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36章 领悟

第236章领悟

离开侯府,安慕锦和小王爷直接去了得缘庵。

得缘庵内的一间简陋的房间里,孔融雪一身素衣僧袍,一手执佛珠,一手成掌放于面前。看到安慕锦,轻脆脆的叫了一声:“安施主!”

孔融雪只比安慕锦大了五岁,此时正是双十年华,人生刚开始而已。她成了一国太后,却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出家。

说实话在听到孔融雪叫自己安施主时,她难受的想哭。孔融雪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,她应该高高在上,看着所有人对她恭敬伏拜。

“安施主。”见安慕锦看着自己发呆,孔融雪不得不再次开口叫了一声。

安慕锦这才回过神来,抹了一把脸,对孔融雪挤出一丝笑容来:“雪儿表姐,我是锦儿啊。”

“贫尼发号清心,安施主叫我清心即可。”孔融雪嘴角微动,不笑也是上扬着的,给人的感觉就是她一直在笑。

“清心。”安慕锦念了一遍孔融雪的法号,孔融雪应了一声道:“对,安施主这样叫贫尼就可以了。”

“清心,这是为什么?你为什么会突然出家?”安慕锦不再执着于孔融雪叫什么,问出了想了一路的问题。

“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清心也想问安施主一个问题。当年安施主为何会帮清心?”孔融雪看着安慕锦轻声问道。

没想到时隔五年,孔融雪会再次问这个问题。安慕锦没有记错的话,在孔融雪进宫之后,得到了先皇的喜爱,她可是写过感谢信感谢自己的。那个时候她可曾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呢。

“因为我自幼在侯府长大,知道二哥是什么样的人。他不是一个值得雪儿表姐托付一生的人,而且雪儿表姐是我喜欢的人,我不想看到雪儿表姐被二哥伤害。”安慕锦认认真真的回答。

在之前安慕锦就告诉过孔融雪,安齐凌不是她的良人!

“岁月匆匆,这个理由已经不足信了。清心希望安施主能够告诉我实话。”孔融雪摇了摇头,念了一句阿弥陀佛,继续看着安慕锦。

安慕锦发现孔融雪出家之后,眼神变得清明许多,也凌厉许多,似乎一眼就能将她给看穿似的。

“这些就是实话,二哥的遭遇想必你也已经知晓。他常年逛青楼,欠下了许多的债,最后债主上门,还是父亲出面解决的。”安慕锦略微提了一下安齐凌的遭遇,孔融雪眼神变了一下,随即又变的清明一片。

“若当初我没有听你的建议,和他好好的生活,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。安施主可曾想过,我和你二哥也许真的是有缘呢?”孔融雪直视着安慕锦。

安慕锦被她看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意,十分不解道:“难道这么多年你还想着二哥?”

怎么会呢,安齐凌那样的人,孔融雪怎么会对他念念不忘?

听到安慕锦这样问,孔融雪呵呵笑了,佛珠在手中飞快的转了一圈:“安施主真会开玩笑,贫尼怎么还会想着他。安施主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出家吗,这就是答案。”

“这就是答案?”安慕锦愣了,孔融雪什么都没有说啊,这哪里是答案了。

孔融雪点点头,轻轻闭上了眼睛,嘴里念着阿弥陀佛。

旁边的小蝶看到孔融雪这样子,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是要送客了。

安慕锦觉得她什么答案都没有听到,执着的说道:“清心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请你明白告诉我。”

“人生匆匆不过百年,安施主又何必太过执着呢。和小王爷找个清静的地方,好好过日子吧。”孔融雪没有睁开眼睛,嘴角的笑却依然在。

小蝶逼近安慕锦,几乎要将她退出去。

安慕锦绕过小蝶,走到孔融雪的面前,坚持道:“清心,我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。”

孔融雪嘴里一直在念阿弥陀佛,跟没有听到安慕锦的话似的。

这时小蝶发出了一阵呜呜的声音,张开手不停的挥动着,想要将安慕锦赶出去。

安慕锦看了看小蝶,又看了看孔融雪,最后道:“这次皇上肯改变主意,一定是你的功劳吧。锦儿在这里谢谢雪儿表姐,谢谢清心。”

闻言,孔融雪才睁开眼睛,对安慕锦笑道:“走吧。”

安慕锦对孔融雪福了福身,这才起身离开。

出了得缘庵,安慕锦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得到答案。也许孔融雪的话里有什么禅机,是她没有领悟到的。

尼姑庵是男人不能进去的地方,小王爷就一直在外面等着。等了许久,终于看到安慕锦出来了,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显现,就听到安慕锦一声轻轻的叹息。

安慕锦进去时不见得多么开心,却不像她出来这样,苦眉愁脸,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感觉。

“锦绣,她说什么了?”小王爷一看到安慕锦这样,就知道发生什么问题了。

安慕锦抬头看了一眼小王爷,摇摇头:“什么都没有说。”

“什么都没有说?”小王爷疑惑,那安慕锦进去这么久是干嘛呢,难道说没有见到本人。

“她说的都不是我想听的答案,所以觉得她什么都没有说。”安慕锦解释一遍。

“呵呵!”听到这话,小王爷轻轻笑了,“出家人说话都是高深莫测的,也许是她说的意思你没有领悟到。没有关系,以后有的是时间,我们慢慢领悟。”

“我们?”安慕锦愣了一下,她可没有想过将这件事告诉小王爷啊。

“对啊,你领悟不了,我可以帮你领悟啊。”小王爷回答的自然,安慕锦咧嘴不自然的笑了一下:“还是算了。”

“怎么,锦绣不相信我的领悟能力?”小王爷皱了眉头,安慕锦看他这突然正经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锦绣你说句话啊,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领悟能力?”马车里,小王爷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,安慕锦但笑不语。

马车走了一会儿,突然安慕锦捂着肚子,脸色白了起来。

见状,小王爷担心的抱住安慕锦,紧张的问道:“是不是茶有问题?”

应该不至于吧,孔融雪都已经出家,还和皇上求情让皇上放过他们,她又怎么会在茶里下毒呢?可这肚子疼是怎么回事,真的和中毒似的。

“停车,马上回去。”见安慕锦疼的说不出话来了,小王爷就知道事情大了,最快捷的方法是找到孔融雪,拿到解药。

荣叔停了马车,掀开帘子不解的说道:“少爷,回得缘庵吗?”

“恩,锦绣似乎中毒了。我们快点回去,问她拿解药。”小王爷皱着眉头,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安慕锦。

看到安慕锦一直捂着肚子,荣叔觉得他有必要解释一下。今天上午林妈妈还和他说了一点安慕锦的事情,让他多为照顾一下。

荣叔当时就脸红了,他一个粗老爷们,怎么照顾人家一个小姑娘。安慕锦没事还好,一旦有事林妈妈还不得找他算账。而眼下安慕锦肚子疼成这样,看样子是出了点事。

“少爷,二小姐可能是第一次来葵水,所以才会肚子疼。”荣叔一说完,立刻放下帘子,出去了。

“荣叔你说什么?”小王爷不相信的看着那飘动的车帘,荣叔怎么知道安慕锦今天来葵水的。

本来安慕锦疼的脸色发白,听到那话从荣叔嘴里说出来,她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。

挣扎着离开小王爷的怀抱,安慕锦觉得丢人死了。她上午还好好的,中午也没事,怎么这回就出状况了。

安慕锦逃离自己的怀抱了,小王爷傻笑着没有反应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擦了一把额上的汗,惊喜的拉着安慕锦道:“不是中毒就好。”

也许是来了葵水缘故,安慕锦此时特别的敏感。手被小王爷抓的一点都不舒服,她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,用蚊子版的小声道:“快点回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小王爷也不知道自己高兴什么,反正就是高兴。

他的锦绣终于长大了,成了大姑娘了!

“荣叔,我们快回去。”小王爷对着车外的荣叔大声说道。

荣叔掏了掏耳朵,心道:少爷真是高兴的糊涂了,凭借他的功力,就是安慕锦说的再小声,他也能听的清楚。

马车平稳而快速的朝着王府去了,这一路上小王爷都在傻笑。安慕锦被他笑的浑身不自在,却也不好意思问他原因。

一到王府,安慕锦就急着找林妈妈。

她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她,她要喝红糖姜水,这肚子疼的真是难受死了。

林妈妈一听说安慕锦肚子疼,就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煮了一锅红糖姜水,林妈妈端到安慕锦面前,看着她喝下一碗,笑道:“小姐,第一次都会有些疼,以后生了孩子就好了。”

安慕锦砸吧着嘴巴,没有在意林妈妈说的是什么,拿着空碗道:“林妈妈,还想喝。”

“好嘞!”林妈妈熟练的接过碗,又给安慕锦盛了一碗。

喝了三碗红糖姜水,安慕锦觉得肚子起了一层暖意,不是那么疼了。也因为喝了这么多姜水的缘故,她全身又多了一层细汗,黏糊糊的一点都不舒服。

“小姐,你长大了,以后来了这个可一定要多加注意。不能洗头,不能着凉,不能喝茶,不能……”林妈妈絮絮叨叨的和安慕锦说道。

安慕锦呵呵笑着,前世的时候林妈妈也是这样和她说的。只是前世的她并没有出现过肚子疼的症状啊,看来重生之后,她的身体也变了许多。

正想着这些事情,突然小王爷的声音在外面传来:“锦绣,你好一些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