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0章 撤药

第270章撤药

小王爷回来,看到安慕锦手里拿着的信。心下一惊,知道安慕锦都知道了。

异常平静的看着小王爷走过来,安慕锦一言不发。在小王爷到了跟前时,她突然将手中的信往桌子上重重一放,脸色阴霾道:“天成,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“锦绣你说。”见安慕锦这么生气,小王爷连忙说道。

“安慕珍正在服用我给她配的沉春气物汤,其中有一位很重要的凝血功能的药材叫做乌须颜。我想让你帮我停了她这味药,且不能让她发现是有人故意为之,就让她以为是整个京城都没有这味药吧。”安慕锦说完,又觉得似乎要求太多了,又问道:“是不是不好办?”

“好办,好办。”小王爷说完,就着桌子上的笔,快速写下一行字。喊来荣叔,让他快速将此信传到京城。

荣叔离开之后,安慕锦又有点于心不忍:“我这样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?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,我……”

“什么孩子?”小王爷立刻打断安慕锦的话,“小七是不会让她生下那个孩子的,那孩子早在去年时就没有了。”

“我竟然不知道。”听到小王爷说安慕珍的孩子已经没有了,安慕锦就没有什么不忍心的了,反而觉得自己知道这个消息知道的太晚了。

要是她早点知道这个消息,她岂会让安慕珍做出对安齐轩不利的事情。

安慕珍只是一个女人而已,纵然她身份尊贵,她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宫。这其中一定有皇上的意思,一定是皇上要求安慕珍这样做的。

说到底还是皇上最残忍,让安慕珍这样迫害自己的亲人。真不知道安慕珍是真傻,还是假傻,都不知道谁才是她最亲的人。皇上给她的只是一个虚名,若是真的对她好,怎么会不让她为他生孩子。

“锦绣,只需要去掉这一味药就好了吗?”小王爷一听安慕锦这样说,就知道她刚刚肯定是下手下的轻了。

“恩。”安慕锦突然笑了一下,很快又收住了笑容,冷冰冰的说道:“没有了乌须颜的帮助,沉春气物汤就会失去作用。不出两天,她身下就会见红。”

如果安慕珍还有孩子的话,身下见红,孩子就会早产。安慕锦也是算好了时间,这个时候孩子早产还能保住。再怎么说安慕珍也是她的妹妹,她对安慕珍还做不到特别的残忍。

依照她对安慕珍的了解,安慕锦肯定会先找太医看看身体。不过太医应该也只是看出安慕珍只是普通的来了葵水,并不能查不出真正的原因。

她师承老大夫,开出来的药方和普通大夫开的药方还是有一些区别的。她自信即使安慕珍将她的药方拿给太医们看,太医们也只会认出那是补气的药,并看不出其他的来。

即使安慕珍意识到是因为少了乌须颜的原因,但那时她已经得不到乌须颜了。而且乌须颜功用特殊,并没有可以替代的药。乱吃药的话,只会对身体更差,希望她不要乱吃药。

“等一个月之后,给她提供乌须颜,断另一味补气的药叫做白术。白术是一种很常见的药,没有白术她还可以用人参代替,不过效果却是有很大的差别。”安慕锦沉思半响,又说道。

“为何不一起停了这两味药?”小王爷疑惑,两味药一起停岂不是效果更佳。

“第一次是巧合,第二次她应该能够猜出是人为的吧。算是给她一个教训,让她明白有些人是她不能得罪的。”安慕锦眯眼一笑,再看小王爷时,双眼又完全睁开,漂亮的让小王爷舍不得移开视线,想这样一直看着。

“对了,京城的事情处理好了吗?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?”被这件事一搅,安慕锦都差点忘记这件事了。

“你不等京城的消息,就明天吧。”今天已经过去大半,现在走也赶不了多少路。

安慕锦回去和林妈妈说明天就可以出发了,林妈妈又紧张起来:“真要是回去了,我还有点担心呢。”

安慕锦笑着安慰她,和她说了一会儿的话,她的心情才慢慢的平静下来。

次日一早,天才微微亮,安慕锦他们就离开客栈了。

行走的人都喜欢早上赶路,到了下午速度就慢下来,找个地方落脚。歇息一夜,第二天继续赶路。

再次上路,林妈妈的情绪明显波动很大。时而高兴,和安慕锦聊几句塞北的风光。时而忧愁,一个人掀开帘子看着外面发呆,安慕锦和她说话她都听不到。

看着林妈妈这样纠结,安慕锦也跟着纠结。为了不让林妈妈太纠结,这一路几乎没有做多少停留,都在路上走着。

十天之后,他们就到了离塞北最近的元家村了。

到了元家村,林妈妈要求停下来,歇息一晚,明天再继续赶路。

元家村只有一家客栈,就在元家村的村头。那客栈从外面看就有些破落,进入其中,更是破烂不堪。

掌柜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懒散的靠着柜台打盹。听到有人进来,他才懒懒的睁开眼看了看,并不像别的掌柜的那样热情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进来看了一眼,条件实在是太差了,还不如在马车里睡一夜。

林妈妈看了这么破落的客栈,也是一阵皱眉,咳嗽一声道:“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。”

听到这话,掌柜的眼皮子一抬,咳嗽一声道:“今晚有暴雨,你们最好等暴雨过去再走。”

林妈妈自幼生活在草原上,自然知道草原上的暴雨是何等的恐怖,转头对安慕锦道:“小姐,我们就委屈一晚吧。”

“我没有关系。”安慕锦说着看了看小王爷,小王爷用手擦了擦桌子,摸了一手的灰也淡定的说:“我也没有关系。”

“那就是要住下了?”掌柜的听到他们这样说,眉头一挑,面露喜色。

“掌柜的,给我们安排两间上房。”荣叔对掌柜的说道,掌柜的呵呵笑了两声:“还上房呢?这里的每个房间都一样,一张床一张桌子,几把椅子,你们到了这里就被再挑剔了,有地方住就不错了。”

到了房间一看,果然是寒酸到不行,而且每个房间还很小。安慕锦他们四个人,就选了是个房间。安慕锦和小王爷房间在中间,林妈妈和荣叔的在两边。

寒酸是寒酸了点,那被子还挺干净的,至少没有什么气味。掌柜的见林妈妈捏着被子温,呵呵笑着:“你们放心,我这里的东西虽然破,但是都是干净的。好了,我不和你们说了,我现在就给你们做饭去。对了,这里的饭菜你们也别挑了,因为没得挑。”

听掌柜的这样说,安慕锦怎么觉得他那么不靠谱。和林妈妈看了一眼,林妈妈连忙说道:“掌柜的,厨房在哪里,晚饭我来做吧。”

掌柜的回头看了林妈妈,又是笑了两声:“那也行,但是房钱我不会问你们少要的。”

房间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,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,简单弄一下,安慕锦就下了楼。

楼下掌的掌柜又靠着柜台打盹,安慕锦四处看看,找到了厨房在那里。掀开帘子走了进去,林妈妈正在切菜。

“小姐,这地方脏,你先出去等一会儿,我还要一会儿才能做好呢。”林妈妈推着安慕锦往外走,安慕锦不肯出去,站在一旁道:“林妈妈你做饭吧,我看着你做。”

林妈妈看了看安慕锦,只是笑了笑,又继续切菜了。安慕锦和林妈妈说话,说到了在王府是被宁嬷嬷逼着学做菜的那会。

以前这些事情对安慕锦来说都是一种痛苦,那油水溅到手上的感觉真疼,不仅疼还有一种害怕。但是现在再说这些往事,安慕锦却都是笑着说的,不知不觉那些当时的痛苦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。

小王爷在外面听到安慕锦的这些话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他还记得当时安慕锦和他告状,说学做菜多么的难。想想那时候,安慕锦真是可爱。

客栈里只有掌柜一个人,连个跑堂的伙计都没有。林妈妈单独为他盛了一份菜,他知道林妈妈给他弄了一份时,激动的跟什么似的:“大娘你人真好。”

四个人吃饭,林妈妈做了五菜一汤,荤素搭配,摆在桌子上也是十分的丰富。

掌柜本来是趴在柜台吃的,但受不了安慕锦这边的热闹,端着饭菜坐到旁边的一张桌子,和林妈妈说话:“大娘,你知道我有多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饭了吗?”

安慕锦他们都好奇的看着他,他将筷子朝天指着,呵呵笑了:“两年,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。”

“小伙子叫什么?看你年纪轻轻,就只守着这家客栈吗?”林妈妈问。

“我叫朱秦。这客栈虽然破,但也是这里唯一的一家客栈。如果我走了,像你们这样的人就没有地方住了。尽管一年也见不到几个像你们这样的客人,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在这里守着。”朱秦一边吃饭一边说道,嘴里包着的都是菜。

听到他说他叫朱秦,安慕锦和小王爷都想到了那个爱笑的朱元来。仔细看,他俩还真有点相似,都爱笑。

莫非是姓朱的人都爱笑?

“朱老板,你认识一个叫朱元的人吗?”小王爷随口问道。

朱秦的表情一呆,随即将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,大口咽下口中的饭菜,才慢吞吞的说道:“朱元是谁,听都没有听过?”

“哦,是我误会了。”小王爷淡笑一声,继续吃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