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50章 帽子

第250章帽子

小王爷两拳下去,神医的两个脸颊肿的跟个馒头似的,双眼喷火的看着小王爷。小王爷却没有停手的意思,又朝着他的肚子狠狠打了一拳。

神医痛的腰一弯,回头恨恨的看着书生:“该死的,蓝家的你居然向着外人打我,我和你势不两立。”

书生但笑不语,双手一用力,神医叫的更厉害了。

小王爷拍拍手,对书生笑道:“不好意思,一不小心打的有点重了。”

“祝君好运!”书生说罢,推着神医往外走。

小王爷知道他说的是荣叔中毒之事,心中明白他们是不会给江山的解药,也没有拦着他们。

谄媚男子回过神来,追着书生道:“你要将神医带到哪里去?”

“你是他的什么人?”书生眯眼问道,谄媚男子气焰嚣张:“对,我是神医的……”

“别废话,跟我走。”书生在谄媚男子身上虚点几下,谄媚男子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,随即乖巧的跟着书生下楼去了。

谄媚男子是背对着安慕锦和小王爷的,所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谄媚男子此时已经神志不清,被人控制了。

“唉……”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楼下,安慕锦忍不住叹息一声。

“锦绣别灰心,既然李神医能够解得了江山的毒,那我们也可以。”小王爷安慰道。

安慕锦对小王爷笑笑,转身回屋继续研究。

时间一晃又过去了十天,安慕锦还是一无所获。

荣叔的生命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了,安慕锦很自责,很迷茫。自责自己配不出解药,迷茫的是荣叔死了,小王爷怎么办?

晚上熬的很晚,安慕锦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。醒来时她人正躺在小王爷的**,却没有看到小王爷的人。

安慕锦想也许小王爷去了她的房间了吧,歪头看着厅子里的桌子又恢复了整洁。这么久以来,她第一次躺着不想动。

“锦绣你醒了。”小王爷突然从外面进来。

安慕锦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,那就是说他昨晚睡在了外间。

“不好意思,昨天太累了,不小心睡着了。”安慕锦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“锦绣别将自己逼的太紧,今天你先放下这些,陪我出去走走,好吗?”小王爷说完,安慕锦才注意到他今天换上了新衣服,看着神采奕奕,风度翩翩。

“可是……”安慕锦还有些犹豫,玩一天时间就少了一天啊。

“我们先出去放松一下,说不定就能想到破解江山的办法了。”小王爷柔声说道,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安慕锦道:“快起来吧,新衣服我已经帮你放在床里面了。”

安慕锦扭头去看,床的里面果然放了一身新衣服。小王爷什么时候给她准备的新衣服,她都不知道呢。

拿过那些衣服,安慕锦摸了一会儿,转头看小王爷已经离开了。

“唉……”轻轻叹了一口气,安慕锦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就让自己出去放松一下吧。

也许小王爷说的对,说不定这一放松下来,她还真的想到了破解江山之法了呢。

换好衣服,安慕锦正在穿鞋的时候,小王爷端着水盆进来了。安慕锦仰头看着他,惊讶道:“天成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洗洗脸精神一些。”小王爷笑着说道,将手里的东西一一放在屋子里的桌子上。

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被人服侍的感觉了,安慕锦很享受,身心很快就放松下来了。

洗漱完毕,安慕锦说了一句傻话:“天成,你好像我的丫鬟啊。”

小王爷听了,脸色稍微有些不好看:“你的意思是我像女人?”

男人都不喜欢被人说成是女人吧,安慕锦却不知道这一点,盯着小王爷认真的瞧了一会儿,捂嘴笑道:“天成你这样说,我发现还真的有点像呢。”

小王爷黑着脸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安慕锦连忙追了过去,侧头小心的问:“生气了?”

“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”小王爷看她一眼,又扭过头去,分明是生气了。

以前安慕锦没有少惹小王爷生气,虽然她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。就像现在,安慕锦觉得她刚刚那些话也没有什么啊。

许多天不出客栈了,再出来感觉空气都是新鲜的。安慕锦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,冬日的太阳不大,暖暖的,照在身上很舒服。

“天成,我们去哪儿?”跟着小王爷走了几步,安慕锦才问道。

“先去吃早饭。”小王爷说道,安慕锦哦了一声,继续往前走。

这个时间点街市上很是热闹,到处都是吆喝声,还有人讨价还价的声音。安慕锦缩着脖子,将手抡进袖子里,东张西望,看的好不热闹。

小王爷看她这样,问道:“是不是很冷?”

安慕锦摇头,将胳膊抬起给小王爷看:“这样就不冷了。”

小王爷没有说什么,带着她走到一个卖帽子的摊位前。精挑细选的选了一个很好看的帽子,戴在了安慕锦的头上。

刚一戴上,老板就嘴甜的夸赞道:“好看,姑娘戴上这帽子是最好看的一个了。”

“就这个了。”小王爷很爽快的付了钱,安慕锦伸手指了指旁边的男帽道:“天成你也买一个吧。”

“我不戴帽子。”小王爷很冷酷的说道。

安慕锦拿起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帽子,戴在了小王爷的头上,看上去也不错呢。回头对老板笑道:“老板,钱够了吧?够了就不用找了。”

“够,够,够!”老板高兴的说道,一大早就开张了,今天生意一定不错。

小王爷想脱下帽子,被安慕锦拦住了。老板看到了之后笑道:“小哥你还是带着吧,娘子给你选的,怎么着也不能驳了娘子的面子啊。不然回去了,娘子不让你上炕,你就哭了。”

闻言,安慕锦脸上大红,解释道:“我和他……”

“谢谢老板提醒,我们先走了。”小王爷很应景的叫了一句,将安慕锦拉走了。

走了很远,小王爷才将安慕锦放开。安慕锦跺脚,郁闷道:“天成,你怎么不让我将话说完啊?那个老板误会了,我和你不是他想的那样的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。”小王爷心里偷笑,带着还是一脸郁闷的安慕锦进了酒楼。

客栈的饭菜也不错,可每天就那几样菜,小王爷想带安慕锦来改善一下口味,顺便放松一下。

在酒楼好吃好喝之后,两人刚走出酒楼就看到刚买药回去的长恒。

一看到长恒,安慕锦就想到还欠着人家几万两银票还没有给呢。那天从药具铺回去,小王爷中了三日断魂散,安慕锦积极为小王爷解毒。到了晚上,荣叔又中了江山,毒到现在都还没有解。

这段时间他们真是太忙了,居然将欠钱这回事给忘记了。

安慕锦想到了,小王爷也想到了,两人相视一眼,小王爷大声喊道:“长恒。”

长恒听到声音,驻足回望看到是小王爷和安慕锦二人,急忙走过来兴奋道:“恩人啊,我还以为你们离开这里了呢。”

“不好意思,这几天太忙了,剩下的钱还没有给你们。”小王爷抱歉的说道。

长恒不在意道:“恩人千万不要这样说,你们救了小掌柜的命,我们拿钱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小掌柜的现在怎么样了?”安慕锦问道。

一听安慕锦这样问,长恒的兴奋之色溢于言表,眉毛飞扬的和安慕锦说小掌柜的变化。

跟着长恒去了药具铺,白胜正坐在柜台前看书。看到是小王爷和安慕锦来了,感激的走过来:“白胜见过两位恩人。”

“小掌柜的不要这样说,大夫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以后不要叫我们恩人了,我们受之不起。。”安慕锦连忙说道,看他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,她也就放心了。

小王爷也道:“对,叫我们的名字就可以了。我是天成,她是锦绣。”

“那怎么行呢?”白胜看着二人,觉得这种称呼不妥。

长恒在一旁提醒道:“小掌柜的,你可以叫他们哥哥,嫂嫂啊。”

“对,那我……”白胜刚开口,安慕锦急忙说道:“我和天成少爷是主仆关系,他是主子,我是丫鬟。你们可千万不要误会了。”

“叫哥哥,姐姐吧。”白胜他们和那个卖东西的人又不一样了,小王爷也不想骗他们。

“恩,天成哥哥,锦绣姐姐。”白胜看着二人,一一叫了一遍。

几人又寒暄几句,聊到了小王爷和安慕锦是哪里人。听说他们是住在客栈,白胜有些尬尴,若是他的家还在,他就可以请他们住到他家来了。

“天成哥哥你们住在客栈,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?”白胜问道。

小王爷犹豫了一下,如实回答:“我的一个老仆中了江山,所以一时走不开。”

“是江山啊。”白胜听到是中了江山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你们忘记我是李神医的后人了吗?江山的解药我知道。”

听到这话,小王爷和安慕锦互相看了一眼,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惊喜。

他们怎么将白胜是李神医后代的事情给忘记了呢,也许是刚认识,所以记忆不深。

“不过……”白胜话头一转,两人立刻表情严肃的看着他,齐声问道:“是不是江山的解药不能给外人?”

白胜点点头,继续道:“江山是一种很霸道的毒,李氏族规规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用江山。就是当年我们被迫分离逃走时,也没有用江山毒人。曾经江湖上流出一句话,叫做:江山一出,必死无回。这是因为江山的解药只有先祖有,而解药从不外给,百年来也没有人找到解药之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