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8章 想试

第278章想试

紫鹰的话落,人已经到了小王爷和安慕锦的面前了。

“姑姑吞金自杀了,要见锦绣姑娘最后一面。锦绣姑娘,请和我走。”紫鹰急切的说完,伸手来抓安慕锦的胳膊。

这边小王爷先将安慕锦拉到身后,冷静道:“我会带锦绣去。”

“不行,朱爷爷说了只能让锦绣姑娘一个人去。所以天成兄弟委屈你了,你就在这里等消息吧。”紫鹰怪笑两声,转而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姑娘你快过来,我们快点回去,不然就一切来不及了。”

安慕锦想过去,小王爷却按住她的手,异常坚定的告诉紫鹰:“我自己带锦绣过去,有什么后果我来担着。”

“朱家已经很乱了,天成兄弟你就别去添乱了。朱爷爷十分不喜欢你,若是你去了将朱爷爷给气病了,这个责任你负的起吗?”紫鹰急了,声音里都带着冷意,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和小王爷动手了。

安慕锦心中担心林妈妈,很想现在就飞过去看一看。她为难的看着小王爷,正想劝他放手,朱家堡的人不会将她怎样。

话刚到嘴边,朱秦打着哈欠从屋里走出来,冷眼看了紫鹰一眼,呵呵笑道:“这不是紫老二吗?一大早的在这里吵吵什么呢?朱家堡里有个老神医,附近十里八乡都知道。别说是吞金自杀了,就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,他也能救的回来。你不要以为天成他们刚来,好欺负,就在这里瞎说说,吓唬他们。”

朱秦看紫鹰不顺眼,紫鹰自然看他也是颇为的不顺,眼睛一翻瞪着他:“你可知道吞金自杀的人是谁?她是你的姑姑,是朱家堡的人,她虽不懂医术,但是却知道如何让一个人死的更快。金子卡在嗓子,吐不出来,吞不下去,命在旦夕。反正我话已至此,你们爱信不信。”

说罢紫鹰长袖一甩,冷着脸下了楼。

看到他走了,安慕锦欲言又止,难过的看着小王爷。小王爷握了握她的手,坚定的说道:“不管朱家堡是多么凶险的地方,我都平安带你去,再平安带你回来。”

“好,说的好!”朱秦拍着手哈哈大笑着,又不正经的问道:“锦绣姑娘,昨晚的洞房花烛夜如何啊?”

安慕锦尴尬的瞄他一眼,低下头跑进屋里,拿上药箱,才和小王爷一起离开。

出了客栈,紫鹰负手站在门口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既然你非要去,我也不拦着你。若是出了什么事,你别说我没有提醒你。老爷子的身体不好,你最好别刺激他。”

“我自有分寸!”小王爷说完,揽住安慕锦的腰,施展轻功朝着朱家堡而去。

紫鹰跟在后头,不时怪笑两声:“没想到你的轻功这么好。”

小王爷没有理他,尽最快的速度带着安慕锦到了朱家堡。

朱家堡外都能听到一片哭声,安慕锦想到林妈妈就要离开她了,也忍不住红了眼睛。

林妈妈的床前,朱老夫人拉着她的手一个劲儿的流眼泪。六十多岁的人了,一哭眼泪流的满脸都是,眼泪随着脸上的沟沟壑壑从耳朵那里掉了下来。

其他女眷都趴在床前痛哭,声音又大又悲。

朱老太爷别着手站在一旁,脸色沉静的看着**苍白了脸的女儿。时不时的叹息一声,眼里全是懊悔和伤悲。

“朱爷爷,锦绣姑娘来了。”紫鹰低沉了声音,对着屋里的那个苍老了许多的背影说道。

朱老太爷转过身看了看安慕锦,又看了看小王爷,终究什么都没有说。

只要朱老太爷不说话,安慕锦就不害怕,松开小王爷的手,提着裙摆快速跑了过去。

“林妈妈!”安慕锦还未开口就先哭了出来,她颤抖着摸了摸林妈妈的脸。

她不相信林妈妈就这样走了,伸手在林妈妈的鼻子下试了一下,就知道林妈妈已经去了。

林妈妈的嘴里还有一块未能取出来的金子,导致她的嘴巴一直是鼓着的。安慕锦轻轻的捏开林妈妈的嘴巴,正要仔细看时,朱老夫人一把打开她的手,怒道:“你干什么?林儿的血好不容易才止住。”

朱老夫人的声音很大,安慕锦吓了一跳,连忙将手拿开。在她手拿开的同时,林妈妈的嘴里有血水流出。

安慕锦看到了,赶紧拿着帕子为林妈妈擦干了那血水。

“我,我想试一试。”安慕锦刚刚摸到林妈妈的嘴巴时,她感觉到林妈妈的神经还在跳动,那就说明林妈妈可能还有救。

安慕锦的声音不大,但是在场的人还是都听到了她说的话。大家都震惊的看着她,连老太爷都束手无策的事情,这个小姑娘能有办法。

“小姑娘,我谢谢你。林儿她死了,她是真的死了。虽然我不满意老头子反对林儿和老三在一起,但是我知道他都做不了的事情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做的了。”朱老夫人擦了擦脸,拍着安慕锦的肩膀说道。

安慕锦沉下眼眸,慢慢的站起来看着眼前的这些李神医的后人道:“我知道在场的医术比我高的有很多,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。”

在安慕锦说这些话时,小王爷提着药箱走到她身边,做她最坚强的支撑。

安慕锦说完后,不再看这些人的反应。接过药箱,跪在了林妈妈的床前,开始准备动手。

朱家的人这才注意到那个药箱,那就是李神医曾经用过的药箱。可惜了,时隔百余年药箱却落在了外人的手里。

安慕锦让小王爷捏开林妈妈的嘴巴,她朝里看了看,那个金块还能看到,却很难取出。

紫鹰说是丫鬟们叫门没有听到声音,才将门打开,那时林妈妈已经奄奄一息了。初步判断,安慕锦猜到林妈妈是昨晚二更天之后吞的金子,她就是这样被活活憋死的。

看着林妈妈那没有生气的脸,安慕锦内心难受的厉害,手都是抖的。为了将心中那一点点的希望实现,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将药箱打开,安慕锦找到李神医特制的纤细夹子。那夹子是由特殊材料打造的,纤细如同薄纸,却十分的坚韧。

一看到安慕锦拿出了这么纤细的夹子,朱老太爷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。也许安慕锦还真的用这个夹子,将林妈妈嘴里的金块取出来。

安慕锦让小王爷一手按住林妈妈的锁骨位置,一手顶住林妈妈的下颚。她左手捏开林妈妈的嘴巴,右手拿着夹子小心翼翼的夹住那个金块,慢慢的往外拖。

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安慕锦,期待着她能将那个金块取出来。

一刻钟,两刻钟……一个时辰过去了。

安慕锦右手几乎僵硬,金块只往外移动了一小段距离,未能移出嗓子眼。安慕锦不敢松手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个金块,更为认真小心的捏着夹子往外拖。

金块卡在喉咙,已经伤到了喉咙,若是力道控制的不好,林妈妈的喉咙会直接被划破。这也是安慕锦不敢太用力,捏着夹子的手也在不停的变化着力道,角度,试图不再让金块伤到林妈妈的喉咙。

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时辰,金块出了嗓子眼了。安慕锦不敢松懈,右手几乎麻木,她凭借着意志力,用身体的移动带动右手往外拉。

“捏她的嗓子。”安慕锦快速说道,小王爷稍微一用力,林妈妈喉咙里有气,猛然朝外喷出,将金块顶出了喉咙。安慕锦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抓,将金块抓了出来。

金块上全是黏糊糊的血,安慕锦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,连忙放在一旁。金块取出来了,但是林妈妈的喉咙上还有伤口。这个伤口不好好处理,以后林妈妈吃饭说话都成问题。

“剩下的交给我吧。”朱老太爷走上前来。

安慕锦的右手已经僵硬,就算她想继续为林妈妈处理伤口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又过了半个时辰,朱老太爷从林妈妈的床边转过身来,平静的看着一屋子的人道:“林儿有了呼吸。”

“死老头子,你干嘛板着脸,吓死我了。”朱老夫人情绪激动的扑过去,对朱老太爷一阵拳打脚踢。

朱老太爷老脸一红,却十分柔和的将朱老夫人推开,拉着脸道:“干什么,小辈们都看着呢。”

朱老夫人伤心死了,又喜悦死了,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似的任性着说道:“我不管,谁让你吓我的。林儿啊,她终于又活过来了。呜呜,你要是再对她说那些话,我非不饶你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在他们面前说这些,臊不臊的慌。”朱老太爷是拿朱老夫人没有办法,拖着她将她拖出了房间。

朱老夫人不乐意,大吵大闹要留下来照顾林妈妈。朱老太爷一声不吭,也不放手,很快朱老夫人的声音就小了下来。

两个老人一走,朱文俊咳嗽一声道:“好了,大家都先出去吧,留下两个丫鬟在这里看着就好。”

“我想留下来。”林妈妈照顾安慕锦那么久,这次就让安慕锦照顾她吧。

朱文俊看了安慕锦一眼,点头道:“好吧。”

屋子里的人都走了,就剩下安慕锦和小王爷,还有**的林妈妈了。安慕锦走到林妈妈的床前,伸手试了一下她的鼻息,虽然微弱,但还是有的。

不知不觉安慕锦的眼泪又掉了下来,她差一点就失去林妈妈了。

“人活过来了,锦绣别难过了。”小王爷站在安慕锦的身旁,抱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。

安慕锦伸出左手一下揽住了小王爷的腰,将头埋在他的腰部,哽咽道:“我好害怕我救不了林妈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