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57章 悔恨

第257章悔恨

小王爷沉默了一会儿,将信小心收好,摆摆手道:“荣叔也去休息吧。”

荣叔又看了看小王爷,转身之前道:“就算我们能回去,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。”

“我知道!”小王爷闭上眼,想着安慕锦知道了这件事会如何反应。

这一夜小王爷都没有好好睡,他想了一夜,决定还是将实情告诉安慕锦。虽然安慕锦现在听到这件事会很难过,但是若瞒着她,她以后知道了说不定会恨她。

吃了早饭,小王爷留下安慕锦,荣叔和林妈妈都出去了。

“锦绣我要和你说一件事,你一定要撑住。”小王爷看着手里的杯子说道。

“什么事啊?”安慕锦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脸上还有着甜美的笑容。

小王爷看了一眼,心里难受的紧,差点就不想将实情告诉她了。沉默了一会儿,小王爷才开口道:“侯府的小夫人,也就是锦绣的娘亲于腊月初一去了。”

说这话时小王爷一直看着安慕锦,安慕锦期待的目光瞬间暗淡下来,脸上的笑容还在,却僵硬无比,看了让人想哭。

“锦绣,若是难过你就说出来,我在这里听着呢。”安慕锦若是哭了,小王爷还不会这么怕。

安慕锦太安静了,和他当时知道太后要去世的时候是一样的。

“原因呢?”过了许久,安慕锦眼里的泪才掉下来,哑着嗓子问道。

她离开京城的时候,娘亲还好好的。这才几个月的时间,怎么会?

“原因不详。”看她这样,小王爷心中也很难受,哪里还敢告诉她原因是什么。

“天成告诉我,我想知道原因。”安慕锦定定的看着小王爷,小王爷都能接到京城的消息,又怎么会不知道原因呢。

“锦绣我们先接受这个事实好吗?”小王爷走过去,拉了拉安慕锦的手。

安慕锦猛然将手抽回,起身就走:“你不告诉我,我自己去查。”

“好,我说!”小王爷拉她回来,让她坐下才道:“老夫人发疯将小夫人的背部砍伤,一直卧床养伤。珍贵妃回侯府时,特意让小夫人前去伺候,小夫人的伤口就是那时感染,病情加重,不几天就去世了。”

眼泪流的更凶了,安慕锦哭的趴倒在桌子上。

她后悔了,特别的后悔。当时看到五姨娘暴打安慕珍时,她就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当做没有看到。

这么多年,她对安慕珍是真心的好。安慕珍想长大,吃赤珠提前发育,是她前后查医书,为安慕珍配置最好的补药。安慕珍吃的太多了,血流不止,是她守了一夜竭力为安慕珍止了血。

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,让安慕珍害死了她的娘亲。

且不说安慕珍现在是身份尊贵的珍贵妃,就算还是侯府的一个五小姐。她去找安慕珍算账,娘亲也不会回来了。

她好恨啊,恨自己对安慕珍太好了。林妈妈说,凝烟,凝翠都劝,如菊也训她,她都不听。她总想着安慕珍小时候受了太多的委屈,总是念着前世安慕珍为她的孩子缝制的小衣服。结果却给安慕珍害死了娘亲的机会,她恨的最多的是自己啊!

屋外的林妈妈听到安慕锦的哭声,微微叹息一声,眉头拧在一起打成了结。安慕锦和小夫人的关系一直都非常的好,小夫人突然去世,安慕锦一定会非常难过,说不定会从此一蹶不振。

“锦绣。”小王爷轻轻的喊了一声,安慕锦趴在桌子上没有抬头,鼻音很重的说道:“我要林妈妈。”

“锦绣。”小王爷皱着眉,这时候安慕锦最想看到的人不是他,他很哀伤。

安慕锦趴在桌子上不再说话,小王爷叹息一声转身出去,将林妈妈喊了进来。

林妈妈一进来,安慕锦就抱住了林妈妈,哭着道:“林妈妈我真想现在就杀了安慕珍,让她为娘亲偿命。”

“小姐。”林妈妈缓缓的拍着安慕锦的背,温和道:“珍贵妃她迟早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“老天给她的报应我看不上,我要亲手给她报应。”安慕锦恨的咬牙切齿,毁的肠子都青了。

“小姐打算怎么做?”林妈妈平和的问道。

安慕锦趴在林妈妈的怀里,重重的吸了吸鼻子,哭的更加哀伤了:“亲手给了她报应又如何,娘亲再也回不来了。我最恨我自己,是我的菩萨心肠导致了今天的这一切。我无法原谅我自己,我想死。”

最后三个字说出来,别说林妈妈愣住了,就是安慕锦自己也愣住了。可当那三个字说出来,安慕锦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,愧疚感少了许多。

“小姐你说什么傻话,小夫人若是知道你有这样的想法,她九泉之下也难安啊。”林妈妈推开安慕锦,拿着帕子为她擦了眼泪。

安慕锦的眼泪越擦越多,林妈妈手里的帕子都被她的眼泪打湿。索性扔了帕子,林妈妈直接用手给安慕锦擦眼泪。

“小姐你想想,你要是死了,谁最痛快,谁又最痛苦。说句你不喜欢的话,小夫人迟早有一天会走在你前头,难道你也要这样想吗?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安慕锦倔强的说道,她才十五岁娘亲就去世了,这是前世所没有的情况啊。

若是前世她知道娘亲会有这么一劫,她说什么也要改变小夫人的命运,说什么也要让小夫人多活几年。

“是不一样,但结果都是一样的。”林妈妈低声说道,人生无常,没有什么事情都是提前知道的。但每个人的终点都在那里呢,迟早都会面对的。

“林妈妈……”安慕锦哭着喊了一声,又将林妈妈抱住了:“我难受。我自己还是大夫,却在娘亲生病时没有留在她身边照顾她,治好她,我难受!”

“唉……”林妈妈摸着安慕锦的秀发,没有说话。

安慕锦一直哭到了中午,眼睛都哭的肿起来了,声音也哭哑了。

小王爷和荣叔一直都在外面,听着屋里的哭声,两个男人都是揪心的疼。

林妈妈推门出来,小王爷立刻回头。看到安慕锦低着头,跟在林妈妈身后,一言不发,默默的回了隔壁的房间。

“锦绣。”小王爷追上去,林妈妈对小王爷摇摇头。

小王爷看着林妈妈在自己面前将门关上,恼火的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墙壁上。

“写信给小七,就说我要回京。”小王爷对荣叔说道,荣叔将今早收到的一封信递给小王爷。

小王爷看了,脸色更是难看,心头的火气更甚了一些。

“就算是他设套让我钻,我也认了。”小王爷扔了手里的信,回了房间。

荣叔将地上的信捡起来,朝安慕锦的房间看了一眼,将这信顺着门缝塞了进去。

林妈妈服侍安慕锦躺下,看着她渐渐睡着,才放心的离开。到了外间,看到门口有一张纸,走过去捡起来看了看,脸上的表情震惊起来。

这封信是谁塞进来的,上面的信息是真的吗?

皇上吩咐礼部为小夫人办丧事,特意邀请小王爷和安慕锦回去。

林妈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开门出去,朝隔壁看了一眼,发现隔壁的房门紧闭。她又关上了门,左思右想下觉得还是应该将这封信拿给安慕锦看。

走到里间,她以为安慕锦会睡着了,却看到安慕锦睁着眼盯着床顶看的入迷。

“小姐。”林妈妈走上前,将这封信拿给了安慕锦。

安慕锦看了一眼,眼里的光彩就都沉了下去。

居然是他!

皇上的妃子常年在深宫里,回一次家可谓是难上加难。偏偏安慕珍就可以几次三番的出宫,这里面一定都是皇上指使的。害死她的娘亲,也是皇上的意思吗?

皇上,你真是好狠的心!

安慕锦几乎要捏碎手里的信,眼里的恨意光芒四射。

“小姐我们回去吗?”林妈妈问道。

安慕锦摇摇头:“不能回去。”

就是在得知小夫人去世的消息,她也没有想过回去,因为担心小王爷。更何况现在皇上专门设套情他们回去呢,他们更是不能回去的了。

小王爷一直说那是皇家的规矩,可她很不明白。为什么每一代的皇上在登基之后,就六亲不认,将之前的兄弟赶尽杀绝,或者流放蛮荒之地。

皇上他是后悔了吧,后悔当初放他们走。所以设计让安慕珍害死她的娘亲,接着又用此来引他们回京。

天刚暗下来,小王爷来敲门。林妈妈看着安慕锦,安慕锦摇摇头,林妈妈走了出去。

“小姐正在休息。”林妈妈开了门,却不让小王爷进来。

“我看她一眼也不行吗?”小王爷问道,林妈妈还是摇头。

小王爷叹息一声,转身离去。

看到小王爷这样,林妈妈心里也不好受。关了门回来看着安慕锦道:“小姐,为何不愿意见他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安慕锦是真的不知道,这时候她总不想看到小王爷。

林妈妈听她这样说,心中直叹气,嘴上说道:“他也是关心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安慕锦一这样,林妈妈就知道她不想继续说这个话题了。

又过了一会儿,小二送饭菜过来。林妈妈开门出去拿饭菜,看到小王爷还站在门口。林妈妈看了看他,什么都没有说,还是将门给关上了。

安慕锦一点胃口都没有,拿起筷子动了动又放下了:“林妈妈你吃吧,我不饿。”

说完,安慕锦又钻进了被窝,闭着眼睛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林妈妈默默的吃了一顿饭,将东西送出去时,小王爷还站在那里。

“她都没有吃吗?”小王爷看上去也挺平静的,和安慕锦一样平静,但林妈妈知道这俩孩子心里都不平静。

“吃不下。”林妈妈如实说道。

“恩。”小王爷恩了一声,随即转身回去了。

安慕锦不吃,他也不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