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2章 朱家

第272章朱家

一路上林妈妈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,她在担心。担心她的家人离开了朱家堡,现在朱家堡的人虽然也姓朱,但是已经和她再无关系了。

如果她的家人离开了这里,她又应该去哪里找他们呢。

当年她抛弃爹娘,和师兄两人孤身离开塞北,一路朝着京城而去。从那一刻起,她就坚定了跟着师兄的路。可造化弄人,她最后还是狼狈回来。

即使回来的再狼狈,她也不希望她的家人离开这里,让她再也找寻不到。

之前不管她多么的任性,但她至少知道朱家的人是不会离开塞北的。现在这种情况是她没有想到的,她心慌的如同一个不小心和爹娘走散的孩童一样,几乎六神无主。

安慕锦坐在她的身旁,紧紧的握着她的手,和她一样沉默。这时候说什么,林妈妈估计都听不进去。只有到了朱家堡,确定那里的人是否是她认识的,才能解她现在纠结的心情。

林妈妈几次掀开帘子,看着外面。每次带着希望掀开帘子,却又带着失望放下帘子。

安慕锦很能明白这种感觉,她曾经也这样在希望和失望中度过。即使只有一刻钟,她也能觉得像是有十年那么长。

“到了。”紫鹰话音未落,林妈妈急忙掀开帘子,发现看不到朱家堡的大门,她又急忙走到前面去。

只要掀开那道帘子,林妈妈就能看到朱家堡的大门了。可她却犹豫了一下,随即面色平和的对安慕锦道:“小姐你慢点。”

林妈妈突然这样,让安慕锦愣了一下。很快安慕锦就明白林妈妈的意思了,林妈妈这样对她,就是在向大家表示她是安慕锦的老仆。

不管朱家堡的人是不是林妈妈的家人,林妈妈这样做都进退有度。

安慕锦按着林妈妈的手,优雅的下了马车。林妈妈恭敬的跟着安慕锦的身后,走的也是小心翼翼。

一眼她就看出朱家堡还是那个朱家堡,只是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她的家人,就很难说了。

“朱大哥,白胜我们回来了。”蓝姜还未进门就粗着嗓子喊了一声,别人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一个老人家来了呢。

很快朱元和白胜都从屋里出来,看到小王爷和安慕锦也来了,两人都是惊喜满面。尤其是白胜,在看到他们时,高兴的几乎双眼能放出光来。

“天成哥哥,锦绣姐姐,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。”几个月不见,白胜长高了许多,也有肉了不少。之前跟个七八岁孩子似的,现在的个头都快赶上小王爷的了,比安慕锦高出了半头。

“我说过有缘终究会见面的,白胜,我们有缘。”小王爷看到白胜,脸上的笑容才多了一些。

紫鹰和蓝姜相视一眼,这个小王爷似乎不太喜欢他们哥俩。

朱家堡很大,分为左右侧厅和正厅。朱元带着他们去的是左侧厅,大家落座之后,丫鬟们端上茶水。

林妈妈站在安慕锦的身后,认真的看着朱元,越看越觉得熟悉。看他的年纪,不是大哥的儿子,就是二哥的儿子。

喝了一口茶,朱元发现林妈妈还在盯着他看,忍不住开口道:“锦绣姑娘,你身后的老妈妈总是盯着我看,是认识我吗?”

听到朱元这么说,林妈妈就大大方方的看着他,平静的问:“你父亲是朱文俊,还是朱文豪?”

“家父是朱文俊,这位老妈妈你怎么知道我父亲,和我二叔的名字?”朱元诧异,不由得起身朝着林妈妈走了过来。

林妈妈听到这话,心中确定这里就是她的家。忍着心中的激动,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朱元,林妈妈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告诉他:“我是你姑姑。”

“姑姑?你回来了?”朱元一惊,随即大喜,连忙命丫鬟去请老太爷,大爷,二爷到正厅来。

因此小王爷等人也都被转移到了正厅,正厅比左侧厅大了不止一倍。左右两边的椅子拜访的特别多,看着好像是开议会时用的。

朱元解释道:“这里之前是个花园,最近几年才盖起来的,为的是我们五家聚在一起用的。”

林妈妈听到这里,心中有疑惑,却也没有问。来日方长,不急于这一时,她现在紧张的是见她的父亲。

丫鬟们重新将茶水端来,就听到有一阵脚步声正急切的朝着这里走过来。

“他们在哪里?”人还没有看到,就听到一声雄厚的怒吼声传来。

接着前面走着的是须发半白的老人家,他脸皮发红,好像是生了很大的气似的。

的确,他现在气的都想将这屋顶给掀了。

“父亲,女儿不孝!”林妈妈哭着走上前,正要跪下,只听那人怒道:“滚。这里没有你父亲,你给谁跪呢?”

一听这话,林妈妈声音哽咽一下,膝盖到底是没有弯下去。

“祖父,姑姑好不容易回来……”朱元刚开口,朱家老太爷一个茶杯扔过去:“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。”

朱元被茶杯打中,只缩了一下脖子,连躲都没有躲。

安慕锦害怕的朝着小王爷看了一眼,小王爷握住她的手,轻声安慰:“没事的。”

有小王爷的安慰,安慕锦安心不少,却还是忍不住的朝着小王爷靠了靠。主要是这个老太爷生气的样子太吓人了,他一出口整个大厅的气氛都跟着降了温度。

“父亲,千错万错都是林儿的错,请你看在林儿是你女儿的份儿上,原谅林儿。”林妈妈没有跪下,却弯着腰,话语中多是祈求。

“你还知道是我的女儿啊?”朱家老太爷重重的哼了一声,随即坐在了太师椅上,瞪着面前的林妈妈道:“当初你和他走的时候,你想过我这个父亲没有?”

林妈妈咬着唇没有说话,朱家老太爷也不骂了,转而眼神犀利的在厅子里的人扫视一圈。尤其是在看安慕锦,小王爷,荣叔这三个外人时,那眼神犀利的好像是一片刀子。

“他呢?他是不是躲起来了,连我都不敢见了?”想到那个混小子拐跑了自己的女儿,现在女儿回来了,他却躲着不见自己,朱家老太爷又是一阵窝火。

“他死了!”林妈妈扑通跪下,声音悲戚,眼泪顺着脸颊刷刷的往下流。

朱家老太爷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么个情况,愣了一会儿。但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,很快就恢复平静,笑起来:“死了也好,不死回来我也会将他打死。”

“父亲……”林妈妈悲痛的呼唤一声,两个都是她爱的人,她谁都放不下。此时听到朱家老太爷这样说,她心中不好受。

“别叫我父亲,我没有你这么不孝的女儿。他死了,你怎么没有陪着他去死。当初你是怎么和我说的,他就是你的命,没有了他你就活不下去了。现在为什么不陪着他一起死,还回来干什么?”朱老太爷凶狠的骂道,旁边的人见他如此盛怒,都不敢上前去劝。

林妈妈哭的很厉害,跪在地上,肩膀一抖抖的,伤心的根本就说不了话。

看到一向为人平和,不急不躁的林妈妈哭的这么伤心,安慕锦很是不忍。很想上去为林妈妈说两句话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“死老头子,你说什么?啊,你说什么?当年要不是你逼他们,他们会走吗?我要你咒我女儿死,我要你咒!”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突然跑了过来,拍着手就往朱老太爷的身上打。

朱老太爷黑着脸,冲老妇人身后的人骂道:“是谁告诉她的?”

朱老夫人一听这话,气的更加厉害了,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,骂道:“老不死的,女儿回来了是喜事,你也想瞒着我。是不是还想将他们赶出去,你才满意?”

“快住手!还有外人在,让他们看到了像什么话!”朱老太爷拉住朱老夫人的手,朱老夫人这才停了手。

她看到安慕锦等人,表情一怔,随即大喜,对地上还跪着的林妈妈道:“林儿快起来,有娘为你做主,你爹不敢将你怎样。快来和娘说说,这对就是你的儿女吗?”

见朱老夫人看着他们,安慕锦和小王爷相互看了一眼,知道朱老夫人误会了。

“娘,他们不是。我和他还没有孩子。”林妈妈不敢站起来,只是小声说道。

看女儿连起身都不敢起,朱老夫人很不满意,又狠狠的瞪了朱老太爷一眼,走过去将林妈妈拉起来。为林妈妈擦了眼泪,又心疼又埋怨道:“狠心的人啊,一走这么多年连封家书都没有。他呢,他真的回不来了吗?”

“娘,他死了,尸骨无存。”林妈妈哭的伤心,抱着朱老夫人哭的跟个泪人似的。

朱老夫人也是擦着眼泪,哽咽道:“傻,傻,你们就是傻。什么事不能商量,怎么说走就走?”

“好了,都别哭了。外人还在,你们这样哭到什么时候?”朱老太爷又怒了,似乎肝火很旺。

朱老夫人不满意的回了句:“外人在怎么了,我们娘俩哭我们娘俩的,你要是看不习惯你走。”

朱老太爷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,正要发火,朱文俊出声道:“爹,先见贵客吧。”

“什么贵客?”朱老太爷听到朱文俊用贵客形容小王爷和安慕锦,又生气了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只能沉默了,这个老太爷似乎火气很大。谁和他说话,他都能发火,他们还是选择沉默吧。

“你就是锦绣姑娘?”朱文俊碰了钉子退下来,朱老太爷又看着安慕锦说道。

安慕锦抬头去看,撞上朱老太爷的视线,感觉他的视线就像熊熊怒火一样,几乎要将自己燃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