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37章 告别

第237章告别

一听到小王爷的声音,安慕锦就羞的满面通红。一个姑娘家最私密的事情都被小王爷知道了,她没有脸再见他了。

安慕锦用被子蒙住脸,真想躲在里面一辈子都不出来了。

看到安慕锦这样,林妈妈就知道她在害羞了,将被子拿下来笑道:“小姐你这样会将自己蒙坏的。”

“林妈妈,你去和他说我已经睡了,让他赶紧离开。”安慕锦瓮声瓮气道,这时候她要怎么见他啊。

林妈妈还未出去传话,小王爷的声音又传来了:“锦绣你的身体没事的话,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京城了。”

“啊,明天就走?”小王爷要不说,安慕锦都忘记他们不能在京城里呆了。

可离开京城之后,他们要去哪里呢。能不能先在京城附近住下,也好方便她回来。不对,是方便侯府的人过去看她。

外面没有声音了,安慕锦担心小王爷已经走了,连忙穿好鞋快速的跑了出去。等她跑出去,才看到小王爷还在那里站着,并没有离开的打算。

“天成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,能不能在京城附近住下?”安慕锦问道,暂时先忘记那件事的尴尬。

“锦绣是不是舍不得?”小王爷问,安慕锦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她是做好了随着小王爷一起浪迹天涯的打算,可皇上不是已经原谅他们了吗?只要她们不进京就可以了,住在附近应该没有关系吧。

“我想带着锦绣去游览山河,锦绣不愿意那就算了。”小王爷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笑容,安慕锦的心立刻动摇了,随即坚定道:“我愿意!”

听到锦绣说愿意,小王爷笑了。

有时候换种说法,效果会更好一些。

被迫离京和游览山河,当然是后者听上去更让人轻松愉快。

入夜,安慕锦躺在**,和林妈妈说要和小王爷一起去游览山河。林妈妈听后笑了,支持道:“趁着年轻,多出去走走也是好的。”

“林妈妈你和我们一起去吧。”安慕锦认真的说道。

林妈妈刚一摇头,安慕锦就继续道:“林妈妈,我身边就只剩下你了,我不忍心和你分开。所以林妈妈拜托你,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林妈妈犹豫着,若不是在山洞里遇到了安慕锦和小王爷,说不定林妈妈现在就已经死了。她想去陪着她的师兄,告诉他她已经原谅她了。

当年师兄有错,父亲也有错。是他们都太执着,谁都不肯让谁,让她夹在中间难以做人。最后师兄出手误伤了父亲,是以才让两人有情也难再一起。

“师父走了,林妈妈你一个人留在京城我也不放心。”安慕锦拉着林妈妈的手,轻轻的拍着:“师父他也不希望看到你随着他去,他一定希望你能活的好好的。所以林妈妈你和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“小姐你让我考虑一下好吗?”林妈妈慢慢的抽回自己的手,对安慕锦笑了一下,然后落荒而逃。

一走出屋子,林妈妈的眼泪掉下来。

安慕锦靠在床头,看着微弱的灯光,许久都难以入睡。

明天就要离开京城了,虽然是出去游览山河,可安慕锦也知道。想要再回来,恐怕是很难了。就是侯府的人去看她,也是十分的艰难。

听到远处传来一声鸡鸣声,安慕锦更是睡不着了,穿好衣服,走了出来。

她在院子里转了一会儿,觉得难以排解心中的愁绪,索性走到外面去。沿着主道走了一会儿,她听到了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。

她回头看了一眼,那个人影也正好回头。侯府里现在就只有小王爷,荣叔,林妈妈和她。

那个人的身形一看就知道是个女人,林妈妈这时候出去是干嘛。难道是想要一声不吭的离开。

想到这里,安慕锦心里难受。林妈妈心里还没有放下老大夫,就是死她也要陪着一起。

安慕锦躲在一旁,等到林妈妈走近,她才从暗处走出来。林妈妈看到安慕锦突然出来了,抱着包袱吓了一跳。

“林妈妈,你执意要走,我不拦你。”安慕锦的声音很轻,听不出喜怒,“只是有一点,我希望林妈妈能够好好活下去。师父在天之灵,不会想看到林妈妈这样的。”

林妈妈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了,可在听到安慕锦的这些话,她又犹豫了,“小姐,我……”

“林妈妈保重。”安慕锦转身,朝着来时的路走去。

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林妈妈将包袱往肩上一抗,追了上来:“小姐,林妈妈和你们一起。”

“林妈妈谢谢你!”安慕锦高兴的回身抱住林妈妈,林妈妈笑着抚摸着安慕锦的头发:“小姐,天还早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我想回去看一看,林妈妈陪我好吗?”安慕锦心绪难定,她知道回去也是睡不着,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呢。

“好!”林妈妈点了点头,两人互相拉着手,朝着王府外走去。

在安慕锦和林妈妈离开之后,小王爷和荣叔也跟着出了王府。

从王府到侯府并不怎么远,安慕锦走的快,两盏茶的功夫就到了。来到侯府正门前,安慕锦盯着那个紧闭的大门看了许久。

月色下,侯府安静的像个熟睡的孩子。有人来看他,他都没有知觉。

看够了侯府的大门,安慕锦抬脚往右走,绕着侯府转了一圈。

这一圈走下来,安慕锦满足了。搓着冻的有些僵硬的手,对着侯府大门笑了两声,安慕锦才转身离开。

这期间林妈妈一直跟着安慕锦,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在回去的时候,林妈妈以为安慕锦会往王府走,却发现她走的方向不对。

“小姐,我们是不是走错了?”林妈妈问道。

安慕锦摇摇头,还是没有说话。

往日气派的金府,此时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。自从七皇子登基成了皇上,大皇子一党全部遭到严重的打击。金府受到的打击最大,听说金老将军被处死,其余人也都四散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躲在暗处的小王爷,跟着安慕锦来到了金府,眉头皱的很深。不明白安慕锦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,是为了安慕雪吗?

安慕锦特意绕到金府的角门,在角门前驻足良久,突然就笑了。

“小姐……”林妈妈被安慕锦这突如其来的笑容吓到了,小姐这是怎么了,怎么会突然想来这个地方。

“呵呵,林妈妈我来过这里,当年我就是从……”这个地方被抬进了金府,和安慕雪共侍一夫,成就了安慕雪一段贤良淑德的佳话。

“从什么?”安慕锦突然不往下说了,林妈妈不免有些好奇。

安慕锦笑着摇了摇头,都过去了。她要忘记前世的所有,所有的都统统忘记。

“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安慕锦今天的表现太奇怪了,林妈妈很担心她会出什么问题。

“林妈妈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安慕锦对林妈妈笑笑。

林妈妈伸手摸着她的额头,又摸了摸自己的,担忧道:“我怎么能不担心呢?小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上次你暴打曲妈妈时,我就觉得你有心事。这次也是如此,虽然你什么都不说,可我能感觉的出来你就是有心事。小姐有什么心事告诉我吧,林妈妈帮你想办法。”

“林妈妈,我真的没事。”安慕锦很认真的说道。

林妈妈看着安慕锦发呆,安慕锦全身上下看着都像是有事。

“天快亮了,我们快点回去吧。”安慕锦拉着林妈妈往王府走。

看着安慕锦和林妈妈走了,小王爷和荣叔才现身。小王爷走到角门门前,伸手摸了摸安慕锦刚刚摸过的地方,沉思了一会儿。

“荣叔,锦绣什么时候从这里走过?”

荣叔沉默,他哪里知道这些呢。

笑着摇了摇头,他都不知道的事情,荣叔怎么会知道呢。小王爷轻轻拍了拍角门,头也不回道:“荣叔,废了这道门!”

是什么原因让安慕锦不走正门,反而是走角门呢。小王爷真是越想心里越不舒服,恨不得将整个金府都给废了。

身后传来轰的一声,小王爷嘴角勾着一抹笑。不管过去的安慕锦发生了什么,他都会让她忘记这段不愉快的过去。

安慕锦走的不快,还没有小王爷先到王府。

小王爷睁眼躺在**,听到外面有脚步声,他才将眼睛闭上。

过了一会儿,安慕锦进来,轻声喊道:“天成,该起来了。”

小王爷揉着眼睛,打了一个哈欠,懒懒散散的坐起来,摸着安慕锦的衣服道:“锦绣你起来多久了,衣服怎么这么凉?”

被小王爷这样一问,安慕锦有种做贼被抓到的心虚。她不是起来的早,而是半夜出去了一趟。

“也没有多久。”安慕锦小声道,小王爷也没有追问,又拉着她的手道:“手怎么也这么凉,你应该多穿一点。”

小王爷的病好了,手也不再是冰冷的了,反而是很温暖。安慕锦被他拉了一下,手暖了,就是身子都跟着暖了。

服侍小王爷起床之后,林妈妈简单的做了早餐,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吃了起来。

王府的大门一打开,安慕锦就看到了侯爷和小夫人正站在外面。

“锦儿!”小夫人看到安慕锦,情绪再次崩溃,“我昨晚梦到你回来了,你和我们告别,说再也不回来了。锦儿,这是真的吗?这不是真的吧?”

“娘亲……”安慕锦艰涩的叫了一声,眼泪流了下来。她从来没有和小夫人说过,此生再也不能进京的事情。

这难道真的是母子连心,小夫人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