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20章 放逐

第220章放逐

半夜,安慕锦突然就醒了,睁眼看到小王爷还在盯着她的脸看。

脸上的水包已经没有几个了,可小王爷却坚持自己守着,绝不掉一点的轻心。

“天成你去休息一会儿吧,有如菊看着我不会有事的。”安慕锦对小王爷说道。

“天色还在,锦绣再睡一会儿吧。”小王爷却说。

看小王爷坚持,安慕锦刚睡醒也不怎么困,就说:“那我陪天成说说话吧。”

小王爷笑了一下,转而对如菊道:“热水。”

如菊一听是热水就知道小王爷又要开始了,跑的飞快。不一会儿端着一盆热水进来,小王爷对安慕锦笑道:“既然都睡不着,不如一鼓作气将脸上的水包都给消除掉。”

安慕锦苦笑:“好的!”

这水包不难弄,但是那揪下来的瞬间却是极其疼的。一个白天,小王爷都在揪这脸上的水包,到了晚上也不肯放过。

几十个水包揪下来,小王爷的技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。用手巾细细的为安慕锦擦一遍脸,他眼神犀利,很容易就找到要裂开的水包。

将近两个时辰之后,安慕锦脸上的水包一个都没有了。安慕锦捂着脸,那脸上都是火辣辣的疼。

“锦绣,没事了。”小王爷对安慕锦笑道,安慕锦点点头:“天成快去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“我还不困,若是锦绣也不困的话,陪我去看看日出吧。”小王爷擦着手上的水,安慕锦起身跟了出去。

又来到楼台,小王爷带着安慕锦上了东边的那座小楼。到了二楼,早有人摆上了一些点心,安慕锦和小王爷坐在最东边,等待太阳的出来。

“天成,我想和你说一件事。”安慕锦说的极其认真,小王爷似乎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,开口道:“你放心,以后他们不会再对侯府,或者安府做什么了。”

“这只是其中一点,我还有其他的话要说。”安慕锦眨眼看着小王爷,他怎么这么聪明啊。她刚开了个头,他就知道她要说什么。

“是什么?”小王爷问。

“我不喜欢七皇子,很不喜欢。他太阴险了,不知恩图报,还过河拆桥。连大皇子那样的仇人,他都能与之合作,我很不喜欢他。”安慕锦说的很是认真,还有一点她心里清楚就好了。

七皇子居然说她是丑女,她丑怎么了,又不关他的事情!

“哈哈……”听到这话,小王爷心情很好的大笑了起来。

安慕锦被小王爷笑的傻了,奇怪的问道:“我是不是不该说这些话,毕竟之前你们的关系也挺好的。”

“锦绣,那都是以前。什么事情都会变的,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七,而我也不是当年的那个我了。”小王爷笑道,听到安慕锦亲口说讨厌七皇子,感觉真好。

不过安慕锦说他和大皇子合作,不喜欢他,小王爷还有另一种想法。安慕锦真的很单纯,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七皇子和大皇子合作,那都是利益所使。有一点安慕锦说的很对,七皇子就是阴险无比。他多次和大皇子当面翻脸,又多次当面示弱,还能做到在众人面前下跪求大皇子。

男儿膝下有黄金,七皇子简直是将大顺男子的脸面都给丢尽了!

虽然七皇子也有很多不好的,但是小王爷还是挺欣赏他的。比智慧谋略,大皇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。若他的母妃还在,他也不会和大皇子斗的这么辛苦,直接依靠皇上对他的喜欢,说不定早已成了太子了。

“看,太阳出来了。”突然安慕锦轻声叫了一声,小王爷先看了看安慕锦,才朝着东边看过去。

两人站在楼上,一直看到太阳全部出来。安慕锦指着对面的西楼问:“那里是不是看日落的?”

“对!”小王爷点头。

以前这里只有南北楼,东楼和西楼是他五岁时建成的。他身体不好,什么事都不能做。每天早上来东楼看看日出,傍晚去西楼看着日落,这就是他当时最大的乐趣了。

“那我们晚上再来看看日落,现在回去休息,好不好?”安慕锦看着太阳说道。

“好!”小王爷也看着太阳,新的一天要开始了。

快要黄昏时,安慕锦就和小王爷来到了西楼。在楼下时,觉得太阳就快看不到了,到了楼上去还能看到许多的太阳。

但太阳总有下山的时候,看着看着太阳就没有了。

在太阳快要完全看不到的时候,小王爷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许个愿望吧。这样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,愿望就会实现了。”

“我希望天成的病快点好起来。”安慕锦连忙虔诚的朝着太阳许了一个愿望。

“谢谢你,锦绣!”小王爷走到安慕锦身边,轻轻握住她的手,看着远方马上消失的太阳道:“我希望我能一直陪着锦绣。”

“我也会一直陪着天成的。”安慕锦刚说完,太阳才全部落下去,远处的天边只留下一片金色的云彩。

夜里,小王爷闭着眼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想到今天安慕锦陪着他看日出,看日落,他心中就有一种很奇怪的躁动。若是他能早点认识安慕锦就好了,那样在过去看日出,等日落的时间里,他也就不会那么寂寞了。

可他到底比安慕锦大了四岁,在他寂寞痛苦的时候,安慕锦还都是个不知愁滋味的小孩子。即使遇到了,那时的安慕锦也一定不懂当时的他吧。

想来可笑,他居然会想这些无法改变的事情。

歪头看了看床下被子里的安慕锦,她睡的正香。

第一次看到安慕锦时,她仰着头,黑黑的小脸,眉头紧皱,微张着嘴,一定是很想骂人。那时他的脾气不好,自暴自弃,不想喝药,看到安慕锦挺有趣,就说想要收她做丫鬟。

其实也就是随口说说,荣叔就答应了,也当真了。当然只要他好好喝药,别说是当街抢个丫鬟了,就是要了谁家小姐,荣叔也能做的出来。

后来,他知道了安慕锦的真实身份,还真的是个小姐。

“天成你醒了,是不是想去茅房?”安慕锦掀开被子,人已经起来了,打断了小王爷的回忆。

小王爷对她笑笑:“快躺好吧,我马上就睡。”

这次安慕锦是等他睡着了,才入睡的。

转眼他们在王府生活了一个多月,而荣叔却一次都没有露面。安慕锦有些担心了,小王爷劝她别担心,荣叔不会有事的。

又过了一个月,荣叔平安回来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安慕锦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多了,瞎担心。

七月二十,宫里突然来了消息,皇上驾崩。

大皇子作为大顺太子,身披孝服,亲自恭迎小王爷进宫辅佐朝政。

安慕锦听完这道先皇的圣旨,并没有觉得什么。可对小王爷而言,就大不一样了。

看来他在皇上面前说的那些话,皇上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。在最后的最后,还是让将他这个小王爷卷入了大顺的皇位争斗之中。

如果没有小王爷这个人,那大皇子可以直接顺利继位。可大顺还有个如此年轻的小王爷,那么这皇位就应该先给小王爷,然后再给大皇子。

这就是小王爷身份的尴尬,在大顺历朝历代中,皇上即位,其兄弟要么死,要么被放逐。而小王爷的身份特殊,他是皇上的亲弟弟。在他出生时,太后还在,所以保全了他的性命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身体不好,对皇位构不成威胁。

上次进宫,小王爷说的很清楚,他对皇位不感兴趣。可即使这样,皇后他们还是不想放过他,依然逼着他进宫。

如今太后,皇上都不在了,若小王爷再进宫,只怕是真的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。

“小王叔,接旨吧。”大皇子将圣旨卷起来,慢慢的走了过来。

“圣旨到!”又一道声音响起,只见又一个身披孝服的人直接骑马进入了王府。

“小王叔,这是父皇临终前的最后一道圣旨,快接旨吧。”来人是个安慕锦不认识的,却是其他人认识的。

“五弟,你这是哪里来的圣旨:”大皇子脸色一变,伸手要来夺五皇子手里的圣旨。

五皇子看了大皇子一眼,轻松躲开:“大皇子不要再叫我五弟了,你我兄弟情分已尽。父皇早在三天前下旨将我贬为庶民,把我放逐到南海去。这道圣旨就是父皇当时给我的,让我在他百年之后转达给小王叔。”

“三天前?”大皇子双眼圆瞪,似乎不相信五皇子的话。

五皇子不理会大皇子的震惊,快速将手里的圣旨念完。前面的内容和大皇子念的一样,只最后一句不一样。

皇上没有将小王爷放逐,却让小王爷尽快离京。此生此世,不得以王爷的身份自居,子孙后代不得再踏入京城一步。

“小王叔给。”五皇子念完将圣旨给了小王爷,跳上大马,快速骑着跑了。

看到五皇子跑的那么迅速,大皇子气的脸色难看,“父皇竟然将圣旨给了五弟,那我这道圣旨又是怎么回事?”

说着大皇子将手中的圣旨气愤的朝着地上一扔,转身也离开了王府。

“锦绣对不起,以后可能你也不能进京了。”小王爷对安慕锦抱歉一笑。

在听到五皇子将圣旨念完之后,安慕锦就猜到了这个可能。经过了这么多事,她早已将小王爷的事情当做了自己的事情。

就是一辈子不进京,这也没有什么难的。若是想家人了,可以让小夫人他们过去看她啊。

安慕锦想的就是这么简单,也是这样回答小王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