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8章 交换

第248章交换

江山十分的霸道,没有十足的把握,安慕锦是不敢试药的。因为一旦试药失败,那荣叔体内的江山就会变异,变成一种新的毒。

第二天客栈里依然来了许多求医的人,神医在经过安慕锦和小王爷的房间时,都会大笑三声,表示他来了。

每次听到神医的笑声,安慕锦都恨到了心底。可偏偏不能发作,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解了江山的毒,其他的都是次要的。

一天过去了,安慕锦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晚饭时,她就吃了两口,又突然想到什么,放下碗急忙回了房间。

见安慕锦这样劳累,小王爷很是心疼,荣叔很是过意不去。他们都劝她不要太着急,慢慢来。江山发作需要一个月的时间,只要最后一天找到解药,荣叔就还有救。

安慕锦俯首写了几味药材,想了想最后删除了两个,又想了想又删除了两个。最后将纸上的药材都给删除了,安慕锦抱着脑袋道:“这些药似乎都不合适。”

“锦绣先吃饭吧,吃了饭才有体力想这些。”见她这样自责,小王爷心疼的难受。

“天成我吃不下。”安慕锦知道荣叔对小王爷的重要性,而且中的又是江山,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

听安慕锦说她吃不下,小王爷瞬间也没有了胃口,陪着安慕锦继续研究。

两人忙到了半夜,依然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这时神医在外面敲门,得意的笑着:“锦绣你将药箱给我,我把江山的解药给你,如何?”

原来对方的目的是药箱,安慕锦一听就想拿药箱和他换江山的解药。虽然这个药箱很珍贵,可比起荣叔的性命来说,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安慕锦正要说话,小王爷按住她的手,对她摇摇头道:“锦绣不要相信他,如果我们将药箱给了他,他不给我们解药,我们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这一点是安慕锦没有想到的,经过小王爷这样一提醒。她也觉得神医不是那种十分可信的人,于是就放弃了用药箱去换解药的念头。

“我给你十天的思考时间,十天之后,我的条件就会改变了。”神医哈哈笑着走开了。

神医走了,安慕锦和小王爷都陷入了沉默。两人沉默一会儿,突然同时开口道:“锦绣……”

“天成……”

“你先说!”安慕锦顿了一下又道。

“很晚了,锦绣早点睡吧。”小王爷轻轻一笑,星辰般的双目有着柔柔的光。

“恩,天成也早点休息。”安慕锦看了看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,明天再收拾好了。

小王爷送安慕锦到隔壁房间,看着她关好了门才放心的回去。

现在的房间分配是这样的,荣叔全身无力,身边不能没有照顾的人,林妈妈就每时每刻的守在他身边。所以他们两个住在荣叔刚订的房间,小王爷和安慕锦一人住原来各自的房间,是隔壁。

白天安慕锦就在小王爷的房间研究破解江山之法,吃饭也在那边,到了晚上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来睡觉。

安慕锦想着在睡觉前再将白天的头绪理一理,可因为太累了,躺下不到一会儿她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次日一早醒来,安慕锦洗漱完毕,去隔壁找小王爷。看到小王爷正在收拾桌子,连忙快步走过去,帮着一起收拾。

收拾好了之后,安慕锦不好意思道:“天成以后这些事情都交给我来做吧。”

“锦绣,你在做我的丫鬟之前,也是一个千金小姐。你能做的事情,我自然也能做。”小王爷认真的说道。

“那不一样。”安慕锦连忙说道,小王爷身份尊贵,可不是她一个侯府小姐能够比拟的。

“好了,不要再拘谨这些小细节了,我们今天……”小王爷的话还没有说完,赵光端着饭菜过来,兴奋道:“锦绣姑娘,今天掌柜的给我放假了。”

本来小王爷就对赵光有些偏见,现在说话又被他打断,小王爷对他的意见就更大了。尤其是看到他总是盯着安慕锦看,这让小王爷很不爽。

“放假了你就自己找个地方玩,和我们说这些干什么。”小王爷故意这样说的,他知道赵光找安慕锦是为了他的母亲。

赵光尬尴的将饭菜放下,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赵光你别听他的,我还记得今天是去给你母亲看病的日子。你放心,吃了早饭我们就去。”看到他流露出失望之色,安慕锦连忙说道。

听到安慕锦这样说,赵光立刻又笑了,高兴之色溢于言表。

“好了,饭菜摆好了赶紧下去吧,不要打扰我们用饭。”小王爷挥手赶人,赵光灰溜溜的走了。

只要安慕锦还记得给他母亲看病,在小王爷那里受的气,他都可以忍受。

赵光走了,安慕锦忍不住瞪了小王爷一眼:“你就不能对他的态度好一点吗?”

“恐怕是不能了!”小王爷风轻云淡的说道,谁让赵光总是盯着安慕锦看呢。

好像这个房间里只有安慕锦一个人在一样,竟然连他都给忽略了。可他哪里知道,他对赵光态度太凶了,赵光就是想看他也不敢啊。

用了早饭,小王爷提着药箱,和安慕锦跟着赵光去了他家。

赵光的家在街后头的一个小破巷子里,巷子看上去就够破的了,谁知道他的家看上去更破。

三间茅草屋,两边的都塌了,只有中间那一间是好的,他的母亲就睡在中间那一间。

“娘,我回来了。”赵光一回到家就换上了笑脸。

赵光的母亲听到声音,从**慢慢的起来,刚坐起来赵光就进了房间。赵光看到他母亲起来了,连忙跑过去拿着破被子垫在他母亲的身后,扶着她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。

“阿光啊,这两人是谁啊?”他母亲看到屋里还有两人,就问道。

“娘,这是我给你请来的大夫。他们人很好,看病不要钱。”赵光连忙为他母亲介绍。

他母亲听说安慕锦是大夫,不相信的看着赵光:“光啊,你是不是搞错了?这姑娘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,怎么会是大夫?而且是大夫,哪有不收诊金的?”

“娘你放心,我亲眼看到她将一个病怏怏的小姑娘救好的。娘你别说话了,先让锦绣姑娘为你看病吧。”赵光说着离开了床前,将安慕锦请到了床边。

家里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,老人家很是高兴,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绣是个好名字,姑娘也是个好姑娘。”

安慕锦腼腆的笑着,细心的将老人家的手拿出来,认真的为她把了脉。

老人家常年咳嗽,已经伤到了肺,安慕锦为她开了五副药,分不同时期吃。

本以为赵光得了药方会很高兴,可他却愁眉苦脸的。五副药啊,要吃一年,这药钱他要从哪里拿呢。

“怎么了?我的药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见他这样,安慕锦急忙问道。

赵光摇摇头,囊中羞涩,他都不好意思开口。

“走吧。”既然病已经看过了,药方也开了,小王爷就开始催促离开。

赵光勉强露出一抹笑来:“对,我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,这就送你们出去。”

出了巷子,安慕锦就让赵光回去多陪陪他母亲。赵光恩了两声,转身回去了。

看着赵光有些落寞的背影,安慕锦问道:“天成你有没有觉得赵光今天有些不对劲?”

“没有啊,他很正常。”小王爷很自然的回答,看到前面有一个胭脂铺子,拉着安慕锦去了:“锦绣你先在这里看看东西,我去去就来。”

“你要去哪里?”安慕锦的话刚问出来,小王爷就快速离开了。

小王爷又回到了那个巷子,来到了赵光的家,听到他和他母亲说:娘你别担心,这些药要不了多少钱。我还可以和掌柜的先预支一些钱,总之你不要担心。

“赵光。”小王爷站在门口喊了一声,赵光听到有人叫他,连忙出来。

一看到是小王爷找他,赵光脸上的表情瞬间滑稽了。心中不解,他来找我干什么啊。

“这是一万两,应该够给你母亲治病了。”小王爷将万两银票拿出来,赵光当时就傻眼了。

“我,我……”

“拿着吧。客栈的工作也不要做了,换个好地方,好好陪着你母亲吧。”小王爷将钱塞给他,大步流星的去了。

赵光拿着那些钱,双眼湿润。他是个好人啊,是自己误会他了。

想想也是,和锦绣那么好的姑娘在一起的人能坏到哪里去。

小王爷再回来时,看到安慕锦还站在门口张望,似乎在等他。他看的清楚,在她看到自己时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,不过瞬间就没有了。

“天成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呢?”安慕锦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她说这话时有多少埋怨,又有多少撒娇在里面。

小王爷听了,低头偷笑一下,再抬头时装傻的问道:“这里的胭脂,锦绣都不喜欢吗?”

“不喜欢,很不喜欢!”安慕锦赌气离开,小王爷从后面追上来,道歉道:“锦绣别生气了,我错了。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,好不好?”

“娘亲给我准备的第一份嫁妆就是胭脂铺,所以我不喜欢逛胭脂铺。”有时候安慕锦想,如果她没有前世,只有这一世,她是不是也期待着拥有丰厚的嫁妆,嫁个好人家。

嫁妆两个字说出来那么简单,可拿的出来对小夫人来说是那么的艰难。她偷偷摸摸的,好容易攒下一个胭脂铺,就是为了给安慕锦置办嫁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