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23章 药粉

第223章药粉

如菊平安回到王府地下,她不知道的是,那时外面的各个客栈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。七皇子命人一家一家客栈的搜,务必要将安慕锦搜到。

“师父他真是这样说的?”安慕锦不相信,七皇子抓住小王爷,小王爷怎么可能还会没事。

“小姐你别太担心,他们毕竟都是皇室之人。而且七皇子要杀小王爷早就杀了,不会专门带回去。”如菊不太确定的说道。

“如菊说的对,七皇子目前还不敢对主子动手。”欢言也说道。

听到欢言也这样说,如菊底气足的多,又劝了安慕锦几句。

安慕锦只是安静的听着,什么话也说不上来。纵然全天下的人都和她说小王爷没事,只要她没有看到小王爷的真人,她就还会继续担心。

在这个地下,有两颗照明用的夜明珠,整日和白昼差不多,根本就分不清现在是白天黑夜。

惶惶然的不知道过了几日,安慕锦实在是等不下去了。她想要上去看看情况,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,她都想知道小王爷现在怎样了。

“二小姐别太担心,主子让我们在这等他,一定有他的道理。”欢语劝道。

安慕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苦笑道:“有什么道理?天成和我分别时说若是他不能回来了,他也会护我周全。我不要这样的周全,我要出去。”

“二小姐你别这样。”欢言叹了口气,“现在七皇子的人一定在到处找你,若是你这个时候出去了,一定会被七皇子抓走的。”

“那正好,我和天成都被七皇子抓走了,说不定我就能看到天成了。”安慕锦带着希望说道。

这种希望是非常渺茫的,小王爷和安慕锦对七皇子来说是不一样的。七皇子一旦得到安慕锦,他是不会让安慕锦和小王爷见面的。

“算算日子,主子的病快要发作了。不如二小姐利用这段日子,好好研究一下主子的药。”欢言提醒道。

“就是这两日了。”安慕锦双手捂着脸,心中的着急又多了许多。

小王爷的病就在这两日会发作一次,荣叔和他在一起吗?若是荣叔不在,他发病时没有人照顾,那可怎么办呀?

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够将小王爷的病给治好,这样她就不会再担心小王爷的身体了。

也许是太想将小王爷的病治好了,也许是意识到这次再治不好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,安慕锦想的特别认真。几乎晚上睡觉,做梦时梦到的全是那张药方。

又不知道过去了几日,安慕锦突然从梦中惊醒。她梦到那张药方突然化成了灰烬,而她再也想不起来药方上的药材来了,她这才受到惊吓醒来。

如菊在一旁拿着帕子,细细的为她擦汗,安慰道:“小姐别怕,我们都在这里呢。”

“我好像有点眉目了。”安慕锦让欢语找来笔墨,她将那张药方重新写下来。

“你们知道去哪里能够找到这些药材吗?”写好之后,安慕锦看着欢言、欢语问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欢言立刻说道,她记得小王爷的房间里放着这些药材,有好几包呢。

等到天黑,欢言一个人出了地下室。不到半个时辰,她抱着十几包包好的药材下了地下室。

安慕锦将每一包药材都仔细辨认,不多不少,刚好都是按照药方上配的。

这一定是小王爷之前配好的,以备不时之需。谁能想到,这个准备却成了为安慕锦准备的了。

现在不比从前,安慕锦可不敢一下将这些药材都浪费掉。拿出一半的量,安慕锦自己细细的研磨,将那些药材全部研磨成粉儿。

她不确定这个方法是否可靠,完全是根据那个梦得到的灵感。而且她从未听说过只需要将药材研磨成粉就能治病,但是一切不可能也是有可能的。

她要试一试,要赌一赌!

有的药材很好研磨,有的药材就需要费很大的力气。安慕锦不怕辛苦,日复一日,夜复一夜的研磨。即使手上起了水泡,她也不觉得疼,不觉得累,就这样一直将这一半的药材都给研磨成了粉儿。

得到这些药粉之后,安慕锦将这些药粉分成了四份。她们四人一人一份儿,每个人都还带着一斤糯米酒,谁先见到小王爷谁就可以先救小王爷了。

“是时候出去了。”安慕锦看了看那颗闪亮的夜明珠,微微笑了。

“二小姐……”欢言刚开口,安慕锦摆手打断道:“这次谁也别阻拦我。”说着安慕锦率先往洞口走去。

好长时间没有出来了,这一猛然出来,安慕锦觉得头顶的太阳很大很烈。阳光一照,安慕锦连眼睛都睁不开,连忙拿手去挡。

“姐姐,你果然还在王府。”安慕锦还未睁开眼睛,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半天才适应了外面的环境,安慕锦看到安慕珍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,正拿眼睛打量着自己呢,那眼神很像是看怪物的眼神。

“珍儿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安慕锦奇怪的问道,对她出现在这里有很不好的感觉。

“姐姐,我是七皇子的人了。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安慕珍笑容满面道。

“我正好要找七皇子,请带路吧。”安慕锦平静的说道。

听到安慕锦说要去找七皇子,安慕珍脸色一变,上前一步,踮着脚尖凶狠的瞪着安慕锦:“不要脸!你明明跟了小王爷,却还想着七皇子。”

“我找他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说,不是……”安慕锦知道安慕珍误会了,正要解释,安慕珍连忙打断道:“姐姐你不要再和我说那些只有我才会相信的话了。你心里有他,就直说。珍儿心胸宽广,能容得下其他女人,自然也能容得下姐姐。而且七皇子现在不是七皇子了,他是大顺未来的皇帝。”

“好姐姐,跟珍儿一起服侍皇上吧。皇上一定会对我们姐妹极好的,姐姐你说是不是?”安慕珍伸手过来,牵住安慕锦的手。

安慕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猛然抽回,笑道:“珍儿,你误会了。我对他从未有过男女之情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未来也不会有。”

“姐姐,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呢?小王爷有什么好的,他迟早是要死的,而皇上就不一样了。跟了他,以后有享用不完的荣华富贵。”被安慕锦甩开了手,安慕珍也没有生气,反而是对安慕锦好心劝导。

“志不同,道不合,不相为谋。珍儿,你只要带我去见皇上,姐姐就对你感激不尽。”安慕锦皱眉说道。

“姐姐,你真是笨!”安慕珍无奈叹息一声,对着身后道:“皇上,您出来吧。”

安慕珍一说完,一道黄色身影从前面一处假山走了出来,正是当日的七皇子,此时大顺的新皇上。

看到皇上正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,安慕锦手心里全是汗,不知为何想到了和他初次见面的场景了。

那时的他调皮的跟个猴子似的,和小王爷在皇宫里捉迷藏。他就藏在凉亭的悬梁上,因为小王爷不适应花香先离开了,他将责任推到了安慕锦的身上。还说安慕锦打扮的很好看,像个狐狸精。

“锦儿!”皇上停住脚步,揽住安慕珍的肩膀,两人站在一起十分的般配。

安慕锦听到他叫自己,快速回神。眼前的这个人比当时的那个他要沉稳多了,身高,形貌,声音都变了。

“安慕锦见过皇上。”安慕锦对皇上福了福身,即使在当下这种情况,她也没有忘记规矩。

听到安慕锦叫自己皇上,他的心情明显很好,搂着安慕珍的手就更加用力了。安慕珍的肩膀被抓的很疼,可她却依然一脸享受的看着皇上,眼里全是对皇上的爱慕。

看到他们如此,安慕锦才明白为什么安慕珍那么小就想着快点长大,原来她是一心想早点嫁给皇上啊。那她,现在应该成功了吧。

“锦儿你能回心转意,再回到我的身边,我很高兴。”皇上开心的说道,伸出另一只手要来抱安慕锦。

安慕锦退后一步,认真的看着皇上道:“皇上,我想见小王爷。”

没想到安慕锦到了现在还想着小王爷,这让皇上的心里很不舒服。他眯眼看了安慕锦好一会儿,才冷冷的说道:“他死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安慕锦回答的又快又坚决,好像她亲眼看到小王爷还活着了一样。

皇上又盯着安慕锦看了一会儿,咬牙切齿道:“没想到你们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,还能传消息。”

闻言,安慕锦心中舒了一口气。刚刚她说不可能时,她自己也觉得很意外。她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自信,相信小王爷一定还活着呢。现在听到七皇子这话,她知道小王爷一定还活着。

“皇上您别生气,传书信又算得了什么,只要不让他们见面,活着和死去又有什么区别。”感受到皇上生气了,安慕珍连忙安慰道。

“还是珍儿比较懂我。”皇上低头在安慕珍的脸上亲了一下,安慕珍嘻嘻笑了起来,一脸的纯真。

这一幕被安慕锦看到,她只觉得画面很美,美的她不忍心继续看下去。

若是皇上还是当年的那个七皇子,安慕珍还是当年的那个珍儿,那他们现在在一起,安慕锦一定会祝福他们的。可如今,安慕锦觉得他们在一起有点像狼狈为奸。

最后,安慕锦还是被皇上带进了皇宫,安排在了安慕珍的宫殿的一个偏殿。

住进这里之后,安慕锦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。

她还记得有一年她住在德妃的偏殿处,到了夜里,先皇来临幸德妃,她听到的全是那种声音。今晚,她会不会也能听到那种类似的声音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