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61章 京城

第261章京城

“赚了这么多钱,锦绣有什么想买的吗?”小王爷笑着问道,很是期待的看着安慕锦。

为了来给陈小姐看病,安慕锦早饭都没有吃多少,午饭又没有吃。现在都快到晚饭时间了,她除了想早点吃饭,别的都没有多想。

“我想先吃饭。”安慕锦说完,小王爷愣了一下,问林妈妈道:“陈员外没有管你们吃饭吗?”

林妈妈摇头,陈员外一家都在为陈小姐的事情忙,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人的温饱呢。

“那我们先回去吃饭。”小王爷午饭都是吃了的,没想到安慕锦在里面却连饭都没有吃上,不由得对陈员外一家有了意见。

荣叔先回客栈,让小二准备饭菜,安慕锦他们到的时候,饭菜正好都准备好了。

冬天天黑的比较早,吃了饭天就暗下来了。现在又是接近年关,客栈里的人少了许多,留下的都是像安慕锦他们这样的,四处漂泊的。

虽然人是少了许多,但是一到了晚上,大家都聚在一起。聊一聊自己经历过的事情,比之前热闹了许多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是没有这个兴趣,一到晚上就在房间里。今天也不例外,他们一吃了饭就上了楼,而楼下也刚刚开始热闹起来。

刚到戌时,安慕锦就犯困了,正要睡觉,小王爷敲门道:“锦绣,有消息。”

安慕锦一听就知道是侯府的消息,连忙裹着外衣去开门。林妈妈按住她道:“小姐别急,我来开门。”

林妈妈开了门,小王爷快速进来,安慕锦迫不及待的迎上去将信接了过来。信还没有拆开,证明小王爷还没有看过。安慕锦感激的看了小王爷一眼,随即别开身将信小心翼翼的打开了。

信是张晓慧写给她的,大概说了一下侯府的情况。小夫人去世第三天,老夫人突然掉进茅坑里,也不知道是摔死的还是淹死的。等人发现她的时候,她已经断气多时,身上都是污秽的大小便。

看到这里,安慕锦很不孝顺的轻笑一声。老夫人一生爱干净,却死在了茅坑里,真是报应。

她不是指着自己的脸说:“小小年纪,你知道什么是报应吗?”现在她终于得到报应了吧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。

看到安慕锦笑了,小王爷紧张的心跟着放下来。应该是好消息,不然安慕锦不会笑的。

小夫人的丧事是礼部帮忙办的,侯府为老夫人办了丧事。老夫人是杀了侯爷亲生母亲的仇人,侯爷对她还算客气,给她办了一个还算风光的丧事。

丧事之后,侯爷也不知道是糊涂了,还是怎么了,突然为安慕玉定了一门亲事。按理说侯府刚去世了两个长辈,安慕玉就算有亲事在身,也不能那么快完婚。可侯爷这些规矩都不在乎了,在腊月二十二将安慕玉嫁出去了。连带着四姨娘,侯爷也将她打发出去了。张晓慧见四姨娘无处可去,就将她暂时接到安府,等以后再作打算。

安齐轩和张晓慧本来就不住在侯府,三姨娘和安慕琴也早就走了,安慕玉这一嫁人,侯府就只剩下了侯爷一个人。

信的最后,张晓慧特意用血写了一行字:锦儿,娘亲临走时说的最后一句就是:有多远走多远,不要再回京。

看到最后一句话,安慕锦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。娘亲最后一句话真的是这样说的吗?她不怪自己没有去看她,没有在她临终前守着她吗?

“小姐。”林妈妈看到安慕锦哭的伤心,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连忙将她抱住。

安慕锦趴在林妈妈的怀里哭了一会儿,又笑了起来,将信拿给林妈妈看。林妈妈看了之后,也笑了:“小姐以后你不要再自责了,小夫人心里都明白。”

刚刚安慕锦突然哭了,小王爷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。现在又看到她笑了,心也因为她的笑容而放松下来。

“锦绣,这信我可以看看吗?”小王爷问道,安慕锦擦了眼泪,将信递给小王爷。

若不是小王爷帮忙,她哪里能够得到侯府的消息呢。

小王爷将信看完,眉头轻皱:“锦绣,你有没有觉得侯爷有些古怪?”

被小王爷这样一问,安慕锦还真的觉得父亲有些奇怪。他将侯府的人全部都遣散了,只留下了他自己,他该不会是想不开吧。

显然在这一点上,她和小王爷有了相同的认知。

“我现在就写信告诉他们,让父亲一个人留在侯府是不行的。”安慕锦说完,林妈妈找来笔和纸。

安慕锦刚写下一行字,荣叔敲门道:“少爷,还是那个消息。”

一听荣叔这样说,安慕锦的心暮然一沉,好像已经知道了不好的事情一样。

小王爷开门拿过信,立刻递给了安慕锦。安慕锦拆信的时候手都是抖着的,当信打开,安慕锦捂着嘴痛哭起来。

只看了第一行字,安慕锦就知道结果了。侯爷一把火将侯府烧了,大火烧了一天一夜。人能进去的时候,连侯爷的尸体都认不出来了。

“锦绣这里还有一封信。”小王爷将信取出来,递给安慕锦。

安慕锦颤抖着接过来,打开一看是侯爷给她写的。

“锦儿,父亲对不起你,没有保护好玉书,让她先我而去。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也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。小王爷的聘礼我已经收下,你们什么时候成亲都可以,好好过日子,不要再回京城了。”

侯爷写的不多,但是安慕锦眼泪流的太凶,手一直是抖着的,看了好一会儿才将侯爷的信给看完。

看完侯爷的信,安慕锦又拿起张晓慧的信继续看:“锦儿,我和轩哥决定等办完父亲的丧事,我们就去找你……锦儿好好保重,小王爷是个好人,你嫁给他我们也放心。”

“呜呜……”安慕锦太难过了,虽然对侯爷那个父亲感情不是很深,可在得知侯爷选择烧了整个侯府之后,她很为父亲悲痛。

侯爷烧侯府不是没有原因的,因为皇上依旧对藏宝图没有死心。侯爷只能用这个办法告诉皇上,侯府真的没有藏宝图。

但他在失去小夫人之后,安慕珍又对侯府虎视眈眈,他早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念头。正好趁此机会,一方面向皇上宣誓侯府绝对没有藏宝图,一方面也是给自己解脱。

安慕锦将两封信小心翼翼的收好,小王爷想看她也没有给。这上面有一个重要的信息,就是侯爷收了小王爷的聘礼,这是不是说明她必须要嫁给小王爷。

她还没有考虑好,她不能让小王爷看到这个信息,就当作侯府没有收过他的聘礼吧。只是有一点安慕锦忘记了,京城的消息她能有小王爷灵通吗?侯爷有没有收到聘礼,小王爷是最清楚不过的了。

安慕锦不给他看信,小王爷也没有往聘礼上想,以为上面是有什么机密的事情。反正侯府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一个大概,不看信也没有关系。

只是安慕锦,他很担心。担心她又会像上次一样,对自己避而不见,一直躲着自己。

哭了一盏茶的功夫,安慕锦就平静下来了,抽噎着对小王爷道:“大哥说办完父亲的丧事就来找我,估计也要等到年后了。但我还是想先去一趟塞北,他们带着咏哥儿也不方便,天成你对什么地方比较熟悉。我先写信让他们去那里等我,等我从塞北回来再去找他们。”

“锦绣你放心,这件事我会让人去办的。回信你不用写了,后面的事情我来安排。”小王爷冷静的说道。

“好。”其实现在让安慕锦写回信,她也不知道能写什么,整个人脑袋都是晕晕沉沉的。

夜静下来,安慕锦的心才真正平静下来。又将这三封信前前后后想了一遍,她越想越觉得心绪难平。

小夫人这一走,侯府就像是没有灵魂的人一样。老夫人跟着走了,侯爷一把火烧了侯府,侯府彻底的不存在了。

安慕琴等人都嫁了人,有了自己的生活。这个世上,她只有大哥这一个亲人了。等她从塞北回来,和大哥见面,她哪里都不去了,和大哥,嫂子一起好好生活。

这样想了半夜,安慕锦才沉沉的睡过去。

早上天一亮,小王爷就醒了,侧耳听了听隔壁的动静。隔壁还是安静着的,想必安慕锦昨晚失眠了,这会应该在沉睡着呢。

小王爷醒来也没有立刻起床,而是躺在**想事情。不一会儿听到隔壁有了动静,他连忙也跟着起来了。

等小王爷都收拾好,又等了好一会儿,安慕锦才来敲门。

“天成你醒了吗?”安慕锦声音不大,似乎不确定小王爷会这么早起来。

她昨晚明明睡的很晚,本以为今天会醒的晚,却发现她比平时醒的还早。一醒来人就睡不着了,索性就直接起来了。

“我已经起来了。”小王爷为安慕锦开了门,安慕锦对小王爷笑了笑道:“我想给咏哥儿买点东西,天成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小王爷面色平静,心里却在偷笑。

客栈的人少了之后,伙计们也偷懒起来,不再那么早的起来了。这时候楼下一片安静,只有一个看门的老人先起来了,正在整理桌椅。

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下来,老人呵呵笑道:“两位真是早啊。”

“早。”小王爷和老人打了招呼,老人呵呵笑着又走向了另一张桌子。

客栈里的人都在偷懒,但是其他人都却早早的起来了。快过年了,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货,街上一大早就堆了许多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