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5章 发生

第275章发生

安慕锦哭累了,趴在小王爷的腿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马车停在元家村的客栈门口,却没有进去。马车里小王爷抱着安慕锦,也睡着了。马车外荣叔也靠着马车,正在打盹。

一辆那么大的马车停在门口,朱秦早就看到了。但是客人不进来,他也没有出去喊人进来的习惯。就这样一会睁眼瞄一眼,一会睁眼瞄一眼,外面的马车还在,连动一下都没有。

天快黑了,朱秦伸着懒腰,懒洋洋的走到门口,故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开口道:“你们在这里一天了,不打算进来,我就关门了。”

荣叔从马车上跳下来,看了懒散的朱秦一眼问道:“你和草原上的朱家堡是什么关系,我们就是从那里过来的?”

“你们怎么去了哪里?”朱秦眉头一高一低皱着,表情十分滑稽:“听说那里有个死老头子,脾气差的很,见到人就骂。他们朱家堡的人在草原上臭名昭著,谁听到朱家堡的人都会吓的撒腿就跑。没想到你们这些外乡人,胆子挺大的,竟然敢去那里。”

“回答我的问题。”荣叔脸色阴沉,朱秦一点也不害怕,吊儿郎当的说道:“你别威胁我,威胁也没有用。”

“这是一百两银票,说实话银票就是你的了。”荣叔拿出银票来诱惑,朱秦不为所动的摆摆手:“老先生你一把年纪了,别将钱看的这么重。我要是看重钱的话,你觉得我会守着这个破店呢。不和你说了,进来就进来,不进来我关门了。”

荣叔一把年纪了,被一个少年这样说,老脸一红将银票收了起来,沉声道:“我们住店!”

朱秦呵呵笑了两声,又伸了伸懒腰:“老妈妈在哪里呢,我都想她做的饭了。”

荣叔看了朱秦一眼,故意将消息告诉他道:“那个老妈妈是朱家堡的人,现在被朱家的老太爷关起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朱秦双眼大睁,不可思议的看着荣叔:“你说她是朱家堡的人?怎么可能?朱家堡,朱家堡……哦,是了,一定是她!”

“朱老板似乎对朱家堡的情况很熟悉啊?”荣叔趁热打铁的问道,朱秦表情一呆,笑哈哈道:“哪里熟了,一点都不熟。”说完他挠着头转身进了客栈。

看着他的背影,荣叔一阵摇头。这个少年分明就是朱家堡的人,却死不承认,不知道是为了何故?

走到马车前,荣叔轻声喊道:“少爷下车吧。”

车内小王爷猛然一睁眼,低头看了看腿上的熟睡的安慕锦,嘴角一勾,温柔的笑了。

“锦绣醒醒。”小王爷只叫了一声,安慕锦就醒来了。

她睁开朦胧的双眼,从小王爷的腿上爬起来,看了看小王爷,又掀开帘子看了看外面问:“我们这是到哪儿了?”

外面的天都黑了,他们这是离开草原了吧。

“在朱秦的客栈门口。”小王爷回答,安慕锦一愣,将帘子放下:“怎么没有继续赶路?”

“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先下来吃点东西吧。”小王爷拉着安慕锦,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。

进了客栈,朱秦点上油灯,搓着手道:“老妈妈不在,今天就由我来给你们三位做饭。”

没有人搭理他,他就去了厨房。

不到半个时辰,他就端着饭菜出来了。一小锅稀饭,十几个馒头,还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应该是菜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小王爷盯着那黑乎乎的东西看,朱秦憨笑着:“菜啊,我刚炒的,你们尝尝,应该是熟了。”

这不是熟了,这都是焦了,糊了!

小王爷是吃不下去那团黑乎乎的东西,就着稀饭吃馒头。吃了两口,觉得馒头也不好吃,稀饭也不好喝,胃口差极了。

“村子里没有酒楼之类的吗?”小王爷问,朱秦呆笑:“你觉得要是有的话,我还自己做吗?”

“你就没有想过请一个厨子来吗?”小王爷无语至极。

“请的来,但是坐不住。两人大眼瞪小眼,你受得了吗?”朱秦又是一笑,觉得小王爷想的真是太简单了。

听到这话,小王爷真是无语毁了。那稀饭和馒头,他都尝过了极其的不好吃,就是荣叔都没有吃了。而安慕锦却还在吃,一看到她在吃,小王爷又心疼了。

“锦绣对不起,是我让你受苦了。”小王爷拿起馒头,现在除了吃馒头也没有其他吃的了。

朱秦挑眉看着小王爷,这是在说什么呢。这馒头他都吃了快两年了,也没有觉得难吃啊。

安慕锦看了看小王爷,抿嘴笑了:“天成别这样说,这些东西你之前也没有吃过。这馒头好像是放了好多天才拿出来给我们吃的,比山洞里大饼还难吃。”

朱秦呵呵笑着,可不是嘛。那几天有林妈妈在这里做饭,做的都是米饭,这些馒头自然用不到。放了五六天再吃,味道当然不好。

吃了饭,三人上楼休息,还都住之前的房间。

也许是白天睡够了,安慕锦怎么也睡不着。没有林妈妈在身边,安慕锦心里失落的厉害。在**翻过来,翻过去,翻的床都跟着咯吱咯吱响。

小王爷在隔壁就听到了安慕锦翻身的声音,知道她睡不着,起身裹着外衣来找她。

安慕锦将门打开,让小王爷进来。

小王爷怕她着凉,让她坐到**去,他就坐在床边。

心里有很多话要说,可安慕锦找不到一个头,不知道先说哪一句。小王爷平时就话少,这会安慕锦不说话,他也能耐得住安静。

“天成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沉默了好一会儿,安慕锦终于还忍耐不住先开了口。

“锦绣我们成亲吧。”小王爷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,安慕锦呆住了,看着他欲哭无泪:“天成这都什么时候,你还想着这个?”

“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想这个。”小王爷左手别在身后,松开握紧再松开,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。

安慕锦低下头,玩着手里的锈帕,叹息道:“成亲都是喜悦的,我完全没有那份心情。”

“锦绣啊,你和我成亲了就会喜悦的。相信我,我一定会让你喜悦的。”小王爷趁机挨着安慕锦坐下,和她一起靠在床头,顺便将她抱在怀里。

安慕锦被小王爷抱习惯了,顺其自然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叹息:“天成咱们换个话题吧,说说林妈妈。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,走的时候连她一面都没有见到。唉……”

“别担心,林妈妈毕竟是朱家的人,朱老太爷就是再生气当年的事情也会原谅她的。”小王爷安慰道。

安慕锦不相信这种安慰,她觉得朱老太爷像是那种六亲不认的人。

这一夜两人聊了很多,安慕锦是怎么睡着的,她完全不记得了。醒来时,她和小王爷躺在一张**。

吓死她算了,她怎么会和小王爷躺在一起。

天啊,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好吗?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?

轻轻的敲了敲脑袋,安慕锦又用力挤了挤自己的脸蛋,眼睛睁开闭上再睁开,小王爷还在她旁边不到十寸的地方睡着呢。

傻傻的在**坐了一会儿,安慕锦才想起来要逃。逃到哪里去呢,她也不知道,总之下下床再说。

双脚刚放到床榻上,还未穿鞋,**的小王爷醒来,伸手一拉将安慕锦再次拉到自己的怀里来。

“锦绣,我们昨晚……”暧昧的气息喷在安慕锦的脖子里,她扭了下身体,坚决不承认:“天成,昨晚我睡的是地上。”

“锦绣别撒谎,昨晚你比我先睡,我怎么舍得让你睡地上。嫁妆我也收了,聘礼我也给了,这关系也有了,安慕锦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嫁给我呢?”小王爷轻轻捏着安慕锦的脸蛋。

安慕锦将脸埋在被子里,小王爷很少叫她安慕锦。这下好了,连名带姓的叫她,说明他认真了!

安慕锦又错了,小王爷一直都是认真的!只是这次比较着急而已。

在**趴了一会儿,安慕锦突然想到什么,抬起头喜滋滋的对小王爷说道:“天成你说过的,你不会逼我。可你现在……”

那委屈的眼神,撅着的小嘴,让小王爷看了一阵火热,咳嗽一声道:“我是说过这样的话,但是我做不到。安慕锦我现在告诉你,我做不到不逼你。尤其是在这件事上,我现在就想和你……”

安慕锦是活过两世的人,自然知道小王爷后面会说什么。她羞的满面通红,身子也跟着火热起来。

小王爷看时机差不多了,正要将安慕锦搂到跟前来,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。

“咳咳,少爷,二小姐,朱元公子来了。”荣叔在门口突然出声,吓了安慕锦一跳,猛然往上一动,一头扎进小王爷的怀里,羞愧的再也不想抬起头来。

荣叔那笃定的语气,分明是已经知道小王爷就在这里,会不会也知道了小王爷还和她同床共枕了一夜。

“锦绣先起来,别把自己闷坏了。”小王爷抬起安慕锦的头,安慕锦脸红的像个红苹果,因为脸红的厉害,双眼也迷离起来,甚是迷人。

小王爷想,如果外面没有人,他会不会现在就要了安慕锦。

安慕锦也在想,小王爷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那种眼神。幸好朱元来了,不然今天她铁定反抗不了。

“你先休息,我去去就来。”小王爷将安慕锦抱到床的里面,才起身。

等小王爷穿好鞋袜,安慕锦忍不住问道:“天成,我们昨晚没有发生什么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