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1章 换人

第271章 换人

刚吃过晚饭,外面就起风了。

。 到了夜里,风越来越大,凌晨时外面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落雨声。

天还没有亮,安慕锦就被这雨声给吵醒了。醒来听到的声音更大,风从‘门’缝里吹进来,发出呜呜的声音,听着甚是恐怖。

等到天亮,风还在刮,雨还在下。站在‘门’口,几乎看不清前面的路,全是雨雾‘蒙’‘蒙’。

朱秦站在‘门’口,笼着袖子,弓着背,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从楼上下来,笑道:“这场雨下的好啊。大雨一停,那草原上的草肯定都跟疯了一样的往上窜。不出两天,整个草原上的牛羊都能吃的饱饱的,长的壮壮的。”

“你是草原上的人?”小王爷问道,朱秦表情又是一呆,随即摇头:“不是。这里离草原近,我自然知道这些。”

说罢朱秦不自然的看了小王爷一眼,转身回了柜台。

朱秦似乎有些奇怪,他明明对草原那么了解,明明对草原有着热爱。却在小王爷问他是不是草原上的人时,很坚决的否认了。

就像是昨天小王爷问他是否认识朱元一样,他也说不认识,连听都没有听过。

不知道是他的妨心太重,还是他不喜欢别人打探他的隐‘私’,所以别人问他什么,他都选择了否认。

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,安慕锦和小王爷虽然觉得朱秦有些奇怪,但是也都没有深究。

这场雨下了就好像停不下来似的,一连下了三天才渐渐停下来。到了第四天下午,天空才放晴。太阳慢慢的从云层里穿出来,阳光一点一点的洒向了整个天地,在天边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。

虽然大雨是停下来了,但是这时候也不适合进入草原。人不好走,马车更加不好走。

等道路干的差不多了,他们才整装待发的朝着大草原而去。

走了不过一个多时辰,眼前的风景就变了,一大片翠绿‘色’在冲击着他们的眼球。蓝天白云青草地,这风景美丽的简直就像是‘花’儿一样。还有远处的牛羊,骑在马上的人们,散落不齐的‘蒙’古包……

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吸引人的眼球,安慕锦,小王爷和荣叔都是第一次来塞北,不由得看的痴了。就是林妈妈从小在这里长大,再次看到雨后的大草原,也是被震撼的心儿直跳。

“太美了!”安慕锦扭头看着林妈妈,这里真是漂亮的一塌糊涂。

林妈妈抿嘴对安慕锦笑了笑,眼中有喜悦的眼泪流出来。她抬头仰望着蓝天白云,心中有个声音在轻轻的诉说:“师兄,我回来了

。塞北,我们的家,我最后还是回来了。”

在林妈妈抬头看天时,安慕锦也朝着天空看了一眼,弯嘴笑了:“师父,你一定能看到林妈妈回来了,对不对?”

“林妈妈这里是你的家,你带着我们走吧。”安慕锦看林妈妈垂下了头,连忙说道。

林妈妈再抬头,眼里全是温和的笑:“多年没有回来,我想先在草原上走走。”

“也好。”安慕锦对小王爷眨眨眼睛,那意思是说天成,我们听林妈妈的。

小王爷笑着点头,自然明白安慕锦的意思。

荣叔牵着马车,和小王爷走在后头。安慕锦和林妈妈在前面走着,速度十分的缓慢。

一路走,林妈妈一路和安慕锦说着什么,两人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。她们的声音不大,后面的两人却都能听的清,偶尔也会跟着她们一起笑。

在草原上随意转了一个多时辰,到了正午他们才停下来,将干粮拿出来,准备坐在草地上解决午饭。

安慕锦看草原上的人都是席地而坐的,她看草地‘挺’干净的,也想这样做。还未坐下,她就被小王爷给拉住了。小王爷将手中的垫子放在地上,指着垫子道:“坐在这上面,会舒服一些。”

“好。”安慕锦笑了,随即盘‘腿’坐下。

吃饭时,安慕锦听到有人在唱歌,声音嘹亮粗狂,听起来却十分的有韵味。她扭头去去,只看到牛羊很多,并没有看到哪里有人。

见她四处张望,小王爷就知道她没有找到那个唱歌的人,伸手指着某处:“唱歌的人在那里。”

安慕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才发现在羊群之后,还有一个牵着马在走的人。歌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。

“天成你的眼神真好。”安慕锦找到唱歌的人后,心情满意的夸了小王爷一句。

小王爷嘴里吃着东西,没有说话。他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有规矩,嘴里有东西时很少说话。

“林妈妈你知道他唱的是什么吗?”安慕锦又仔细听了一会儿,只能听出声音不错,调子不错,却听不懂他唱的是什么。

林妈妈轻声哼了两句,声音婉转的竟然比那个人唱的还好听。顿时安慕锦看林妈妈的眼神都变得崇拜多了,“林妈妈你也教我唱这首歌吧。”

“好啊。这是草原之地,这里的老人孩子都会唱。”林妈妈一口应了,眼里的笑堆的快要溢出来了。

看到林妈妈这么高兴,安慕锦也跟着高兴。她就担心林妈妈到了这里之后,会惆怅会紧张,结果比她想象的好太多。

吃了饭,简单的休息一下,他们就开始往林妈妈的家走去

因为他们穿的服‘侍’不是草原上的衣服,草原上的人看到他们也都带着好奇。有人还上来和他们打招呼,问他们是从哪里来的。这时林妈妈就会用‘蒙’古语回答这些人,说他们是回家的。

这些人一听林妈妈说的是‘蒙’古语,也就对他们不怎么的好奇了。

在他们徒步赶路时,远处两个骑马的男子正好奇的看着他们。塞北有着自己的信仰,服‘侍’语言习惯等等都和京城有很大的差别。所以一看安慕锦四人穿着的衣服不是草原上的衣服,很容易就能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他们引起马上男子注意的并不是服‘侍’,而是他们的样貌。

“蓝姜,好像是熟人。”紫鹰眼神锐利,从小与老鹰为伍,让他很多特‘性’都和老鹰差不多。笑声像老鹰的声音,视力也是极好的,能看到三四里以内的东西。

“我们有什么熟人会来这里?”蓝姜也朝着安慕锦这里看过来,只看到四个模糊的人影,并没有紫鹰看的清楚。

“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紫鹰扬起马鞭,朝着安慕锦四人过来。

距离近了一些,蓝姜也认出是安慕锦几人了,笑着对紫鹰道:“还真的是熟人。不知道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“问问就知道了。”紫鹰双‘腿’用力,夹住马腹,大喝一声:“驾!”

毕竟他们刚来草原,小王爷对别人也没有太多的留意。在听到紫鹰这一声驾之后,他循声望去,看到是紫鹰和蓝姜,眉头一皱,轻声道:“他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听到小王爷的话,安慕锦也抬头去看,和小王爷表情一致的看着快到跟前的两人,嫌弃的说:“他们竟然也在这里。”

一见小王爷和安慕锦那嫌弃和戒备的样子,紫鹰怪笑两声,冲着小王爷道:“易兄弟我们真是有缘,居然能在这种地方见面。”

话音一落,紫鹰的马到了跟前,紫鹰和蓝姜齐齐从马上下来。

“巧合而已。”小王爷勉强一笑,他才不承认和他们有缘呢。

李神医的后人,他只喜欢白胜。就是朱元,他也不是很喜欢。那个男子总是一脸微笑,让人难以猜透他的真实想法。

“怎么看到我们,你不高兴?”紫鹰看小王爷笑的不怎么自然,怪笑着问道。

“还好!”小王爷冷静回答,紫鹰又是怪笑几声,扭头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姑娘你呢,也不高兴看到我们吗?”

安慕锦微微笑着:“我也还好。”

“哈哈!”听到如此一致的回答,紫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说道:“正好我们在朱大哥这里做客,既然见到了就一起去朱大哥家里吧

。”

小王爷还未开口,林妈妈‘激’动的问道:“公子你说的朱大哥可是住在朱家堡?”

“咦,这位老妈妈你认识?”紫鹰好奇的看着林妈妈,林妈妈双眼再次湿润起来:“我是朱家的人。”

听林妈妈这样说,安慕锦和小王爷一起看向了林妈妈,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。

安慕锦一直以为林妈妈姓林,却没有想到她姓朱。

林妈妈笑着流泪看着安慕锦道:“小姐,一切等回去之后我再和你解释。”

安慕锦点点头,抓住了林妈妈伸过来的手,安慰道:“林妈妈别担心,他们会明白你的。”

林妈妈的眼泪流的更厉害了,连忙又用帕子擦了。她也算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了,还在这些小辈面前哭,真是丢人了!

紫鹰和蓝姜听林妈妈说她是朱家的人,肃然起敬道:“既然是朱家的人,看您的年龄,我们应该叫你一声姑姑。”

“姑姑?你们应该不是朱家的人吧?”林妈妈疑‘惑’起来,刚刚听他们说是来朱大哥这里做客的。

紫鹰笑着回答:“我们都是李神医的后人啊,是同‘门’,自然是一家人。”

“李神医的后人?”林妈妈更加疑‘惑’了,这事她怎么不知道。

看到林妈妈这样,紫鹰和蓝姜面面相觑,随即明白过来问道:“难道你说的朱家堡和我们说的朱家堡不一样?”

“草原上还有第二个朱家堡吗?”林妈妈被他们说的,更加疑‘惑’了。

“这个我们也是刚来,对草原也不熟悉。反正我们和易兄弟认识,不如先去我说的那个朱家堡看看。若是就再好不过了,若不是再慢慢找你说的那个朱家堡。”紫鹰想了一下说道。

林妈妈点点头,心里有些不安,难道朱家堡换人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