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3章 乱乱

第273章乱乱

朱老太爷明显的不喜欢自己,这一点安慕锦还是能够感觉的出来的。

至于原因,可怜的安慕锦还不知道呢。

紧张的看着朱老太爷,安慕锦硬是没有敢别开头,声音一出来都是抖的:“对,我就是锦绣。”

“那个混小子是你的师父?”朱老太爷用混小子称呼老大夫,还真让安慕锦有些不适应。

“咳咳!”安慕锦还未说话,朱元连续咳了两声,还朝安慕锦递眼色。

“你要是不和我说实话,我现在就将你们赶走。”朱老太爷一听朱元咳嗽,狠狠瞪了他一眼,像是在说等会再收拾你。

朱元被朱老太爷这么一瞪,人也老实了,交握着双手朝后退了小半步。

“说实话!”朱老太爷的声音陡然抬高,吓了安慕锦一跳。

她身子一抖,就想逃。小王爷握住她的手,平声安慰:“锦绣别怕,一切有我呢。”

安慕锦朝小王爷看了看,心才安了一点,也不是那么紧张了:“是,他就是我师父。”

她刚一承认,朱老太爷气的从椅子上坐起来,指着安慕锦对林妈妈道:“你看看他做的什么事?朱家的规矩,他不懂是不是?朱家的医术向来传男不传女,就是你我也没有教你任何。他倒好,在外面给我收了一个女徒弟!”

听到朱老太爷这话,安慕锦感觉头顶的天好像塌了一样。轰的一声,她整个人都被埋住了。

“锦绣别担心,还有我呢。”小王爷看安慕锦变了色的脸,轻声安慰。

“父亲,师兄他并没有教小姐多少医术。小姐都是自己看医书,自学而成的。”林妈妈擦了眼泪,为安慕锦说了一句话。

朱老太爷掏掏耳朵,诧异的问道:“你刚刚叫她什么?”

林妈妈不说话了,朱老太爷怒声道:“别以为你不说话,我就没有听清你刚刚叫她什么。你们在外面做了什么,他连你都养不起,竟然让你给人做下人?”

“父亲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。她是侯府的二小姐,去侯府当差是我自愿的。”林妈妈看了朱老太爷一眼,朱老太爷听到她说安慕锦是侯府的二小姐,视线朝着安慕锦移过来。

安慕锦害怕的往小王爷身后躲了一下,小王爷又上前一步,彻底的挡住了朱老太爷看安慕锦的视线。

这一举动在朱老太爷的看来,十分的刺眼。双眼一眯,十分危险的看着这两人,冷笑起来:“好大的面子啊,侯府的人竟然敢要我朱家的人做下人?”

听的出来,朱老太爷对林妈妈做下人的事情很生气,但是更多的是对侯府二字生气。

“你们走吧,我朱家不欢迎什么侯府的小姐,公子。”朱老太爷笑完,挥手赶安慕锦和小王爷出去。

见此情景,朱元连忙开口道:“祖父,锦绣姑娘是小胜的救命恩人,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。你怎么可以……”

“住口!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说话!”朱老太爷一个眼神递过去,爱笑的朱元再也笑不出来,愁的满面流汗。

安慕锦的手心里全是汗,她真是没有想到来塞北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,好像全乱了。

“你才应该住口!”朱老夫人又插话道,朝小王爷和安慕锦温和笑道:“你们别听死老头子的,这个家还是我做主。在这里住下,元啊,带他们住最好的客房,享受最好的待遇。”

“是,祖母!”听到朱老夫人这样说,朱元喜的跟什么似的,在朱老太爷发火之前,推着小王爷和安慕锦走了。

下台阶时,安慕锦听着身后的咆哮声,差点摔下去了。

幸好小王爷一直拉着她的手,不然她可就真的摔了。

“天成兄弟,锦绣姑娘真是对不住,祖父的性格就是比较火爆。过两天,他想通了就不会这样了。这两天先委屈你们一下,住在客房哪里都不要去。我会每天来看你们的,保证不会让你们受到欺负。”朱元又恢复了那个爱笑的样子。

不过安慕锦听他这么说,总觉得有那么点不靠谱呢。

真的在客房呆着哪里不去,住两天,朱老太爷的气就会消了吗?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!

不管怎么说,她也算是为师父达成了心愿,将林妈妈送回来了。为了林妈妈,这个委屈她也会忍下来的。

客房在一个独立的院子,叫做客香园,然后是两排房子。朱元为他们安排的是后面的一排房子,离朱家人住的主院比较远。

进屋子后,朱元一脸愧色:“锦绣姑娘对不起,这事都怪我。”

安慕锦和小王爷都看着朱元,现在不是责怪谁的时候,而是将问题弄清楚。李神医的医术真的传男不传女,还有为什么朱老太爷一听安慕锦是侯府的人脸色大变?

“这件事说来话长,从麦岩镇我看到锦绣姑娘为小胜开的药方,我就对锦绣姑娘的医术有所怀疑。这药方的配置方法分明就是我们李家惯用的手法,那时我问锦绣姑娘师父是谁。锦绣姑娘没有告诉我,我也就没有问了。回头我仔细想想,或许锦绣姑娘也是我们的同门,只是我不知道罢了。”

“等回到塞北,我就将此事和祖父说了,结果祖父一口咬定你就是三叔的徒弟。我还不相信,现在我是相信了,你就是三叔收的徒弟。”朱元叹息一声,这件事都怪他。

他要是提早知道这件事,打死他也不会第一个和朱老太爷说的。

“我师父是你三叔?”安慕锦听的糊涂了,那林妈妈是朱家的女儿,师父是朱家的儿子,这……

“锦绣姑娘别误会了,三叔只是祖父的义子。从小和姑姑一起长大,两人情投意合。最后,最后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,反正我还没有出生,他们就离开家了。”说起这些事情,朱元也不是很清楚。

三叔和姑姑是朱家的禁忌话题,尤其是有朱老太爷在的时候,简直一个字都不能提。

朱元在这里说了一会儿话,蓝姜急忙跑过来喊道:“朱大哥快来,出大事了。”

朱元一听就要往外跑,小王爷和安慕锦也跟着。蓝姜挥手将小王爷和安慕锦往回赶,急的大叫:“你们不能来,来了更乱!”

可安慕锦担心啊,林妈妈还在那里呢。会不会是林妈妈出事了?

她还没有开口问,蓝姜和朱元已经跑的没影了。而她又因为蓝姜那句你们别来,来了更乱揪住了心,左右为难,担心的心跳都不正常了。

“锦绣别太担心,这里毕竟是林妈妈的家,他们不会将她怎样的。”见安慕锦担心的直转圈,小王爷拉住她的手,将她带回了屋里。

拉她到了卧房,按着她坐下,小王爷对她说:“先睡一会儿吧,睡一会儿事情就解决了。”

这时候安慕锦哪里睡得着啊,都急的火烧眉毛了。

“他们虽然是林妈妈的家人,但是刚刚你也看到了。朱老太爷发火,除了朱老夫人敢说话,其余人甚至连话都不敢说。唉,林妈妈怎么会是李神医的后人呢?”安慕锦叹息着,怨念着。

身边有一个李神医的后人,而她一直都不知道。师父就是李神医的传人,而她也不知道。

“别想了。连林妈妈都不知道她自己是李神医的后人,更何况你呢。我看,这不算是一件坏事。”小王爷笑了,老大夫是李神医的传人,那安慕锦也就是李神医的传人了。

“我看就是一件坏事!”安慕锦苦着小脸,想到朱老太爷的话,她现在还怕的颤抖。

“就算是坏事,我们也能将它变成好事。”小王爷说的坚定,安慕锦多想选择相信小王爷,可她做不到。

朱老太爷一看就是那种十分顽固,一意孤行,不怎么听别人劝的人。不然当年师父和林妈妈又怎么会离家出走,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呢。

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情况了,也没有人来告诉他们一声。

等到日落,天黑下来,也没有人来这客香园。客香园的三位好像被主人遗忘了似的,孤零零的,眼巴巴的等着有人过来。

荣叔出去一趟,没有一会儿就寒着脸回来了:“有机关!”

机关,荣叔还是可以对付的。只是他们现在身份尴尬,乱闯别人的家也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。所以目前他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等待!

这一等就等到了三更天,朱元偷偷摸摸的兜着一兜馒头,还有一些羊奶进了客香园。

那时安慕锦他们都还没有睡,朱元抱歉一笑将东西放在桌子上,招呼道:“天成兄弟对不住啊,今天事情有点棘手。晚饭我们也没有怎么吃,这是我去厨房偷来的,你们先将就一下。”

看着桌子的馒头,羊奶,安慕锦他们象征性的拿起来吃了两口,就开始问外面的情况。

朱元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苦笑着说道:“祖父老了,有时候做事难免糊涂。他将姑姑关起来了,祖母打他骂他,他都不听。祖母气的晕过去几回,现在才睡着。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本来就没有多少胃口,现在就更加没有胃口了,将馒头放了下来。

朱元见了,不好意思笑了笑道:“这些东西太寒酸了。”

“朱大哥,不是东西不好吃,是我没有胃口。我担心林妈妈,唉,事情怎么会这样呢?”安慕锦愁啊。

“锦绣姑娘也不用太担心,祖父心里有三叔,更有姑姑。他只是气愤当年三叔不听话,气愤姑姑为了三叔连家都不要了。总之事情看上去挺糟糕,等他老人家将心头的这火发出来也就好了。”朱元说这话一半是安慰安慕锦,一半是他的猜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