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39章 凉透

第239章凉透

马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,显示着小镇的热闹。安慕锦只听到外面一阵嘈杂,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而小王爷却都能听的清楚。

“真是作孽啊,又死了一个女人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,都是因为这个丫鬟不检点,爬上小姐姑爷的床,死有余辜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刚刚死的那个是个女人,还是个丫鬟,是因为爬上了姑爷的床才被人杀死的。那杀她的人,极有可能是她的小姐。

真是个可怜的丫鬟,可悲的小姐,可恨的姑爷!

小王爷双眼微闭,闲适的靠在马车上,将这些闲言碎语都听在耳里。安慕锦则是一直好奇的看着外面,这个小镇似乎比京城还要热闹。

马车到了一家客栈,荣叔先去问好房间,林妈妈才来叫安慕锦和小王爷下车。

安慕锦恪守职责,记着自己是个丫鬟,恭敬的扶着小王爷下马车。在安慕锦扶着小王爷走进客栈时,她好像感觉有人在看着她。

猛然回头,大街上人来人往,都是陌生人,且没有人看她。也许是她的错觉吧,这里怎么会有人注意她。

“锦绣,你在看什么?”小王爷问,同时视线扫向外面,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。

“没什么。”安慕锦回头,对小王爷微微一笑。看到她的笑容,小王爷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进了客栈之后,一个人慢慢从角落里走了出来,眼神凶恶的看着他们住进去的客栈。

安慕锦,我终于等到你了!

进了房间之后,安慕锦总觉得心神不宁的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。林妈妈笑着宽慰她:“也许是小姐第一次出门,所以有些不适应。”

安慕锦揉了揉脸,勉强笑了笑道:“林妈妈说的有道理,等我习惯了就好了。”

“小姐,我去给你倒杯茶,你歇息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林妈妈去倒了茶。

安慕锦喝了茶之后,果然觉得好了许多,和林妈妈聊着这一路看到的风景,不知不觉就忘了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。

天擦黑的时候,小王爷来叫安慕锦下去吃饭。

这是安慕锦第一次在外面住客栈,对什么都有些好奇。尤其是听到有些人说着外地口音,她更是好奇的很,恨不得竖着耳朵去听别人讲的是什么。

出门在外,也没有那么多主仆的规矩,四个人依旧是同桌而食。

饭吃到一半,邻桌换了人,他们大声的在讨论着白天看到的那个死去的女人。

林妈妈坐在马车外面,自然是看到了那个女人,而且那个女人还是她认识的。不过她并没有打算将这件事说出来,以免安慕锦会多想。

荣叔不像多管闲事的人,小王爷更是淡漠,四个人里只有安慕锦对那个死去的女人感兴趣。

“听说那个丫鬟叫凝喜,长得挺标致的。可惜了,遇上那样的小姐,唉……”

凝喜,听到这两个字,安慕锦心头一跳。难道安慕雪他们也在这个小镇上?

“小姐,快吃吧。”林妈妈见安慕锦停了筷子,催着道。

安慕锦对林妈妈眨了眨眼睛,小声道:“林妈妈,那个人是凝喜啊。”

“吃饭吧!”林妈妈很是淡然,好像突然失忆了,并不认识凝喜是谁了一样。

“林妈妈……”安慕锦又喊了一声,林妈妈没有说话。

见林妈妈脸色古怪,安慕锦疑惑的问道:“林妈妈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?”

“锦绣,认识凝喜?”小王爷开口问道,安慕锦连忙点头:“她是安慕雪的丫鬟,我当然认识她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小王爷轻轻咳嗽一声,“那锦绣打算怎么办?”

“小姐,还是快点吃饭,上去休息吧。”林妈妈不等安慕锦说话,连忙劝道。

“恩,吃饭!”安慕锦动了筷子,她能怎么办呢?

安慕雪已经是金府的人了,爱干什么就干什么,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她刚刚之所以会反应那么激烈,完全是因为第一次出门听到了熟悉人的名字,而且那个人还死了,她很震惊而已。

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多管闲事,但邻桌人说话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。安慕锦听的真切,今天死的是凝喜,前天死的那个叫凝福。

这两个人都是安慕雪的丫鬟,她怎么会如此狠心,将两人都给害死了呢。

回去之后,安慕锦坐在**,想起刚进客栈那会,她感受到有人在看着她。莫不是那个人看她的人就是安慕雪,安慕雪已经知道她来到这里了。

依照安慕雪的性子,她知道自己来了,应该会做点什么的。

简单的洗漱之后,安慕锦靠在床头,看着那忽明忽暗的灯火愣神。林妈妈走过来,拿着剪子将灯芯剪掉一段,灯火就不再闪烁了,屋子里也亮了许多。

“小姐昨晚就没有好好休息,今晚早点睡吧。”林妈妈说道。

安慕锦眨了眨眼睛,奇怪的很,她竟然一点也不困。

“明天还要赶路呢,小姐别太兴奋,快睡吧。”林妈妈吹了灯,安慕锦不得不躺下睡好。

即使躺着,安慕锦还是睡不着。也许是第一次出门吧,她总找不到那种在家的感觉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安慕锦才累的合上了眼睛。

次日一早醒来,安慕锦看着陌生的环境,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在客栈呢。盯着头顶的房梁看了一会儿,她突然抿嘴笑了。

林妈妈进来,正看到她在笑,高兴道:“小姐今天看上去很开心啊。”

安慕锦对林妈妈笑笑,快速穿好衣服,然后去敲小王爷的门。手刚抬起来,小王爷就开了门,“锦绣,早!”

“早!”安慕锦又笑了,心情莫名的好的不得了。

荣叔和林妈妈起来的比较早,都已经先吃过了,所以早饭就只有安慕锦陪着小王爷一起吃了。

两人刚走到楼下,安慕锦就看到客栈门口站着一抹熟悉的身影。那人见到安慕锦看向她时,坦然自若的走过来,面带微笑的和安慕锦打招呼:“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贵人,我的好妹妹。”

贵人,安慕雪还真是虚伪啊。明明很不喜欢她,却给了她这么好的称呼。

金府落败之后,安慕雪的日子过的异常辛苦。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值得入眼的东西,粗布衣衫,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挽了一个妇人髻。脸上没有胭脂水粉,粗糙的像是三十几岁的人。

“怎么,妹妹不认识姐姐了?”见安慕锦许久都不说话,安慕雪眉头一挑,伸手就要来拉安慕锦。

小王爷反应迅速的将安慕锦往身旁一拉,安慕雪的手落了空。也让她的视线从安慕锦的脸上,落到了小王爷的脸上。

“小王爷,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你。”安慕雪掩嘴轻笑,本来葱白如玉的小手此刻也变得狰狞焦黄,像是做了多少苦力活似的。

小王爷没有理她,对小二吩咐道:“将饭菜送上来。”说罢,拉着安慕锦就往楼上走。

安慕雪追上来,伸手拦着两人,眼神不再柔和,变得凶狠起来:“安慕锦,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,对亲姐见死不救?”

安慕锦冷眼看着她,她这是求人的姿态吗?不管以前,还是现在,安慕雪都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自信,好像谁都得听她的,都必须按照她说的做一样。

“你不是我亲姐!”安慕锦平静的阐述这个事实,她们只同父,不同母,算不得亲。

“安慕锦你……”安慕雪正要说话,客栈门口传来一阵**,一个醉酒男子跌跌撞撞的跑进来,嘴里喊着:“娘子,娘子给我酒钱,酒钱……”

来人一身灰色粗布长衫,头发散乱的披在脑后,胡子拉碴。若不是他的声音没有变,还真是认不出他就是金云堂。

金云堂一表人才,仪表堂堂,在京城里也是个有名的美男子。才几个月不见,他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醉酒,不注重仪表,比路边的乞丐看着还要邋遢。

安慕雪看到他这副样子过来,再看看小王爷一身青衣,面容清秀,怎么看都比金云堂好上一百倍,一千倍。她当时真是瞎了眼了,怎么会嫁给金云堂这样的人。

厌烦的将金云堂的手给打开,安慕雪冷着脸道:“滚,不要来找我。”

“娘子,你是我的娘子,我不来找你我去找谁啊。”金云堂伸手就去搂安慕雪,当众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摸了起来。

安慕雪不堪其扰,用力的推着他,差点矢口喊出非礼二字来了。

摸了一圈之后,金云堂将安慕雪推开。冷笑三声,突然一掌拍在了安慕雪的脸上不高兴道:“竟然没有银子,臭婊子,昨天那个男人给你的钱呢?”

“金云堂,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安慕雪捂着脸,心都凉透了。

她上辈子做了什么孽,居然会看上金云堂这样的男人。

“我怎么不是男人了?我若不是男人,你会嫁给我?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,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男人?”金云堂喝醉了,此时什么颜面也不顾了,话张口就出。

安慕雪就是心眼再坏,却也到底是个女人,听了金云堂这样的昏话,也不由得气的七窍生烟。

扑过去和金云堂扭在了一起,安慕雪发了狠的拧着金云堂的耳朵,掐着他的脖子。而金云堂也不是之前的那个金云堂了,对她自然也是十分的不客气,三两下就将安慕雪给踩在了脚下。

店里的掌柜看到有人在这里打架,生怕闹出人命,连忙让伙计们上来拉劝。

金云堂是习武之人,一两掌拍出去,店里的伙计再也没有人敢上前拉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