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6章 迈出

第276章迈出

小王爷迈出的脚步一顿,回眸一笑,整间屋子的光线都因为他的笑容而黯淡下来。

“安慕锦,有没有发生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有数?”说完小王爷大步离去。

直到传来关门的声音,安慕锦好像才回过神一般。往**一倒,哀嚎一声,她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啊。

一楼朱元看到小王爷下楼了,欣慰一笑,走上前来:“天成,幸好你们还没有走。若是你们走了,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你们了。”

“怎么,你还想见我们?”小王爷挑眉问道,昨天朱老太爷的态度他也看到了,他们不走都不行。

“唉,一言难尽了。这是我三弟的客栈,虽然破,但好歹也是个安身之地。你们先在这里住下,等我回去了再和大家商量商量,看看该怎么办。”朱元歉意的笑着。

“朱秦是你三弟?”小王爷不觉得诧异,只是诧异他为什么不回家,在这里守着一个破客栈。

“说多了都是泪啊,都是老爷子太顽固。也许是命吧,排行老三的好像都比较叛逆,三叔是如此,三弟也是如此。”朱元表情纠结在一起,朱家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。

小王爷扫了一眼一楼,平时朱秦都会懒懒的靠在柜台上打盹,今天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。

“天成是在找三弟吧?别找了,我来了,他是不会出来见我的。”朱元叹息一声,在朱秦的眼里他这个大哥就是个笑面虎,马屁精。

小王爷了然一笑,不由的感慨一句:“你们朱家还真是乱。”

朱元嘿嘿笑了两声,朝楼上看了一眼,对小王爷暧昧一笑:“天成兄弟艳福不浅,美人在怀,睡到现在才起来。”

安慕锦不在,小王爷也不会尴尬,应承道:“朱兄已经娶到娇妻,又何必羡慕我呢。”

话题一转,小王爷又问林妈妈现在怎样了。朱元的眉头又皱了起来:“还是被祖父关着,送去的饭姑姑一口都没有吃。他们做长辈的都不着急,殊不知我们这些做小辈的都快着急死了。过两天黄旭也要过来,唉,希望那小子能帮忙出个主意。”

“黄旭能出什么主意?”小王爷撇着嘴,对他很是有偏见。

“平日里就数他鬼点子多,等他来了再说吧。哎呀,我不和你说了,我是出来买东西的,得赶紧回去了。天成兄弟,你们先别急着离开,等我的好消息啊。”朱元说罢急冲冲的走了。

朱元一走,朱秦砸吧着嘴从厨房里出来,哼哼道:“笑面虎是不是让你们住在这里,等他的好消息?啊呸,他能有什么好消息,一个马屁精!”

小王爷看了朱秦一眼,没有搭话,转身上楼。

荣叔没有跟上去,而是走向朱秦道:“臭小子,你才是笑面虎,嘴里没有一句实话。”

朱秦哼哼两声,不满道:“我怎么没有说实话了,我现在已经不是朱家堡的人了。所以,朱家堡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。”

小王爷听了朱秦的话,无奈摇头,这一家子真是太乱了!

推门进屋,安慕锦已经起来了。看到小王爷进来了,脸上又是一红,慌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由于起身的动作过大,椅子被安慕锦弄翻在地,她尴尬的头都抬不起来,脸上烧的厉害。

“锦绣?”小王爷走过来,伸腿一勾将椅子勾起来,轻轻按着她坐下。

他坐在了安慕锦的身旁,拉着她的手温柔的劝着:“锦绣啊,我们都已经这样了,你就认了吧。”

安慕锦听他这么无赖的话,心头莫名一怒,抬头瞪着他:“天成,你怎么说话不算话?你这就是在逼我,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心里的想法。”

“锦绣什么话都藏在心里,不和我说我怎么会知道你的想法呢。”小王爷的语气很轻,但话里却都是埋怨的意味。

安慕锦又低下了头,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抬头看着他,幽幽的说:“我嫁过人了。”

她以为她这样说,小王爷就会放弃了,谁知道小王爷却笑了:“我知道,那个人是金云堂对不对?”

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安慕锦话一出来,就后悔了,连忙捂着嘴巴惊恐的看着小王爷。

前世的记忆里,她根本就不知道有小王爷这个人。而且重生的人只有她一个,小王爷并没有重生,他是怎么知道的。

“我猜的。”小王爷眸光深邃,心中有个地方被针狠狠的扎了一下。虽然他早猜到这个结果,可当安慕锦亲口说出来,他不得不承认他此刻是十分嫉妒的。

真没有想到,有一天他会嫉妒金云堂那个人,而且是深深的嫉妒!

如果他没有早一点将安慕锦留在身边,安慕锦现在是不是已经成了金云堂的妻子。

越想越难受,他的心就疼的厉害。好像又回到过去发病的时候了,他心口疼的几乎无法呼吸。

小王爷何时已经起身,安慕锦都没有注意到,更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白了许多。当她抬起头发现小王爷脸色不正常时,小王爷却猛然转过身,背对着她站着。

安慕锦的心也好像被针刺了一下,不过随即又好了。没有哪一个男子听说她嫁过人,还想要娶她的。

小王爷对她的这个表现就很好,真的很好!

可是心却又不受控制的疼了起来,安慕锦抓着腿上的衣裙,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要冷静下来。她嫁过一次人,这生都无法再配上小王爷了。

“即使你嫁过人,我也要了。谁让你是锦绣,是我一眼看中的锦绣呢。”小王爷突然转身,将安慕锦拉起来一把抱在了怀里。

安慕锦的心跳猛然停止了,她刚刚听到了什么?

“天成!”安慕锦伸手要推,小王爷却抱的更紧了:“锦绣是我让你受委屈了,如果我早一点知道这件事,我就不会让你嫁给金云堂了。”

“以后忘掉这件事好不好?我们都忘掉这件事,没有金云堂,没有那次嫁人。”小王爷松开安慕锦,捧着她的脸认真的看着。

安慕锦被他看的直想躲,却又躲不掉,只能也看着他。

“锦绣答应我,忘掉这段过去,我们好好开始。以后只有我和你,再也没有什么金云堂了。”小王爷的话像火,烧的安慕锦心焦。

她想说话,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下去。

“锦绣你想说什么就说吧,不管是什么我都听着。”小王爷的声音很轻,听在安慕锦心里却重如山。

她深呼吸两口气,伸手拿开小王爷的手,退后两步道:“你先告诉我,你是怎么猜到的。”

“离开京城的头天晚上,你出了王府,先去了侯府,又去了金府。一路我都在后头跟着,听到了你说的那句话。如果你是以侯府二小姐的身份去金府,根本就不用从角门走。只有下人,还有嫁到金府做小妾的人才会从角门走。锦绣,是不是他们逼着你嫁给金云堂的。该死的,这件事我竟然不知道。”说到最后,小王爷怒了,忍不住骂了脏话。

听了小王爷的这些话,安慕锦缓缓舒了一口气。还好,小王爷并不是知道她前世的事情。

“算了,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。锦绣,我们以后都不再提了。”小王爷是生气,但绝对不能在安慕锦面前生气。

她被逼着嫁人已经很难过了,他不能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。以后,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再在安慕锦面前提起。

“天成谢谢你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安慕锦知道她这样说对小王爷有些残忍,可她真的想一个人静一下。

前世的一幕幕犹如过眼云烟,在安慕锦的面前飘过,却也深深的记在了她的脑海里。她不知道天底下是否有一个人和她一样,有着两世的记忆,再次面对婚姻时是退还是进。

听到安慕锦赶他走,小王爷的确很痛苦,但也尊重安慕锦的意愿:“锦绣别让我等太久,好吗?”

“好!”这次安慕锦回答的很快,小王爷多少才有了一些放心。

走到门口,小王爷再次回头看了一眼。安慕锦单手撑着桌子站着,一动不动的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那一刻小王爷真想冲过去,将安慕锦抱在怀里。告诉她什么都不用想了,只要跟着他,过去的一切一定会忘的一干二净的。

挣扎了一会儿,小王爷还是走了。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样,小王爷走的异常沉重缓慢。

门关上了,安慕锦才抬头看了一眼。小王爷走了,她浑身一松,坐着趴在了桌子上。

将怀里的护身符拿起来,安慕锦认认真真的摸了一遍。思绪飘来飘去。她发现她的思绪再也不能完整的飘到重生前的那天了。

也许是因为小王爷的话对她的冲击太大了,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小王爷。第一次见到小王爷,他倔强的站在窗口,冷冷的看着她,一点也不为药碗差点砸到她而愧疚。

第二次是在老药堂,她急着回去求老大夫先为她看病。连药童都说是她不懂事,而他却将机会让给了她,自己发病晕倒。

记忆一打开,那些关于小王爷的片段纷纷的砸向了安慕锦,将她砸的昏头转向。

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,小王爷站在门口,脸色冷如冰。

朱秦懒懒的靠在柜台上,朝着小王爷看了好几眼。小王爷似乎都没有看到他,他也就不再看小王爷了。

荣叔看小王爷站在门口不动,猜着是出了事了,也没有上楼,就在楼下坐着。

过了许久,身后的门终于动了。小王爷猛然回头,看到安慕锦手里拿着一个翡翠玉蝴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