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64章 幼稚

第264章幼稚

生气啊,她正在生气,难道林妈妈看不出来吗?

可到底气什么,安慕锦也不知道。她只知道自己很生气,特别的生气。

林妈妈见她不说话,猜测肯定是和小王爷有关。也不再问什么了,给她倒了杯热茶,陪她坐着。

深夜,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睡觉。安慕锦本来睡的好好的,却不知道为什么,毫无预兆的突然就醒了。

她也没有做噩梦啊,甚至连梦都没有做,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醒了。睁着眼看了看外面,有着模糊的灰暗,比屋子里要亮一些。

在**翻了两次身,安慕锦双眼睁的老大,怎么也睡不着。这是要失眠了啊,她心里叹息着。

想到白天的一幕,安慕锦脑子里一片空白。这和她想的不一样啊,她只是想做一个像凝烟,凝翠那样的丫鬟,并没有想过其他的。

唉,为什么做了丫鬟之后,她才知道做丫鬟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呢。不过有一点是一样的,那就是丫鬟的命运都掌握在主子的手里。

也就是说她的命运掌握在了小王爷的手里,小王爷说要和她成亲,她就一定要嫁给他吗?

想来想去,安慕锦觉得这个问题真是让人头疼。

天还不亮时,外面就响起了鞭炮声。安慕锦就是想睡也睡不着了,索性趴在**,专注的听着这些炮声。至少在听着这些炮声的时候,她不会想嫁妆,聘礼这类的事情。

天亮时,炮声突然好像就在耳边一样,安慕锦知道是掌柜的起来了,在楼下放炮呢。

这炮声比较的长,放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。接着安慕锦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,他们似乎都起来了。

安慕锦也赶紧起来,穿衣梳头都弄好了,穿着新衣的林妈妈端着水盆进来了。

“小姐,你今天看着真精神。”林妈妈笑着说道,安慕锦对林妈妈笑了笑: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今天是过年,我们都应该高兴。”

洗漱完毕,安慕锦听到老板娘在楼下喊:“各位客官,下来吃饭了。”

安慕锦连忙走了出去,看到大家都穿上了新衣,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。

老板娘也这样说:“我看除了天成少爷和锦绣小姐还跟平时一样,你们这些走江湖的也终于收拾出个人样了。”

一老一少货郎嘻嘻笑着,小的对老板娘道:“老板娘,看在我们都变了样的份儿上,今天好酒好肉一定要给够啊。”

“你们放心,今天酒菜客栈出,保管你们吃个够。”老板娘拍着胸脯说道,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安慕锦是第一次和这么多陌生人一起吃饭,大家说说笑笑,毫不拘束。早饭吃完了,老板娘一声令下,所有的人都穿上围裙,开始打扫客栈的卫生。

安慕锦还担心小王爷做不来这个,可在看到他擦的桌子比自己还要干净时,她就不再担心他了,担心起自己了。

客栈不大不小,但是房间很多,摆设很多,这一打扫下来也花费了三四个时辰。

等全部打扫完毕,正好天也黑了,饭也好了。外面的炮竹声此起彼伏,像是在告诉大家我们的年夜饭已经开始了。

掌柜的挑着一个长长的竹竿,竹竿上面缠绕着一条很长的炮竹。将这个竹竿挂到外面,掌柜的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烧红的木炭,往上一点。

炮竹噼里啪啦的就炸开了,老板娘一声吆喝喊着大家进去吃饭。

在炮竹声中,大家的年夜饭也开始了。

这里真是比京城热闹许多,也是安慕锦感受最深的一个年。她吃的不多,大多数都是看着别人吃,听着别人说话。

有老板娘压着,这些江湖中人说话也都悠着,并不像平时说的那样没羞没躁。也因为今天是过年,大家也都想在来年有个好兆头,嘴里说的都是吉祥的话。

吃过晚饭,几个留店的伙计从厨房端出几盆烧的红火的炭火。安慕锦和小王爷也被老板娘留下来,和大家一起守夜。

这是离乡背井的第一个年,若是没有老板娘和这些江湖人的陪伴,安慕锦都觉得这个年肯定会过的异常清淡。因为有他们,安慕锦觉得这个年是她目前为止过的最热闹的一个年了。

守夜结束,安慕锦和小王爷都回房去了。他们还在下面唱歌,说话,一点困意都没有。

“小姐起来了。”安慕锦正做梦呢,被林妈妈给硬生生的推醒呢。

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安慕锦没有睡好,困的眼睛都睁不开。

“午时刚过。”见安慕锦不想起,林妈妈连拉带拽的将她给抓起来了。

安慕锦坐在**,睡眼惺忪的看着林妈妈,郁闷道:“林妈妈再让我睡一会儿吧。”

“陈小姐来了。”林妈妈一说完,安慕锦清醒过来了,睁着大眼睛看着林妈妈。林妈妈将衣服拿到她面前,继续道:“去见了天成少爷。”

听到林妈妈这样说,安慕锦头脑清醒的更厉害了。

“见到了吗?”上次陈员外来见小王爷,小王爷都不见,这次会不会也不见陈小姐。

“在屋里说话呢。”林妈妈看安慕锦穿衣服穿的那么慢,都替她着急。

小王爷见陈小姐了,安慕锦穿衣的动作一顿,随即将衣服又脱下来,“他们说话就说话,林妈妈喊我起来干什么啊?”

“荣叔说了你是少爷的丫鬟,让你去端茶倒水。”林妈妈对安慕锦有点恨铁不成钢。

“真的?”安慕锦眉头一挑,还是快速将衣服给穿好了。

一出去就看到荣叔提着茶壶站在外面,看到安慕锦出来了,立刻将东西递给安慕锦道:“二小姐,还是你来吧。”

安慕锦从容的接过茶壶,推门进去。陈小姐好像正在说什么,声音戛然而止,杏目圆瞪的看着安慕锦。

“少爷,茶来了。”安慕锦脸色平静,为两人倒了一杯热茶,然后恭敬的站在一旁。

小王爷端起茶杯,对陈小姐平淡的说道:“陈小姐请喝茶。”

陈小姐也跟着端起茶杯,视线若有似无的落在安慕锦的身上。听客栈的老板娘说,他们是兄妹,好像又有点不像呢。

“她是我的丫鬟。”小王爷看出了陈小姐的疑惑,为她解释道。

陈小姐一听,心中有些惊喜,但是脸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:“锦绣姑娘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丫鬟,而且她的医术还很高。”

“在做我的丫鬟之前,她也是个千金小姐。”小王爷看了安慕锦一眼,随即解释着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陈小姐放下茶杯,教教弱弱的拿着帕子擦了擦嘴角。心中很是疑惑,他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能让一个千金小姐给他做丫鬟。

“陈小姐如果没什么事,请先回去吧,我和锦绣还有事情去做。”小王爷将一杯茶喝完,放下茶杯时轻声说道。

陈小姐正伸手去端茶杯,听到小王爷这句话手僵硬在了空中,脸色尴尬的说道:“对不起,是我打扰你们了。”

“以后别来打扰我们就好了。”小王爷顺着她的话直接说道,让她难堪的白了脸,血色尽失。

“天成少爷,你很讨厌我吗?”陈小姐颤抖着双唇,艰难的问道。

“不喜欢就是了。”小王爷冷淡的态度像是一把刀子,狠狠的扎进了陈小姐的心口。

陈小姐捂着胸口,呼吸困难,双眼含泪,无限委屈的看着小王爷道:“天成少爷,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,却还为何这样对我?”

“陈小姐是不是误会了?你看我像那种为了满足你的心意,而不顾自己心意的人吗?”小王爷对陈小姐笑了笑,转而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送客。”

安慕锦真想瞪小王爷一眼,他对陈小姐说了这样不顾情面的话,却让她来当这个恶人。

唉,谁让她是他的丫鬟呢。

脊背一挺,安慕锦十分客气而又疏离的对陈小姐说道:“陈小姐,请!”

陈小姐看了看安慕锦,气愤难当,抽噎一声,恨恨的扭了一下头,快速走到了门口。

在快要开门的时候,陈小姐突然扭头看着小王爷道:“天成,我喜欢你。”

说完,她打开房门,捂着嘴快速的下了楼。楼下的嫣儿看到她这样,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陈小姐没有回答,闷头就朝外走。

陈小姐来客栈找小王爷的事情,很快就在客栈里传开了。大家都说小王爷有福气,能够被陈小姐看上。

陈员外在麦岩镇是数一数二的人物,在整个谷城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做了陈家的女婿,那肯定是不愁吃不愁喝,日子好过的很。

听到这些话,安慕锦心想大家的眼神真不好,小王爷像那种缺吃缺喝的人吗?

安慕锦也算是做了一回凶恶丫鬟了,将爱慕小王爷的人给赶走了。她回头看着小王爷问:“既然不喜欢她,为什么要让她进屋?”

“锦绣吃醋了吗?”小王爷不答反问,安慕锦很认真的摇头:“不是吃醋,是生气。如果你不让她进屋,那我就不会做这个恶人了。”

“锦绣的意思是我这个主子也是恶人了?”小王爷挑眉问道,安慕锦没有说话,那态度明显表示小王爷说对了。

小王爷不和她说这个了,指着陈小姐用过的杯子道:“将这个杯子拿去扔了吧。”

“扔了?”安慕锦以为自己听错了,小王爷这是做什么?就因为不喜欢陈小姐,连她用过的东西也不喜欢,是不是陈小姐坐过的椅子他也打算给扔了,陈小姐来过这间房子他也打算给扔了?

第一次,安慕锦觉得小王爷真幼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