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38章 力气

第238章力气

“锦儿,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小夫人抱了一会儿才松开安慕锦,看到她身上背着的包袱,立刻明白过来,安慕锦真的要走了。

“娘亲,我……”安慕锦刚开了口,小夫人擦了一把眼泪,打断道:“什么都不要说,让娘亲再好好看看你。”

伸手摸着安慕锦的脸,觉得她是那样的真实。若不是自己做完做了一个梦,也许今天安慕锦连声招呼都没有就离开京城了。小夫人眼神清亮,想笑却被痛苦掩盖,表情比哭还要难看。

“锦儿这一去,什么时候回来?”小夫人心中明白安慕锦是不会回来了,但还是忍不住这样问。

“什么都不要说。”安慕锦还没有开口呢,小夫人就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“锦儿,娘亲的好锦儿。在外面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这是银票,你拿着,全都拿着。”小夫人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,上面还带着她的体温。

那银票安慕锦看了一眼,最上面的都是一千两的面值。依照小夫人对她的疼爱,恐怕那每一张都是一千两的面值。

小夫人该不会将全部的钱都给她了吧,想到这一点安慕锦将钱推回去。她不能要小夫人这么多的钱,侯府还需要生活,不能没有钱。而她和小王爷,有手有脚缺钱了可以挣,也不需要这么多钱。

“拿着!”小夫人硬是将钱推了过来,脸色冰冷,似乎安慕锦不要她就要生气了。

“拿着吧,锦儿。”侯爷也在一旁劝道。

安慕锦只拿了一半,将另一半都给了小夫人,柔声对小夫人道:“娘亲,我们这是要出远门的,钱带太多反而不好。”

小夫人愣了一下,又将钱交给了小王爷,“分开拿,保险!”

看到小夫人这么疼她,安慕锦心里难受极了。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,几乎让她看不清楚小夫人的脸。

“就当是嫁妆,嫁妆……”说到嫁妆,小夫人又哀声哭了起来。

安慕锦做了丫鬟,这辈子还能嫁人吗?

正哭着,一辆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口。安慕珍穿着华服,高贵的从车里走出来,双手有意无意的护着肚子。一旁的宫女赶紧过来,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,生怕她有一点的闪失。

“听说锦儿姐姐要离开京城了,做妹妹的特意请求皇上,来送姐姐一程。”安慕珍端庄的笑着,扶着宫女的手,缓步上了台阶。

“谢谢珍贵妃!”两人身份有别,安慕锦对她尊敬那是礼貌。

见安慕锦给自己弯腰俯身,安慕珍笑的更加开心了,伸手虚扶:“起来吧。”

安慕锦对安慕珍这样卑微,小王爷可不高兴了,咳嗽一声道:“锦绣,我们该走了。”

小夫人本来还想多留安慕锦一会儿,可见到安慕珍是有意来刁难,她也想让安慕锦快点离开。离开京城,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安慕珍连自己的亲生姨娘都能给逼死,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呢。

“姐姐别着急走啊。”安慕珍上前一步,拉了安慕锦一下。

安慕锦没有做出反应,小王爷伸手一挡。安慕珍快速缩回手,捂着肚子哎哟一声,好像很痛苦。

宫女们立刻扶着安慕珍往旁边站了站,关心道:“主子,您千万小心,别动了胎气啊。”

听到这话,在场的人都知道了,安慕珍已经怀了皇上的骨肉了。怪不得她看上去比平时娇弱许多,原来是为了安胎啊。

别人兴许会担心安慕珍不小心动了胎气,小王爷却一点也不害怕,冷笑道:“珍贵妃真会演戏,刚刚我可是连你的衣服都没有碰到,又怎么碰到你的肚子呢。”

“哼!你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小王爷了,本宫岂会怕你!”安慕珍怒目圆瞪,好像和小王爷有多大的仇似的。

小王爷懒得理她,护着安慕锦上了马车。

看到他们要走,安慕珍追了两步,轻笑道:“锦儿姐姐你还记当年皇上闯入你的闺房,和你共度一晚的事情吗?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小夫人听到这话,立刻不高兴了,虎着脸就要骂安慕珍。

安慕珍回头看了小夫人一眼,指了指自己的肚子:“我现在身份可不一般了,小夫人你和我说话时注意你的口气。”

“你……”小夫人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皇上怎么会在安慕锦那里过夜,一定是安慕珍胡说的。

“娘亲你别生气,她说的都不是真的。”安慕锦淡然的说道,皇上是去过她那里,只不过一会儿就走了。

安慕珍是如何得知皇上去过呢,难道她派人监视了锦绣园?

“哼,是不是真的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你和皇上共度一夜,第二天还迟迟不肯起床,想必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和皇上……”安慕珍捂嘴笑了,话锋一转又对小王爷道:“小王爷啊,没想到你眼光这么差,让一只破鞋做你的丫鬟,还是个水性杨花的破鞋,哈哈……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小夫人又生气了,当着她的面骂她的女儿,任谁谁会受得了啊。

安慕锦抿着唇,跳下马车,来到小夫人身边,安抚道:“娘亲你别相信那些话,女儿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。”

“锦儿,娘亲相信你,只是她太过分了。这些话是随便说的吗,她就是故意毁坏你的名声的。”小夫人气的是这点。

侯府里,安慕锦是对安慕珍最好的,连带着她也心疼这个侯府最小的女孩。谁知道安慕珍到最后,不感激就算了,竟然报复起她们来。这真是恩将仇报了!

“名声算什么,不能当衣服穿,也不能当饭吃,为了那种东西生气不值得。”安慕锦笑了,小夫人也被她这些话逗笑了,心思顿时也开阔了许多。

这一耽误,又一辆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口,驾马车的人是安齐轩。

马车一停下来,张晓慧就抱着咏哥儿出来。安齐轩伸手一抱,将妻儿一直抱到了安慕锦的面前。

“锦儿快看看,咏哥儿要你要了一夜,哭的眼睛都肿了。”张晓慧心疼的将咏哥儿抱到安慕锦面前。

安慕锦接过咏哥儿,对他笑了笑。这个小不点也知道她要离开了吗?

咏哥儿来时还在抽抽噎噎的小声哭着,看到安慕锦之后,就咧嘴笑了,伸着小手要来摸安慕锦。安慕锦低下头,让他的手摸着自己。

摸了一会儿,咏哥儿心满意足的笑了。笑着笑着,小不点就睡着了。

“可算是睡了。”张晓慧昨晚被吵了一夜,也没有休息好。

该见的人差不多都见了,安慕锦还是要走了。

安齐轩驾着马车,一路追到了城郊。安慕锦坐在车里,连帘子都不敢掀开。

她怕这一掀开,她就不忍心离他们而去了。

车道上就只剩下这一辆马车了,安慕锦才勇敢的掀开帘子,往后一看,什么都没有。

心里空落落的,安慕锦轻轻一声叹息,将脸埋在了双手间,趴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小王爷拍了拍安慕锦的肩膀,安慕锦松开手,抬头看着小王爷问:“天成,怎么了?”

“小七是不是去侯府找过你,半夜?”小王爷特意说了半夜,他该不会是相信了安慕珍的话了吧。

“是!”安慕锦也没有隐瞒他,“他身中青脸毒,以为我会解毒,所以才去找的我。只是我那时候并不会解青脸毒,也没有能够帮得了他。好像他的青脸毒现在还没有治好,可也没有看到他变成青脸怪的样子。”

“因为他用的方法不对,所以才会一直没有根治。”小王爷说道。

安慕锦恩了一声,又看着他:“你相信珍儿说的,还是相信我说的?”

“自然相信你!”小王爷伸手抓住了她的手,话题转移的很快:“你说,我和你大哥相比,哪个更有力气?”

呃,这个话题转的很快,安慕锦一时半会还真的回答不上来。

奇怪的看了小王爷两眼,安慕锦不解的问道:“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?我大哥他之前常年在庄子上干活,力气自然很大。你这么瘦,恐怕比力气比不过他。”

“是吗?”小王爷捏了捏自己那比安慕锦还要瘦的胳膊,眉头皱了起来,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我得抓紧锻炼了,不然以后抱不起来怎么办。”

“天成你说什么?”安慕锦好像听到什么锻炼,什么抱不起来。

“我说你的力气也挺大的,是不是你们家的人力气都大?”小王爷立刻回道,说谎话真是一点都不脸红。

“呵呵……”安慕锦傻笑着,这时林妈妈掀开帘子道:“前面有个小镇,我们今晚就在镇上住一夜吧。”

“好!”小王爷一说完,林妈妈就放下了帘子。

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热闹的说话声,安慕锦想掀开帘子看看,小王爷伸手阻拦道:“锦绣,你肚子还疼吗?”

安慕锦真是被小王爷给莫名其妙到了,她要看外面,他怎么会突然问她肚子的事情。

不过她还是好脾气的告诉他:“不疼了。”

“不疼就好。待会去了客栈,我带你出去逛逛,买买衣服。”小王爷还是拦着她,不让她掀开帘子。

安慕锦古怪的看着小王爷,问道:“你干嘛拦着我?”

“我没有拦着你啊。”小王爷笑,安慕锦将他的手用力拿开,掀开帘子一看,外面人来人往的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。

小王爷继续笑,刚刚有个人在这里被杀死。尸体已经被人带走了,安慕锦当然看不到了。

没想到一来这个小镇,就遇到这样的事情。希望在这里住一晚,不要有什么事情发生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