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4章 多事

第274章多事

安慕锦自然能听的出来朱元这是安慰她,心里还是担忧着的,却也没有多问。

送走了朱元,和小王爷说了早点休息,安慕锦也回到了房间。合衣躺在**,她是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睁眼到了五更天,安慕锦听到外面有人练功。她以为是荣叔,就没有怎么在意。到了天亮,她起来整理一下就出去了。看到小王爷正在院子里打拳,只穿着一层薄衣,却还是热的浑身出汗。

院子里并没有荣叔,那么说一早在这里打拳的人就是小王爷了。

小王爷看到安慕锦出来了,收腿收拳,随意擦了擦头上的汗,对安慕锦笑道:“锦绣早!”

“天成你怎么这么早?”安慕锦疑惑的问道,小王爷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。

初来这个陌生的地方,小王爷不敢睡。怕朱家的人会突然做什么,就在安慕锦的房外守了一夜。

好在这一夜过的十分平静,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但小王爷知道,真正的危险还在后头呢,他必须时刻准备,以防万一。

密不透风的房子,林妈妈靠着床头坐了一夜,眼泪流了干,干了流。这么多年多少难关都挺过来了,唯独这一关不敢过,也过不了。

门吱呀一声响了,林妈妈迅速擦了眼泪,起身看着逆光中的朱老太爷。

“父亲!”林妈妈轻轻的叫了一声,站在那里并没有动。

朱老太爷嘴巴高高努着,脸色难看,双手别在身后,慢慢的朝着林妈妈走了过来。

“他是怎么死的?”朱老太爷走到床边,一屁股坐了下去。十几年的老床晃了一下,发出一声咯吱的响声,随即才安静下来。

“为了他的义兄。”林妈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。

听到义兄二字,朱老太爷还想发火,最后却忍住了,“那人不是早就死了吗?”

“还有一个孩子。”林妈妈又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,朱老太爷被她这个慢性子给气到了,火气一下发出来:“我是你的父亲,有什么话你是不能和我说的?”

发了火,朱老太爷很快又平静下来,压低了声音问:“就是和你回来的那个年轻人,他以前是什么身份?现在又是什么身份?”

“以前是小王爷,现在是平民百姓。”林妈妈这次回答的快了一些,可朱老太爷还是不满意,一拳头砸在了床延上,气的喘息几声道:“一个侯府的小姐,一个皇室的王爷,你们两个倒是会巴结啊?啊?啊!”

林妈妈默不作声,低头看着脚尖。这就是缘分啊,缘分的事情谁能说的准被。

当年小王爷的父亲还不是皇上,只是一个皇子。他带兵征战,路径塞北,和老大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结拜成了兄弟。在他回去时,他邀请老大夫和他回京,助他登上皇位。老大夫就去了,他成功登上皇位,许诺给老大夫的一切都做到了。

老大夫有一个大师兄,知道这件事之后,就在其中捣鬼。害的老大夫在京城的药铺开不下去,从那之后老大夫关了药铺,四处游荡,林妈妈进了侯府。

之后小王爷的父亲去世,嘱托老大夫护好他的小儿子,也就是还未出生的小王爷。老大夫做到了,而小王爷却对此事一点都不知晓,到现在小王爷都还以为老大夫就是个单纯的大夫而已。

在林妈妈进入侯府以后,她本来以为自己做个提恭桶的老妈妈就好了。谁知她被大夫人安排给了安慕锦,成了安慕锦的教习妈妈。而她见安慕锦聪慧可人,心疼安慕锦只是落水才变成了哑巴,就动了私心,将安慕锦介绍给了老大夫。

她哪里有什么哑巴弟弟,只是小时候见过父亲将一个哑巴给治好了而已。她以此来鼓励安慕锦,好在安慕锦没有让她失望,忍受得了痛苦才能开口说话,才有了现在。

朱老太爷一串话说完,他发现对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反应,怒吼一声:“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

林妈妈一怔,她刚刚想其他的事情了,“父亲!”

“别叫我父亲,我听着瘆的慌!”朱老太爷摆摆手,恨恨的起来,大步朝着屋外走去。

走到门口,他又突然停下来,背对着林妈妈道:“那俩孩子,你让他们走吧。老三收的徒弟,我不认。以后别让她来塞北,我不想看到她。”

“父亲,小姐……”林妈妈叫安慕锦小姐叫习惯了,这一声小姐叫出来,朱老太爷的脸色又变了,回头冲林妈妈怒道:“你竟做这些丢脸的事情。”

闻言,林妈妈身体一颤,捂着脸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。

父亲还是在意当年那件事,她到底是丢了朱家的脸面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被带到左侧厅的时候,朱老太爷也刚到。

朱老太爷看了安慕锦一眼,眉头皱着。安慕锦一看他皱了眉头,心就虚,不知道今天他会说什么。

“祖父,天成和锦绣来了。”见朱老太爷脸色不好,朱元说话也是没有底气的很。

“恩!”朱老太爷抬了一下眼皮,伸手去拿杯子,却不小心碰到了杯子。杯子掉在了地上,水撒了一地,杯子也碎成了片。

面对这突然的情况,朱老太爷微微怔了一下。随即弯腰将碎片捡起来,手却不小心被割破皮了。

看到朱老太爷流血了,安慕锦反应比朱元还快,从怀里拿出一盒金疮药,捏着朱老太爷的手就摸了上去。动作快的让一旁的小王爷都咋舌,小王爷怕朱老太爷会对安慕锦怎样,也快速跟了上去。

“多事!”朱老太爷横了安慕锦一眼,抢过她手里的金疮药,扔了!

听着药盒在地上滚动的声音,安慕锦脸色发白,退后一步,道歉道:“对不起。”

“祖父让我看看你的手。”朱元上前打圆场,朱老太爷也不给他面子,瞪着他道:“不中用的东西,你的脚被人捆住了吗,竟然还没有一个丫头快?”

朱元脸色一囧,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朱老太爷会自己去捡碎片啊。

侧厅一个丫鬟都没有,安慕锦看不惯地上的碎片,弯腰将碎片全部捡了起来。用锦帕包好,小心提在了手里。

小王爷怕安慕锦割到了手,将锦帕接过来道:“给我。”

安慕锦也没有和小王爷争,就将锦帕递给了他。

这一幕都被朱老太爷看在眼里,目光放远,想到了过去。

他一直对老三期望很高,对他要求素来比其他人的多。其他人只需要背一半的医书,他就会要求老三全背。

有一次老三背不出来,他罚老三跪在院子里。林儿那丫头心疼老三,才五岁就偷偷给老三倒水喝。因为手小,端着茶杯都是颤颤巍巍的,好不容易端过去了却不小心失手打了。她被自己的笨拙气哭了,老三将碎片捡起来,用她的手帕包起来,放在怀里说:“这是一辈子的记忆!”

当时他就躲在旁边看,只觉得这是兄妹情深。到后来,他才发现两人的关系超出兄妹范畴太多,而那时已经晚了。

在朱老太爷沉思的时候,安慕锦三人都是屏气凝神,一瞬不瞬的看着他。

他回过神来,看到三人都盯着自己看,又不高兴了:“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?你,你……”

伸手指了指小王爷和安慕锦,朱老太爷嫌弃的说道:“赶紧走,赶紧离开塞北,我不想看到你们两个。”

“祖父你这样赶他们走,小胜一定会难过的。”见朱老太爷真的要赶他们走,朱元急了。

“小胜要是难过,让他也走。”朱老太爷是吃了衬托铁了心,一定要赶小王爷和安慕锦走。

安慕锦可以走,但是在走之前她一定要确定林妈妈是否安好。

“让我看一眼林妈妈,我们就离开。”

安慕锦的话还未落,朱老太爷又是一摆手:“你们将我朱家的人害的还不够惨,赶紧走,赶紧走。”

第一次被人当做狗赶了出去,安慕锦心里委屈极了,却还是倔强的站着不动。

“朱老太爷……”小王爷一开口,朱老太爷的火气更大,站起来吼道:“我让你们走,你们听不懂吗?赶紧滚!滚!”

朱老太爷这一声吼,将屋里的三人都吓了一跳。尤其是安慕锦,她差点被吓哭了,红着眼害怕的拽着小王爷的衣服,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凶的人。

“祖父,他们是客人。锦绣姑娘还是小胜的救……”朱元的话还没有说完,朱老太爷突然咳嗽起来,脸色瞬间酱紫,大退一步,朝着身后的椅子倒了下去。

“祖父你没事吧?”见状,朱元着急上前,一把按住朱老太爷的脉门,一手在他的身上找寻着什么。

不一会儿,朱元手里多了一个小药瓶。他熟练的从里面拿出一颗,喂着朱老太爷吃下了。

朱老太爷吃下药丸不久,呼吸均匀下来,脸色也恢复了正常。

“朱老太爷打扰了!”小王爷一抱拳,拉着安慕锦转身就走。

回了客香园,荣叔已经将东西都收拾好了。来的时候是四个人,走的时候却变成了四个,安慕锦的心有说不出的失落。

马车走出朱家堡,安慕锦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。小王爷一伸手将她的眼泪擦了,顺手把她轻轻抱在了怀里:“锦绣别难过了,林妈妈她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“天成,是不是因为师父将医术传给了我,所以朱老太爷才会这么的讨厌我,讨厌你?”安慕锦心中太委屈了,眼泪像决堤的河流一样不停的往外冒。

“不是的。他讨厌我,好像还没有别的原因。不管了,以后我们不来塞北了。天下之大,比塞北好看的地方多了,我都带锦绣去看。”小王爷温柔的给安慕锦擦着眼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