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6章 回礼

第246章回礼

客栈里,神医揉着略微酸痛的胳膊,娇气道:“该死的,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。显摆什么医术,害的我少赚了不少的钱,还累的要死。”

“神医你别生气,今天你给这么多人看好了病,明天还会来更多的人的,到时候……”谄媚男子殷勤的给神医捏肩捶背,还负责开导神医不好的心情。

神医喝了一口茶,将嘴里的茶叶粗鲁的吐了出来,正要说话,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回来了。

一看到安慕锦,神医就十分的不舒服。凭借他多年行医的经验,他知道安慕锦的医术很不错。可就因为她的医术不错,还是一个女人,所以神医才会不高兴。

在神医看到安慕锦他们时,谄媚男子也看到了,撇嘴不屑道:“她也就那点伎俩,和神医你比起来不值得一提。”

以往谄媚男子恭维的话,神医多少会露出点笑容。可这次神医不仅没有笑,反而是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他紧紧的盯着小王爷怀里的药箱,那双眼睛简直就像是狼见到肉一样,直了!

蹭的一下站起来,风一样的跑到小王爷面前,伸手拦住他道:“这位小哥,你手里提着的药箱可否让我看一眼。”

“凭什么?”小王爷抬了一下眼皮,瞅了他一眼,绕过他拉着安慕锦继续往前走。

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这是李神医专用的药箱。李神医是我师父的师父,他老人家的东西理应给我这个嫡传弟子。而现在这个东西在你们的手里,说不定是你们从哪里偷来的,抢来的,骗来的。”神医再次上前拦住了小王爷。

谄媚男子跟上来,听到最后一句,连忙大声嚷嚷道:“说,你们是从哪里偷的师祖的东西?”

“啪!”

也没有看到小王爷是怎么出手的,谄媚男子捂着脸哀嚎一声,惊恐的看着四周:“谁,是谁打的我?”

谄媚男子是没有看清楚,但神医却看清楚了,刚刚那一巴掌正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很是清秀的男子打的。

“阁下是什么人,竟然在我的面前出手伤人?”神医也意识到小王爷的身份可能不简单,礼貌的一抱拳。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极度的冷硬,好像小王爷不说出自己是谁,他就会将小王爷怎样了一样。

“易天成!”小王爷缓缓的吐出这三个字,以同样的气场看着神医。

谄媚男子不知道易字的意义,跳起来指着小王爷道:“你这个小偷,偷了东西还不让人说。别人说了,你还动手打人,还有没有天理了。”

“闭嘴!”神医冷喝一声,谄媚男子还想骂,被神医这么一喝,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。

见谄媚男子不再嚷嚷了,神医再次抱拳对小王爷道:“易可是国姓,不知道阁下可是皇族之人?”

“不是!”小王爷一口回绝。

神医悄悄的松了一口气,态度再次强硬起来:“那就可以请教一下了,这个药箱你们到底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

“买来的。”小王爷说的风轻云淡的,可在神医听来却不是这么回事。

这东西可是李神医留下来的宝贝,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但在李神医过世之后,这个药箱也随之消失了。多少年来大家都在找寻这个药箱,一直都是一无所获。谁知道今天却在一个年轻人的手里看到,这让神医如何不震惊。

“阁下是骗我的吧,这可是无价之宝,谁会卖这个东西?”神医明显的是不相信。

在这里和神医说了几句话,小王爷早已不耐烦了。对于药箱从哪里来的问题,他已经告诉神医了,只是神医不相信,这不能怪他。

看到小王爷要走,神医突然朝着小王爷出手了。小王爷伸手一挡,和神医的手只轻轻碰触一下,神医就快速收回了手。

“哈哈,阁下执意要走,那我也就不强留了。”神医得意的笑了两声,很好说话的给两人让了路,只是眼里却有一抹看好戏的笑意闪过。

小王爷和安慕锦都急着走,也没有注意到神医的眼里的笑意。

刚走到台阶处,小王爷感觉胸口一疼,低头看了一眼和神医接触过的手。那掌心上隐隐有黑气萦绕,一看就知道是中毒了。

感觉到小王爷的异样,安慕锦也低头看到了他手心的黑气,猜到是神医下的毒。愤怒转身看着神医,还未说话,神医得意的说道:“易天成,那是本神医送给你的见面礼。是本神医特质的三日断魂散,三日内找不到解药,必死无疑。”

“你,无耻!”安慕锦气的咬牙,很想上去将神医揍一顿。

小王爷只疼了一下,就不再疼了,他知道是那毒已经侵入体内的征兆。

“怎么样?滋味不错吧。除了毒物入体时会疼一下,之后都不会感觉到疼痛。即使在死的时候,也不会有任何的疼痛。三日断魂散也叫做欢乐死,是我特意为那些想自杀的人制作的。”神医继续哈哈大笑。

“锦绣,我们回去。”小王爷很快就恢复平静了,他相信安慕锦的医术,安慕锦一定会救好他的。

“恩!”安慕锦又狠狠瞪了神医一眼,才扶着小王爷往楼上走。

到了房间,安慕锦就开始为小王爷看病。

三日断魂散十分霸道,毒气能够融于血液,随着血液的循环,游走全身。当这些毒气将整个人都包住的时候,那也就是这个人丧命之时。

老大夫曾经说过,世间万物都是一物降一物,没有什么是绝对的。天下并不存在无药可解的毒,如果真要说没有,也只是那一时期没有。到后来,也会被人找到解药的。

老大夫还说了,解毒其实十分的简单,找到毒本身的克星就好了。有时候解不了毒,一是不知道毒物是什么,二是找到克制毒物的东西。

知道了一,那么二也就不难了!

安慕锦现在就是属于不知道一,不知道三日断魂散的毒物是什么。不过根据这个毒物能融于血的特性,安慕锦大概也能猜到这些毒物是哪几种。

这是考验安慕锦的时候了,而且中毒之人又是小王爷,这让安慕锦十分的紧张。生怕自己配错了解药,反而是让小王爷的病情加重了。

见安慕锦一直皱着眉头,小王爷心疼的说道:“锦绣别着急,还有三天的时间,慢慢来。”

安慕锦看了小王爷一眼,平静道:“虽然是三天的时间,但这三日断魂散留在体内不是什么好事,早点将它的毒解了早点好。”

捏着小王爷的手,安慕锦一阵下去,再拔出来时,银针上都黑了。放在鼻尖细细一闻,安慕锦的眉头舒开一些,挥手快速在白纸上写下一种药材。

过了一个多时辰,安慕锦总算是将解药配出来了。这么短的时间里,安慕锦就将解药配出来了,她有些不相信。

不是怀疑自己的医术,而是怀疑这个神医的三日断魂散也太好解了吧。为了防止万一,她特意叮嘱赵光去多抓几副药来。

果然是神医配出来的毒药,一碗煎药喝下去,小王爷一点反应都没有。一盏茶功夫过去了,小王爷手心上的黑气还在。

安慕锦对自己的药方很有自信,可能是药的使用上不对,就像之前解小王爷身上的蛊虫一样。

让赵光准备一壶刚烧开的热水来,安慕锦将药全部倒进壶里,待药性全部发挥之后,端着给小王爷喝了。

小王爷喝下之后,顿时觉得浑身一轻,好像身上有什么东西被人拿走了一样。接着就看到手心上的黑气慢慢消失了,解毒成功了。

“锦绣真厉害!”小王爷真心的赞叹,安慕锦呵呵笑着,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啊。

“可恶的神医,他不救人就算了,还对你下毒。李神医要是知道他有这样的传人,估计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吧。”捏着小拳头,安慕锦愤愤不平的说道,脸上全是愤怒之色。

看到安慕锦这么生气,小王爷却笑了:“好了锦绣,只要毒解了就好了。接下来,我们要给他们一份大礼。来而不往非礼也,礼尚往来嘛。”

经由小王爷这么一提醒,安慕锦又笑了。

对,也让神医尝尝她的毒药!

安慕锦看过很多医书,其中有一篇就是讲怎么配毒的。不一会儿,安慕锦就配出了一种能让人浑身发痒的毒来,名字叫做跳跳散。

等赵光买来药,安慕锦配好跳跳散,天刚好黑,正是吃晚饭的时候。

安慕锦扶着小王爷从房间里走出,正好碰到也要下去吃饭的神医。神医看到小王爷那动作小心的样子,忍不住笑道:“三日断魂散不会让人觉得疼痛,没想到你这么胆小,居然会怕成这样。”

安慕锦狠狠的瞪着神医,小王爷也是皱眉看着他。

越是看到他们这样看着自己,神医就越是得意,哼着小曲大步从两人面前走过。

在神医经过小王爷身边时,小王爷催动内力将跳跳散打入神医的脖子上。

神医十分警觉,摸着脖子立刻回头看着小王爷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“我都是将死之人了,还能对你做什么。”小王爷自暴自弃的说道。

神医动了动脖子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,幸灾乐祸道:“你说的对,你都是将死之人了,不可能对我做什么。”

说罢,神医就下了楼。安慕锦和小王爷相视一眼,也都笑了。

跳跳散的发作时间需要一个时辰,神医现在是没有反应。等一个时辰之后,有他受的。

而且天晚,很多药铺都关了门。即使他能配出解药,买不到药也是够折磨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