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55章 见面

第255章见面

回到客栈,安慕锦洗了好几遍才将全身的臭气洗干净。

等她换好衣服,从洗澡间出来,发现屋子暗沉的厉害,几乎看不清东西。林妈妈快速点上灯,感慨道:“好像要下雪了。”

安慕锦走到窗前,刚一打开窗户就感觉一股强力的寒风吹来,猛然将窗户给刮开了。

“已经下了!”风夹杂着雪花飘进来,打在安慕锦的手上,又疼又冷。

等着风小了,安慕锦用力将窗户拉上。这边窗户刚关好,门外就响起了小王爷的声音:“锦绣,你好了吗?”

小王爷来的真是准时,有时候安慕锦都怀疑是不是他能够看的到这里。至于能看到这里,小王爷是看不到的,不过他可以听的到。

只要安慕锦一说话,他就能听到,猜测的到安慕锦已经好了。

林妈妈将门打开,小王爷提着一个精致的手提暖炉进来,交给了安慕锦:“暖不暖?”

“很暖!”手放在暖炉上,安慕锦的心也跟着暖了。

“外面下雪了,可能我们要在这里耽误一段时间。”小王爷说道。

林妈妈倒来两杯热茶,放下之后,去了里面的房间,将空间留给了安慕锦和小王爷。

“天成快和我说说,这里面到底是怎样的误会。”安慕锦着急的想知道这个原因。

“说到这个你肯定又要生气,都是那个神医引起的。他本来就和我们有一些小过节,被荣叔教训之后,出口就说我们是他们的仇人。今年正好是他们五年一聚的日子,李神医的后人都来了,所以他们才动了要杀我们灭口的念头。幸好朱姓一脉比较的明事理,知道药箱是白家之物,请我过去就是为了问关于白家的事情。我已经将白胜的事情和他们说了,他们说这两天派人去良乡镇将白胜接过来。到时候大家当面对质一番,误会也就真的解除了。”小王爷平静的说道。

安慕锦本来就不喜欢神医,现在听了小王爷的这些话,对神医的印象更加差了,气愤道:“神医真是比女人还可恶,嘴巴怎么那么碎,什么话都敢乱说。”

“别生气了,神医会得到惩罚的。”小王爷淡淡的笑着。

该死的神医,差点就让他暴露了自己的身份,他不整神医一下,他就对不起易天成这三个字。

“最好将他关起来,一辈子不让他出来。他出来干什么啊,简直就是祸害。”安慕锦愤愤不平的说道,想到他让病人给他下跪,就一肚子的火。

“锦绣开心点,别为这个人生气了,不值得。”小王爷见安慕锦气的双眼瞪着,连忙劝道,别将身子气坏了。

“就是,不值得。”安慕锦哼了一声,和小王爷聊其他的话题了。

聊到了绿萝姑娘,聊到了那八个暗卫。小王爷这次并没有什么隐瞒,都告诉了安慕锦。

安慕锦听了之后,才发现小王爷为她做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。先说绿萝姑娘吧,那是因为小王爷得到消息有人想要假扮安慕锦,他特意安排绿萝姑娘记住安慕锦身上的特征,以免到时候认错出现失误。

他对安慕锦的保护真的很好,哪怕是一丁点的认错,也不允许。

欢言和欢语是在安慕锦去王府的前一个月去的,为的就是能够随时跟着安慕锦,保护她的安全。

“天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安慕锦猜到了什么,却不敢相信,也不愿意承认。

这一生,她只想这样安安稳稳,平平淡淡的过日子。至于嫁人,成家,恐怕是不能的了。

“像锦绣这么好的丫鬟,世上难找。要是我不对你好,你不愿意做我的丫鬟了怎么办?”小王爷玩笑的说道。

安慕锦也笑了,丫鬟就是丫鬟,哪有什么主动权呢。主子不发话,丫鬟永远都得服侍主子。

不过好像这一路走来,他们倒不像是主仆,反而像是兄妹。

天黑下来,外面的地上起了一阵白。荣叔从外面回来,带来了刚烤好的红薯。他们都不喜欢吃,安慕锦就将这些烤红薯当做是晚饭了,吃了三个。

大雪下了两天两夜,到了第三天晚上才渐渐停下来。积雪有一筷子高,一脚下去都能感觉到那雪的凉意顺着小腿往上窜。

下了一场雪,外面的行人少了一些,但是孩子却多了起来。

街道上可以看到孩子们成群结队的跑来跑去,手里拿着一个雪团,玩的不亦乐乎。

看到街上的那些热闹的孩子,安慕锦也想下去走走。和小王爷在街上走了一会儿,就被冻回来了。

这里的冬天不下雪还好,一下雪就将人往死里冻。

在侯府时,安慕锦一到冬天就不想起来。屋里驾着火盆,暖烘烘的靠在**看书,那日子过的挺好。

北方的气温极低,雪化的很慢。七八天之后,雪才化的差不多。太阳升起来,却感觉不到温暖,还是一样的寒冷。

“下雪不冷,化雪冷。小姐多穿一些,免得冻着了。”一早起来,林妈妈就捧着新的棉衣过来。

“是天成给我买的?”安慕锦问道,林妈妈点头:“少爷对你挺好的,小姐有没有感觉到?”

“是挺好的。”安慕锦不想多说,林妈妈却问道:“小姐,有没有想过要嫁人?”

“林妈妈我说过了,这辈子我都不想嫁人。就这样做个丫鬟,其实也挺好。”安慕锦立刻回答,林妈妈笑了一下,用安慕锦刚说过的话回应她:“是挺好的。”

穿上新的棉衣,又多加了一个棉坎肩,安慕锦觉得不再那么冷了。

出门去找小王爷去,两人一起吃了早饭。又下了两局棋,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,接着听到白胜说:“天成哥哥,锦绣姐姐,你们在吗?”

“在。”小王爷扬声应着,起身去开了门。

大门一开,白胜身披白色披风,将他整个人显得更加清雅白净。长恒跟在后头,肩上背着一个随行包袱,看样子是刚来。

“快进来。”小王爷将白胜迎进来,白胜看到安慕锦笑着问了好。

“对不起,我没有想到这个药箱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困扰。当初卖给你们的时候,我就应该写一份信的,以免同门看到了引起误会。”白胜抱歉的说道。

“这事和你没有关系,是神医那个小子乱说话才会引起这样的误会的。”小王爷宽慰道。

白胜咳嗽一声,又道:“我已经和朱大哥解释清楚了,药箱是我卖给你们的。虽然这是我李家的宝贝,不能外卖,但是做生意讲究一个信用。而且若不是将药箱卖给你们,我也不能找到他们。说来这一切都是一种缘分。”

“如果真的不能外卖,那……”安慕锦就是心软,一想到这个药箱是李家的宝贝,就想着将药箱还给他们。

其实早在神医说拿药箱换江山的解药时,安慕锦就想放弃这个药箱了。又加上后来那个怪笑男子将药箱偷走,以此来威胁他们去谷城,安慕锦更是觉得这个药箱是个麻烦,不想要。

白胜一听安慕锦这样说,急的摆手:“锦绣姐姐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这药箱和锦绣姐姐有缘,能够让锦绣姐姐这样好的人得到,也是药箱的福气。其实我们白家是这几脉中最弱的,只会做生意,不会武功,不会医术,一直以来都是其他几脉的嘲讽对象。刚刚也是,神医说了我几句我就沉不住气了,所以说错话让锦绣误会了,我真是该死!”

说着白胜就要打自己,小王爷连忙制止了他的动作,笑道: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本事,就算李神医还活着,他也不会要求他的后人都和他一样只会医术吧。白胜你不需要自卑,做自己擅长的就好。”

白胜激动的看着小王爷,惊喜的说道:“天成哥哥你说的真好。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这样的话,就是父亲他也劝我学医,不要忘了根本。”

说完之后,白胜停顿了一下,羞涩道:“我还是觉得我比较适合做生意,不过在做生意之前我要先将身体养好。也许会跟着神医走,也许会跟着朱大哥,其实我更希望的是跟着朱大哥。”

这是白胜单方面的心愿而已,因为他姓白,自我感觉在这几脉中抬不起头来。所以他在他们面前,有些话都不敢说,还没有在小王爷和安慕锦面前说的话多,做的自然。

中午小王爷和安慕锦跟着白胜去了三仙酒楼,安慕锦见到了那个白胜口中的朱大哥。送药箱回来,写道歉信的人就是他。

他也不过二十岁左右,却长着一副天生老成的样子,见到小王爷叫:“易小兄弟。”

听到他这样叫小王爷,安慕锦都感觉小王爷和白胜一个年龄的了。明明两人站在一起,看上去差不多大。

“这位就是锦绣姑娘了吧。”朱大哥对安慕锦笑了笑,问着小王爷。

“就是她!”小王爷还没有开口,神医立刻上前来指着安慕锦道:“就是她拿了先祖的药箱,她……”

朱大哥面带微笑的看了神医一眼,那眼神温和的一点也没有杀伤力,可却让神医将嘴里的话给憋了回去。

“让两位见笑了。”朱大哥回头对小王爷和安慕锦笑着。

到了三楼的包厢,朱大哥请小王爷和安慕锦上座。小王爷推辞着,朱大哥硬是将他推向了上座笑道:“你们是白小弟的恩人,也就是我们李家的恩人,理应坐在上面。”

小王爷推辞不过,就和安慕锦坐在了上座。

朱大哥坐在小王爷的左侧,接下来是书生,神医。白胜坐在安慕锦的右侧,再右边是那个怪笑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