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7章 庆祝

第277章庆祝

晶莹剔透的玉蝴蝶安静的躺在安慕锦白皙的小手上,蝴蝶被她的手衬的更加栩栩如生,她的手在蝴蝶的折射光芒下更加的璀璨好看。

“锦绣送给我的吗?”小王爷惊喜的将玉蝴蝶捏在了手里,这是安慕锦第二次主动送他东西。

心情和第一次送他东西时一样,安慕锦的东西都带着魔力,能够让他心跳加速。还记得第一次她送的那个香袋,直接让他激动的吐血了。

“恩!”安慕锦点点头,心跳也是快的要冲出来了一样。

见安慕锦点头,小王爷更是激动,小心翼翼的将翡翠玉蝴蝶直接挂在脖子上,长度刚刚好。

“真好看!”小王爷笑的有点傻,安慕锦看了他脖子上的玉蝴蝶道:“其实你也可以不必戴在脖子上。”

玉蝴蝶是很好看,但是比较适合女性佩戴。男性带着的话,总觉得有点怪异。

“锦绣送的,自然要戴在脖子上。这算不算是锦绣送我的定情之物?”小王爷喜悦的问道,安慕锦害羞的低下头,还是轻轻恩了一声。

小王爷耳力自来就好,当然听到她的回应,高兴的揽着她的腰进了房间。

“虽然送了你玉蝴蝶,但是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清楚。”安慕锦推开他,整理了一下衣服,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。

见她这样,小王爷也意识到下面的话会很重要,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:“锦绣你说!”

“在没有成亲之前,你不能对我胡来。”安慕锦刚说完,小王爷笑着靠近一步:“什么样才算是胡来?”

安慕锦被他的动作吓的直后退,红着脸道:“反正就是不能做逾矩的事情,我不想像安慕雪那样,还没有成亲就……”

安慕雪和大皇子的事情,小夫人曾经拿着当着这件事当教条,教育安慕锦洁身自好。安慕锦当时还在想她这辈子都不成亲,自然不会做那样的事情,可昨晚……

“好,我知道了。锦绣放心,昨晚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在你睡着之后,我也睡着了,是真的。”怕安慕锦多想,小王爷还特意强调一遍。

安慕锦看他一眼,信了他的话。她睡觉应该没有那么死,别人对她做什么,她应该有印象的。

“那我们什么时候成亲?日子我也会算,不如……”小王爷一脸期待,只要成亲了就可以和安慕锦恩恩爱爱了,他当然希望日子越快越好。

小王爷的喜悦之情太明显了,安慕锦忍不住又看他一眼,淡定的给他浇冷水:“这个就是我要说的重点。爹娘都不在了,大哥也不在我身边。我只有林妈妈了,我想在确定林妈妈平安无事之后,再,再成亲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。”小王爷一听安慕锦这样说,眼里的神采就暗了一些。不过安慕锦到底是接受他了,这才是最关键,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。

也不知道安慕锦一个人是怎么想通的,小王爷很好奇,却也不敢问,怕又惹她想起那段不美好的回忆了。

在安慕锦看来,她和小王爷的发展可谓是神速,突然间就和他以身相许了,这让她很是害羞。羞的她连楼都不敢下去了,一整天都在楼上。

吃饭问题都是小王爷将饭菜送上来,陪她一起吃的。

看安慕锦吃完了,小王爷将碗筷快速一收,对安慕锦笑道:“锦绣你累了先睡吧,我下去陪陪他们。”

安慕锦恩了一声,看着小王爷喜滋滋的下去了。

不一会儿楼下传来了朱秦的笑声:“哈哈,天成兄弟不容易啊,这杯酒兄弟敬你,祝你和锦绣姑娘好事将近。”

“那我也干了!”这是小王爷的声音,笑的太夸张声音都有些变了。

“少爷,荣叔也敬你一杯。”荣叔那波澜不惊的声音里也听出了许多的喜悦。

安慕锦捂着被子,不知道是幸福的还是羞涩的,全身热的难以入眠。捂着耳朵,不想听到楼下的声音,却又忍不住去听他们说的是什么。

是她太不了解小王爷了吧,他怎么能将这件事到处和人说呢,还公然在楼下庆祝起来了。

小王爷因为身体的缘故,滴酒不沾。安慕锦实在是想象不到他喝酒的样子,还有他喝醉的样子。

不过很快,安慕锦就见识到了醉酒的小王爷是什么样子的了。

楼下突然没有声音了,安慕锦还以为他们都回去睡觉了。正准备睡时,听到门外有人在拿着刀子别门栓。

她当时吓了一跳,连忙起身坐起来,却看到进来的是小王爷。他摇摇晃晃的将青刃合上,步履蹒跚的朝着安慕锦走了过来,嘴里叫道:“锦绣,锦绣!”

安慕锦愣了一会儿,随即反应过来,指着他道:“天成你喝醉了,你的房间在隔壁。”

小王爷摆着手,嘿嘿笑着:“今晚天成要和锦绣睡一起,咯,睡一起。”

话音一落,小王爷突然加速,跑到**一把抱住安慕锦,搂着她和自己躺在了**。

安慕锦只觉得酒气扑面而来,熏的她一阵想吐。她吃力的推开小王爷的手,还未起来就又被小王爷给抱住了。

小王爷的手落在她的胸部,流氓的揉了揉,嘻嘻笑道:“锦绣的也不小呢。”

“啊!”安慕锦很想大叫,骂他是登徒子,一巴掌甩过去是最给力的。

可她刚叫了一半就生生的忍住了,客栈里就这么几个人,而且都知道她和小王爷已经以身相许。那么她现在再大喊大叫,他们是不是都不会闯进来。

就算那个朱秦要进来,依照安慕锦的猜测,荣叔也一定会拦着他的。

所以现在大叫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还会让人引起误会。

“天成你别这样,你忘记白天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吗?难道你真的想让我变成安慕雪那样的人吗?”安慕锦格开他的手,却无法挣脱他的怀抱,急的都要哭了。

醉酒乱性,她不要这样和小王爷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什么。

小王爷第一次喝这么多酒,醉的可厉害。迷迷糊糊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却突然听到有人在说安慕雪。

他猛然一惊,这里没有安慕雪只有安慕锦。

睁眼一看,安慕锦泫然欲泣的在和他的双手抗争着。而他的双手正在她的身上游来游去,像是要索取什么。

是的,他现在很想索取点什么。但是在他听到安慕锦拿她和安慕雪比较时,他心疼了,清醒了。

安慕锦都答应和他成亲了,他真的不能这么禽兽,急于一时!

闭着眼,小王爷的手慢慢的停了下来。安慕锦这时候还不知道小王爷已经清醒了,还以为他是睡着了。

离开小王爷的怀抱,安慕锦蓬头散发的坐在**,看着睡的呼呼的小王爷,她真是欲哭无泪。

她想将小王爷推下床,却又不忍心。让他和自己同床共枕,却又担心受怕。

想来想去,最后她想到一个办法,就是靠着墙眯一夜算了。

等到早上醒来,安慕锦并没有靠墙,而是在小王爷的怀里。昨晚,他们两个又一次的同床共枕了,简直是刷新安慕锦的三观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安慕锦抓着头发,实在是想不通。

小王爷早就醒来,故意装作被她的话吵醒了,纳闷道:“锦绣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安慕锦瞪眼看着他:“你问我?”

小王爷坐起来点点头,又因为头疼而双手抱着头道:“昨晚喝太多了,发生了什么吗?”

很好,小王爷他什么都不记得了。那安慕锦也可以什么都不记得,和他一起装失忆道: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
“那就好!”小王爷揉了揉头,没想到喝醉酒后还会头疼。

安慕锦见他总是捂着头,训他:“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那么多,现在头疼了吧。”

“锦绣你是大夫,有没有办法让我头不疼?”小王爷期待的笑着。

安慕锦正要说话,突然意识到两人坐在**说话,距离实在太近了,沉着脸道:“你先下去。”

“好!”小王爷二话不说的下去了,回头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绣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
“出去。”安慕锦故意不告诉他,指着门口让他出去。

小王爷也没有意见,穿着鞋就往外走。安慕锦看他真的走了,很想笑,反正他也看不到就偷笑一下道:“等我整理好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

“好。”小王爷一口答应了,他身上的酒味太重,也需要洗个澡,换身衣服。

可客栈里就只有朱秦一个人,此时他也醉的不省人事,小王爷没有水洗澡,只能先换衣服。

安慕锦闻了闻空气里的味道,酒味甚重,也将衣服里里外外换了一下。又将被子拍拍打打,很想拿出去晒一晒。

真不知道小王爷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,怎么这么大的酒味。

安慕锦收拾好之后,出了房间看到小王爷就趴在栏杆那里看着什么。小王爷听到动静,很快回头对安慕锦笑了笑:“锦绣,你今天真美!”

安慕锦是不适应这样的夸赞的,脸上一红,嗔怪的看了小王爷一眼:“头还疼吗?”

“不疼了。”小王爷认真的摇了摇头,他用内功将体内的酒精逼出体外,立刻就好了许多。

“真的?”安慕锦不相信,还以为小王爷骗她。

“恩,我自有办法。锦绣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?”小王爷动了歪心思,看着安慕锦坏笑一下。

“不想。”一看他那样笑,安慕锦就一口回绝了。

小王爷的笑容一顿,摸着下巴道:“难道我的魅力下降了吗?”

听他这么不害臊的话,安慕锦忍不住笑了起来,正要说话。紫鹰急急忙忙的跑过来,大叫着:“出大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