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63章 功亏

第263章功亏

“天成。”

安慕锦的声音陈小姐还是可以听出来的,她只回了一半的头,就转过头来。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楼梯,心里难受的紧,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“她就是你的病人?”

他的声音也很温润,听着让人觉得舒服,只是这话不是对她说的。陈小姐步履艰难,嫣儿一个人都快要扶不住她了。陈夫人见状,赶紧上前扶着陈小姐,发现她脸红的不正常。

“媛儿你这是怎么了?”陈夫人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,也并不怎么烫,还没有脸颊烫。

“没事。”她平静的回答,她早就该看出来了,安慕锦说话走路都很有气质,根本就不像是这小镇上的女孩。

那他呢,肯定也是和安慕锦一起过来的吧。他们是从哪里来的,又要往哪里去呢?

安慕锦和小王爷站在二楼的位置,看着陈夫人她们慢慢的离去,直到坐上门口的马车,消失不见。

“陈小姐人挺不错的,真没有想到她会亲自过来道谢,还要送我礼物。”安慕锦夸赞的说道,即使那礼物她都没有要。

小王爷轻笑一声,不置可否。刚刚她看他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,又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。

除夕前天,老板娘就一间房一间房的通知,除夕夜大家都聚在一起,好好过个年。

住在客栈的人都是暂时无家可归的人,有老板娘这样的盛情邀请,大家都没有拒绝,反而觉得很温暖。

也在那天,陈员外派人送来请帖,请安慕锦和小王爷去陈家过年。

望着桌子上的请帖,安慕锦疑惑道:“陈家是不是太重视我了,我只是做了一件我身为大夫该做的事情。陈小姐特意过来送首饰感谢我,陈员外又请我们去过年,这……”

安慕锦有些小小的激动啊,同时又觉得这不太合理。陈员外一家似乎对她真的太重视了。

在安慕锦唠唠叨叨的时候,小王爷将请帖认真看了看,嘴角微勾,露出一抹几不可察的笑容。

陈员外之所以会邀请他们去过年,不单单是因为安慕锦吧。很有可能是因为他,莫非陈家的女儿已经看上他了吗?

小王爷摸着下巴,想到前两日站在门口向老板娘打听客栈人员情况的大娘。他以为那个大娘就是没事来说闲话的,现在看来不是,是来问他和安慕锦的情况的吧。

“别纠结了,我们在客栈过年挺好的。”小王爷一句话做了决定,安慕锦将请帖收好:“那我们是不是也要写个帖子告诉他们一声,我们……”

话刚说到这里,荣叔在外面敲门道:“少爷,陈员外来了。”

小王爷咳嗽一声道:“我正在面见一位贵客,你让他年后再来找我吧。”

安慕锦拉了拉小王爷的胳膊,小王爷对她轻轻笑着:“没事。”

陈员外在麦岩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只要是麦岩镇的人他想见谁见不到啊。今天他特意来邀请小王爷,而小王爷竟然这样对他,连门都没有开。这让他很生气,对小王爷十分的不满。

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居然吸引了他女儿的注意。所以他要在请帖发出之后,亲眼来看一看这个人。

“咳咳,易少爷你年纪轻轻,口气倒不小。”陈员外在外面哼了一声,右脚一抬,就要直接闯入。

荣叔伸手拦住陈员外,脸色冰冷,语气僵硬:“少爷在面见贵客,不容打扰,还请陈员外体谅。”

“是什么贵客,能有我身份尊贵吗?”陈员外火了,指着荣叔的鼻子骂了起来。

荣叔讥笑一声:“比你尊贵多了。”

没想到荣叔会这样说,陈员外气的脸红脖子粗的,指着他的手颤抖的厉害:“你,你可知道我是谁。在这个麦岩镇,还没有人敢这样和我陈员外说话。”

“现在有了。”荣叔连笑都懒得笑了,直接冰冷的回了一句。

这下可将陈员外给气死了,他好心好意来拜访,却遭到这样的待遇。而且他还下了请帖,请他们过去过年,现在看来这都是一个失误之举。想到这些,他气愤异常,正想说不请他们过去了,这时房门打开了。

小王爷优雅的从房间走出,笑眯眯的看着陈员外,将请帖递到他的面前,声音缓慢道:“陈员外谢谢你的好意,我们在客栈过年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你这是在拒绝我?”陈员外盯着小王爷看了半响,才不相信的开口道。

他的确长相突出,身材挺拔,是个难得一见的好男儿。只是这人的态度太过傲慢,不知道以后成了陈家的女婿,他会不会收敛一些。

“不敢!”小王爷见陈员外不接请帖,就将请帖递给了荣叔,然后对陈员外十分抱歉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还和贵客说话,陈员外请。”

说罢,小王爷十分不客气的当着陈员外的面将门给关上了。

陈员外几乎气的要踢门了,又加上荣叔这时将请帖递过去,他更是气的肺都快炸了。狠狠的瞪了荣叔好几眼,陈员外才将他手里的请帖接过去,接着气呼呼的出了客栈。

陈员外一走,老板娘就跑上来了,责怪道:“哎呀,你们干什么?我看你们平时对人态度挺好的,为什么这样对陈员外?”

“老板娘有什么事我们担着,你别担心。”荣叔平淡的说道。

老板娘又道:“我担心什么,又不是我得罪了他们。是你们啊,你们还不知道吗?陈员外的女儿看上了你家的那个少爷,这门亲事还有我的功劳呢。”

“你的功劳?”荣叔眉头一皱,脸色臭的可怕,老板娘见他这样生生的吓了一跳,声音也不由得变小了。

“前几日有一个媒婆问我你家少爷有没有成亲,我就提了一句没有。那个媒婆一听没有,还不相信,特意问了锦绣姑娘。我就和她说锦绣姑娘是你家少爷的妹妹,她一听大喜。还说她正准备给陈小姐说亲,看上了你家少爷……”

“胡扯!”荣叔不等老板娘说完,脸色一板,将老板娘给吓走了。

屋里的安慕锦将外面的话都听的清清楚楚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是陈小姐看上了小王爷,所以陈家才会请他们去过年的。

陈小姐什么时候和小王爷见面的,是那天来给她送首饰的时候吗?

是哦,像小王爷这样长相英俊的人,很容易就被千金小姐看上的吧。以后小王爷会娶妻,那么他就会不记得那两个选择了吧,然后……

“锦绣。”小王爷觉得安慕锦听到这些话,应该会问他点什么,可他等了许久安慕锦连句话都没有。

思绪被人打断,安慕锦抬头看着小王爷道:“天成你叫我有事吗?”

“我不会和她成亲的。”小王爷直接说道,安慕锦哦了一声,问:“为什么?”

听安慕锦这样问,小王爷心里憋屈。有种感觉自己对安慕锦太好了,给她时间考虑,但她似乎都没有将那件事放在心上。

“因为我想和锦绣成亲,其他的女人都不行。”小王爷伸手点了点安慕锦的嘴唇,笑道:“还记得那晚,我亲你的感觉吗?”

安慕锦的脸募得一下红了,急忙压低声音道:“天成你别乱说,让人听到了不好。”

小王爷就喜欢看她着急,继续道:“锦绣,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,所以不喜欢我?”

“没有。”安慕锦当即否决,她的经历小王爷不懂。

某种程度上,她是嫁过一次人的人,她觉得自己谁也配不上。最好的办法就是,她这辈子都不结婚。

“没有?”小王爷眉头一挑,“那你为什么不和我成亲?”

“当初说好的,我可以做你一辈子的丫鬟,但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嫁人。”安慕锦还记得曾经和小王爷说过这件事,说她一辈子都不想嫁人,宁愿做他一辈子的丫鬟。

“是暖床丫鬟吗?”小王爷笑了。

安慕锦泪了,手里的绣帕几乎快被她拧碎了,胸口闷闷的,有话却说不出。

看她这样,小王爷不想为难她。可一想到不为难她,她就不会将这件事当回事,心中也是着急。于是就道:“我已经给侯府送了聘礼,他们也收下了,所以说……”

“什么聘礼,我不知道。”安慕锦反应极快,一副我不知道聘礼,那就代表这件事没有发生。

小王爷是谁啊,一看她否定的这么快就猜到她不让他看的信里有古怪。安慕锦嫁人这可是大事,他们没有道理不和她说已经收了他聘礼的事情。

“聘礼的事情你可以当做不知道,但是嫁妆的事情你总该记得吧?当初离开王府的时候,是你娘亲亲自将嫁妆递给我的,我也收了。所以……”小王爷一时说的忘记了,忘记小夫人是安慕锦的禁忌了。

安慕锦想到小夫人,眼睛眨巴眨巴,泪就掉下来了。

小王爷懊恼一声,都快成功了,却因为说了个小夫人而前功尽弃,功亏一篑。

“对不起锦绣,我不是故意提的。”看安慕锦哭的伤心,小王爷的心也不好受。

“我先回去。”安慕锦擦了擦眼泪,抽噎一声,起身就往外走。

这时候小王爷是不敢拦着她的,怕引起她更大的排斥。体贴的为她开了门,送她到了隔壁房间。看着她进屋,关上了门,小王爷又是一声叹息,才转身回去。

不一会儿屋里传来声音,林妈妈问:“小姐你怎么哭了?”

“没事。”安慕锦鼻音极重,哼了两声,一小拳头打在了桌子上。

林妈妈见了,心疼的抓起她的手抱在怀里:“小姐你这是做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