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79章 反复

第279章反复

这话一说出来,安慕锦的害怕更甚一层,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这是一种对人生无常的恐惧,在生命面前,人都是那么的渺小。今天若不是她带着李神医的药箱来了,就是朱老太爷也拿那个金块没有办法。

金块取不出来,吞不下去,即使林妈妈还有气,也会被活活憋死。金块会刺破喉咙,坠入心脏,将人折磨致死。

想到这些,安慕锦又是一阵后怕,抱着小王爷的身体在瑟瑟发抖。

“锦绣没事了,林妈妈她脱离危险了。”小王爷紧紧的搂着安慕锦,眸光深邃,心里在想让安慕锦学医是好还是坏。

安慕锦那么善良,又身为大夫,自然希望每个病人她都能救好。这次她将林妈妈救过来了,却还是怕成这样。若是以后碰到让她束手无策的病人,她会怎样?

她一定会自责,一定会崩溃!

想到这些,小王爷的心一阵阵的收紧,搂着安慕锦的双手不由得加大了力气。

“锦绣,以后别做大夫了。”小王爷沉思良久还是开了口,他知道安慕锦为了学医付出了多少的努力,这时候让她放弃,她肯定会舍不得。

听到这话,安慕锦怔了一下,想要抬头。头顶上的手却按住了她,不让她抬头。她看不到小王爷的表情,心里十分着急,连忙问道:“天成,为什么?”

“我不想看到以后你救不了病人崩溃的样子。锦绣,我们不是无所不能的,也是正常人,也会遇到束手无策之事。你现在能治好所有的病人,若是哪天出现了你治不好的病人,你会怎样?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在你的面前消失,你会怎样?”小王爷连续问的这两个问题,也正是安慕锦所想的问题。

一个林妈妈就让她怕成这样,难受成这样。她真的不知道若是救不好病人,眼睁睁的看着病人在面前死去,她会怎样!

即使心里也很迷茫,不知道答案,但是安慕锦并不打算放弃做大夫。她做大夫不是为了能成为多么了不起的人,她只是想在她身边的人出现病痛时,她能为他们做点什么。

一开始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大夫,看医书只是为了帮自己改药方。后来渐渐的就喜欢上了,自己也能琢磨出一些东西来。再后来老大夫要收她做徒弟,她也答应了。

事情就是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,好像一条小溪在迷迷茫茫的前行着,它也不知道自己要流向何方。在它看到大海时,它才知道这里就是它的归宿。

安慕锦也是如此,在她能救人时,她才知道成为大夫就是她的归宿。

她坚持了那么久,看到人生的归宿就在前方。这时候小王爷突然让她放弃,她做不到,也来不及了。因为她已经成了一个大夫,大夫看到病人不去救,那就是见死不救,她做不到!

“天成我明白你的担心,以后我会坚强!”安慕锦擦掉眼泪,十分坚定的说道。

小王爷没有再说什么,他十分清楚怀里的小女子也是有着一颗倔强的心。一切交给生活吧,若是她崩溃了,至少身边还有个他。

中间朱老太爷来过一次,为林妈妈的伤口上了药。上完药,朱老太爷一声不吭的又走了。

即使朱老太爷依然不喜欢他们,但是他没有当面赶他们走,已经让安慕锦欣慰许多。

天擦黑时,朱元走了进来,看了一眼**的林妈妈,愁容满面道:“姑姑和祖父的性格挺像的,两人都是倔脾气。要是有一个人肯退一步,事情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
安慕锦和小王爷都看了朱元一眼,什么都没有问。

不管林妈妈到底是为何要吞金自杀,那都是过去了。只要林妈妈现在好好的,就好了。

他们俩都没有问什么,这让朱元挺诧异的,眉眼一笑道:“在这里守了一天了,走,先去吃饭。祖父吩咐,要我好好招待你们。”

朱老太爷吩咐的,他转性了吧。小王爷和安慕锦都表示不相信,怀疑的看着朱元。

朱元尴尬的咳嗽一声道:“是祖母吩咐的,不过都一样啦。我们快过去吧,别让他们等。这里有丫鬟们看着就好了,姑姑不会有事的。”

安慕锦不放心的看了林妈妈一眼,给她把了把脉,没有什么大碍,又对丫鬟们嘱咐几句才离开。

他们前脚刚走,朱老太爷后脚就到了。

撤了屋里的丫鬟,朱老太爷一个人守着林妈妈,不多时老泪纵横,声音哽咽道:“你这个傻丫头,怎么就那么傻呢?做了错事,父亲说你两句就算了,你怎么还当真了呢?”

朱元的小院,紫鹰他们几个都已经在等着了。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来了,白胜第一个跑出来,看着他们激动的说不出话来,不一会儿眼睛就红了一圈。

白胜怕被人耻笑,赶紧擦了眼泪,勉强笑了两声。

小王爷拍拍他的肩膀,轻笑道:“见到我们不高兴吗?”

“高兴,高兴!”白胜连连点头,昨天听说朱老太爷将他们赶出去了,他躲在房间里哭了很久。

朱老太爷是同门中辈分最高的,他只是一个小辈,还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小辈。他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偷偷的抹眼泪。

“白胜是不是又哭了?简直跟个小娘们似的。”屋里黄旭也在,一出口就让人觉得讨厌。

白胜红着脸,嘴巴哆嗦两下,将所有的委屈都咽下了肚子里去。

朱元瞪了黄旭一眼,手放在白胜的肩膀上,宽慰道:“小胜,他从小嘴巴就臭,他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没事。”白胜的声音轻如蚊子,还是能听出他的声音是抖着的。

安慕锦讨厌的看了黄旭一眼,黄旭正好也朝安慕锦看过来,嬉皮笑脸道:“听说你是三叔的弟子,那就是我们的同门师妹了。小师妹,叫声师兄来听听。”

听他让她叫他师兄,安慕锦更是气的咬牙,心里火大的不得了。

小王爷一声不吭的拉着安慕锦要走,朱元连忙出来打圆场道:“天成兄弟,他这人的嘴巴就这样,说了不好听的你们别往心里去。”

小王爷眉头一挑,眼神冷冽的看着朱元,笑道:“这顿饭我们不吃也没有关系吧。”

“天成兄弟就当给我个面子好不好?姑姑能够救过来都是锦绣姑娘的功劳,怎么说我们也得谢谢她……”朱元的话还没有说完,安慕锦出声打断道:“林妈妈一直对我很好,救她是我自愿的,你们不必谢我。至于吃饭,就算了。”

见安慕锦也这样说,朱元气的又是狠狠的瞪了黄旭一眼,这小子真是不会说话。明知道他们不喜欢他,还开这种玩笑。

黄旭脸色也不是很好看,摆手道:“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,反正他们不喜欢看到我,我也不喜欢看到他们。”

没想到黄旭还来了脾气,这让朱元一阵火大。随手一扔,一个短小的针扎进了黄旭的脖子。黄旭觉得脖子一疼,惊讶的指着朱元:“你竟然对我用毒。”

最后一个字刚说出来,黄旭眼睛一翻,直挺挺的朝后倒去了。后面就是台阶,摔下去会摔死人的。蓝姜伸脚一踢,将黄旭踢的偏离了方向,同时也卸去了他摔下时的冲力,让他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。

解决了黄旭,朱元连忙抱歉的对小王爷说道:“天成,他中了我的迷药,暂时不会醒过来了。小胜一直念着你们,就当是成全他的心愿,留下来吃顿饭吧。而且你们忙了一天,中午也没有吃多少……”

朱元说着看了白胜一眼,白胜心领神会,轻轻拉着小王爷的衣服,小声恳求道:“天成哥哥,你们吃了饭再走吧。”

小王爷看着安慕锦,安慕锦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安慕锦也回看了小王爷一眼,又看了看地上的黄旭道:“他什么时候醒过来?”

“中了我的迷药,没有十二个时辰,他是醒不过来的。”朱元自信一笑,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对安慕锦道:“如果锦绣姑娘愿意留下来,我就教锦绣姑娘制作这些暗器,可以做防身用。”

最后一句话打动安慕锦了,安慕锦确实挺好奇他的小暗器的。

安慕锦一点头,小王爷自然不介意留在这里吃顿饭。

饭刚吃到一半,朱老太爷突然来了,这些小辈们连忙放下筷子,敬畏的看着他。

朱老太爷扫了一眼桌子上饭菜,又将目光落在小王爷的身上,最后才看着安慕锦。

“当初老三收你做徒弟,都让你做了什么?”朱老太爷突然问道。

安慕锦没想到朱老太爷会突然问这个问题,紧张的结巴起来:“就,就磕了三个头。”

当时老大夫突然说要收她做徒弟,她自己都还迷茫着呢。也不懂什么规矩,就磕了三个响头,算是拜师成功。

一听安慕锦这样说,朱老太爷的脸色又是一沉,灯光下看着更是可怕。安慕锦哆嗦一下,忍不住往小王爷身边靠了靠。

“入我师门可是很讲究的,明天你重新拜师。”朱老太爷沉声说完,安慕锦呆住了,小王爷惊喜道:“锦绣,还不快谢谢师爷。”

安慕锦正要说话,朱老太爷眉头一拧,不高兴的看着两人道:“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?”

两人表情都是一愣,互相看了一眼,不知道朱老太爷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紫鹰见了,帮着搭话道:“他们已经成亲了,昨天刚进的洞房。”

安慕锦羞涩的低下了头,小王爷坦然的看着朱老太爷道:“锦绣现在是我的娘子。”

“那算了,明天不用再拜师了。老三的徒弟,我是不会承认的。”朱老太爷冷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