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49章 无耻

第249章无耻

虽然安慕锦并不想着嫁人,但是她也能体会到小夫人那种失望的难受。小夫人那么积极的为她准备嫁妆,不就是想让她风风光光的嫁人嘛。可结果最后,她却成了小王爷的丫鬟,恐怕这辈子都不能嫁人了。

所以安慕锦对胭脂两个字有着很莫名的偏见,只要她一看到哪里有胭脂铺,她就会想起小夫人来。想起小夫人准备了许久的东西,最后都没有用上。

小王爷没有想到安慕锦对胭脂铺这么的敏感,又记起那日离开时,小夫人拿着钱说这些当做是给安慕锦嫁妆时的难过样子了。莫不是他们都想歪了,想着安慕锦做了丫鬟就不能嫁人了吗?

好像在大顺是有这么一个规矩,只要那人做了丫鬟,主子不取消她的奴籍,她就一直做丫鬟,一生不得嫁人。

意识到这一点,小王爷想和安慕锦解释一下,他不会真的让安慕锦做一辈子的丫鬟的。可转念一想,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,等以后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说吧。

“锦绣是不是想家了?”小王爷关心的问道。

安慕锦摇了摇头:“不是很想,但也想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。”

听到安慕锦这样说,小王爷沉默了。侯府其他人过的都还好,只是除了小夫人。

“不说这些了,我们快点回去吧。”安慕锦拉着小王爷,在前面走的飞快。

小王爷几步赶上,和她保持着同一速度。

回到客栈,两人又是一阵埋头研究。

安慕锦负责找出江山的解药,小王爷负责打下手。两人忙了一天又一天,可结果却不容乐观。

荣叔的意识开始出现模糊的状况了,有时候拉着林妈妈的手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。林妈妈说他叫的是一个女人的名字,但说的不清楚,她也不知道叫的是什么。

安慕锦就问小王爷,荣叔会叫谁呢。小王爷也是一阵摇头:“打我记事起,荣叔一直都是一个人,也许是他以前认识的人吧。”

这个话题说了两句很快就停住,安慕锦和小王爷又忙碌了起来。

在他们忙着找解药的这段时间,神医可谓是风光无限。来宾客栈也因为神医的到来,赚了不少的钱,每天来这里住店吃饭的人都很好。

神医是李神医的嫡传弟子,医术自然了得,只是他那一身傲慢的姿态真是让人讨厌。如果他不是神医,恐怕没有多少人喜欢他。

神医每天都在门口问一句:“锦绣你考虑的怎样了,十天很快就要到了。”

每次听到他这样问,安慕锦都想将药箱给他,换荣叔的解药。但小王爷却一直坚持自己找解药,安慕锦担忧的说道:“天成,如果我找不到解药怎么办?”

“锦绣,我们一定会找到解药的。”小王爷每次都这么说,安慕锦真担心到时候自己找不出来,让小王爷失望。

为了小王爷对她的信任,她更加的拼命。有时候做梦梦到了关于如何解毒的方法,也会立刻爬起来,认真的记录下来。

十天期限一到,神医再次神气扬扬的跑过来,脸上挂着讨人嫌的笑容问道:“锦绣,你的答案是什么?”

“江山的解药,我们一定会找出来的。”小王爷怕安慕锦动摇,替她做了回答。

神医双目一动,看了看小王爷,神色凛然道:“我在和锦绣说话,你多什么嘴?”

听到神医这话,小王爷很生气。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,沉了沉眼眸,一甩手将房门关上。

“好强的内力!”神医被那劲风扫到,捂着胳膊猛然后退,大门在他面前砰一声关上了。

看着紧闭的大门,神医眼神闪烁。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,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?

大顺姓易的不多,一开始他还怀疑是不是小王爷对他说了假话。他还特意派人去京城打探消息,并没有得到皇室之人有叫易天成的。

可这几天的观察,他发现小王爷和安慕锦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些许的贵气。就是那个服侍他们的老婆子,也有着很不同寻常的气质,不像是小门小户的下人。

他想来想去,也只能想到一个答案,那就是:易天成这三个字是假的,说不定这人就是皇室的人。

“神医,楼下来了一个求医……”谄媚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神医一个冷眼飘过去,火气很大的说道:“不见!”

“他说他可以给万两黄金。”谄媚男子不顾神医心情不好,继续说道。

“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我是神医,诊金必须由我来定。病人肯出万两黄金,我还不一定肯看呢。跟他们说,这病我看不了。”神医摆摆手,转身要走。

谄媚男子一回头,看到那人已经站在二楼了。好像他已将将他们的谈话听在了耳里,脸色很是难看。谄媚男子一见他这样,连忙要去劝他。话还没有说出口,那人已经开口了。

“神医请留步。”来人一身书生打扮,白干白净的,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。可他一开口说话,那声音沙哑的似乎有五六十岁一样。

神医听到这么古怪的声音,忍不住回头一看,就看到一个白衣书生朝着他走过来。

一看到是书生,神医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,脸色不悦道:“有什么话,你和我的小厮说。我现在手上有一个重要的病人,没空理你。”

“只耽误神医一会儿的时间,还请神医海涵。”书生说话很客气,脚步却一直未曾停下。

神医见他如此,脸色更是不悦,可一下秒就变成了惊恐。

谄媚男子不明白神医怎么突然害怕起来,伸手拦住书生道:“喂,我说你这人怎么……”

谄媚男子的话刚说到一半,觉得脖子一凉,伸手一摸竟然流血了。吓的他立刻不说话了,乖乖给书生让了路。

在谄媚男子拦住书生的那一会儿的时间,神医拔腿就跑,跑到小王爷的房间使劲的拍门:“易天成你快出来救我,解药我现在给你。”

小王爷早就将外面的动静听在了耳里,只是没有想到神医会向他求救。刚刚来找神医看病的人应该是一个老者吧,神医不给老者看病就算了,怎么会突然喊救命呢。

“快开门,我马上给你解药。”神医的声音变成了呜咽,似乎还有些发抖。

安慕锦看了小王爷一眼道:“解药。”

小王爷将门打开,那个书生正好到了门前,对小王爷微微一抱拳:“兄台最好别多管闲事,我这是在为本门除害。”

听到那沙哑的声音是从一个如此年轻的书生嘴里发出的,小王爷着实愣了一下。又听到他说在为本门除害,更是诧异的挑高了眉头。

而神医这时早已钻进了屋子,头也不回的往窗户那里走道:“别听他瞎说,我和他不同门。”

“我只要解药。”小王爷淡定的开口,看到神医想要从窗户那里逃,眉头拧在了一起。

正想着要不要将他捉回来,只觉得眼前一花,小王爷就看到神医已经被书生抓在了手里。

“蓝家的,你他娘的快将老子放下来。别以为老子真的怕你,信不信老子一个毒药过去,你他娘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神医被书生扣住了双手,去还在不停的挣扎着想跑,脸上的表情因为扭动而变得生动狰狞。

不过在听到他骂蓝家的之后,安慕锦和小王爷互看一眼,知道了这个书生的身份,他也是神医的后人。

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要对神医出手,还说要为本门除害。

“让两位见笑了。”书生的声音和他的年龄真的不符,不过对人却是极其的客气。

小王爷对书生笑了笑,转而对神医道:“神医,我们的解药呢。”

“混小子你竟然做出了害人之事,看回去了怎么收拾你。”书生伸手在神医脑袋上轻轻打了一下,神医立刻哀嚎一声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“解药呢,快给他们。”书生不等神医哀嚎完,又命令道。

神医头疼的厉害,手又在书生的手里,连摸一下都不能,痛苦道:“我给那个人下的是江山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江山的解药恕我们不能外给!”书生扯起嘴角,温和一笑。

可那笑容在安慕锦和小王爷看来,却如同晴天霹雳。

听到这话,小王爷气的想要骂人。刚刚神医都是骗他们的,居然说救了他就会给解药,结果呢……

安慕锦也很生气,气的肠子都青了。她气的是神医说用药箱换解药,原来神医一开始就只是想要药箱,并没有想过将江山的解药给他们。幸好幸好,她听了小王爷的话,没有答应那个条件。

“我可以打他吗?”在书生压着神医快要走出去时,安慕锦突然开了口。

“可以。”书生回头看了看安慕锦,目光如水。

得了书生的肯定,安慕锦快步上前,啪啪两下甩在了神医的脸上。气的胸口起伏,指着神医的脸对书生道:“麻烦你回去多管管他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品行差的大夫。有点医术了不起了,居然让病人跪着求他,他才给人看病。简直是丢李神医的脸,侮辱大夫这个行业。”

“姑娘你说的很好,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他。”书生赞赏的说道。

神医瞪大双目,盯着安慕锦凶狠道:“你居然打我?我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挨打,居然是被你一个女人……”

“女人怎么了?我还是第一次打男人呢,我……”安慕锦一想到他说用药箱换解药,就气的还想抽他。

手刚抬起,小王爷按住她的手道:“让我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