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1章 和离

第241章和离

“啊!”安慕锦的指甲挺长的,一挠之下,安慕雪的脸立刻破皮了。安慕雪怕安慕锦再给自己一爪子,连忙松开了掐着她的手。

安慕雪一松开,安慕锦就忍不住咳嗽起来。却也没有忘记要避开安慕雪,防止她再次对自己下手。

“安慕雪你疯了吗?”安慕锦咳嗽一会儿,脸上的红潮还没有褪下。

“安慕锦你才是疯了呢。”安慕雪捂着脸,心中气愤脸又花了。

只是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脸蛋了,她在乎的是钱。自从被迫离开京城之后,她发现什么地方都得用钱,而她最缺的就是这个。

看安慕锦似乎想要喊叫,安慕雪冷笑一声道:“别白费力气了,金云堂和小王爷离开了,林妈妈被我支开了,这个客栈没有人能够救你。”

“你想做什么?”安慕锦冷静下来,安慕雪没有真的将自己杀死,就证明她对自己还有所求。

“给我钱,我需要大笔的钱。”安慕雪伸手做了个讨要的动作。

安慕锦身上有钱,有很大一笔钱。不过她是不会给安慕雪的,因为那些钱是小夫人给她的,算是当做嫁妆的。

即使她不想要那笔钱,但那钱都是小夫人的一片心意,她不能让安慕雪给糟蹋了。

“金云堂日后做了将军,你还怕你们没有钱花吗?”安慕锦讥笑起来。

闻言,安慕雪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,一脸不屑道:“我要和他和离,再也不想和他在一起生活了。”

“和离?”安慕锦没有想到安慕雪会这样说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。

“他不是人,他逼着我……”安慕雪说到这里,猛然打住话头,盯着安慕锦看:“你和小王爷是不是已经做了那事了?”

安慕锦脸上的红潮刚褪下,听到这话脸右又红了,急忙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和小王爷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“什么事都没有,你紧张什么?”安慕雪哼了一声,继续刚才的话题:“总之我不想和他过下去了,我要和离,我需要钱。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,而且你一定要帮我!”

看安慕雪说的那么信誓旦旦,安慕锦就一肚子火。好像大家都欠了她似的,都必须听她的似的。

“我没钱!”安慕锦没好气的一口回绝,安慕雪不依不饶道:“跟着小王爷会没有钱吗?”

“就是没钱。”有钱我也不会给你,安慕锦在心里又加了一句。

“我不相信,今天你必须将钱拿出来。”安慕雪说着就要来动手,安慕锦一脚踢出,将她踢开了一些。

“安慕雪你别这样无理取闹,我不欠你什么,为什么要给你钱。”踢开她之后,安慕锦迅速下床,冷眼瞪着她。

安慕雪揉着被安慕锦踢到的地方,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指着安慕锦道:“你欠我的多了。你抢走了父亲,抢走了我在侯府的地位,你还要抢走了我嫡女的身份,这些都是你欠我的。”

“父亲一直都在那里,我抢了吗?至于嫡女的身份,侯府的地位,那都是因为你和你姨娘做的坏事太多,遭到的报应。是老天对你们的惩罚,和我又有什么关系。”安慕锦伶牙俐齿的还嘴。

安慕雪一直都有高高在上的自豪感,这都是六姨娘给惯的。无论安慕雪要什么,六姨娘都会满足她,所以才养成了她这副伸手找人要东西的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直到现在,安慕锦才认识到安慕雪之所以一直高高在上,不是她的错,是六姨娘的错,都是六姨娘没有教育好她。

“随便你怎么说,反正我现在就是要钱。只要你给我一大笔钱,就够了。”瞧瞧安慕雪这口吻,要钱,还要一大笔钱。

“没钱。”安慕锦就是俩字,安慕雪有些生气了,狰狞着表情就朝安慕锦扑来。

安慕锦灵活的躲开,朝着门口躲去。她就不信了,她还对付不了一个坡子。

安慕雪的脚受伤时没有好好养,好了坏,坏了好,也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,走路一块就跟瘸子没有两样了。

几次躲闪之后,安慕锦来到门口,伸手一拉,将门给拉开了。

正好这时,小王爷和荣叔从外面回来。安慕锦快速跑到小王爷的面前,小王爷一听她气息不稳就知道出事了。

接着看到安慕雪从房间里追了出来,冲着安慕锦喊道:“安慕锦我只要钱,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要求了。”

“我说了,我不欠你什么,你凭什么找我要钱。”安慕锦很不高兴,她的钱都是小夫人给的,她才不会将小夫人的心血让安慕雪给糟蹋了。

“在这里我只认识你,除了找你要,我还能找谁要。”安慕雪说的这是什么理由,难道认识就可以随便找人要钱了吗?

安慕锦都被她这样的逻辑给弄的有些哭笑不得了,“安慕雪,我是不会给你钱的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安慕雪正要说话,看到金云堂也上来了,脸色微变,转过身回了她的房间。

安慕锦正奇怪着呢,听到身后传来金云堂的声音,才明白安慕雪为什么会回去。

不过她回去了也好,省的她缠着自己要钱。

可不一会儿安慕雪又再次从屋里出来了,手里拿着一张白纸黑字,递给了金云堂道:“金云堂,我要和你和离。”

“和离?”金云堂眉头挑的高高的,突然捏住她的下巴,阴森森的说道:“安慕雪你将我害的妻没有妻,儿没有儿,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想离开我。”

“是,我早就想离开你了。你不是男人,你逼着自己的娘子找男人,赚钱给你买酒喝。你还逼死了我的两个丫鬟,你不是人!”面对金云堂的阴森恐怖,安慕雪是一点也不害怕。

虽然早就猜到安慕雪可能被逼着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,但这些话从她自己的嘴里说出来,安慕锦觉得挺悲哀的。

而且她也说出了一个事实真相,凝喜她们是被金云堂逼死的。他又为何去逼死两个丫鬟呢?

“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,还不是被你逼的。安慕雪,你说我不是人,难道你就是人了。你害死了李萍,还害死了小婉,那两个丫鬟只不过是为她们两个偿命的。而且她们两个都是自杀的,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金云堂冷笑出声,揽着安慕雪的头,将她夹回了房间。

听完金云堂的话,安慕锦目瞪口呆了一会儿。小王爷叫了她两声,她才反应过来。

金云堂说安慕雪的两个丫鬟是给李萍和小婉偿命的,看来他也不糊涂啊。那他之前为什么还纵容安慕雪呢,难道是为了现在的报复。

对,就是报复!

刚刚安慕锦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恨意,他恨安慕雪,却还是将安慕雪留在了身边。

这就是安慕雪和他的孽缘了,缘分不散,孽气就一直在。

晚上躺在**,还能听到安慕雪的尖叫声和哭喊声,安慕锦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“林妈妈。”朝着外间叫了一声,林妈妈累了一天了,此时睡的正香,可能没有听到安慕锦的声音。

安慕锦也不再叫了,一个人躺在**想事情。

“金云堂,你不如杀了我呢。”突然安慕雪一声嘶吼,从他们屋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这声音只持续了一会儿就没有了,就连安慕雪的声音也没有了。

安慕锦惊慌的从**坐起来,心想金云堂该不会将安慕雪给杀了吧。

就算杀了,那也和她没有关系,她这样安慰自己。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,她还是会担心,会多想。

“锦绣,你睡了吗?”小王爷在外面敲门,安慕锦在**滚一圈,披上衣服,穿好鞋就给他开了门。

“我猜你也还没有睡,因为我也睡不着。”夜色里的小王爷看着特别的清秀,一笑双眼亮的跟星星似的。

“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安慕锦提议,她不想再想安慕雪的事情了。

她哪里知道,此时安慕雪和金云堂早已不在客栈了。

小王爷睡不着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安慕锦听了那些声音,肯定睡不着,特意过来陪她的。

客栈晚上就关了门,两人就在楼下坐了一会儿,又上楼去休息了。

小王爷守在安慕锦的门外,听着她的呼吸变缓,变轻之后才离开。

第二天醒来,林妈妈已经将东西都收拾了好了。安慕锦去小王爷房里一看,也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正等着安慕锦一起下去吃饭呢。

自从小王爷的病好了之后,安慕锦发现他很少会让自己做事了,很多事情都是他自己完成的。

吃了早饭,安慕锦看了看二楼的方向,疑惑道:“他们怎么还不下来?”

“他们昨晚就离开了,现在已经在京城里了吧。”小王爷喝了一口漱口茶解释道。

安慕锦哦了一声,原来是昨晚就离开了,怪不得昨晚就没有听到声音了。不知道安慕雪回去之后,金云堂会怎样折磨她。

在结账的时候,掌柜的知道他们要走了,脸上带着喜不自胜的笑容,“几位路上一路平安,这是小店的一点心意,还请笑纳。”

荣叔将袋子打开一看,是一些干粮,惊喜的表情一览无余,“谢了掌柜的。”

待安慕锦他们上了马车,马车离开客栈之后,掌柜的擦了一把汗,自言自语道:“终于走了,再不走,店里生意没法做了。”

自从金云堂在客栈里露了那么一手后,其余的客人都提前退房了。今天他就要告诉大家,那个凶悍的客人已经走了,大家可以放心的在这里住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