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80章 破例

第280章破例

朱老太爷的话音一落,安慕锦的脸色忽的就白了,咬着嘴唇不知所措的看着朱老太爷。

对于朱老太爷这突然的变化,别说是安慕锦接受不了,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接受不了。

大家都以为朱老太爷看着安慕锦救醒了林妈妈的份儿上,对她有所认可。谁知道在听到安慕锦和小王爷成亲之后,就改变了主意。

屋子里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,没有人再说话。在朱老太爷转身离去的刹那,小王爷开口道:“朱老太爷,你是因为我才不认锦绣的吗?”

朱老太爷又转过身,打量着小王爷,讥讽道:“你还不够那个资格!”

这句话对小王爷来说,绝对是一种侮辱!

为了安慕锦,他忍住了心中的怒火,面带笑容道:“朱老太爷说的是,我的确还不够资格。只是我想问一下,朱老太爷又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呢?”

看着满脸笑容的小王爷,朱老太爷微微一怔。心道这小子心智不错,贵为王爷,听到他这样的话竟然没有生气,还笑着和他说话。

不错是不错,只是可惜了他不喜欢易家的人,特别的不喜欢!

“朱家医术有传男不传女的规定,况且锦绣还不是我们朱家的人。本来我想着她是老三收的徒弟,又救了林儿一命,打算破例让她入我师门。却没想到她已经成亲,不再是处子之身,那就算了。”朱老太爷说的是实话,别说是女子了,就是男子成亲了,破了处子之身,他也不会收做徒弟的。

等朱老太爷一说完,朱元就和小王爷他们解释了为什么。想要成为李神医的传人,对身体有一定的邀请,要先经过一些药水的洗礼,就像习武之人要打开任督二脉一样。

而这些药水对非处子之身的男女是有伤害的,如果安慕锦已经和小王爷洞房过了,那这药水的洗礼就等于是害了她。

入门必须要经过药水的洗礼,所以只能说三叔他收徒弟收的太随意了。只磕了三个响头就能收了,那天下岂不是人人都能当李神医的传人。

听了朱元的解释,小王爷立刻松了一口气,看了同样松一口气的安慕锦一眼,对朱老太爷道:“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,那我可以证明我和锦绣都还是清白的。”

“朱秦不是说?”紫鹰刚一开口,朱元拧了他一把。他自知口误,连忙闭上嘴巴一声不吭。

一见紫鹰突然收了话,小王爷和安慕锦同时心一沉,就知道这其中又要有岔子了。

果然朱老太爷的脸色胀红,冲着朱元怒道:“你早知道他回来了是不是?他人现在在哪里,你现在就给我把他带回来?”

朱元吓的心跳加速,却还是一副什么都不懂的迷茫样子,大笑着道:“祖父,我不知道啊。他最讨厌我,又怎么会联系我呢。”

朱老太爷显然不相信朱元的话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也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。幽深的目光落在小王爷的脸上,深沉道:“你说的都是实话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小王爷信誓旦旦的说道,迎着朱老太爷的目光看去,一点都不惊慌。

“光听你说,我也不会相信。我需要检验一番,证明她还是不是一个处子之身。如果是,我自然会承认她是我的徒孙。如果不是,那……”朱老太爷说到这里,看了安慕锦一眼,后面的话没有说往下说。

在他移开视线时,安慕锦快速看了小王爷一眼。她不知道朱老太爷的检验之法是什么,她不敢随便答应。

只一眼,小王爷就明白安慕锦的担心。其实他也在担心这个,如果像宫廷太监那样检查秀女的身体,岂不是很难堪。

“请问怎么才能证明呢?”小王爷问的很客气,朱老太爷哼了一声道:“你放心,我自然有我的方法。元,将我的朱砂泥拿过来。”

“好!”朱元快速跑走了。

在等待朱元回来的过程中,朱老太爷没有说话,其他人也都不敢说话。安慕锦和小王爷只用眼神交流,不知道朱老太爷这是要做什么。

朱元拿来了朱砂泥,朱老太爷让安慕锦进屋去。小王爷也要一起去,被朱老太爷狠狠的瞪了一眼:“怕我吃了她?那我现在就可以不必这么麻烦,她也不用重新入我门下。”

小王爷收住脚,抱歉一笑,什么都没有说。

安慕锦回头对小王爷笑笑,让他别担心。

一盏茶的功夫,安慕锦搂着右胳膊出来了,表情很是痛苦。

“侯府的小姐就是娇气,只是点颗朱砂痣就疼成了这样。”朱老太爷显然不喜欢安慕锦的娇气,安慕锦委屈的扁着嘴巴,很想说那真的很疼好吗?

小王爷关心的问安慕锦怎么了,安慕锦指着胳膊道:“被针扎的。”

朱老太爷听到这话,被安慕锦的淘气逗到心坎里了,忍不住嘴角上扬,很快又拉下来,不高兴道:“娇气!”

走出朱元的院子,朱老太爷一阵摇头:“可惜是个姑娘,要是个小子……”

要是个小子,他早就收下安慕锦了,哪里还有这么多的不满!

客香园,小王爷哄了半天,安慕锦才愿意将肩膀露出来给他看。右胳膊上,距离肩膀五公分的地方有一颗血红血红的圆圈。看上去娇艳欲滴,给安慕锦增添了一种别样的美。

“还疼吗?”小王爷看了一会儿才问。

“疼!”安慕锦扁扁嘴巴,很想哭。可想到朱老太爷说她娇气,她又忍住了。

朱砂痣不是说点上就能点上的,要用针一点一点的扎进去。当然扎的时候也是需要技巧的,不能刺破外皮,否则流血了就无法将朱砂点入皮肤中去了。

“点这个有什么用?”小王爷盯着那个小圈圈又看了一会儿,觉得除了好看,没有什么其他的效果了吧。

“朱老太爷说这个朱砂痣三天不掉,就能证明我是处子之身。”安慕锦低头看了一眼胳膊上朱砂痣,想起朱老太爷下手的那一幕,还有些心有余悸。

将衣服穿好,安慕锦突然笑了,高兴的对小王爷道:“天成,幸好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不然的话,朱老太爷肯定不会承认我是师父的徒弟了。只要他认了我,就等于认了师父,原谅了师父。我想等林妈妈醒来,知道这件事,她也会很高兴的。”

看到安慕锦这么高兴,小王爷也跟着高兴。

只是他还会自私的想,就算安慕锦不被朱老太爷也没有关系。就算朱老太爷要求安慕锦以后不再展现医术,他都觉得没有关系。

他的锦绣,不需要懂那么多,只需要跟着他就好了!

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有注定,所以安慕锦注定会名正言顺的成为李神医的传人,继续完成她的梦想!

既然这样,那么他就接受现实,做安慕锦最坚强的后盾。无论安慕锦未来达到多高的位置,他都会在她的身旁默默守护。

这一晚,安慕锦睡的一点都不踏实,原因就是胳膊上的那颗朱砂痣。

次日一早,朱老太爷派丫鬟来查看安慕锦的胳膊。安慕锦露出胳膊给丫鬟看,丫鬟用手搓了搓,才满意的离开。

安慕锦却不满意了,被丫鬟搓了两下,她只觉得那里疼的更加厉害了。

小王爷进来时,安慕锦正坐在床边郁闷,衣服穿好了,头发却还有些乱。

“锦绣,怎么了?”小王爷问,安慕锦抬头看着小王爷用告状的口吻道:“天成,我胳膊疼!刚刚那个丫鬟为了确定我的朱砂痣是否还在,搓的可用力了,特别疼!”

“那我帮你揉揉!”小王爷刚一动,安慕锦连忙躲开了:“不能碰,太疼了。”

“那好,我不碰。”小王爷连忙说,怕她自己动作太大,自己碰到了。

“锦绣姑娘,你在吗?”外面突然响起了朱元的声音,安慕锦吓的往**一缩,指着门口道:“天成你快拦着他,我这个样子……”

小王爷帮着安慕锦盖好被子,让她先装睡,然后才从容不怕的走了出去,对朱元道:“朱兄,你找锦绣做什么?”

朱元大睁着眼瞪着小王爷,指着他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天成,你,你,你……你昨晚和锦绣姑娘一起睡的?”

“你想哪儿去了,我只是过来看看她。”小王爷好笑的说道,他倒是想和安慕锦一起睡啊,可是现在的条件不允许了。

“哦,那就好,你吓死我了!要是让祖父知道了,他非剥了你的皮不可。你不知道当年三叔和姑姑在一起时,祖父过好长时间才发现,气的不得了。所以你一定要忍住,等锦绣姑娘入了师门,你想和她怎样都可以。”朱元拍着小王爷的肩膀,劝他多忍忍。

小王爷苦笑一声,答应着:“放心吧,我会忍着的。你来找锦绣做什么?”

“看到你从她的房间里出来,我都吓的忘记了。这个是赤水,抹在朱砂痣的地方就不会疼了。记住,祖父要是问疼不疼的时候一定要说疼,因为这个赤水是祖母专门从祖父那里偷来的。除了祖父,谁都没有这个。要是锦绣姑娘说不疼,那这事就要露馅了。”朱元递过来一个白玉瓶子,小王爷打开看了看,感觉和清水差不多。

“谢谢你了。”小王爷道谢,朱元呵呵笑道:“锦绣姑娘入了师门,以后就是我的小师妹了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你快去给她抹上吧,听说不抹可疼了。”

朱元是没有点过朱砂痣,但是三个妹妹点过。他还记得当时她们三个哭的稀里哗啦的,说她们不是祖父的亲孙女,祖父是故意虐待她们的。