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32章 短暂

第232章短暂

“传令下去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皇上朝崖下看了看,万里悬崖,雾海翻滚,跳下去必死无疑。

可他还是觉得见不到尸体,心里难安。就当是为他们安葬吧,所以他一定要见到尸体。

半夜,断肠崖下山风咧咧,碰上崖壁的凸凹不平的石头,发出一阵阵像鬼哭狼嚎的声音。

安慕锦就是这阵声音给吵醒的,她一醒来就觉得脑袋特别的疼。四周乌黑一片,只有少亮的光从右边照进来。

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,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到这里来,更甚至连小王爷都忘记了。

一个人趴在地上,望着外面的那团亮光,她看了许久。

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看累了,她才喃喃自问,却没有一个人回答她。

又过了不知道多久,安慕锦睡着了。梦里她听到了许多人在她的耳边说话,那些人说的很小心,语速又快,她一句都没有听懂。

她想听清楚别人说什么,因此听的特别认真。突然她一下睁开了眼睛,看到外面亮了,洞穴里也亮了起来。

白天视线好一些,她能够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一个洞穴。可为什么会在洞穴里呢,是她一个人来的吗,她完全没有印象了。

她的腿上有伤,似乎不能动了,只能靠爬的。即使是爬,她也是爬的十分吃力,好容易爬到了洞口,她看到了一片白茫茫的天地。

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,这里是半空。她此刻所在的洞穴应该在某个崖壁上,上下都没有绳索,她是怎么进来的。

这个问题又让她想了许久,她是一点都想不起来。而且一想这个问题,她的头就很疼。

外面的风有些大,吹在脸上就像是有人拿着刀子在轻轻的刮着一样,有些疼还有些凉。

她又爬回了洞穴,看到洞穴里面好像还有地方,又继续往前爬了爬。

这个洞穴还很大,里面好像是一个圆弧,她沿着圆弧慢慢的爬着。爬到圆弧的最外围,洞穴里一片漆黑,她也不害怕。继续往前爬,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一个东西。

她停下来,仔细的看着那个东西,洞穴里太暗,她也看不出来那是个什么东西。她费劲力气将那东西往回拉,拉到有光的地方,她才发现自己拉着的是一个人的腿。

往上看,那是一个男人。男人眉目清秀,看上去还挺好看的,就是脸上没有肉,双颊都陷下去了。

安慕锦趴在地上,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这个男人,觉得好像是哪里见过。她想既然他也在这个洞穴里,说不定他们以前还是认识的呢。

这样想着,安慕锦对他就有着莫名的亲切感。又看了一会儿,安慕锦继续往前爬,她还没有将这个洞穴的秘密弄清楚呢。

拐过那个圆弧,黑暗之后就是光明,安慕锦看到了一个和她醒来时一样的洞口。只是这个洞口似乎有人住过,有锅碗瓢盆,还有一些衣物,吃的东西。

看到有吃的,安慕锦立刻感觉肚子饿了。用尽力气爬过去,将一块掉落在地上的半个大饼捡起来吃了。

那大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硬邦邦的,一咬开就全碎了。安慕锦一点也不在意,将半个大饼都吃了。又依靠旁边石头的支撑,慢慢的站了起来,坐了上去。

桌子上放着几张药方,奇怪的是安慕锦都能看的懂。

看到旁边有笔和纸,安慕锦将墨划开,拿起笔在纸上写了起来。写完之后,她对着那张纸笑了起来:“原来这些药方都是我写的啊,看来我以前是个大夫呢。”

安慕锦写的就是治疗小王爷的病的药方,那张药方在她记忆深处。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记那份药方记的这么深刻。

又坐了一会儿,安慕锦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,她拍着脑袋苦恼道:“为什么以前的事情一点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
这一拍,安慕锦觉得脑袋像是要爆炸了一样,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破土而出。

“啊!”安慕锦搂着脑袋,大叫一声,身体一软,滑倒在了地上。

又是一样的声音,那些人到底在说着什么,安慕锦越是想听清楚,就越是听不清楚。意识刚恢复,她脑袋一疼,随即人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山风太大,吹进洞穴里发出一阵呜呜之声。小王爷眉头一皱,人也跟着清醒过来。

他一醒来就四处寻找安慕锦,可四周黑乎乎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“锦绣,锦绣,你在哪里?”小王爷伸手去摸,将身体周围的地方都摸遍了,都没有摸到安慕锦。

他双腿一点知觉都没有,看样子是断了。即使双腿断了,他也要找到安慕锦在哪里。

那天他们一起从断肠崖上跳下来,他记得清清楚楚的他抓住了洞穴外的藤蔓,和安慕锦一起跳进了老大夫在这里的栖身之所。

既然他都没有事,那安慕锦肯定也没有事。她一定不会有事的。

小王爷的腿伤的比安慕锦的还要严重,每爬一步几乎让他觉得像是要死去一般。洞穴里太黑,他只能凭借感觉往另一个洞穴口慢慢爬去。

才爬了几步的距离,小王爷的背后全湿了,手上的伤口再次裂开,流了不少的血。

这个洞穴并不大,正常人走的话一盏茶就可以走完。而如今小王爷却每一步都十分艰难,这个洞穴口爬到另一个洞穴口用了两个多时辰。

“锦绣,锦绣……”看到安慕锦之后,小王爷就开始喊她。

一直爬到了安慕锦的面前,小王爷还是没有能够将安慕锦叫醒。他费尽力气,才让自己坐起来,将安慕锦抱在了怀里。

安慕锦呼吸均匀,只是在睡觉。

看到桌子上有吃的,小王爷将那大饼分成一半,只吃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留给安慕锦。

大概过了一个时辰,安慕锦才慢慢醒来。一醒来她就看到了抱着她的小王爷,她还未开口,小王爷先开口了:“锦绣你醒了?”

“你认识我?”过了半晌,安慕锦才开口问道。

问完安慕锦发现自己还被他抱着,挣扎着起来了。

小王爷看到安慕锦脑后有很大一个伤口,知道她伤到的是脑袋,很有可能忘记了过去的事情。他心里难受,脸上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,强颜欢笑道:“锦绣饿不饿?这里有吃的。”

安慕锦看了看那半个大饼,又看了看小王爷,摇头道:“我吃过了,现在还不饿。”

小王爷又将大饼拿回去,放在桌子上,安慕锦挪开了点距离,看着外面问: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小王爷听的清楚,她问的是你是怎么进来的,而不是我们是怎么进来的。

“锦绣我和你一起进来的,你还记得吗?”小王爷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安慕锦搂着脑袋,看了小王爷好一会儿,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药方,指着那些药方对小王爷道:“那我们来这里多久了,这里有我写的药方?”

闻言,小王爷将那些药方拿在手里,认真的看了看。字迹的确是安慕锦的,但只有一张是最近写的,其余的都是很久之前写的。估计这些药方都是老大夫带过来的,正好是出自安慕锦的手而已。

“这些药方的确是你写的,不过却不是你带过来的,都是你师父带过来的,你还记得吗?”小王爷问道。

安慕锦又盯着小王爷看,突然她捂住脑袋,哎呦一声:“头好疼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,不想了,我们不想了。”小王爷想拉安慕锦,而她却挪的更远了,小王爷腿脚不方便跟不过去。

安慕锦捂着头在地上动了一会儿,忽然就不动了。小王爷吃力的爬过去,一试她的鼻息,才知道她又睡着了。

小王爷搂着她,让她躺在自己怀里,睡的更加舒服一些。

一睡觉安慕锦就听到很多奇怪的声音,她不想听到这些声音,伸手去挥。可是随着她手的挥动,那些声音越来越清晰了。

好像有人在叫她:锦儿快来,姨娘给你做了一件新衣服。

又一会儿那个声音变成了:锦儿,娘亲给你准备了嫁妆。

突然那声音又成了哭腔:我可怜的锦儿啊,你怎么就成了别人的丫鬟了呢?

什么新衣服,什么嫁妆,什么丫鬟,安慕锦头疼欲裂。脑袋里似乎对这些东西有印象,可一努力去思考就会头疼。

那个声音渐渐的不清晰了,接着又变成了一道严厉的声音,一张老脸露出来,指着她凶神恶煞道:小小年纪,你知道什么是报应?

安慕锦一下就吓醒了,醒来后她一摸脖子,上面全是汗。

“天成,我梦到侯府的人了。”安慕锦睁大眼睛,看着小王爷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自先皇去世之后,她和小王爷就发生了很多事情,她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侯府的事情。这一梦梦到了老夫人和小夫人,她害怕会不会是侯府发生了什么意外。

小王爷在听到安慕锦叫他天成,就知道她一定是想起来了什么,连忙惊喜的问道:“锦绣,你将过去的事情都记起来了吗?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到这个地方的吗?”

安慕锦奇怪的看着小王爷,这才多久时间啊,他就忘记了吗?

“我们是被皇上追杀,他逼着我跟他走,或者将藏宝图交出来,我们不同意就跳下了断肠崖。天成,你怎么了,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”安慕锦伸手摸了摸小王爷的头。

小王爷欢喜的抓着她的手,笑道:“锦绣我没事,我怕你永远想不起过去的事情来了。”

“是我忘记了什么了吗?”安慕锦摸着头,一碰到伤口立刻疼的嘶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