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54章 气味

第254章气味

“二小姐委屈你了。”欢兰拿出一袋东西,对安慕锦说完就将那东西打开,全部洒在了安慕锦的身上。

顿时一股臭气传来,安慕锦觉得她好像掉进了茅坑里了一样。

她被熏的眼睛都睁不开,捂着口鼻问:“欢兰这是什么?”

“二小姐且忍耐一下吧,只有这样才能遮住你身上的气味。”欢兰说罢,又拿出一包一样的东西,洒在了自己的身上,然后脱下外衣,在地上猛然甩了几下。

外衣变的脏兮兮的,几乎看不出之前的颜色了,她才将外衣递给安慕锦道:“二小姐委屈一下,换上我这件外衣吧。”

安慕锦听话的将自己的外衣脱了,换上欢兰的。欢兰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安慕锦的外衣弄脏,然后披在自己的身上。

伪装完毕,欢兰带着安慕锦从另一条路往麦岩镇走去。

她们刚走,神医和书生就追了过来。

“气味到这里就消失了。”神医吸了吸鼻子,眉头皱着:“他们肯定来头不小,不然不可能动作这么快。”

“不管他们是谁,知道了我们的身份……都是你,没事出来显摆个屁!”书生狠狠的瞪了神医一眼。

神医委屈的扁着嘴巴,摸着脑袋道:“这么多年,仇家都没有找上门来,我哪里知道我一出来就引起他们的主意了?”

“你还说,大摇大摆的打着神医的旗号,不注意你的那都是瞎子。”书生又横了神医一眼,仔细的观察现场的脚印,似乎脚印到了这里也没有了。

“切。你们真是越过越胆小,你也是,老朱家的更是。药箱都抢过来了,居然又送回去了,别人不觉得我们有病才怪呢。如果是我,我才不请他们去吃饭呢,直接杀了灭口。”神医做了一个斩头的动作,书生被他气的,一脚将他踢趴下了。

神医虽然下毒很厉害,可他是不会对同门用毒的。所以和书生在一起,他只有被欺负的份儿。

“你他娘的给我闭上你的臭嘴!”书生扭头就走。

神医从地上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干草,追了过去,继续道:“我说的有错吗?老朱说药箱是老白家的,可老白家的早在八年前就被人灭了口。现在药箱突然出现,肯定他们就是杀老白全家的人,自然就是我们的仇家。”

“闭嘴!”书生大步朝前,神医也加快速度,嘴巴并没有停歇:“我说的也是一种可能,是你们太妇人之仁了。如果是我,我一个江山……”

说到江山,神医突然停了下来,再次挠了挠脑袋:“也许老朱家的猜测是正确的,说不定老白家的还有人活着。不然他们不可能知道江山的解药,可那又怎样,药箱本来就是我们的,我们再拿回来也没有……”

“闭嘴!”书生一拳揍在了神医的肚子上,转而施展轻功飞走了。

神医捂着肚子,郁闷的站在原地看着他飞远了。一跺脚,也跟着追了过去。

安慕锦和欢兰身上的味道太重了,路人避之不及,全都捂着口鼻,古怪的看着这两个姑娘。

“好臭啊,这两个姑娘是打哪里来的,怎么身上这么的臭?”

“姑娘啊,你们快去洗洗吧,太臭了!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别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,安慕锦抬起袖子闻了闻:“有那么臭吗?”

她都闻习惯了,已经不觉得自己的身上臭了。

欢兰带着她去了另一家客栈,一进入房间,安慕锦就想洗个热水澡。欢兰去阻止道:“先等主子的消息。”

好吧,继续这样臭着吧。

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,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那人敲的十分有规律,一长一短,一长一短这样交替着。

欢兰脸色带着笑意,起身开门,老六闪身进来,脸色苦涩道:“什么味道,臭死了?”

老六恢复真容,安慕锦并不认识她。若是她还带着自己的人皮面具,安慕锦肯定上来就问她小王爷如何了。

“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欢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沉声问道。

“别提了,刚和主子进去就被人识破了。强撑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面具被人揭下来了,主子让我先回来。”老六一口气说完。

听到这里,安慕锦才知道她就是老六,连忙起身问道:“他让你回来,你就回来了?那岂不是只有天成一个人在酒楼……”

说着安慕锦就要往外走,小王爷一个人在那里多危险啊,她想去看看情况。

见安慕锦往外走,欢兰拉住她道:“二小姐放心,主子不是一个人。三仙酒楼外面都有主子的人,主子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我这个样子,没有人能够认得出来了吧。所以我去那里看看,应该没有问题吧。”安慕锦拿开欢兰的手,还想往外走。

“二小姐还是听属下的劝吧,主子这样安排一定是最好的安排。若是二小姐万一出了点意外,属下也担待不起。”欢兰站在安慕锦面前,将她拦住了。

“不去也可以,我想找个能看的到三仙酒楼的地方。”安慕锦妥协了。

“老六去办。”欢兰对老六说道,老六转身领命而去。

一盏茶的功夫,安慕锦就来到了三仙酒楼最近的一家客栈。老六为她选的房间窗户正好对着三仙酒楼,能将三仙酒楼的四周都看清楚。

窗户打开,冷风吹进来,安慕锦却一点也不觉得冷,双眼认真的注视着三仙酒楼的附近。

欢兰让小二多加了两个炭盆,上面的炭火烧的很旺。可即使如此,站在窗户旁边,依然觉得寒风刺骨,丝毫温暖都没有。

“二小姐,你去里面休息,让属下来看吧。一有情况,属下立刻告诉你。”欢兰怕安慕锦的身体吃不消,柔声劝道。

“欢兰,和我说说你们的身份吧。”安慕锦沉默了半响,一开口就是问这个问题。

欢兰犹豫了一下,看着安慕锦直视前方,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。她也不确定安慕锦是否真的想听,却还是开口道:“我们本来有姐妹八人,是主子培养的暗卫,专门为主子搜集情报。后来就剩下了三个,我,老三和老六。”

虽然欢兰只说了一个开头和结果,并没有说过程,但是安慕锦也能猜到她们也许是在离开京城的时候遇到了危险。

欢言和欢语是在宫里遇害的,其实老二,老四和老五早在小王爷被皇上抓进宫的前一天就遇害了。

若不是她们的情报被毁,小王爷早就带着安慕锦离开了京城,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。

“欢言和欢语排行老几?”安慕锦想起那两个丫鬟来,心还是疼的。

欢言最爱笑,欢语话最少。她们各有特色,却都十分的沉稳,安慕锦和她们相处几个月,早就将她们和凝烟,凝翠一样看待了。

“在这个组织了,我是大姐,欢语是二姐,欢言是三姐。然后排行才是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,老六。某种意义上说,我和欢言,欢语都是老大。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欢兰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。

安慕锦扭头正好看到,她笑起来更像是欢言,沉默的时候更像是欢语,“你们三个应该是亲姐妹吧?”

“是。”欢兰点了点头,回忆道:“还没有遇到主子的时候,我们三个是逃难到京城的难民。是主子收留了我们,培养了我们……”

安慕锦静静的听她说着过往的一些事情,在她说到欢言时总是笑着说的:“欢言虽然是最小的一个,武功却比欢语高许多。她经常取笑欢语,说欢语的心思都花在装深沉上了,没有好好练功。”

在她说到欢语时,眉头会微微的皱着:“欢语的话一直都不多,就是和我说话也是少的很。有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做事也是滴水不漏。”

“二小姐,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。”欢兰突然停下来,脸上的表情瞬间全收,沉着冷静的看着三仙酒楼的门口。

“没有。”安慕锦摇摇头,知道欢兰说不下去了,转移话题问道:“都快两个时辰了,天成怎么还没有出来?”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?

“二小姐你放心,主子不会有事的。若是主子有事,荣叔一定会第一个冲进去。”欢兰指着酒楼二楼的位置,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正坐在那里喝酒,“那人就是荣叔。”

看到荣叔在,安慕锦多少放心一些。

过了一会儿,安慕锦看到荣叔动了,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。

又过了一会儿,她看到小王爷出现在了三仙酒楼的大门,小王爷的身边还有两个身穿灰色衣服的青年人。

小王爷和他们拱手告别,他们站在门口目送着小王爷远去。看他们对小王爷的态度,十分的谦逊,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。

看到小王爷离开了,安慕锦连忙离开房间,出了客栈,追着小王爷去了。

安慕锦还没有走到小王爷的身边,小王爷就先闻到了她身上的臭味。扭头一看,一个陌生女子正朝着自己跑过来,她的身后是有些狼狈的欢兰。

一看到欢兰在,小王爷就猜到这个陌生女子是安慕锦了。

“锦绣!”小王爷忍着那股臭气,迎上了安慕锦。

“天成,我……”安慕锦跑的急了,忘记自己一身的臭气,还有脸上的人皮面具了。

“没事了,是一场误会。”小王爷简单的解释。

原来是神医误导,他们将小王爷等人当成了是仇家。在听小王爷讲述如何从白胜那里买到药箱,又如何经由白胜指点找出解药之后,这个误会也就解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