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33章 疯了

第233章疯了

勤政殿,皇上坐在高高的龙椅上,看着眼前个个低垂着头的御卫军,愤怒的咆哮:“快一个月了,为什么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?”

御卫军首领单超硬着头皮开口:“悬崖下是一片河流,也许在他们坠崖后尸体流向了别处。”

“那你们去找了吗?附近都找过了吗?我说了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再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,如果找不到他们,你们也别回来了。”皇上很愤怒,见不到他们的尸体,他总觉得他们还活着。

他小时候就很粘小王爷,经常在王府一呆就是一个月,他对小王爷很了解。小王爷自己会跳下去,他相信,带着安慕锦跳下去,他不相信。小王爷一定是有什么办法逃生,不然他不会拉着安慕锦一起跳下。

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皇上心中的怒火也越来越甚,见御卫军们还不下去找人,他更是生气:“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,还不快去找人。”

“皇上,我……”单超刚开口就被皇上打断了,“难道你们想让自己的家人也跟着你们受苦受累吗?”

听到皇上用家人威胁,单超憋在心里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,回头看了看众位兄弟,一扬手退出了勤政殿。

御卫军们走了之后,大大的勤政殿就剩下了皇上一个人。他端坐在龙椅上,想着往日对这里的敬畏,如今这里他想来就来,想怎样就怎样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此时的侯府大门紧闭,外面站着十几个御卫军,里面更是素白一片。

在安慕锦跳崖的第二天,皇上就派人将侯府给监视起来了。侯府也是那个时候知道安慕锦已经跳崖身亡了,他们来不及哀伤,就被皇上的人带去一个个的问话。

藏宝图的事情只有老夫人知道,可她不知道藏宝图在哪里。曾经她怀疑老侯爷将藏宝图给了安慕锦,可问过她之后,又在锦绣苑找了几次,都没有见过藏宝图在哪里。

不知道老夫人接受了什么样的酷刑,她说藏宝图的确在侯府出现过。皇上一听说这个消息,亲自带人将侯府里里外外都翻了一个遍。

侯府被翻的乱七八糟,依然没有找到藏宝图。皇上很生气,命人将老夫人带到跟前来,审问道:“老夫人,藏宝图到底在哪里?”

老夫人跪在皇上面前,全身都在发抖,哑着声音道:“皇上,老妇年岁已老,头脑昏庸,也许记错了。”

“记错了?”皇上龙目一瞪,大手拍在桌子上。桌上的茶杯震动几下,歪倒在了一旁,茶水流了出来,撒了一地。

“是,记错了。”老夫人以为她说了实话,皇上就会放过侯府,却没有想到会遭到这样的对待。

“看来你真的是老糊涂了。来人啊,将这老妇拖下去狠狠的打,一直打到她想起来。”皇上哼了一声。

老夫人一把年纪了,吓吓她就算了,若是真打,她哪里受得了。小夫人连忙为老夫人求情道:“皇上,母亲年岁已高,要打就打我吧。”

听到小夫人说话,皇上这才注意到她。发现她的眼睛和安慕锦的真像,使人一看过去就有种想陷下去的感觉。

“你就是安慕锦的母亲?”皇上突然问道,小夫人不知道皇上为何这样问,却还是点头:“是,我是。”

“给你们三天时间,若是不交出藏宝图,满门抄斩!”没想到安慕锦和小夫人会这样的像,看到小夫人就像是看到了安慕锦,让皇上的心很乱。

安慕锦死了,皇上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她。

她浓妆艳抹的样子,她趴在地上不肯起来的样子,她的笑,她的认真,她的皱眉头……

就是安慕锦在的时候,他都没有这样清晰的梦到过她。也许她真的死了,所以他才总会梦到她。

就像他的母妃一样,在他见过母妃的样子之后,那段时间他也总是梦到他的母妃。本来他从未见过他的母妃,可梦里却都十分的真实,还能看到母妃的笑,听到母妃对他说话。

“母妃?”念着这两个名字,皇上慢慢的朝着侯府外面走去,走到门口就变成了:“锦儿。”

“报应,报应!”皇上走了之后,老夫人跪坐在地上,老泪纵横。

“母亲先起来吧。”小夫人伸手去扶老夫人,老夫人突然一把将她推开,凶狠的看着她:“你得意了?终于看到我的报应了,你很得意吧。”

“母亲你在说什么?”都这个时候了,小夫人可没有心情和老夫人吵。

皇上只给了三天时间,若是三天之后找不到藏宝图,侯府的人就都要死了。小夫人不怕死,她还想早点去陪安慕锦,可她不忍心看到咏哥儿死,那是安家唯一的血脉啊。

“我不是什么侯府的老夫人,我只是一个姨娘而已。当年侯府的夫人就是我亲手掐死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是自杀的。其实她是被我掐死的,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老夫人疯了,她从地上爬起来,看到谁都会说一遍。

在走到侯爷面前时,老夫人突然哭的很厉害,“为什么我没有自己的儿子,为什么?”

侯爷别过脸,这些事情他早就知道。不仅他知道,就是老侯爷也知道。在他们知道的时候,那件事已经过去十年了。而老夫人在侯府里安分守己,是以老侯爷才没有将她怎样。

这些事情侯爷差不多快要忘记了,也当她是亲生母亲一样看待。谁知道她守了半辈子的秘密,却在这个时候说了出来。

“报应,这就是我的报应。”老夫人又笑起来,然后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。

小夫人震惊的看着老夫人跑走了,她抬头看着侯爷。侯爷脸色平静,一点痛苦之色都没有,看来是早就知道了。

“我去求求云瑶,让皇上放过侯府。”在小夫人看过来时,侯爷对她说道。

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小夫人擦了一把泪,将身上的灰尘拍了拍,就这样直接和侯爷走了出去。

侯爷和小夫人刚走到门口,就被人拦住了,“皇上交待,这三天你们哪里都不能去。”

“求求这位爷了,您就通融一下,我们去趟孔府,马上就回来。”侯爷低声下气的对守门的御卫军说道。

“孔家的人早就离开京城了,你们还是别找借口了。”御卫军冷声说道。

“什么?”侯爷很震惊,安云瑶他们离开京城了,“他们去了哪里,什么时候走的?”

“真啰嗦,我又不是孔家的人,怎么知道他们要去哪里。快进去,别给我们找麻烦!”御卫军将长矛一架,侯爷和小夫人生生的被逼退几步。

就在这时,侯府门前来了一辆马车,安慕珍掀开帘子从里面走了下来。

看到安慕珍回来了,小夫人和侯爷停下脚步,都很害怕的看着她。不知道她这次回来,又要做什么。

安慕珍笑容满面的走到小夫人和侯爷面前,看了看侯府里飘扬的白布,笑道:“给安慕锦做的吗?”

“你还回来干什么?”侯爷低吼一声,拉着小夫人就要进侯府。

“父亲,这里也是我的家,为什么我不能回来。从今天起,我要来替皇上监视你们,你们可要好好的找啊。三天之后,若是不能找到藏宝图,这侯府的一切就当作是为你们提前准备的了。”安慕珍捂嘴轻笑,摆摆衣袖,十分轻巧的越过他们,朝着侯府里面走去。

侯爷满眼愤怒,转而变成了悲哀。这真是他的好女儿,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变凤凰,就将侯府的这些人都踩在脚底下。

“走吧。”小夫人知道侯爷心中哀伤,她又何尝不是难受的。

昔日善良可爱的珍儿,怎么会一下变成了这样。

断肠崖壁上的洞穴里,安慕锦跪在小王爷的面前,正一心一意的为他针灸。

当最后一根针扎入小王爷的小腿上时,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,随即汗流满面,眼里全是惊喜。

“锦绣,我有知觉了。”小王爷的话刚说完,安慕锦急忙将最后一根针拔出来,小王爷又是一声尖叫。

针拔出来,比扎进去还要疼上百倍!

安慕锦没有说话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又换了一根针,重新扎入小王爷的小腿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安慕锦抬头,担心的问道。

“麻,麻的没有知觉了。”小王爷用手动了动右腿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“对不起天成,刚刚扎错了,这次才是对的。”安慕锦舒了一口气,小王爷却笑了:“没关系,锦绣的技术越好越好了。”

“天成,我们还能出的去吗?”洞穴里的食物不多,他们每天只吃一点点,却还是断粮两天了。

“会出去的,相信我锦绣。”小王爷看着洞穴口,眼里全是希望。

虽然他和老大夫来过这里,可那时是荣叔带着他来的。凭借荣叔的轻功,来去这里,轻松自如。可他在跳下来的那一刻,他真害怕,害怕自己抓不住洞穴口的那根藤蔓。亦或者是他抓住了,安慕锦掉下去了。

那天的风很大,吹的小王爷眼睛都睁不开。他只能凭借感觉,在即将到达洞口时,猛然伸手抓住了藤蔓。却因为冲下来的速度太快,藤蔓承受不住压力,突然断裂。

他一时情急,将安慕锦先抛入洞口。安慕锦就是在那个时候,头撞上了山洞,摔下时又伤到了腿。

而他则是将体内最后一股内力激发,借助崖壁上的石头,冲进了山洞。他体内的内力是荣叔给他的,一旦催发,难以控制。他在冲进山洞之后,双腿砸到洞壁上,身体狠狠的摔在地上。若不是因为山洞是弧形的,说不定他早就被冲击力给打出山洞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