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24章 命运

第224章命运

夜深了,安慕锦坐在床头,怎么也不敢睡。

如菊她们三人被带到其他地方去了,安慕锦身边连个可以相信的人都没有。

坐了不知道有多久,突然安慕锦听到一阵脚步声,接着就看到一个人进来了。躲在了床头。

那人进来之后直奔安慕锦的床前,伸手一摸,没有摸到人,他才出声道:“锦儿,你去哪儿了?”

听到是皇上的声音,安慕锦就更加不敢出声了,躲在下面恨不得钻到床底去。可她若此时动的话,一定就会被皇上发现了。

皇上抹黑进了她的房间,一定是不想安慕珍知道。想到这里,安慕锦又不怕被他发现了,反而大声道:“皇上,锦儿在这里啊。”

“嘘!”皇上本能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开始来找安慕锦。

安慕锦猫着腰从另一边走出来,用更大的声音道:“皇上,锦儿在这里呢。”

“锦儿,别叫。”皇上轻声阻止道,安慕锦就知道皇上心虚,叫的更加大声了。

果然不一会儿宫殿里多了许多灯笼,安慕珍披着衣服推门进来。灯笼也跟着进来,照亮了屋里的一切。

安慕锦是穿着白天的衣服,鞋子都还在脚上,而皇上只穿着亵衣。看到这么多人进来,皇上很不高兴,甩手道:“都给我滚!”

那些宫女们吓的退了出去,安慕珍提着灯笼进来,对安慕锦笑道:“姐姐也真是的,陪皇上玩就陪皇上玩,怎么叫的那么大声,吵的我还以为宫里遭贼了呢?”

听安慕珍的口气似乎很酸啊,安慕锦坦然的朝皇上看了两眼。皇上脸色不自然的别开头,对安慕珍道:“珍儿,你误会了。我只是来看看她睡的好不好,走,我们去你的房间。”

安慕珍躲开了皇上的手,笑着道:“皇上还是留在这里陪姐姐吧,珍儿不介意的。”

“珍儿!”皇上似乎生气了,别着手走出了安慕锦的房间。

看到皇上进了安慕珍的房间之后,安慕珍脸上的笑容猛然收了,两只眼睛犹如毒蛇一样盯着安慕锦看:“锦儿姐姐,你的心到底有多大呢?既想要着小王爷,又想勾着皇上。”

“珍儿你别胡说,我对皇上什么想法都没有。”安慕锦不喜欢听到安慕珍这样说自己,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安慕珍走过来,伸手朝着安慕锦的脸轻轻拍了两下,笑道:“姐姐,这里不是侯府,也是王府,这里是皇宫。在这个宫里,你得听我的。别给脸不要脸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说到最后一句,安慕珍的脸色陡然变了,变得阴森可怕。

“珍儿,不管我说再多遍,我对皇上无意。你喜欢他,他也喜欢你,我祝福你们幸福。”安慕锦坦荡的说道。

“哼!”安慕珍冷哼一声,看到宫女要过来叫自己了,赶紧对安慕锦道:“姐姐喜欢小王爷就应该一心一意下去,否则珍儿让你谁也得不到。”

说罢安慕珍又变成那副柔弱的样子,提着宫灯和宫女一起离开了。

不多时,就从主殿里传来安慕珍和皇上欢愉的声音。

安慕锦关上房门,不敢再睡床,将被子抱下来,靠在门口坐了一夜。

次日天色大亮,安慕珍来推门,门后的安慕锦才有所知觉。她猛然醒来,摸了摸身上的药粉和糯米酒,魔道它们都还在之后,心才放下来。

“姐姐,你在里面干什么呢?”安慕珍柔声问道,就像是她和安慕锦的关系还像之前那般好一样。

安慕锦将门打开,安慕珍一下冲击来,挽住安慕锦的胳膊笑道:“姐姐,今天天气不错,我们一起去御花园逛逛吧。”

“珍儿,你若还当我们是姐妹,你就告诉我小王爷在哪里。”这时候安慕锦哪里有心情去逛呢。

“姐姐先陪我去御花园走走,回来我就告诉你小王爷在哪里。”安慕珍笑的天真,拉着安慕锦往外走。

好在这里离御花园不远,她们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御花园。

还未走近,安慕锦就听到了安云瑶的笑声。奇怪,这个时候安云瑶怎么会在宫里呢?

安慕锦正奇怪着呢,等她走近了才看清楚。此时的孔融雪已经不是一身德妃的打扮,而是太后的打扮。

“姐姐,很意外吗?”安慕珍看着震惊中的安慕锦,笑着问道。

安慕锦扭头看了安慕珍一眼,什么都没有说。

安云瑶看到安慕锦和安慕珍来了,笑着招手道:“锦儿,珍儿快过来。”

“参见太后,太后万福金安。”安慕锦随着安慕珍一起福身,孔融雪笑意盈盈的挥手:“都起来吧。”

“锦儿快来看,你的雪儿表姐虽然没有成为皇后,但是她成了太后。当日那个得道高人说的一点都不假,我的雪儿就是大富大贵的命。”安云瑶这时候和安慕锦说这些话,安慕锦都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因此心里惶恐的厉害。

“还有啊,你看这个就是得道高人说的哑巴。”安云瑶突然又对安慕锦说道,将太后身边的一个宫女拉到了安慕锦的面前。

抬头一看,安慕锦和那个宫女的视线交汇在一起,浑身一震。此人竟然是小蝶,那个从侯府逃跑的小蝶。

小蝶见到安慕锦一点都不震惊,张开嘴巴,安慕锦看到里面已经没有了舌头。安慕锦惊的忍不住后退一步,她真是没有想到小蝶竟然还在京城,而且还留在了孔融雪的身边。

她记得有一次在绿苑,好像见到了小蝶。原来那时候安云瑶就找到了小蝶,还将小蝶成功的送到了孔融雪的身边。

“退下吧。”孔融雪摆摆手,小蝶退在了孔融雪的身后。

“锦儿过来坐。”孔融雪指了指身边的位置,安慕锦走过去坐了下来,手心里全是细汗。

不知道孔融雪她们叫自己过来是为了什么,安慕锦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果然过了一会儿,安云瑶又说开了:“锦儿,不是姑母说你。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?当初让你跟着你雪儿表姐,这话就不说了,现在让你跟皇上,你偏偏要那个病秧子王爷,你说你这不是……”

安慕锦低着头,心中不知是气还是难受,让她呼吸困难。她重生以来,几次三番的受到安云瑶的逼迫,这难道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?

还是说她帮孔融雪进宫是错误的,她不该改变孔融雪的命运吗?

安慕锦想不通这些,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,找到小王爷。

“姑母别再说了。”安慕锦猛然从椅子上坐起来,谁都没有看,平静的说道: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,姑母你为什么非要逼着我做不喜欢的事情呢?你可知道那些你认为对我有好处的事情,对我来说都不是。”

“事到如今,也没有什么可说可不说的了。我只希望姑母不要再将自己的思想强加在我的身上,你所想的都不是我想要的,不要再逼我了。”

安慕锦一口气说完,孔融雪和安云瑶的脸色都变了。

安云瑶猛然一拍桌子,站起来指着安慕锦道:“锦儿,你对我发什么脾气?”

“姑母对不起,我只是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而已。雪儿表姐现在是太后了,若是姑母不高兴,可以让雪儿表姐杀了我。”安慕锦苦笑,她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小王爷了。

既然她们不让她见小王爷,那她就以死表明心意吧。即使是死,她也不会跟了皇上的。

“锦儿你太激动了。”孔融雪喝了一口茶,拉着安云瑶先坐下,对安慕锦笑道:“既然你不喜欢涵羽,那就让珍儿带你去见小王爷吧。”

这么简单就能见到小王爷了,安慕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直到安慕珍喊她,她才相信这一切不是在做梦。

路上,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。一直到了地宫门口,安慕珍才对安慕锦笑道:“姐姐,这可是你自愿的,到时候你可别向皇上告我们的状。”

“只要让我见到小王爷就好。”安慕锦快速回答。

安慕珍冷笑一声,拿出钥匙开了门,带着安慕锦往下走。

踩着台阶往下,越往下走就越是阴暗潮湿。往里走了许久,才来到一处空地,有四个人正在那里坐着喝茶。

那四人看到安慕锦来了,四双眼睛一起看着安慕锦。安慕锦被他们看的极其不自然,本能的往安慕珍身后躲了一下。

安慕珍看着这些人猥琐的目光,严厉道:“那么多女人还不够你们玩的吗?这个是最重要的犯人,你们谁都不能动她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四人听到安慕珍的话,哈哈大笑起来,随即又都坐下,继续吃酒聊天。

又往里走,看到了一群衣衫不整的女人,应该就是安慕珍嘴里说的那些女人吧。这些女人看到安慕珍和安慕锦来了,都跑过来喊着要出去。

安慕珍没有理会这些人,继续往里走。再往里去安慕锦看到了大皇子和皇后,他们关在同一个房间里。

“你来了?”看到安慕珍进来,大皇子和皇后的脸色都变了。

不知道安慕珍对他们做了什么,让两人对她又怕又恨的。

往左拐了一个弯儿,遇到了一个牢门,安慕珍拿出钥匙开了门,然后带着安慕锦继续往里走。

“快到了吧?”安慕锦问了一句,安慕珍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呢?”

七拐八拐之后,突然眼前的视线开阔了许多。安慕锦一下就看到了被悬挂在十字架上的荣叔,他身上虽然没有伤痕,可却昏迷不醒。

“荣叔!”安慕锦急忙叫了一句,企图喊醒荣叔,但荣叔却一动不动,根本就没有听到。

安慕珍一把抓住安慕锦的衣服,问道:“你不想见小王爷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