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2章 塞北

第242章塞北

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将马车困在了路上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附近连个人家都看不到。

这场大雨下了一天一夜,四人都挤在小小的马车里。吃的东西几乎没有,喝水就靠接外面的雨水,很是辛酸!

第二天雨是停了,可道路却泥泞不堪。马车才走了两圈,车轱辘上就沾满了泥巴,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看着车轱辘上满满的泥土,荣叔的眉头紧紧的皱着,沉声道:“少爷,我先去前面找点吃的。等道路干了,我们再走。”

“也好!”雨后的空气十分清新,小王爷也想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。

荣叔走了之后,小王爷掀开车帘指着远处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你看,那里有一个池塘。”

顺着小王爷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有一个很大的池塘。只是池塘和他们有关系吗,安慕锦不解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锦绣想不想吃鱼,我会钓鱼。”说着,小王爷走到车前去,先跳下了马车。

伸手朝着车里的安慕锦喊道:“锦绣来,我带你去钓鱼。”

安慕锦笑着摇摇头,不是她想吃鱼,而是小王爷想要钓鱼。不过看他兴致这么高,她也不好扫了他的心,牵着他的手也跟着下了马车。

林妈妈坐在马车的前头,笑的温和:“小姐你和天成少爷去钓鱼吧,我在这里看着。”

“呵呵。”安慕锦只对林妈妈笑了笑,还未说话,就被兴致昂扬的小王爷给拉走了。

从马车到池塘的距离不算远,只是这路被大雨冲刷的十分酥软。等两人走到池塘边时,鞋上沾了许多的泥土。小王爷还好一些,安慕锦的裙摆上都是泥土,几乎湿了半尺高。

“那里有竹林,我去做两个鱼竿来。”小王爷刚说完,人就朝着更远处的竹林走去了。

和小王爷接触这么久,安慕锦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的兴奋,兴奋的像是个七八岁的少年。

没有了安慕锦在身边,小王爷一个人走的很快,不一会儿就带着两个去了竹叶的竹竿来。

小王爷身上有带鱼线,再加上安慕锦带着的绣花针,一个简易的鱼竿就做好了。

安慕锦对钓鱼没有他那么高的兴致,不过还是配合着他,手握着鱼竿陪他站着钓鱼。

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安慕锦就着急了。鱼总是不吃钩,她不想钓了。

扭头看了看小王爷,他专注的看着水面,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的注意一样。

钓鱼这么枯燥的事情,他怎么可以做的这么专注呢。安慕锦轻轻摇摇头,扭过头来看着水面。水面平静的像是一面镜子,那个草叶子做的鱼漂根本连动一下都没有动。

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安慕锦坚持不下去了,轻声问:“天成,这个池塘里该不会没有鱼吧?”

“不会的。”小王爷说的多么自信,就跟他在这里钓到过鱼似的。

安慕锦慢慢的转过头,看到林妈妈坐在马车上,正看着什么呢。突然她好羡慕林妈妈啊,她站累了,想坐一会儿。

“锦绣,是不是着急了?”小王爷笑着问,安慕锦呵呵笑着,口是心非道:“没有啊。对了,荣叔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?该不会前面没有村子吧?”

“他晚一点回来也好,我们争取在他回来之前钓到一条鱼。”小王爷说的很小声,随即又专注的注视着那平静的水面了。

安慕锦也看着水面上的两片叶子,希望有一个叶子快点沉下去。

看了一会儿,安慕锦又无聊了,她发现她对钓鱼真是一点都提不起兴趣。还不如坐着绣花呢,这钓鱼简直是无聊透顶。

但小王爷却钓的兴致勃勃的,一点都不觉得无聊。

感受到安慕锦的烦躁,小王爷嘴角勾起,转头对安慕锦笑道:“锦绣若是累了,就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“不累!”看小王爷笑的那么开心,安慕锦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。

她不能扫了小王爷的兴,不就是钓鱼吗,她能坚持!

打起精神,安慕锦目不转睛的看着水面。

过了一会儿,躲在云层后面的太阳终于露出来头。太阳一出来,整个天地都亮堂了起来。

阳光洒在碧波莹莹的水面上,立刻将水面染上了一层金色,看上去十分的好看。

这样看着水面,安慕锦也不觉得那么无聊了。

突然小王爷伸手过来,将安慕锦的鱼缸往上一提,一条鱼随着鱼钩欢快的蹦出了水面。

“锦绣比我厉害呢!”小王爷真心夸赞道。

钓到鱼了,安慕锦也很开心。不过她不觉得这是她比小王爷厉害,而是她的运气比小王爷的好。

钓上来的是一条草鱼,有一尺来长,活力十足。即使放在地上,它还蹦的十分欢喜。

有了一条活鱼的刺激,安慕锦渐渐的喜欢上了钓鱼。但这种喜欢持续的时间并不长,第二条鱼总是不吃钩,安慕锦又开始烦躁了。

“锦绣你知道吗?曾经我幻想过,有一天能有一个人陪着我这样安静的钓鱼。我们一起钓鱼,然后再将钓上来的鱼放到水里。”小王爷将鱼竿提起,鱼钩上面空空如也。

但他一点难过之色都没有,相反的是还很开心。

安慕锦不赞同的摇摇头:“好不容易钓上来的鱼,为什么要放到水里去?”

“因为我以前身体不好,不能吃鱼。”小王爷笑了一下,又道:“不过现在不一样了,即使我的身体依然不好,但是还有锦绣啊。锦绣可以帮我吃鱼,对不对?”

“不吃鱼那钓鱼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安慕锦还在纠结这个,来钓鱼不就是为了想要得到鱼,然后吃了它吗?

小王爷被安慕锦的话逗笑了,若是做每件事都追究原因,那还做什么呢。

“锦绣和我说说那天孔融雪和你说了什么吧。”小王爷收好鱼线,话题也转移了。

安慕锦眯眼瞅了瞅天上的太阳,摇摇头:“还是不和你说了,那是一个秘密。”

“难道你不想要知道答案了吗?”小王爷又问,安慕锦再次摇头:“结果已经出来了,原因也不重要了,就这样吧。”

有时候人要学会接受,而她要做的就是接受孔融雪出家了这个事实。

不管孔融雪是不是真的因为安齐凌出家的,结果已经这样了,是无从改变的了。她又何必执着于一个原因,自寻烦恼呢?

两人将鱼线都收好,安慕锦纠结的看着地上还活着的草鱼。眉头一拧,心一狠,抱着它用力抛向了池塘。

只听噗通一声,草鱼落在水里砸起了很大一朵水花。那草鱼掉进水里,又浮出水面,然后才摇着尾巴,扎进了水里转眼不见了。

小王爷被安慕锦的动作惊住了,疑惑道:“锦绣你怎么……”

“天成是有佛心的人,这鱼咱们就不吃了。”安慕锦潇洒的拍拍手,大步朝着林妈妈走去。

佛心也好,善心也罢。下次小王爷再钓鱼,她一定要找个理由躲开。

钓鱼什么的,真是比绣花还要枯燥!原谅她真的喜欢不起这么高深的事情!

回头看了看又恢复平静的水面,小王爷咧嘴笑了两声,将竹竿摆整齐放好,才追着安慕锦而去。

两人刚到马车旁,就看到荣叔提着两个大袋子回来了。

太阳越来越大,荣叔被晒的浑身冒油。将东西往马车上一放,荣叔深呼吸一口气:“这天气真怪,怎么突然这么热了?”

“荣叔,前面的最近的村子是不是离这很远?”小王爷问道,荣叔擦了一把汗点头道:“何止是远,前面被一座大山给挡住了,恐怕马车都过不去了。”

“山?”小王爷往前一看,还真是有一座山。

“附近我都找过了,并没有什么村子,翻过那座山就到济城范围了。少爷,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?”荣叔问道。

这都走了一个月了,少爷也没有说去哪里,都是荣叔将马车往哪里赶,他们就去哪里。

难道少爷真的打算带着安慕锦游览山河,走到哪里是哪里?

“锦绣,有没有想去的地方?”小王爷将问题抛给了安慕锦。

安慕锦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塞北。”

“塞北?”小王爷还未说话,林妈妈先发出了一声疑问。

给了林妈妈一个大大的笑容,安慕锦很认真的说道:“林妈妈,我们就去塞北。”

师父曾经和她说过:他有一个心愿,就是带着林妈妈去塞北。安慕锦不知道塞北对他们到底有什么意义,但这是师父的心愿。

如今师父不在了,那这个心愿就由她代替师父来完成。

“小姐为何想去那里?”林妈妈不解的问,隐约中觉得安慕锦似乎知道了什么。

“因为我只听过塞北,所以才想去那里看看。”安慕锦微笑,继续往嘴里塞东西吃。

她还听过江南,听过苏州,只是那些地方没有塞北来的有吸引力。在没听师父提到塞北之前,她都不知道大顺还有塞北这个地方。

“好,我们就去塞北!”小王爷做了最后的决定,“听说那地方极美,尤其是冬天,大雪覆地,满目雪白,美不胜收。”

见小王爷也是这么高的兴致,林妈妈欲言又止。心里叹息一声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师兄,即使你不在了,你的徒弟也会带着我回塞北,回我们相识的地方,是这样吗?

师兄,这是你临终前的交待吗?

“去塞北的话,我们的方向走错了。”荣叔突然来了一句,“如果现在过去的话,恐怕要等年后才能到塞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