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56章 重要

第256章重要

吃饭之前,朱大哥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:“易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,那天没有告诉你我们是谁,实在是情非得已。今天正好锦绣姑娘也在这里,我就为两位介绍介绍我们。我叫朱元,是他们的大哥。白胜旁边的是紫家的,名叫紫鹰,排行老二,我们平常叫他紫老二。”

朱元介绍完紫鹰,怪笑男子紫鹰站起来对小王爷抱了一下拳,道了句:“多有得罪,还望海涵!”

小王爷对他轻轻点了点头,他才坐了下来。

朱元又介绍了老三神医黄旭,老四书生蓝姜。他们一一站起来,和紫鹰说了同样的话,小王爷都是笑着点点头,什么都没有说。

介绍完了之后,朱元端着酒杯站起来,笑道:“易小兄弟,我们相识就是一种缘分。要不是你们,我们也不会联系上白胜兄弟。来,我们敬你一杯!”

小王爷站起来,和他们互相喝了酒。喝了这杯酒,大家也算是放下前嫌,成了另一种朋友了。

饭吃到一半,朱元突然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姑娘,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安慕锦先看了看小王爷,小王爷对她点点头,她才回答朱元的问题:“可以。”

“你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朱云问道。

安慕锦没想到朱云会问这个问题,不由得谨慎起来:“朱大哥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?”

“哦,不好意思。是我冒犯锦绣姑娘了,那我自罚一杯。”说着朱元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听朱元这样说,安慕锦挺不好意思的。好像是她太敏感了,朱元应该没有恶意吧。

“切!她一介女流,会医术又如何,哪里和我们……”神医一开口,朱元就朝着他看了过去。

朱元不愧是做大哥的,只用一个眼神,就能够让神医闭上那张讨人厌的嘴。

“吃菜,吃菜。蓝姜,来咱哥俩也喝一个。”神医端起酒杯,要和蓝姜喝酒。

蓝姜端起酒杯,对对面的白胜扬了扬酒杯道:“白胜,四哥和你喝一个。”

白胜连忙端起酒杯,想想自己不能喝酒,又红着脸换了茶杯道:“我以茶代酒吧。”

“行!”蓝姜比较随性,白胜刚要喝,他已经先喝完放下了杯子。

神医看到蓝姜和白胜喝了,却不和自己喝,心中气闷,又对着紫鹰道:“二哥,我们喝一个。”

紫鹰没有驳他的面子,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,仰头喝下了白酒。

“听说锦绣姑娘曾经打过老三是吧?”紫鹰也和安慕锦说话了,说的还是这么一件尴尬之事。

黄旭的正喝着酒,听到紫鹰这话,咳嗽一声差点呛到了。紫鹰这个怪胎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安慕锦朝黄旭看了一眼,一点也不怕人的说道:“是他先骗了我。”

“锦绣姑娘你别瞎说,我哪里骗你了。”黄旭连忙为自己辩解,用力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,以示自己被冤枉了。

“你说用药箱换江山的解药,可蓝姜却说江山的解药不能外给。你这就是骗!”安慕锦的声音不高不低,饭桌上的人又都在等着她开口,因此她的声音在包间里显得特别的清亮。

“锦绣姑娘你怎么能这样说呢,是你自己不答应我提出的那个条件的。现在又反过来说我骗你,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。”黄旭嘿嘿笑着,盯着安慕锦的眼睛直放冷光。

安慕锦一点都不怕他,什么时候都不怕,冷笑道:“如果我答应了,你确定你会给我江山的解药吗?”

黄旭移开视线,眼神开始闪烁。挠着头在想看这姑娘长的温柔可人,谁能想到却是这样的伶牙俐齿,和她说话半点好处都没有讨到。

“黄旭,还不快给锦绣姑娘道歉。”朱元发了话,黄旭看了安慕锦一眼,别扭的扭着头道:“她都打过我了,我还需要道什么歉啊。”

“你是不是忘记族规了?”朱元脸色一沉,黄旭看了看朱元,又看了看安慕锦,踌躇着不想开口。

“朱大哥没关系的。他给不给我道歉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一定要用族规好好管管他。”安慕锦此话一出,在座的李氏一族的人都看着她。

“说的好!”紫鹰端着酒杯朝着安慕锦举了一下,仰头就将酒喝进了肚子。

“说的太好了!”接着是蓝姜,还给了安慕锦一个赞许的笑容。

“锦绣姑娘,我和你没仇吧?”黄旭哭丧着脸,他已经被族规惩罚过一次了好吗?

安慕锦又不是李氏的族人,她凭什么说这样的话啊?

黄旭满脸愤愤不平,想说什么,这时朱元先开了口。

朱元说:“锦绣姑娘请放心,回去我们一定会好好管管他。”

“大哥……”黄旭一脸后怕的看着朱元,不要再用族规惩罚他了,他知道错了。

“吃菜!”小王爷筷子一动,为安慕锦夹了她最爱吃的火烧茄子。

看黄旭以后还神奇不神奇了,幸好朱元,紫鹰,蓝姜他们不像他那样。不然的话,李神医还真是能从棺材里气的活过来。

除了小王爷和安慕锦,白胜和其他族人都是第一次见面,说话也不敢说,吃菜更是小心翼翼。

紫鹰是个粗人,但还是照顾到这个最小的同门弟弟,看他只吃面前的两样菜,就将盘子换了一下。

白胜感激的看着紫鹰,紫鹰发出两声怪笑,继续吃饭。

紫鹰什么都好,就是那笑声真的是有点怪。安慕锦每次听他笑,都觉得那不是人在笑一样。直到回去之后,小王爷说紫鹰的笑声是学老鹰的声音,安慕锦才恍然大悟。

真是人如其名,名字里有一个鹰,居然连笑声也都是在学老鹰的。

朱元是个很平和的人,看到谁都是笑着的。就是生气了,他脸上的笑容也不会少。但通常情况下这样的人是最危险的,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高兴,什么时候生气。

蓝姜和黄旭这两人,安慕锦和小王爷之前就认识了。神医是第一不讨喜,那么蓝姜就是第二不讨喜。

虽然现在大家都能坐在一张桌子吃饭了,可蓝姜之前还想杀他们灭口。所以安慕锦对他的印象就从那个时候差了,然后再也好不起来了。小王爷也是如此,对他动过杀心的人,他都会记在心间的。

饭菜吃了一个时辰,小王爷和安慕锦就要回去了。白胜依旧是很舍不得他们两个,拉着小王爷的衣袖,不想让他走。

黄旭看到了,在旁边龇着牙,不高兴道:“白胜,我们才是你的亲兄弟。”

听到这话,白胜难堪的松开了小王爷的衣袖。小王爷淡淡的扫了神医一眼,拉着白胜的手道:“人生何处不相逢,我们这次分离说不定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。白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下次见面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。”

“恩!”白胜重重点头,双眼隐有泪花闪现。

“朱元大哥,白胜的身体不好,麻烦你多为照顾照顾。”小王爷又对朱元说道。

朱元听了之后,哈哈大笑:“易小兄弟放心,他是我们的亲兄弟,我们都会照顾他的。”

“黄旭就算了!”小王爷很不客气的说道,让黄旭的脸色很难堪。

黄旭知道小王爷不好惹,被他损了也没有直接回嘴,只是在心里咒骂着当初就应该直接对他下江山的。现在再想对他下江山,他已经知道解药了,真是郁闷!

挥手和大家告别,小王爷就和安慕锦回去了。

在路上,安慕锦实在是没有忍住,对黄旭的不满又说了一遍。安慕雪也挺讨厌的,可和黄旭比起来,黄旭好像更讨厌。

安慕锦说了一路,回到客栈时她才发现这一路小王爷似乎都没有说话。扭头看了看小王爷,安慕锦不确定的问道:“天成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啰嗦,也善良,还在背后讲别人的坏话?”

“没有,锦绣一直都很好。是黄旭说话太惹人讨厌了,你要是不说他,我就会说他了。”小王爷认真的说道。

“真的吗?”原来天成和她想的一样啊,那个黄旭真的是很讨人厌的。

“真的!”小王爷笑了,但他不会在嘴上说,会在心里狠狠的将黄旭骂一顿。

回了房间,看到林妈妈正在收拾东西,安慕锦走上前问:“林妈妈,我们今天就离开这里吗?”天成怎么没有和她说呢?

“明天一早走,我先收拾收拾。”林妈妈一边忙,一边收拾东西。

安慕锦也在旁边偶尔帮帮忙,将吃饭的事情都和林妈妈说了。说最多的依然是对黄旭的不满,那孩子就是个讨人厌的存在。

林妈妈温和的笑着,听安慕锦将话说完,才说道:“小姐也别为那种人生气,就当他是一个路人,不见他就好了。”

“林妈妈你的心态真好,什么时候我能像你这样就好了。”安慕锦想到林妈妈刚到锦绣苑那会了,凝翠天天找林妈妈的错,林妈妈都没有放在心上,那心态真是太好了。

“其实也不难,看开点就好了。什么人重要,什么人不重要,小姐你心里会有数的吧。”林妈妈这样一说,安慕锦就懂了。

黄旭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,伸脚一踢,将他给踢开了。

天越来越短了,不到晚饭时间天就黑了。

吃了晚饭,安慕锦和林妈妈早早的回房休息。明天又要继续赶路了,还有二十几天就过年了,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过年。

夜深了,小王爷看着京城的来信,手一直都没有放下。荣叔站在他的身边,叫了两声少爷,他才抬头看了看荣叔。

“少爷,要不就先瞒着二小姐吧。”荣叔颇为无奈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