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66章 龙灯

第266章龙灯

过了近一盏茶的功夫,金云堂才翻身上马,和小王爷挥手告别。

小王爷走回安慕锦的身边,笑着问:“锦绣刚刚看我,是不是着急了?”

安慕锦朝着安慕雪的方向看了看,对小王爷不满的说道:“好好的一个女孩儿,被金云堂给糟蹋了。”

“你知道她对金云堂做了什么吗?”小王爷也顺着安慕锦的方向看过去,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。

“不管做了什么,金云堂这样对她都是过分。”安慕锦心中叹息,虽然对安慕雪有恨,虽然很不喜欢安慕雪,但是在亲眼看到她成了军妓,安慕锦这心里也不好受。

如果父亲和娘亲都还活着,他们听说了这件事,会怎样想?安慕雪她丢的不是自己的脸,还有侯府的脸!

“这是她自愿的。”小王爷说完,安慕锦立刻扭头看着他,满眼的不相信。

安慕雪是怎么了,怎么会自愿做这种事?

不,她不相信。安慕雪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她怎么会做军妓。而且就算她愿意,金云堂也答应了吗?他们的关系现在是怎样,和离了,还是没有和离?

“好了锦绣,这件事你就当作不知道吧。”小王爷见安慕锦一副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的样子,连忙说道。

轻轻的叹息一声,安慕锦看着那些士兵朝着自己走过来了。

安慕雪被一个丑陋的男人抱着,两人共骑一匹马。安慕锦看的清楚,那人的手在安慕雪的身上游动,看着就让人恶心。

林妈妈不让安慕锦看,安慕锦却一点也不忌讳,看的很是认真。小王爷见她这样,才是一阵担忧。

等安慕雪的马走到安慕锦的面前时,她突然低头对安慕锦媚声笑了笑:“安慕锦,有一个做军妓的姐姐,你再风光又怎样,还不是一样被羞辱?”

安慕锦抿紧双唇一言不发,只用双眼直直的瞪着她。

她仰头哈哈笑了起来,扭头在那丑陋男子的脸上亲了一下,又看着安慕锦道:“安慕锦你记住,我是你姐姐,永远都是。你有一个做军妓的姐姐,这是怎么也脱不了的事实。”

小王爷拉过安慕锦,不让她站在前面。

有人听到安慕雪的话,都朝着安慕锦好奇的看过来。小王爷看了很不满,金云堂见状沉声一喝:“谁敢乱看,一个月不准碰女人。”

这话挺管用的,这些士兵听了金云堂的话之后,个个目不斜视,再也没有人好奇的看安慕锦了。

等这些士兵全部走完了,小王爷感觉安慕锦的身体在发抖。低头一看,安慕锦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。

“锦绣快松开,别再咬了。”小王爷捧着安慕锦的脸,用手轻轻掰开安慕锦的嘴巴。

安慕锦很容易就松开了嘴,有的地方出现浅浅了血印,但是还好没有流血。

“安慕雪这个笨蛋!”安慕锦骂了一句,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。

“锦绣!”看她这样,小王爷很是心疼,伸手轻轻的抱住了她。

安慕锦难得的主动抱住了小王爷,哭的很伤心。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就是为安慕雪觉得不值吧。

安慕雪到底是侯府出来的女孩,最后却成了军妓。这真是让人觉得心寒,心里难受。

哭了一小会儿,安慕锦又平静下来,赶紧擦了眼泪离开小王爷。怔然的看着前方消失的队伍,安慕锦又叹了一口气。

小王爷正抱的舒服,安慕锦突然走了,这失落落的感觉真是像猫爪一样在挠着他的心。为了能多抱安慕锦一会儿,小王爷甚至都希望她多哭一会儿。

“小姐别想了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,这也许就是大小姐的命吧。”林妈妈在一旁说道。

安慕锦恩了一声,又问小王爷道:“天成,你说这是她自愿的,是真的吗?”

“一开始金云堂只是发现她和手下的士兵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,到最后金云堂为了鼓舞士气,就让她做了军妓。给她的条件是到了京城,还她自由身并且还会给大笔的银子。”小王爷捡着安慕锦想听的说给了她听。

听到小王爷这样说,安慕锦想起在京城外的小镇遇到安慕雪的事情来了。那时安慕雪就说她不想和金云堂过下去了,想和离。可是金云堂不同意和离这件事,再后来安慕雪问自己要银票,可自己那时候对她有恨就没有给。最后安慕雪和金云堂一起离开,再见面就是现在,而她成了军妓。

为了自由身,为了银子,安慕雪就这样出卖了自己的身体,出卖了自己的尊严。那么丑陋的一个人,她都能亲的上去……

安慕锦想如果当初她给了安慕雪银票,安慕雪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。

“不!”安慕锦心里突然多了一个很大的声音,一下将她给敲醒了。

她又像孔融雪那样了,走不出对过去的假设,总是对过去念念不忘。即使她给了安慕雪钱,安慕雪也不会拥有自由身。因为金云堂不会放过安慕雪,或许安慕雪从她这里得到的钱还都会被金云堂拿走,然后安慕雪还会走上这条道路。

也许就像是林妈妈说的那样,这就是安慕雪的命!

想通了这一点之后,安慕锦就不再为安慕雪的事情自责了。她轻轻的呼了一口气,再看向前方时,队伍早已不见踪影,安慕雪也跟着那些队伍一起消失了。

希望下次不要再见到安慕雪,就让她们这样彼此各安天涯,也挺好的。

收拾心情,安慕锦对小王爷和林妈妈都笑了笑:“我们继续出发吧。”

“锦绣你真的没事了?”小王爷看她笑的不像是假的,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。

“没事了。”安慕锦突然想起刚刚抱着小王爷的事情来,脸上有些发烧,在红起来之前赶紧上了马车。

从麦岩镇出来,就一直是小王爷和荣叔驾着马车,安慕锦和林妈妈坐在马车里面。

马车里,林妈妈对安慕锦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小姐,大小姐和你说的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。她是她,你是你,你们两个永远不可能一样。你不要因为她的那些话受到影响,她说那些话无非就是刺激你。”

“林妈妈,我都知道。”安慕锦想通了之后,就放开了,自动将安慕雪的那些话给抛到脑后。

安慕雪和她的姐姐不假,但是安慕雪不是她。安慕雪怎样,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“说实话,大小姐和大夫人倒有些像了,都是一样的水性杨花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林妈妈突然说道。

闻言,安慕锦看了看林妈妈,心里有种弦被牵动了:“这么多年真是便宜了这对母女,可她们还不满足,终究是害人害己。”

安慕锦说的是大夫人的身世,她本来是一个丫鬟,因为占了小夫人的名号成了侯府的大夫人。却不知道满足,处处挤兑小夫人和安慕锦,最后害人害己。

不过这也是安慕锦重生之后发生的事情,在前世安慕锦可是被害的很惨的那个。

黄昏时分,马车来到了边城。过了边城就进入塞北的领域了,走的快的话半个月就能到,慢的话一个月也绰绰有余。

边城正热闹着,按理说这个时候集市上应该没有人了,可这里却满满的都是人。

听着外面的热闹,安慕锦忍不住掀开帘子瞧了瞧。看到道路两旁都是卖东西的人,几处是卖灯笼的,几处是卖吃的,还有各式的小玩意儿。

“锦绣,我们遇到龙灯节了。”小王爷在外面冲着马车里说道,安慕锦应了一声问道:“什么是龙灯节?”

“和上元节差不多,上元节是在正月十五,龙灯节是在二月初二龙抬头这天。”小王爷说罢,掀开帘子问着安慕锦:“锦绣,我们下来看看吧。让荣叔和林妈妈去找客栈。”

安慕锦还未说话,林妈妈推着安慕锦道:“去吧小姐,好好玩。”

安慕锦被林妈妈推着出去了,小王爷伸手一拉,将安慕锦拉了出来,快速伸手将她抱下了马车。

小王爷的动作太快了,安慕锦还未反应过来,她人已经站在平稳的地面上了。而马车连停一下都没有,就缓慢的朝前去了。

“看,他们多恩爱啊。”

“好希望今天能够遇到我的心上人,像那位公子一样……”

“你有人家长的好看吗?看她梳的不是妇人髻,应该还没有嫁人吧。”

这些莫名声音是从哪里来的,是对着他们说的吧?

安慕锦朝着那些声音看过去,说话的人羞涩的拿着东西挡着自己的脸不让安慕锦看。

“锦绣走吧。”小王爷攥住安慕锦的手,拉着她往前。

刚走两步,后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原来叫锦绣啊,怪不得长的这么好看,真是人如其名。”

安慕锦回头去瞧,那说话之人又拿着东西挡住。不过这次却十分大胆,挡住了脸面依然在说:“瞧,她在看我们啊。”

“锦绣不喜欢吗?”小王爷也听到了这些讨论之声,不过他却不觉得反感。但安慕锦似乎有些不喜欢,所以他问了一句。

“不是不喜欢,只是好奇是谁在说我。可我回头时,她们都拿着东西挡着脸,我看不到她们是谁。”安慕锦扭过头,老实说道。

“看到了锦绣会怎样呢?”小王爷问。

“也没有想怎样啊,就是想看看。”安慕锦呵呵笑了,她能将她们怎样。

突然想到小王爷会不会对她们做什么,连忙对小王爷说道:“天成,我真的不讨厌她们,你可别……”

“锦绣放心,我可是个好人,是不会对她们怎样的。”小王爷打着包票。

安慕锦撇撇嘴,小王爷的确是好人。他会在做完事找一个为她们好的借口解释一番,以此证明他人真的不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