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3章 嫡传

第243章嫡传

闻言,安慕锦吃东西的动作一顿,朝着小王爷看过去。塞北她是一定要去的,不管能不能年前赶过去,她都不会放弃。

林妈妈听荣叔这样一说,就笑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不去塞北了吧。而且那里风沙大,我们去了也不一定能适应的了。”

“没关系,年后到就年后到吧。”小王爷站在了安慕锦这边。

小王爷都这样说了,那这个决定就不会改变的了,林妈妈真是想说什么也不能再说了。

荣叔不在乎到底去哪里,只要小王爷想去,他都会一直跟随的。他比较关心的是路线问题,塞北离这里很远,两个月还真的走不到。

吃了饭,小王爷和荣叔在研究地图。安慕锦也想凑上去,看一看,却被林妈妈拉到了马车后面。

“小姐,塞北非去不可吗?”林妈妈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“天成也说了,塞北的风景极美。正好我又没有去过,就去那里看看吧。”安慕锦先故意这样说,看林妈妈不说话了,又关心的问道:“怎么了,林妈妈你不想去吗?”

“不是!”林妈妈摇摇头,她日思夜想都想回去看看,可却始终不敢。

“既然没有不想去,那就不要再有顾虑了。等道路干透之后,我们就出发了。”安慕锦笑着说道。

“恩。”林妈妈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,重重的恩了一声。

也好,就让她借着跟随安慕锦这个理由,光明正大的回去吧。

到了黄昏,路差不多干了,荣叔驾车开始往回走。

其实看了地图,小王爷才发现他们的路走错了,所以才导致走了许久都看不到村子。

这一回去又消耗了近三个时辰,才回到他们前天离开的良乡镇。

到良乡镇时都已经半夜了,安慕锦靠着小王爷睡的正香。小王爷看她睡的那么香,不忍心将她叫醒,就抱着她下了马车。

将安慕锦放在**,又给她盖上了被子,小王爷还舍不得离开。

林妈妈拿着手灯过来,委婉的说道:“少爷天色不早了,您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恩!”小王爷恋恋不舍的又看了安慕锦一眼,才默默的起身离去。

送小王爷到门口,看着他进了另一间房,林妈妈才将房门关上。又来看了看安慕锦,林妈妈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,感叹道:“小王爷也不说,小姐也不明白,两人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一起啊。”

**的安慕锦咿呀一声,似乎不满林妈妈在耳边说话,翻了一个身继续睡了。林妈妈将她的胳膊拿进被子里,看她不再动了,才提着手灯出了里间。

一觉好梦,安慕锦醒来发现她已经在客栈的房间里了。

推门走了出去,安慕锦就回头关了一下门,再回头时不小心碰了一下一个穿着华丽的男子。

安慕锦正要道歉,那华服男子转身狠狠瞪了安慕锦一眼,不高兴道:“你眼睛瞎了吗?”

“对不起。”安慕锦低声道歉。

“哎呦,神医你没事吧?有没有伤到哪里?”突然从左边飞快跑来一个男子,对神医男子谄媚完之后,怒目瞪着安慕锦:“让开,伤到了神医,十个你也赔不起。”

“神医?”慕锦看了那个华服男子一眼,他穿个跟个公子哥似的,哪里有一点神医的样子。

再说了大顺何时出了一号这样的神医,她怎么不知道呢?

“怎么,听到神医的名号吓到了?”谄媚男子哼了一声,伸手要推开安慕锦。

在他的手还未碰到安慕锦的衣服时,就被一只大手轻轻抓住了。小王爷轻轻一拧,他哀嚎一声,甩着手,用另一只手指着小王爷道:“你,你是谁?”

“她不是你能碰的人,滚!”小王爷一身轻吼,谄媚男子吓了一跳,却还强撑着拉着神医男子当靠山道:“我告诉你,我可是神医的关门弟子,也不是你们能够得罪的起的人。”

小王爷冷眼将神医男子打量一番,心中十分鄙视。老大夫那么高的医术都不敢自称神医,他又是哪里冒出来的,居然说自己是神医。

正要出言打击他,突然从楼下冲上来一群人,看到神医后,全部跪着祈祷:“神医求求你了,救救我的母亲,娘子,儿子……”

一会儿的时间,神医男子面前就围了许多的人,都是求着他去救人的。

看到这一幕,安慕锦和小王爷面面相觑。即使有很多人都求着让他去救,但是两人都不相信这个男子是神医。

“让开,让开。没看到今天神医心情不好吗?等神医心情好了,你们再来。”见神医男子皱了眉,谄媚男子连忙耀武扬威的推着众人,让他们再等等。

最前面的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哭着哀求:“神医行行好啊,快救救我的儿子,他快不行了。”

“滚!”谄媚男子用力推着那个老人家,老人家一下就被推的往后倒去,被其他人挤倒在了一旁。

即使摔倒了,老人家也没有放弃,依旧在苦苦哀求:“神医行行好啊,我们都在这里等了两天了……”

两天的时间,正好是安慕锦他们离开,神医才到了良乡镇的。

老人家体力不支,挤不过别人,被人推来攘去的,看着十分可怜。安慕锦看了一眼就看不下去了,走过去将老人家扶起来道:“老人家你的儿子在哪里,快带我去,我给他看病。”

“你?”老人家愣了一下,眼前这个姑娘不过十五六岁的光景,她会医术?哄人的吧?

知道老人家不相信自己,安慕锦轻笑道:“神医今天心情不好,想必他今天是不会出诊的。与其等他心情好,不如让我试一试,说不定我能将你的儿子治好了呢。”

“姑娘你别诳我,除了神医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他。”老人家推开安慕锦,继续朝着神医追去。

见老人家如此不信任自己,安慕锦也是一阵惆怅。小王爷看她失落,在一旁安慰道:“别泄气,他们只是还不知道锦绣的医术罢了。”

安慕锦勉强一笑,她失落的不是自己的医术不被人信任。而是这么多人求着神医,神医居然不给大家看病。学医就是为了治病救人,神医的医德何在?

“姑娘,姑娘……”看安慕锦要走,一个矮小的女人突然拉住了安慕锦的胳膊。

安慕锦回头,她又连忙松开,脸上带着憨厚老实的笑容:“姑娘,真的会医术吗?”

“恩!”安慕锦只点了一下头,女人做了一个让安慕锦十分诧异的动作。

只见她猛然一转身,拍着大腿,跳起来冲着人群喊道:“当家的快来,这里有一位大夫。”

她的声音极大,吵吵闹闹的二楼被她这一声喊的安静了。

不一会儿,就看到一个抱着七八岁女孩的男子急急忙忙走了过来,还未走近,扑通一声给小王爷跪下了,“求求你了,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。她从半个月前开始就这样了,整日都昏昏沉沉的,和她说话她也不回答。”

女人扯着男子的衣服,指着安慕锦道:“她才是大夫。”

男子愣了一下,迅速挪动膝盖,转而要给安慕锦磕头。

见状,安慕锦连忙要去扶,小王爷动作更快,一把将男子拉起来:“救人要紧。”

“对,对,对!”女人认同的连忙说道。

安慕锦伸手在女孩的手上一摸,脉搏正常。再翻开她的眼睛,正常人的眼睛都会动,而女孩的眼睛不会动。

捏开她的嘴,安慕锦将她的舌头掏出来,仔细看了一会。指甲在上面轻轻一刮,刮了一层舌苔下来,放在鼻尖轻轻一闻,安慕锦就知道这个女孩怎么了。

让男子将女孩放在地上,安慕锦掀开她的衣服,右手食指和中指微微弯着,顶着女孩的肚脐眼有节奏了点着。

在安慕锦点到二十下的时候,女孩呕了一声。头一歪从嘴里吐出一摊黑色之物,腥臭无比,熏的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捏住了鼻子。

女孩吐了两口之后,人就清醒过来,睁眼看着爹娘疑惑道:“爹,娘,我们这是在哪儿啊?”

“婉婉,你终于好了。”女人跪在地上,一把将女孩抱在了怀里,男子伸手将她们母女抱着。

抱了一会儿,男子才想起来给安慕锦道谢:“谢谢你,你真是神医啊。”

“当家的,给钱啊。”女人的性子比较急,推着男子让他给安慕锦酬劳。

安慕锦连忙摆手道:“举手之劳而已,你们不用给我钱。”

“不用钱?”女人惊呼一声,欢天喜地道:“你不仅是神医,还是活菩萨啊!我们一家三口谢谢你的大恩大德,谢谢!”

安慕锦被这个女人夸的十分不好意思,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小王爷细心的递上笔和纸,安慕锦就地写了一张药方,交给女人嘱咐她怎么用药。

交待完毕,那个傲慢至极的神医走过来,不屑的看着安慕锦道:“只是会点医术而已,算什么神医,我才是真正的神医。”

安慕锦很不喜欢这个神医,且不说他医术高不高,就冲着他神医的名号,他也不该这样傲娇。病人都这样求着他了,他还不给人看病。想当年李神医游历天下时,基本都是免费就诊,免除了多少人的病痛。

像李神医那样伟大的人,才能够算得上神医。眼前的这个人,他何德何能可以和李神医相提并论。

“对,神医是李神医的嫡传三代弟子,医术全得李神医的真传。他才是当之无愧的神医!”谄媚男子附和着说道。

听到李神医三个字,安慕锦不由得对眼前这个神医多看了一眼。即使是李神医的嫡传弟子又如何,他这样做也不怕辱没了李神医当年的风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