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7章 江山

第247章江山

在刚看到客栈的标志时,荣叔停下脚步看着林妈妈道:“老林,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二小姐,我怕她知道了心里难受。”

“老荣你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林妈妈深呼吸一口气,到现在她还不相信京城的消息。

老夫人疯了就疯了,谁也没有亏待她,依旧好吃好喝好穿的供着她。有段时间还好好的,整日待在沁香苑。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,突然疯病加重,跑到云文苑将小夫人骂了一顿。

小夫人的脾气一直都不错,想着老夫人是长辈。她心里不痛快,就让她骂好了,小夫人也没有放在心上。谁知道老夫人骂人还觉得不过瘾,拿刀将小夫人的后背给砍了。若不是杏儿反应快,老夫人那一刀就砍在了小夫人的脖子上。

老夫人那一刀力气极大,小夫人被砍的当时就趴在了地上,血流不止。侯爷找了最好的大夫给小夫人看,血愣是在第二天才完全止住。血是止住了,但是小夫人必须要趴在**,不能动,一动伤口就会流血。

这件事林妈妈也不知道侯爷是怎么处理的,只是心疼小夫人。她还是姨娘时就被三姨娘欺负,老夫人也时不时的喊她去服侍。好不容易成了小夫人,她的好日子也没有几天,这不刚享受到点福就遭遇了这样的情况。

两人回了客栈,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华丽的男子,在那里踢门。那男子的动作十分滑稽,伸手在身上乱抓,一边跳一边踢门。

“易天成,你给我滚出来!”神医在门外气的大吼,屋内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荣叔看到神医这样踢着小王爷的门板,脸色一沉。走过来伸手抓住神医的肩膀,稍微一用力,神医就被荣叔抓到了一旁。

神医感觉到有人抓自己,还没有看清楚在他的人是谁,他整个人就被拉离小王爷的门前了。心下一惊,来人是谁,怎会有如此高的武功。

待他站定,正要问此人是谁。荣叔不耐烦道:“哪里来的讨人厌的东西,赶紧滚。”

“你!”神医指着荣叔正要发怒,突然背上一阵奇痒,让他不得不放弃了后面的话,专心挠痒。

屋里的小王爷听到了荣叔的声音,将门打开,对林妈妈笑了笑道:“林妈妈,今晚让锦绣在我这里。荣叔,你再定一间房吧。”

小王爷这话,第一句是对林妈妈说的,第二句是对荣叔说的。

他一说完,就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了。

荣叔和林妈妈相视一眼,两人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惊讶,这是不是太快了!

小王爷和安慕锦不冷不热的发展时,两人都为他们着急。可他们突然这么快就住在一个房间了,两人又有些担心。

总之,两人就是个操心的命啊!

林妈妈先回房间,荣叔并没有立刻下楼去要房间,而是瞪视着神医。

神医被荣叔瞪的十分不舒服,强忍着身上的痒,冷哼一声道:“易天成是你的主子吗?他中了我的三日断魂散,三天内没有解药,他就要死了。如果你不想让他死的话,就让他出来见我。”

“三日断魂散?”荣叔双眼一眯,刚移动一步,人就到了神医的面前,揪住了他的衣领凶狠道:“将解药拿出来,不然我现在就废了你的胳膊。”

神医的左胳膊被荣叔高高的提着,十分的疼,身上又痒,他简直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。但他也不害怕,因为小王爷没有解药,小王爷也活不成了,而这肯定不是眼前这个男人想看到的。

“你废了我的胳膊,我就更不能将解药给你了,到时候……”神医的话还未说完,小王爷再次将门打开,伸手给他看。

神医看到小王爷的手上的黑气已经没有了,震惊不已。真没想到那个女人的医术这么高,才短短几个时辰就将三日断魂散的毒给解了。

“荣叔放开他吧,锦绣已经将我的毒给解了。”小王爷说完又关上了房门。

荣叔狠狠一推,将神医给推开了,凶狠道:“还不滚!”

神医哼了哼,极其爱面子的选择昂头离开。

看着他进了房间,荣叔才放心的下楼。快到一楼时差点又和一个急急忙忙的男人撞上了,让荣叔忍不住的皱眉。客栈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古怪的人,看来在他离开的这一天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啊。

神医在屋里跳着挠着,才让自己好受一些,心里嘴里都在念着:锦绣。

“锦绣,锦绣,哼!”神医哼了一声,又想到安慕锦上午当着他的面给人治病的事情来,极为不爽道:“真是辱没了这么好的一个名字!”

“神医,神医,我回来了。”谄媚男子抱着一堆药材,急躁的将门撞开,将药材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怎么需要这么久?”神医满脸不高兴,不过为了早点配出解药,他也没有对谄媚男子发太多的火。

在神医忙着为自己配解药的时候,安慕锦和小王爷正在屋里下棋。

太后去世,小王爷将自己逼入了一个绝境,和安慕锦下棋都是拼命的将自己逼入死胡同。虽然最后一次小王爷又恢复了正常,但和小王爷下棋还是在安慕锦的心里留下了阴影。

下了两局之后,安慕锦发现小王爷很正常,这才放下心来,认真和小王爷下棋。

奈何小王爷的棋艺真的很高,即使安慕锦全神贯注也下不过他。

输了几次之后,安慕锦就不想下了。注定是要输的,那还继续下有什么意思呢。

见安慕锦想放弃,小王爷鼓励道:“锦绣我让你十步,我们再下怎样?”

“不好,让我十步还不如直接让我输。”安慕锦嘟着嘴,她自幼就会下棋,一直都对自己的棋艺很自信。

可那是因为她没有遇到小王爷,在她遇到小王爷之后,她才知道自己的棋艺其实也不好的。

“好吧,今天先不下了。”小王爷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,将棋盘上的黑子都收起来。

安慕锦也开始将白子往自己这里收,收到黑白子相邻的地方,安慕锦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小王爷的手。小王爷一把将安慕锦的手抓在手里,包住她的手惊讶道:“锦绣,你的手怎么这么凉?是不是冷着了?”

“我不冷啊,是你的手太热了!”安慕锦抽回手,继续捡白子,没有注意到小王爷眼里有亮光在闪烁。

安慕锦做事的时候最认真了,不管做什么事情她都是那样的认真。小王爷看的入迷了,等安慕锦将白子捡完了他还没有收回目光。

“天成,你在想什么?”安慕锦在小王爷面前摇了摇手,小王爷回过神笑答:“什么都没有想。”

棋盘上的白子都没有了,再收黑子就容易多了。小王爷一手在棋盘上一赶,一手拿着棋子盒一接,棋盘就干净了。

两人刚从踏上下来,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神医哈哈大笑道:“锦绣你的毒也不过如此,我已经解了毒了。既然你对我下了手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安慕锦和小王爷都没有准备理会神医的话,荣叔却开了门指着神医道:“三更半夜的在这里吵什么?”

神医阴笑一声,伸手朝着荣叔那么一指。荣叔还未做出反应,就觉得心头一紧,全身无力,已经中了神医的毒了。

“你……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荣叔心中大骇,没想到这个人轻而易举的伤到了他。

“哈哈,你们有个好锦绣,让她为你解毒吧。”神医大笑三声,负手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荣叔瞪视着神医的背影,刚一用功,心脏猛然收缩,疼的他更加无力起来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急忙来到荣叔身边,安慕锦为荣叔把了脉。只一会儿的时间,安慕锦的眉头就皱成了一座小山。

“锦绣,荣叔中的是什么毒?”小王爷担忧的问道。

“是江山。”安慕锦沉重的说道。

江山是李神医最拿手的毒药,江山的解药除了李神医会解之外,至今为止还没有人知道解药。

曾经有许多人试着解江山的毒,却都是越解毒越深。到了后来,就再也没有人敢去尝试解江山了。

只是自从李神医死了之后,江山也就从江湖上消失了。李神医的后人也不会傻傻的将江山拿出来害人,一旦拿出来,那个杀手组织必定不会放过他们。

能够拿的出江山的一定是和李神医有关,那这也能说明神医真的是李神医的嫡传弟子。只是他的行为举止真的和当年的李神医差别很大,所以安慕锦才不愿意承认他是李神医的嫡传弟子。

“居然是江山,怪不得这么霸道!”荣叔一听是江山,不仅不担忧了,反而一脸笑容。

小王爷都是荣叔带到大的,他对荣叔十分的了解。荣叔之所以会笑,一定是认为没有解药可解了,所以才选择了洒脱面对。

“无论如何,我都要试一试。”许多前辈都失败的事情,她不敢说自己一定会成功,但她也决不就此妥协。

“如此那就有劳二小姐了。”荣叔真诚的说道,安慕锦对他笑笑,什么也没有说。

荣叔身中江山,功力尽封,全身无力。小王爷不放心他一个人住,就让他和自己住在一起,而安慕锦还是回去和林妈妈一起住。

林妈妈为安慕锦开了门,有些纳闷道:“小姐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林妈妈对不起,去塞北可能要等几天才能去了。”安慕锦抱住林妈妈,离京第一次如此撒娇。

林妈妈抱着她的肩膀,温和笑道:“没关系,别说是晚几天了就是晚几个月都可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