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59章 不用

第259章不用

楼上的安慕锦看着眼前的饭菜发呆,小王爷看她发呆也没有管她,自己吃的还挺高兴。

楼下的林妈妈听了荣叔的话之后,惊讶的嘴巴张的大大的,都能塞下一个鸡蛋:“少爷真的这样做了?我说小姐今天怎么有些奇怪,昨天我和她说话她还能嗯一声的,今天彻底没音了。”

“恩。”荣叔夹了一筷子花生,吃进嘴里,又喝了一大口酒,心情愉悦的点点头。

林妈妈不怎么放心的看了看楼上,担忧的说道:“小姐的性子我最清楚了,她什么事都放在心里。我就怕少爷适得其反,最后两个人闹的见面都是尴尬。”

“少爷的性格我也最了解了,他是不会逼着二小姐的。这里有两个选择呢,无论二小姐选哪一个,都不吃亏吧。”荣叔又喝了一口酒,为自家的少爷说话。

林妈妈看他一眼,埋怨道:“不是吃亏不吃亏的问题,是小姐愿意不愿意的问题。我家小姐可是说了,她这辈子都不想嫁人。”

“其实做个暖床丫鬟也不错,并不用嫁人。”荣叔嘿嘿笑着,林妈妈瞪他一眼,气愤道:“小姐同意,我还不同意呢。”

“哎呀,老林你看看你,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。我家少爷不会亏待你家小姐的,你呀将心放回肚子里去吧。”见林妈妈生气了,荣叔不禁一阵好笑。

林妈妈白他一眼,筷子一放,冷哼道:“这事可难说。他现在是对小姐好,要是以后再娶妻纳妾的,将小姐往哪里搁。”

荣叔被林妈妈说的不吭声了,依照他对少爷的了解,少爷应该不会做这事吧。不过就像林妈妈说的,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啊,还是先吃饭吧。

林妈妈见荣叔不说话了,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。等会她吃了饭,一定要和安慕锦好好说说,说什么也不能做暖床丫鬟。

虽然安慕锦名义上就是小王爷的丫鬟,但是丫鬟也有选择的权利吧。

闷闷不乐的吃了饭,楼上的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荣叔自顾坐在一旁喝着小酒,看上去心情不错。林妈妈就是看他心情不错,她心里才堵的慌的。

楼上的房门终于开了,小王爷端着托盘出来,并不见安慕锦的影子。

林妈妈连忙起身,上了二楼,进了房间,喊了一声小姐。安慕锦扭头看着林妈妈,郁闷道:“林妈妈,你怎么突然走了啊?”

“小姐,你还没有给他答案吧?”林妈妈问。

“什么答案?”安慕锦装傻,林妈妈听她这样说,以为她已经将答案告诉小王爷了,急的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道:“小姐,你可千万不能选择做他的暖床丫鬟啊。虽然你现在是他的丫鬟,可还是小姐的身份呢。若是真的做了暖床丫鬟,那就真的一辈子都脱不了奴籍了。”

“林妈妈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的事情。他说给我时间考虑,等考虑好了再告诉他。”安慕锦平静的说道。

这时候安慕锦还能平静,林妈妈可平静不了。在听到小王爷说给她时间考虑之后,林妈妈才放下一半的心,拍着胸脯道:“那小姐就好好考虑一下吧,和小王爷成亲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“林妈妈你说什么啊,娘亲刚走,我怎么可能会想这事。”安慕锦叹息一声,将昨晚的梦讲给了林妈妈听。

“小姐你别太难过了。都说梦是相反的,小夫人一定不会怪你的。”林妈妈抱着她心疼的说道。

“但是我心里清楚,我就是不孝。我要是孝顺的话,就不会在她迷离之际没有在她身边了。她走的一定很不安心,一定还在牵挂着我。”

“林妈妈你说如果我在娘亲的身边,她生病了,我是不是就可以治好她了?”

安慕锦又陷入了这种不可能的瞎想中去了,林妈妈摇着她,好像是想要将她摇醒一般:“小姐别再说这样的话了,你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好像说出来心里会舒服一些。”安慕锦对林妈妈笑了,林妈妈被她的笑容打败,刺到了心间。

好吧,只要她说出来舒服一些,就让她说吧。尽管林妈妈听到这些话,心里会特别的难受。

又过了一会儿,安慕锦突然笑了。林妈妈许久都没有看到她这样明媚的笑容了,心跟着她的笑容顿时也明朗起来了。

“我现在终于知道雪儿表姐和我说的话的意思了,她不是还想着安齐凌,只是后悔了。”

安慕锦笑完之后,又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林妈妈听了只觉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一样,问道:“小姐你怎么会突然提到二少爷?”

“没事。”安慕锦对林妈妈笑了一声,低头算了一会儿日子,再抬头道:“我们今年要在这里过年了,去塞北真的要等到明年了。”

“塞北一直都在那里,又跑不了,小姐不要这么心急。”林妈妈温和的说道。

“林妈妈和我说说塞北的事情吧。”安慕锦拉住林妈妈的胳膊,期待的看着她。

林妈妈躲开安慕锦的视线,正要说话,外面传来小王爷的声音:“锦绣快来,有一件好东西给你看。”

听到小王爷的声音,林妈妈的表情一松,安慕锦的表情却是纠结着的。

“小姐出去看看吧。”林妈妈鼓动着,想要过去开门,却被安慕锦拉住了。

安慕锦秀眉轻皱,之前并不觉得小王爷有事没事找她有什么奇怪的。自从小王爷和她说了那些话之后,她一听到小王爷的声音都紧张。

伸手拍了拍小脸,安慕锦自嘲的想着她都是活过一世的人了,怎么对待感情还这么的稚嫩呢。她应该和小王爷直说的,她是嫁过人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嫁人了,就是做暖床丫鬟也不行。

可话到嘴边,她到底是说不出口。

“和他说我已经睡了。”安慕锦小声对林妈妈说道,林妈妈正要开口呢,小王爷扬声道:“锦绣说的话我都听到了,林妈妈快开门吧。”

林妈妈对安慕锦眨了眨眼睛,拿开她的手,走过去开了门。

看到小王爷进来了,安慕锦别扭的别开视线。她怎么忘记了,小王爷的听力极好,老远的声音他都能听见。看来以后只能用眼神示意林妈妈,不能再开口了。

小王爷的手里提着一个大包袱,走到安慕锦的面前,轻轻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件裘皮披风出来。

“锦绣喜欢吗?”见安慕锦不动,小王爷拿着披风来给安慕锦披上。

安慕锦被他的动作惊到了,连忙站起来,扯着那裘皮披风道:“天成你别这样。”

“锦绣我怎么了,给你买的这个你不喜欢吗?”小王爷柔和的目光瞬间暗淡下来,好像是受到了多大的打击似的。

“我觉得这东西太华贵了,不适合我。”安慕锦绕开桌子,走了两步,和小王爷保持着距离。

“那我扔了。”小王爷一听她说不喜欢,立刻要扔掉这个披风。

安慕锦怕他真的扔了,又连忙道:“你扔了干嘛,应该还可以退回去吧?”

小王爷故意用十分为难的口吻道:“卖披风的人是个游郎,这一会儿的时间早不知道去了哪里。天寒地冻的,我找他退货挺麻烦的。既然你不喜欢,那我只能扔了。”

“可以给林妈妈。”安慕锦出主意,小王爷又是一阵为难:“林妈妈的披风我已经买好了,荣叔的也买了。锦绣这披风只是算我的一点心意,是过年的礼物,每个人都有,你也收下吧。”

“每个人都有?”安慕锦有些不相信,这么好的裘皮披风,看这毛茸茸的领子一看都是上等品,得不少钱吧。

“恩。”小王爷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安慕锦低着头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那好吧,披风我收下,你先出去吧。”

“锦绣,你还是我的丫鬟呢,怎么能让主子出去呢?我渴了,可以倒杯水给我喝吗?”小王爷将披风收好,坐了下来。

见他这样,安慕锦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微微叹息一声,去给他倒茶。

茶水倒来了,小王爷尝了一口道:“苦。”

这茶是林妈妈泡的,茶叶放的比较多,确实不适合小王爷的口味。安慕锦抱着茶壶出去,重新为小王爷泡了一壶新茶。

小王爷满意的喝到了安慕锦亲手泡制的茶水,心中比较高兴,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淡的。一杯茶快喝完的时候,他对安慕锦道:“有没有吃的,中午没有吃多少,现在饿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安慕锦的态度比较冷淡,是他说的喝完了茶就走的。

安慕锦都等不及让他快点走了,他在这里,她压力真的很大。

“我想出去买点东西,锦绣作为丫鬟是不是应该和我一起去。”小王爷起身了,安慕锦以为他要走了,正要高兴,却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脸色微变。

“我不想去。”想要去买东西,可以叫荣叔啊,反正荣叔这几天都没事。

“那好,我明天再去买。明天锦绣不想去,那就后天。什么时候锦绣想去了,我们再去。”小王爷一口气说完,一手提着茶壶,一手拿着杯子笑道:“还是锦绣泡的茶比较好喝。”说完小王爷这才离开了房间。

看到他走了,安慕锦才缓缓舒了一口气。心想她什么时候都不想和他单独出去,至少现在还不想。

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披风,安慕锦发了一会儿呆。

不多时林妈妈走了进来,怀里抱着的也是一件披风。和安慕锦的材质一样,却能看的出来颜色深沉,很适合林妈妈这个年纪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