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34章 出来

第234章出来

老药堂,林妈妈正一针一线的缝补着什么。低头将线头咬断,林妈妈将衣服拿起来看了看,自顾笑道:“终于做好了。”

两个药童在一旁站着,目不转睛的盯着林妈妈手里的寿衣,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。

被林妈妈看到,林妈妈笑道:“哭什么,他死了也挺好。省得想这想那,一辈子都得不到安生。”

又将手中的寿衣检查一番,林妈妈将寿衣叠整齐放好,对两个药童道:“好了,你们也守了他几天了,孝心够了,就都回去吧。京城是非之地,听你们师父的话,以后别再来了。”

“呜呜……”小云憋着嘴,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
“都别哭了,该去哪里就去哪里吧。”林妈妈挥挥手,让两个药童尽快离开。

药童离开之后,林妈妈的笑容没了,看着那**的寿衣,一声轻叹:“师兄,当年你和我爹闹翻,我已经原谅你了。我们下辈子还做夫妻!”

说完林妈妈将寿衣装进包袱,背在肩上,一步步走出了老药堂。

从老药堂一路往东,林妈妈一个人朝着树林而去,走到树林的尽头就是断肠崖所在的地方。

这里前几天还有许多人在这里守着,现在已经没有人了。听说小王爷和安慕锦跳下悬崖,被水冲走了,那些御卫军都沿着河流找人去了。

沿着断肠崖走了一会儿,林妈妈找到机关所在,伸脚一踢。就听到一阵石头滚动的声音,接着崖壁上出现了一排被人凿的整整齐齐的小洞。

从上往下看是看不到那些小洞的,只有在前面才能看到那些小洞整整齐齐的排列着,像极了一层层的台阶。

林妈妈往下一看,只看到白茫茫一片,深不见底,晃的她头晕。

这个地方她从未来过,却知道这个机关是老大夫为她准备的。

当初他们约好,若是老大夫先死,她就将他的骨灰送到这里来。若是她先死,老大夫就送她回家。可惜老大夫还是走在了她的前头,而她注定再也回不了家了。

想起这些过往,林妈妈难受的老泪纵横。人这一生到底都在执着什么,为什么他活着的时候,她没有告诉他她已经原谅他了呢。

独自站在悬崖边上,林妈妈看着远处的雾海,沉默了许久。

小王爷和安慕锦靠在一起,双眼认真的看着外面的雾海。在山洞里的日子是极其无聊的,两人就以数飞鸟为乐。

可今天两人在这里坐了一上午,连一只飞鸟都没有看到。

安慕锦无奈的看着小王爷,苦笑道:“也许天气冷,连鸟儿都不肯出来了。”

小王爷虚弱一笑,几天没有吃东西,他更瘦了。安慕锦看到他瘦成这样,心都是疼的,可在这种地方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很。

“锦绣你可听到了什么声音?”小王爷突然问道,安慕锦认真听了听,除了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“好像有人来了。”小王爷又道,安慕锦立刻全身紧绷,莫不是皇上的人追来了。

“只是一个人,我们应该好对付。”小王爷看出了安慕锦的紧张,笑着安抚。

安慕锦目不转睛的看着洞口,将一截木棍紧紧的捏在手里。若真的是皇上的人,她就一个木棍打过去,非将那人打下悬崖不可。

林妈妈喘息连连,手上都是汗,却一点不敢掉以轻心。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,那就是要粉身碎骨了啊。

洞外的人小心翼翼,洞里的人同样是屏气凝神。等林妈妈的脚一出现,安慕锦就想冲过去,被小王爷拦住了。

“看看他是谁。”小王爷比安慕锦冷静许多,安慕锦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,木棍从左手换到右手,心脏跳动的厉害。

不一会儿林妈妈整个人就出现在了安慕锦和小王爷的视线里,两人都惊呆了。

林妈妈在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时,也是吓了一跳,手上一滑,差点从洞口摔下去。安慕锦眼疾手快,跑过去将林妈妈给拉了上来。

“小姐,你没有死?”林妈妈看着瘦了两圈的安慕锦,忍不住红了眼睛。

在这里看到熟人,安慕锦也是十分激动,一把抱住林妈妈道:“林妈妈再见到你真好。”

抱了一会儿,安慕锦松开林妈妈,奇怪的看着她:“林妈妈你是怎么下来的?”

林妈妈拉着安慕锦,指着上方若隐若现的小洞道:“这是师兄专门为我凿出来的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我能送他到这里来。”

“师父他……”想到老大夫那天的情况,安慕锦语气哽咽起来。

“别难过别伤心,他死了也挺好。”林妈妈还是那句话,面带微笑,一脸恬静。

安慕锦知道林妈妈肯定比她还难受,擦掉了眼泪,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来。

洞里一点吃的都没有,林妈妈这次来是想着陪老大夫一起去的,身上也没有带吃的。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饿成这样,林妈妈心里一点都不好受。

“我们饿习惯了,就不觉得饿了。林妈妈你先和我们说说外面是什么情况吧。”安慕锦拉着林妈妈的手坐下。

皇上到现在还没有放弃搜寻安慕锦和小王爷的尸体,也没有放弃对藏宝图的寻找。安慕珍已经从珍妃成为了珍贵妃,现在正住在侯府,逼着侯爷快点找到藏宝图。

孔融雪做了太后不久就皈依佛门,带发修行,孔家人也离开京城回到了江南。跟着一起离开的,还有安慕琴和三姨娘。

“她们走了也好,不然三天后侯府交不出藏宝图,侯府是要满门抄斩的。”林妈妈无奈叹息。

“满门抄斩?”安慕锦震惊极了,心里念道:皇上真的这么狠心,要杀侯府满门。

“那珍儿呢,她现在已经成了贵妃,为什么不为侯府说情?”现在安慕珍是侯府唯一的希望了,说不定她求情,皇上就会放过侯府。

“小姐还想着她呢,她看着侯府败不笑就不错了,又怎么会为侯府说情。五小姐的心真是铁打的,连亲生姨娘都能残忍逼死,还有什么不是她能做出来的。”林妈妈摇头说道。

“五姨娘死了?”安慕锦更震惊,就算五姨娘之前对安慕珍并不好,可她也不能杀了自己的亲生姨娘吧。

“死了。不堪侮辱,上吊死的。”林妈妈说的隐晦,安慕锦也猜到了,一定是安慕珍对她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。

“为什么皇上会那么认定藏宝图一定在侯府?”安慕锦不解的问道。

说到这个,林妈妈就觉得好笑,“是老夫人说的,她现在已经疯了。”

“疯了?”安慕锦十分诧异,她才离开一个多月,怎么侯府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。

林妈妈将老夫人疯的过程说了一遍,安慕锦也觉得不可思议。她是侯府里的晚辈,可从来没有怀疑过老夫人的身份。一直以为老夫人是老侯爷八抬大轿抬进侯府的,却没有想过老夫人只是一个姨娘而已。

沉默了一会儿,安慕锦看着外面,轻声道:“我想回去。”

小王爷和林妈妈一起看着安慕锦,小王爷没有说话,林妈妈先开口道:“小姐你糊涂了吗?”

安慕锦咬着唇没有回答,她不是糊涂,她只是被逼的没有办法。

也许她回去了就能救下侯府几十口人命,她希望皇上说话算话。只要她留下来,皇上就会放过小王爷,放过侯府。

“锦绣,我陪你一起回去。”小王爷也开了口。

林妈妈看着两人,气愤道:“你们都是怎么了?好不容易逃出来,又为何要自投罗网?”

安慕锦对林妈妈笑笑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林妈妈见安慕锦一直笑,心中苦涩。却也知道劝不动她了,索性陪她一起回去。

小王爷的双腿还没有完全好,走路只能算勉强,更别提是攀爬了。

林妈妈先爬上去,找来两根结实的绳索,一头拴在一颗粗壮的树上,另一头朝着悬崖下扔过去。

安慕锦用绳子将自己和小王爷绑在一起,然后她一步一步的往上爬。

一开始,安慕锦还不觉得背后的小王爷重。等爬到了四分之一的位置,她觉得小王爷越来越重了。越往上爬,小王爷的体重好像增加了一倍似的。

在爬到一半的位置时,突然安慕锦抓着的一个洞口,石头松动了。安慕锦手下一滑,身体正要跟着下滑时,小王爷连忙伸手抠住旁边的洞口,才将两人的身体稳住。

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攀爬,安慕锦终于带着小王爷平安的爬了上去。

“这是刚买的馒头,你们先吃一点。”林妈妈将一兜馒头拿过来。

小王爷拿过一个馒头,习惯性的掰成两半。自己吃一半,分给安慕锦一半。

两人饿了许多天,胃都变小了,只吃了半个馒头就饱了。

林妈妈看他们这么瘦,还吃的这么少,就劝道:“这里还有很多,你们多吃一点。”

安慕锦摆摆手,“我们吃饱了。”

听到安慕锦说饱了,林妈妈难过的都想哭。这是饿了多久的结果啊,竟然连东西都吃不下了。

现在天还没有黑,他们也不敢贸然进京,先在附近的村庄找个地方住下。

村子里有一间破庙,安慕锦和小王爷就在那里歇身。而林妈妈先去了城里,为他们打探消息。

夜深了,安慕锦却睡不着。一想到皇上说要将侯府满门抄斩,她这心里就十分的难受。

“算算日子,荣叔快回来了。”小王爷突然说道,安慕锦一愣,转头看着他问:“荣叔,他去了哪里?”

“边境!”小王爷缓缓吐出两个字,在听到远处有布谷鸟叫时,嘴角上扬,眼里有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“荣叔回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