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0章 补过

第240章补过

金云堂还没有对安慕雪动用武功呢,若是像刚刚打伙计那样打安慕雪,就是十个安慕雪也不撑他的打。

打够了之后,金云堂又将安慕雪提起来,指着她的脸骂:“臭婊子,将钱拿出来。你想私吞,没门!”

安慕雪倔强的瞪着他,突然一头撞向了金云堂的脸面。金云堂被撞的鼻孔出血,右手一甩将安慕雪甩了出去。

“贱人,竟然敢撞我。”金云堂捂着鼻子,还想上来揍安慕雪。

安慕雪吓的连忙后退,坐在地上,向安慕锦挪着身体,悲哀的喊道:“锦儿,救我!”

听到安慕雪的叫声,安慕锦站着不动,心中挣扎的厉害。安慕雪这样的遭遇,安慕锦是很同情,可一想到她刚刚对自己的态度,安慕锦实在是不想帮她。

事实证明安慕锦的选择是正确的,金云堂一听到安慕雪叫锦儿,目光立刻朝安慕锦瞄了过来。

“居然是你们!”金云堂的眼神十分凶狠,好像是看到了仇人一样。

虽然金云堂现在落魄成了这样,可不能否认他从小习武,武功高强,更是跟着金老将军上过战场的硬汉。

所以在他注意到安慕锦和小王爷的时候,小王爷连忙将安慕锦护在了身后,脸色平淡的看着他道:“是我们,你已经落到这个地步,还想怎样?”

“想讨回公道,我们金家为大顺立过多少汗马功劳。只不过是在维护谁做皇上这件事上出了点失误,为什么七皇子登基这样对待我们金家?我不服,我很不服!”金云堂双眼凸起,身上的气力瞬间爆发,将身上的衣服震的七零八落。

不仅他身上的衣服被震的破碎不堪,就是周围的人也被他的气力伤到。

“好可怕的内力!”有人惊叹一声,四周的人吓的四处逃逸。

客栈的掌柜硬着头皮给金云堂作揖:“这位爷,小店地方小,你们有什么恩怨请到外面去解决吧。”

金云堂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看也不看掌柜一眼,径直朝着小王爷走去。

掌柜的见金云堂不理会他的祈求,又对小王爷道:“这位爷,求你行行好,千万不要在小店打架啊。”

小王爷也没有理会这个掌柜的话,不过却很赞同掌柜的说法。他也不想在这里和金云堂动手,一他的武功不高,二他觉得打架很累。

“这件事你找我没有用。如果你想讨回公道,我可以给你提供一条信息。”小王爷面色平静,笃定金云堂不是莽撞之人。

果然金云堂听了这话之后,停下了脚步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:“什么信息?”

“边境战乱,大顺正是缺人的时候,你可以将功补过。借此机会,好好表现一番,为金老将军讨回公道。”小王爷轻声道。

“将功补过?”金云堂一声冷笑,“即使补了过,我父亲还能活过来吗?”

“如果你这样想,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。只不过金老将军看到你这样,他在天之灵也难安吧。”小王爷叹息一声,认真的看着金云堂。

“掌柜的,在这里给我弄一间上房,我要在这里住下。”金云堂沉默一会儿,突然对掌柜的说道。

掌柜的听到这话,连忙很狗腿的应道:“好嘞,一定给爷安排最好的房间。”

只要他们不在这里打架就好,掌柜的擦了一把额上的汗,吩咐伙计带着金云堂上楼。

金云堂看了看小王爷,粗声粗气道:“在我考虑清楚之前,你都不能走,否则……”说着他冲着小王爷扬了扬拳头。

小王爷自然不怕他的拳头,轻笑一声:“你想清楚了最好。”

金云堂又是一声冷哼,上到二楼,发现安慕雪没有跟上来,大着嗓门道:“贱女人,你躺在地上是死人吗,还不快爬上来?”

安慕雪躺在地上,气的浑身发抖。今天是她十六年来,受过屈辱最多的一天。

即使心中有气,她还是慢慢的爬了起来,歪歪斜斜的朝着楼上走去。

在经过安慕锦的身边时,安慕雪扭头瞪了她一眼,“安慕锦,你给我等着!”

金云堂气安慕雪,安慕雪就来安慕锦,这难道就是命吗?

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,所以安慕锦一想到这层关系,就更加生气。气的她全身发抖,她怎么就摆脱不了这两个人了?

“锦绣!”小王爷感受到安慕锦的异样,连忙将她抱住。

安慕锦靠着小王爷,平复了许久,才将心情恢复平静。

“爷,你们的饭菜是在房间里吃,还是在……”店小二还记得小王爷的吩咐呢。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安慕锦一声打断:“不吃了。”

店小二挠着头,讪笑两声:“哎,我知道了。”

“锦绣,你怎么了?”小王爷抱着安慕锦上楼,安慕琴却不肯,要往下走。

小王爷就陪着安慕锦下楼,两人一直走到了街上。安慕锦还是一句话都没有,将小王爷急的差点就抓耳挠腮了。

“我是不是很傻?”走了好长一段路,安慕锦才开口问道。

小王爷不知道她为何这样问,却还是回答:“你不傻,只是有时候你比别人善良。”

“不,我不善良,我就是傻!”安慕锦用力摇着头,“昨天听说凝喜死了,我除了震惊之外,还有一些期待。期待和安慕雪的见面,毕竟这是我离家之后,第一个见到的熟人。可却忘了,她恨我之入骨,来见我也不过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。”

“锦绣,我理解你。这是你第一次出门,能够遇到熟人,自然会对她多出一分亲切感。这不是你的错,这是人之常情。如果换做是我,我也会这样的。”小王爷诚恳的说道,但心中却有一个疑惑。

安慕锦似乎对金云堂,安慕雪有着不同寻常的情愫。那晚她站在金府的角门前说的那句话,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安慕锦到底和金家有着怎样的关系,才会让她做出那样的举动?

“真的是人之常情吗?”安慕锦不确定的问道,小王爷认真的点头:“是人之常情。人在离开故乡之后,多多少少都会对故乡有着一种思念。若是在其他地方再遇到故人,即使那个故人之前对自己并不好,可在异地他乡还是能让人觉得亲切。”

“我才刚离开一天而已……”安慕锦争辩一句,而且这里离京城并不远,想回去不过半天的时间。

“锦绣是个多愁善感的人,只是一天也会念家。并且这是你第一次出门,以后会越走越远,所以你才会这样想舍不得,有这么多思念的情绪。”小王爷耐心的和安慕锦解释。

他自出生就在王府独立长大,对太后也不过是母子之情。可即使这样,他在第一次离京之时,也是充满了惆怅。因为那时的他和现在的安慕锦一样,不知道未来要去哪里,能走多远。

安慕锦又沉默了,小王爷知道她在想问题,就没有打扰她。牵着她的手,慢慢往前走。

因为小镇离京城比较近,很多人在这里来来往往,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集市。虽比不上京城的繁华,却也是十分的热闹。

“天成,你为何会帮金云堂?”往回走时,安慕锦一开口就是问这件事。

“金老将军的为人我还是有所了解的,他只不过是认为大皇子会当皇上而已,所以才拥护大皇子。金云堂这人我虽不喜欢,但他确实也是有能力的人。若是能够为大顺效力,也算是给大顺做贡献了。”小王爷淡淡的笑着。

听小王爷这样说,安慕锦都觉得他很矛盾。既然不喜欢他,为何还要为他指路呢。

这也许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吧,男人注重的是这个人的价值,女人多注重自己的喜恶。

在外面逛了一圈,再回去时已经是中午了。

两人都没有吃早饭,午饭时自然多吃了许多。

在快要吃完时,金云堂和安慕雪已经收拾一番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从二楼下来了。

掌柜的特别惧怕金云堂,一看到他下来连忙让店小二过去好好招待。

金云堂满意的朝掌柜的点点头,掌柜的憨笑着,心里快要怕死了。这位爷不走,他每时每刻都得提心吊胆的,就怕照顾不周,惹怒了这位爷。

店小二领着两人到了厅里最好的位置坐下,不多时就有人给他们端来好酒好菜。

两人许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,这时候也不在乎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,直接用手抓起来就吃。

安慕锦看不下去了,扭过头放下筷子,和小王爷一起上楼了。

回去的时候,安慕锦问:“难道真的要等他想好了,我们才能走吗?”

“锦绣想什么时候走,我们就什么时候走。”小王爷说的自信,除了皇上还有谁能拦得住他们。

“恩,明天再走。”安慕锦想了一下说道,她还是不要让小王爷为难了。希望明天金云堂能够想好,到底去不去为皇上效力。

“好!”无论安慕锦说什么,小王爷都会满足她的。

回到房间,安慕锦还真的困了,躺在**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睡的正香,安慕锦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脸。她这两天都没有休息好,实在是太困了,躲开之后又继续睡了。

安慕锦以为躲开就没事了,过了一会儿就觉得脖子疼了起来。睁眼一看,安慕雪正坐在床头,用力的掐着她的脖子。

“安,安……”安慕雪掐的太用力,安慕锦都叫不出声来了。

安慕锦吓的用手去掰开她的手,但她的力气太大,安慕锦一时半会又掰不开。继而改变战略,伸手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挠了一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