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60章 反赏

第260章反赏

在林妈妈催促下,安慕锦也穿上了披风。披风的颜色,花样都挺适合安慕锦的,衬的她人就跟一朵娇嫩的小花一样,不过却是一朵瘦弱的小花。

“小姐,你太瘦了。”林妈妈捏着安慕锦的小脸,安慕锦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,不瘦才怪。

披风是小王爷买的,安慕锦穿在身上总觉得有些别扭。穿了一会儿就脱了下来,然后叠整齐放好。

“小姐,少爷都送了我们新年礼物,你是不是也该送他一样新年礼物。”林妈妈提醒道,收了人家的好东西,总得为人办点实事吧。

安慕锦看了林妈妈一眼,敏锐的说道:“送什么啊。你见过主子赏东西给丫鬟,丫鬟再反赏给主子的吗?”

“小姐你也不是真的丫鬟啊?”林妈妈被安慕锦的话逗乐了,抿着嘴笑了。

“不送。”安慕锦看了一眼桌子,想喝水没有茶壶了,让林妈妈重新去拿一个茶壶过来。

林妈妈脱下披风,小心的叠好,这才走了出去。

林妈妈一走,安慕锦的心就空了一样,不知道该做什么。马上就要过年了,小王爷给他们都买了礼物,她是不是真的该表示一下。

小夫人给她的钱,她都花的差不多了,多数都花在药箱上了。要是买像披风这样贵重的东西,她的钱肯定不够。而且小王爷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,第一次认真考虑送他东西,却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,安慕锦愁住了。

林妈妈提着茶壶进来,将楼下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安慕锦:“小姐,外面的人都在传陈员外正在重金聘请女大夫给他的女儿看病呢。也不知道生的是什么病,偏偏要找女大夫。”

“这是真的?”安慕锦一听是重金,就想去试试。

虽然她一路给人看病都没有收钱,但是这个陈员外肯花重金应该不像是穷人,收点诊金应该没关系的吧。

“小姐想去试试?”林妈妈问道,随即又摇摇头:“还是别去了吧,马上就要过年了。”

“林妈妈是怕我治不好吗?治不好也没有关系吧,先去看看再说。”安慕锦说着走了出去,林妈妈跟在她的身后。

楼下就有陈员外家的下人,林妈妈上前和那人说安慕锦会医术。那人将安慕锦上下打量一番,也没有多问只说:“行,明早辰时准时到陈员外的家。”

估计陈员外的女儿病的不轻,挺着急的,下人只看了安慕锦一眼就确定让安慕锦去了。

安慕锦回去之后将药箱检查一番,东西擦擦,也不知道明天去了什么情况,陈员外又会给多少钱。

小王爷知道安慕锦要去陈员外家时,自告奋勇道:“锦绣去,我自然也一起去。”

安慕锦没有看他,平淡的说道:“病人是个姑娘,你去不合适。”

“那倒也是,我就在外面等你好了。”小王爷不死心,安慕锦没有说话,默默的吃了晚饭。

晚上早早的就歇息了,安慕锦等着第二天赚个大钱呢。

次日一早,安慕锦吃了早饭,收拾妥当,提着小暖炉。林妈妈跟在后面提着药箱,二人就出门了。

“锦绣。”刚到门口,安慕锦听到小王爷的声音,回头一看,小王爷将披风披上,显得整个人似乎和平时都不一样了。

“我送给锦绣的披风,锦绣不喜欢吗?”看安慕锦没有披披风,小王爷有些不高兴的问道。

“去别人家,穿太华丽不好。”安慕锦回答,小王爷听了连忙将披风解了,让荣叔拿回去。

安慕锦默然,随即下楼去了。

到了陈员外的家,门口的人将小王爷和荣叔拦在了门口,只允许安慕锦和林妈妈进去。小王爷对安慕锦说:“锦绣别怕,有什么事我在外面呢。”

安慕锦看他一眼,心想她会害怕吗?她可是来给人治病的,又不是来做什么的。没有理他,安慕锦抬脚进了陈员外的家。

到了前厅,安慕锦才明白为什么昨天那个下人没有问她医术如何,原来陈员外找的女大夫不止她一个。

厅上坐着的就有七八个,站着的也有十几个。安慕锦站在人群之后,觉得陈员外真是财大气粗,一下找了这么多女大夫给女儿看病。

陈员外家的摆设都不错,但是和侯府,王府,皇宫比起来到底是差了点。所以安慕锦一进来也没有觉得陈员外家多有钱,直到看到陈员外请了这么多人才知道他多有钱。

因为陈员外说了,只要是来给他的女儿看病,不管能否看好,每人二两金子。

安慕锦来的晚,等到前面的人都为陈员外的女儿看了病,她才能进去。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,而且期间安慕锦就喝了点茶,什么东西都没有吃。

也不知道前面的人看的怎样了,要是将陈员外的女儿的病给看好了,那她岂不是白等了。这样一想,安慕锦就有些着急了,快点来人叫她吧。

“小姐别着急,我看她们都是一些乡野婆子,医术应该没有多少。”林妈妈看出了安慕锦的着急,安慰道。

安慕锦正要说林妈妈不能这样说,有一个丫鬟突然跑过来对安慕锦连抱怨带催促道:“哎呀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啊,小姐快不行了,你快跟我来。”

看这个丫鬟挺着急的,安慕锦也就不和她计较她的态度了。让林妈妈拿好药箱,两人跟着丫鬟去了陈小姐的院子。

刚一进入院子,安慕锦就被一阵血腥味刺激到了,连忙捂住口鼻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快别说话,赶紧瞧瞧小姐这是怎么了。”丫鬟扯着安慕锦的衣服,急促的将她拉进了陈小姐的房间。

外间都是之前的那些女大夫,她们窃窃私语,脸上都是惊恐之色。安慕锦没有空问这些,就被丫鬟推进了陈小姐的卧房。

陈小姐的卧房血腥味更重,地上都是一团团带血的锦布,安慕锦看了都不敢下脚去踩。一个哭的双眼高肿的妇人看到安慕锦来了,问那个丫鬟道:“嫣儿,她就是最后一个女大夫了吗?”

“是的,夫人!”嫣儿点了点头,声音有些哽咽。

安慕锦对陈夫人点点头,接过林妈妈的药箱,走到陈小姐的床头,伸手捏住她的手腕。只试探了一下,眉头就粥的很深,竟然是吃了赤珠的原因。

先不管这些,为她止血才是关键。安慕锦打开药箱,拿出银针先封住她的几个穴道。等到血不流了,安慕锦才开始写药方,吩咐嫣儿用最快的速度将药煎好拿来。

陈夫人听到这话,连忙让身边的婆子给嫣儿拿钱,快点去买药。

“这位大夫,我的女儿怎么样了?”陈夫人流着泪问道,看到她安慕锦就想到了小夫人。

如果是自己病卧在床,小夫人肯定也会像这位陈夫人一样担心自己吧。

“已经没有大碍了,但因为失血过多,接下来一定要好好调养。冒昧问一句,陈小姐今年多大了?”安慕锦问道。

“已经十五岁了。”陈夫人不明白安慕锦为何这样问,却还是回到了她的问题。

十五岁,按说不应该会服用赤珠啊,那陈小姐为什么还服用这么多,至少有三颗。

“大夫啊,你问这个做什么,还有我的女儿什么时候才会醒?”陈夫人见安慕锦不说话了,紧张的问道。

“她之所以下身血流不止,是因为吃了赤珠的原因。我以为她年纪小,才会吃这些,谁知道她已经十五岁了。”安慕锦看了**的陈小姐一眼,还以为她和安慕珍一样想长大。

想到安慕珍,安慕锦的神色黯然下来,心里全是对她的恨!

“赤珠,那是什么?”陈夫人震惊的看着安慕锦,在这个北方的小乡镇,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赤珠是什么。

安慕锦将赤珠的特性和陈夫人讲了一遍,陈夫人听了又惊又怒,捂着胸口咒骂道:“肯定是那个小贱人害的,她就看不得我的女儿好。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忍不住笑了,哪家似乎都不安宁啊。

嫣儿煎好了药,安慕锦拿着银针在陈小姐的人中处轻轻一扎,陈小姐就醒了过来。

看到陈小姐醒了,陈夫人连忙走过来,端着药碗亲自喂着陈小姐喝了。

陈小姐吃了药之后,安慕锦又为她把了把脉。确定无事之后,低头在纸上写下一些进补的药膳,嘱咐嫣儿怎么做才最营养,嫣儿都记在了心里。

陈夫人送安慕锦回去,特意问了安慕锦住在哪里。安慕锦本不想说,陈夫人一定要安慕锦说出来,她好上门感谢安慕锦。

安慕锦见她这样坚持,只好告诉她自己住在哪个客栈。听到安慕锦说住客栈,陈夫人惊讶道:“大夫,你不如住到我家来吧。”

安慕锦推辞道:“不用了,跟我一起的还有其他人,住在这里恐怕不方便。”

听安慕锦这样说,陈夫人又说了一遍感激的话,目送着安慕锦离开了。

安慕锦一出去,小王爷就迎上来道:“锦绣,病人是你治好的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安慕锦自信的笑了,让林妈妈将箱子打开,陈员外给了五十两黄金呢。

小王爷看着那些黄金,羡慕的说道:“锦绣真是厉害,看了一次病人就赚了这么多钱,以后不用愁没钱花了。”

安慕锦已经不是第一次给人看病了,得到一句夸奖就不知道怎么应付了的小丫头了。现在她听过许多的夸奖,应付的很是得心应手。所以面对小王爷夸大的崇拜,她只是含蓄的笑着:“也不是每次看病都能赚这么多,今天只是运气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