是对你最好的那个人。”

假的安慕锦看到七皇子走向了安慕锦,就对小王爷道:“天成,我们上去吧。”

看到小王爷点头了,安慕锦心中很不舒服。她现在这样,的确是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就是安慕锦,可小王爷他也不至于肤浅到只相信一张脸。

难道小王爷认人就只认脸吗?若是有一天她毁容了,小王爷是不是就不认她了。

想到这里,安慕锦本来对小王爷的担心,关心都化成了生气。

眼见小王爷就要上了马车了,安慕锦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将小王爷给拉下来了,自己上了马车。

“小王爷十日不见,你的眼神不好就算了,连耳力也不好了。”安慕锦坐在马车里,对小王爷语出嘲讽道。

假的那个指着安慕锦道:“你这个丑女,快下来。”

说完之后,假的又对欢言,欢语道:“你们还不快将她拉下来,免得脏了王府的马车。”

欢言和欢语站在一旁,仿佛没有听到。她们是小王爷的人,只听命于小王爷。

见欢言和欢语如此不听话,假的安慕锦急的直跺脚,又对如菊道:“如菊,你去将那个丑女拉下来。”

若不是这是在小王爷面前,如菊早就为安慕锦说话了。此时听到假的这样吩咐她,她也不再顾及什么小王爷,大皇子和七皇子了,大声道:“不管你装的多像我家小姐,但是假的就是假的。你还想使唤我,告诉你,没门!”

说完之后,如菊觉得心里舒服多了,还嘿嘿笑了两声。

若说假的安慕锦使唤不了王府的人就算了,连自己的丫鬟也使唤不了,那这真假还不是一看就知道了。

小王爷没有再看假的安慕锦,自己抬脚上了马车。

假的安慕锦拉着小王爷,楚楚可怜道:“天成,我是真的安慕锦啊。”

小王爷甩开她的手,轻轻笑了:“在外人面前,锦绣不会如此不知轻重。”

太后在世时,邀请安慕锦和她同桌吃饭。这样的荣耀,安慕锦都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,更不会直呼小王爷的名字。

一开始小王爷在听到安慕锦当着外人叫他天成,他还以为是安慕锦想他了才这样叫。到后来大皇子和七皇子都来了,她还这样叫。

即使没有别人的帮助,他也一下就能分辨出谁真谁假。

假的那个身份被识破了,当场想走,安慕锦指着她道:“欢言,欢语快去抓住她。”

欢言欢语刚要动手,大皇子和七皇子却拦住道:“这件事交给我们吧。”

“回府。”小王爷这时说话了,欢言欢语和如菊都上了马车,朝着王府而去。

马车里,安慕锦和小王爷保持距离的坐着。小王爷看着安慕锦的脸,安慕锦看着自己的鞋。

“锦绣对不起。”小王爷心疼的说道,安慕锦哼了一声,表示听到了。

“锦绣你怎么了,是怪我昨晚来的太晚了吗?”小王爷问。

安慕锦摇头,她不是气这个。

“那是因为什么生气?”小王爷不解的问道。

“我的脸是好不了了。”安慕锦突然指着自己的脸说道,小王爷笑着安慰:“别担心,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造成的。”

闻言,安慕锦有些挫败感。她没有想到小王爷竟然知道,那她还是生气:“如果有一天我的脸变成了另一种样子,小王爷你是不是就……”

“叫我天成!”小王爷打断了安慕锦的话,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只要你是我的锦绣,我就不会嫌弃你。永远都不会。”

她的问题还没有问出来呢,小王爷就已经这样说了。安慕锦很莫名的,一下就不生气了。

马车到了王府,安慕锦疑惑的问道:“为什么是回王府?”

“情势所逼,先住几天。若是锦绣不喜欢,过两天我们就走。”小王爷说道。

其实住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能保证两点。第一点很重要,要和小王爷在一起。第二点得看条件,一定要安全。

回到王府之后,小王爷就吩咐人去打一盆热水来。安慕锦还以为他要做什么,谁知道他是要给自己洗脸。

洗脸,她自己也会啊,用不到小王爷吧。再说就算她不会自己洗脸,还有如菊啊。

“锦绣听话,你的脸现在这种情况只有我洗,才不会有问题。若是你自己或者别人洗,难保这些水包里面的东西不会流的到处都是。”小王爷说了一个流的到处都是,就将安慕锦和如菊她们给唬住了。

若是水包里的东西流的到处都是,那安慕锦这命还能保住吗?

**垫了十床被子,安慕锦直接趴在上面。小王爷用打湿了的手巾,一点一点的,认认真真的给安慕锦洗了一遍脸。

洗了三遍,安慕锦脸上的第一个水包裂了,只裂了一点,里面的汁液并没有流出来。

小王爷快速准确的捏住那个水包,直接用力一揪,就给揪下来了,安慕锦的脸上什么印记都没有留下。

“嘶,疼!”安慕锦疼的咧嘴,翻眼看着小王爷问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小王爷没有说话,将那个水包丢在了一旁的痰盂里。

“在马车上我数了一下,你的脸上一共有六十六个水包,现在只剩下六十五个了。”小王爷说完,安慕锦愣了。

原来在马车上,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看,就是在数她的脸上有多少这样的水包吗?

安慕锦觉得好丢人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