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65章 呵呵

第265章 呵呵

虽然安慕锦觉得小王爷这样做很幼稚,但是她还是将陈小姐用过的那只杯子丢了。

在这之前她对陈小姐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,可就在她提着茶壶推门进来时,陈小姐看着她那个眼神让她很不喜欢。也许是因为小王爷都不喜欢陈小姐吧,所以她也不喜欢陈小姐了。

陈小姐来过的第三天,陈员外再次登门拜访。这次他来不是直接找小王爷,而是带了许多礼物过来,送给客栈的每一个人。

客栈的老板娘知道小王爷不满意陈小姐,但她也不敢驳了陈员外的面子。她不敢直接和小王爷说,就从安慕锦这里下手。安慕锦告诉老板娘道:“我只是他的一个丫鬟,做不来他的主。”

老板娘惊讶的看着安慕锦,明显不相信这句话:“我不听他们叫你小姐吗?你怎么突然变成丫鬟了,锦绣妹妹你莫不是在骗我?”

安慕锦轻笑:“老板娘我怎么会骗你呢。他们叫我小姐是不假,那是我之前的身份,但现在我是他的丫鬟。只有丫鬟听主子的,没有主子听丫鬟的。”

老板娘见安慕锦这样说,心中自然也是不相信的,想肯定是安慕锦为了推脱她找的借口。既然安慕锦这里都过不了,那小王爷那里她想都不敢想了。

垂头丧气的和陈员外说这事难办,陈员外气的不行,脸上却是平静异常,纳闷道:“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,竟然不将我陈员外放在眼里?”

“陈员外瞧你这话问的,我这客栈每年都有很多人来来去去,难道每个客人我都要去问问他们是什么来历吗?”老板娘也是个极其圆滑的人,就算知道小王爷等人的身份,也不会立刻说出来。

陈员外看了看老板娘,哼了一声道:“客栈的生意还想不想做下去了?”

闻言,老板娘脸色一变,咬着唇没有说话,拿眼朝掌柜的看。掌柜的接收到老板娘的信号,连忙跑过来恭敬的对陈员外道:“陈员外,请到屋里坐。”

“不坐了。给你们两天时间,将这件事办好,否则这客栈也别在谷城开了。。”陈员外这是明显的威胁,掌柜的和老板娘心中不舒服,但面子上依旧是带着笑容,恭送陈员外离开客栈。

陈员外一走,老板娘的脸色寒了下来,抬头看着二楼:“楼上的两位到底是什么身份,竟然连陈员外的面子都不给?”

“婆娘你不是说开客栈又累又赚不了多少钱,想回老家吗?我看这次啊,你终于如愿了。”掌柜的将手往桌子上一搭,像丢了魂儿似的浑身无力的坐了下来。

开客栈是掌柜的心愿,虽然她不情愿他开客栈,但是也陪了他这么多年。看到这个客栈由小做大,就是开始抱怨,现在不也没有抱怨了吗?

看到掌柜的这样,老板娘的心里也不好受,又朝二楼看了一眼:“真是孽缘,怎么一个看上了,一个偏偏又看不上呢。陈小姐也是我们麦岩镇有名的美人……”

“美吗?和锦绣姑娘一比,那种美也只有我们能够看的上。”掌柜的忍不住搭一句嘴,“在媒婆子问你的时候,你就不应该乱说话。”

老板娘张口要说,又慢慢的闭上了。这事有点怪她,都是她多嘴。看他们分房而睡,身边都有服侍的下人,还以为他们是兄妹呢。

老板娘和掌柜的忐忑不安的过了两天,并没有任何陈家的人过来。他们正纳闷陈员外是不是将这事给忘记了,这时却得到了一个消息陈员外一家在昨天就全部搬走了。

听到这个消息,老板娘和掌柜的都有些不相信。在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之后,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二楼的位置。那两个人一定是什么大人物,不然不可能将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陈员外一家给赶出麦岩镇的。

安慕锦听说陈员外一家搬走了,也是纳闷,问小王爷是不是他做的。小王爷客气的说道:“他们的眼光很高,麦岩镇太小了,不适合他们。”

见小王爷这样说,安慕锦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“锦绣等我们买到青刃就离开,去塞北。”小王爷说道,安慕锦点点头,这件事她一直都记在心里呢。

三天之后,安慕锦和小王爷很早就来到了刀行。刀行老板一看到他们进来,就认出了他们,笑着迎出来道:“两位很准时啊。”

“老板,这把青刃可以卖了吗?”小王爷直接了当的问道。

“可以。”老板笑呵呵的将青刃取下来,交给了小王爷,“一百两银子。”

“这么便宜?”小王爷将青刃拔开认真看了看,不会是一把假的吧。

“其实这个价格算是高的了,打造这把青刃我只是出了点力。材料是那人提供的,样式也是他和我说的。”老板笑着解释。

安慕锦付了老板一百两银票,老板看了看安慕锦赞道:“女中豪杰!”

安慕锦腼腆一笑,其实心里并不明白老板为何这样说。出去之后,小王爷才和她解释这是北方对女子的一种赞赏。

出了刀行,两人就回了客栈。此时林妈妈和荣叔都收拾妥当,随时可以出发。

客栈里的人听闻他们要走了,都上前来为他们送行。老板娘更是送了他们许多卤制好的肉类,让他们带着路上吃。

和大家道别之后,安慕锦他们就上路了。

之前安慕锦一直着急去塞北,但是路上总是有事情耽误。像是这次,在麦岩镇就耽搁了一两个月。所以再次上路,安慕锦就不怎么着急了,慢慢前行,一路上游山玩水,好不潇洒。

小王爷喜欢钓鱼,看到有池塘就会停下来。小王爷和荣叔钓鱼,安慕锦和林妈妈就准备东西,烧火烤鱼,或者煮鱼汤喝。

路上山脉也多,车上的肉类少了,荣叔就会上山打一些野味,以保证每天都有肉吃。调味料都是从路过的集市上买来的,安慕锦的做饭技术不高,说起烧烤挺有天赋的。

将各种调味料往肉上一撒,那烤出来的味道也是十分的好吃。连小王爷这种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都赞不绝口,更别说林妈妈和荣叔了。

有了大家的夸赞,安慕锦对烤东西就更上心了,企图做出更美味的东西给大家吃。

在树林休息一夜,早上四人随便吃了一些干粮就上路了。

刚走了不到半个时辰,小王爷听到前方好像有许多人正往这边走。等了一会儿,就看到许多士兵正朝着他们走过来。

算了算日期,小王爷猜到这些人肯定是在从章国边境凯旋的士兵。章国叛乱平反,金云堂为大顺立了大功,封为一等将军,赐将军府。

这是前几日他刚收到的京城消息,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就碰到了回京的大军。

金云堂高高的坐在马上,一眼就看到了路边的四人,尤其是看到了小王爷。

“停!”金云堂一摆手,士兵们立刻停下,一看就是训练有素。

“原地休息。”金云堂说罢,骑着马朝小王爷等人过来了。

骑兵下马,士兵走到道路两旁,一排排的坐好,席地而坐。

看到这个画面,小王爷不禁感慨金云堂不愧是金老将军的儿子,治兵有方。

“小王爷好久不见。”金云堂下马,走到小王爷面前,言语间颇有些得意。

“叫我易天成就好,这里没有小王爷。”小王爷平和的说道,金云堂咧嘴笑了一下:“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小王爷。”

小王爷没有和他在称呼上再争辩什么,两人走到一旁说话。安慕锦见金云堂的穿着打扮,颇有将领风范,这次平反战乱,他应该立了大功了吧。

那安慕雪呢,她是留在京城了吗?

刚这样想,安慕锦就听到前方的士兵中传来一阵熟悉的女子笑声。那女子笑的很是娇媚,听着能让人的骨头跟着酥了半截。

安慕锦好奇去看,那女子也正好往安慕锦这里看。二十几米的距离,安慕锦还是能够看清那人的样子,她就是安慕雪。

现在的天气还是十分的寒冷,安慕锦穿着棉衣都还觉得冷呢。而安慕雪穿的极少,轻纱覆体,胳膊外露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肌肤,整个人坐在一个士兵的怀里,像极了那青楼的女子。

“小姐别看。”林妈妈伸手挡在安慕锦的眼前,安慕锦拿开林妈妈的手,问的不解又痛苦:“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“那就是军妓。”林妈妈和安慕锦解释。

听到军妓二字,安慕锦心头一梗,血液几乎停滞不动了。安慕雪那么高傲的一个人,她怎么会做了军妓。这里面一定和金云堂有关系,是金云堂逼她的吧。

毕竟之前,金云堂就找男人和安慕雪交好,以得到买酒的酒钱。现在金云堂当上了将军,如此风光,他的妻子却成了军妓,他脸上还会有光?

惆怅的看了一会儿安慕雪,安慕锦又扭头去看了看金云堂。正好这时小王爷扭头也看着她,和小王爷的视线交汇了一下,安慕锦立刻别开视线。

因为有小王爷在,安慕锦都没有注意到金云堂。在安慕锦收回视线时,金云堂也朝着安慕锦看了一眼,笑着对小王爷道:“同为侯府的女孩,她们的差别真是大!”

听了这话,小王爷心中十分舒坦,脸上笑容更甚:“锦绣一直都是个好姑娘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金云堂只有苦笑了,之前母亲说宁愿他娶了安慕锦,也不想让他娶安慕雪。

那时的他被安慕雪迷的失去了心窍,为她做了多少忤逆父母,对不起李萍的事情。现在想来,真是追悔莫及!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